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十八章 人生五十年
    裴子云站在台阶上,只见所有尸体迅速枯燥干瘪,变为灰烬,而木刀越来越幽暗,花纹越是华丽。

    “山田君。”

    裴子云闻声回首,见到坂东媛子出来了,正对着坪内永子说着:“永子,你组织下救援伤者。”

    裴子云看了一眼,说着:“媛子,你怎么出来了,现在未必安全。”

    “没有敌人了。”

    “人生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

    坂东媛子叹着,看了看雨,伸出了小手:“血与火,雨与夜,真像信长公阵亡前的那天。”

    裴子云没有说话,本世界,新川大将军自北而西,打到尾张时,喝令织田信长投降,信长率领3000人夜袭,当时正在下雨,决死突击大将军本阵,却抵达大将军所在700米处无法突进。

    织田信长唱此歌而被数根长矛挑死,官位止于从五位下弹正少忠。

    在这世界,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大名,昙花一现,也就是坂东媛子这样久在家中熟读历史的人才记得。

    “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坂东媛子继续低声吟唱,看着夜空,突然之间低声:“其实我是十一点十七分出生的,过了十一点十七分,就正式满十六岁了。”

    “而现在已经十一点零一分了。”

    她鼓起了勇气,说出了最大的秘密,长长的睫毛压下来,化了一层浅影。

    “我很喜欢你的书,我……很喜欢你!”

    接下去的话,并没有说完,裴子云看了看她,说着:“你弯下腰。”

    “……咦?”坂东媛子呆呆的看着,她弯下了腰,裴子云凑上去,她似乎突然之间明白了,微微张开了唇。

    但是期待的落空了,吻落在了她的额上。

    接着,裴子云起身,说着:“事情既解决了,我就下山了,不必送了,我慢慢走回去。”

    说着,裴子云把木刀拿在手上,手一转,就进入了雨中。

    “是觉得太快了吗?”坂东媛子伸手想唤回,却没有出声,久久才低首说着:“可我没有时间了。”

    她并不是不懂自己心理,其实她在空闲的时间内,还看过有关男性家庭教师和女性学生这种经典的案例。

    在心理学上,这是封闭环境下催生出的移情心理。

    懵懂的少女,常年呆在封闭的宅邸或女校,教导的老师,就是她能看到整个世界的唯一通道,也是她唯一可以接触到的男人。

    他是光,是世界,少女只得爱上他,别无选择。

    现在自己的情况也类似,只是逼迫自己的,只是时间。

    自己时间太短暂了,分分秒秒都在靠近,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反复进行心理准备,自己还是承受不住。

    所以自己爱上了他,这个拯救自己的男人虽才十二岁。

    “多么脆弱。”坂东媛子微微嘲笑着自己,手无力的垂下,她合上了长长的睫毛,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十一点十一分、十二分、十三分、十四分、十五分、十六分、十七分。

    她沉入了黑暗中。

    西尾旅馆

    住房宽大床上躺着两位女生。

    其中一位身材娇小,背躺在床上,嘴还在不停咀嚼着,流着口水,似乎在做什么香甜的梦,正是冴子。

    而又一个人是早川直美,她穿着粉色睡衣,上面画着一只玩偶猫,平躺床上,睫毛微动,眼睛半睁,显是刚刚醒了。

    现在是盛夏,天气炎热,哪怕是北国的北海道,最高温度也有30c,早川直美现在似乎非常怕热,对这样温度有一种害怕。

    不过还好,坂东财团安排的西尾旅馆中是一家上等旅馆,各种非常完备,房间中空调是非常基本,温度很是舒适,早川直美昨晚睡了一个好觉。

    这一次,在西尾旅馆中住宿是这样安排,社团中的两个女生,冴子与早川直美一间房,裴子云单独一间,而社团中别人三人一间。

    总计五间。

    醒了的早川直美在床上躺了一分钟,坐了起来,准备收拾一下就起来。

    而冴子盖着薄被,显睡着正酣。

    早川直美看着冴子睡觉的样子,心中暗想:“这个时候,不说话的冴子还是挺可爱。”

    然而似乎是早川直美的动作过大,在早川直美刚收拾东西,准备出去时,冴子也醒了。

    睡眼萌松的冴子,望着早川直美,用小手揉揉自己的眼,嘟囔着:“啊?早川,你怎么这样早就起来了?”

    “冴子酱,因昨天的海鲜非常美味,大家都很开心,所以我就跟西尾旅馆厨师说了一下。”早川直美用手挽了挽自己的头发,转身对床上的冴子说:“我对厨师说,我今天想要去跟着学习一下做海鲜的手法。”

    “这样的话,我以后就可以做海鲜给冴子和部长吃了。”说着,早川直美露出了笑容。

    现在她感觉自己已经幸福起来了,一定要保持着这样生活一辈子!

    “咦,这也可以吗?”听着这话,冴子很奇怪,睡意也消散了,问:“这应该是厨师自己的手艺,不会随便外传吧?”

    “是啊,我当时也觉得冒失,实在太冲动了!”早川直美露出了一丝羞涩:“但是我没想到,旅馆在考虑下,答应了我这个要求。”

    说到这里,早川直美有着一丝诧异,心中庆幸:“所以,虽不知道旅馆为什么会同意我这个冒昧要求,但机会难得,我必须去学习下。”

    冴子目光落到了早川直美脸上,沉默了一会,狐疑的问着:“早川,你这样努力,是因为他救了你吗?”

    “是啊!”早川直美一直觉得冴子很早熟,不想骗她,想了想,用着肯定的语气回答:“你呢,冴子酱?”

    “我要保护妈妈!”

    “而且,我还要与欧尼桑一起并肩战斗!”冴子说着,没有了睡意,从床上爬了起来,用力举着自己的小拳,露出坚定神色。

    ……

    北海道的清晨有些凉,西尾旅馆中厨房在一楼,厨房很大,凌晨五点,已有多人在忙,有时老板娘也会过来帮忙。

    早川直美到了厨房,发现老板娘也在,对她就打了一个招呼,弯腰行礼:“西浦桑,你好!”

    西尾旅馆的老板娘叫西浦夏美,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温和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浅色的和服,身体线条柔和,经常是面带笑容,让每一个人来到这所旅馆的人,对她非常有好感。

    老板娘回了一礼,很客气的说:“早川桑,你这样早就起床了吗?可以多睡一会再来。”

    “现在还仅仅食材准备阶段。”

    “食材准备阶段也很重要,我希望能学到完整的过程,拜托了。”

    老板娘就取笑:“是为了谁吗?”

    “嗨,是的。”早川直美看着眼前众多的食材,眼中露出对幸福期待:“我不需要他对我甜言密语,只要他吃着我作的食物!”

    “我也不需要看音乐会,去银座购货,只要和他能和我一起在街上走走就好了。”说着,早川直美陷入了畅想。

    “妈妈说,一定要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人生有许多遗憾,却尽量不要是因为自己的懈怠而留下遗憾。”

    听了这话,老板娘沉默了一会,黯然说着:“你说的对。”

    要是当年自己也有这样勇气就好了,接着两人就沉默着,一起干活。

    早川直美今天帮着旅馆打下手,同时旅馆的人也会教她相应的如何制作美味的海鲜,西浦夏美一边和早川直美干活,一面交代着早餐的制作过程,以及做各种海鲜时的要诀与注意事项。

    西浦夏美把虾去头,和早川直美一说:“直美,我现在教你是简单与经典的海鲜做法,如何制作美味的海鲜面!”

    “你要知道,海鲜面可是我们旅馆三大招牌之一,而我们制作海鲜面之所以美味,主要是有以下两点原因。”

    早川直美听着老板娘这样说着,急忙仔细的倾听,因这家旅馆的海鲜面的确是非常美味。

    昨天,远山信太这家伙,因吃到了这家旅馆的海鲜面,当时放开了肚子,说是要补回在船上没吃到美食的损失,一口气就吃了三大碗,最后还说要打包一碗当夜宵。

    而那时,要不是冴子和早川直美看到远山信太这家伙夸张模样,觉得他太失礼而阻止了,说不定他真的会变成行动。

    不过,看到远山信太那样,早川直美也尝了一下,发现这旅馆的海鲜面的确是人间美味。

    西浦夏美说着:“我们制作海鲜面,首先是步骤十分清晰,所有海鲜材料下锅煮6到7分钟,煮好后将所有海鲜材料捞出,保留海鲜汤,加入适量水,再下面煮好,盛出装碗。”

    “这个步骤看似简单,但如果不区分先后的话,会影响到面的味道。”

    “当然,还有就是一些注意事项,你如果自己一个人做时,可也千万要注意。”西浦夏美对着早川直美提醒。

    “那就是处理海鲜时,如果是虾,那可以用熟虾仁,也可以用生冻虾、鲜虾,但是一定要去头虾。”

    “如果做了海鲜中有蟹柳的话,因蟹柳容易煮烂,看到蟹柳煮好,一定要记得马上捞出。”西浦夏美指着蟹柳说着。

    “还有,蛤蜊可以用新鲜带壳的,这样做出来的海鲜面也更漂亮一些。”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煮完海鲜汤,最好加点儿水,不然腥味会重!”西浦夏美郑重告诉了早川直美,并且亲手演示。

    “至于这高汤的配料,我现在念给你听,如果记不住,等会可以给抄下。”

    “熬制时间,底料得整整超过六小时。”

    几个厨师惊异的看着这一切,这说来简单,但是几乎是毫不保留的手把手教,就算是自己女儿也不过如此吧?

    难道是她的漂亮?

    或者因为她是坂东的贵宾,是为了这个吗?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过来,报告了下,老板娘西浦夏美听到了,立即整个人神情一变,对着早川直美说:“早川桑,我有点事,先出去看一看,你就在这里,先试着做一下吧。”

    “嗨!”早川直美答应了一声,她此时正沉浸学习更好食物中,也没有在意老板娘的表情,就继续忙着。

    过了会,老板娘西浦夏美又过来了。

    她此时变的最开始一样,满脸笑容,风轻云淡,好像似乎并没有任何事发生的样子,只是微肿的眼暴露出了痕迹,她对着早川直美说着:“好消息,山田君回来了,说要吃你作的食物,你和我一起过去吧!”

    “啊,是真的吗?”早川直美一喜,她问也没有问裴子云为什么一夜无归,只是连连点首:“嗯,嗯,马上就好了,请稍等一会!”

    “我把最后收尾处理一下!”早川直美把食物装进餐具里,和西浦夏美一起匆忙的端了过去,就看见了洗了澡,换了一身和服,脸上有些疲惫的裴子云。

    “山田君。”两人都行礼,端了进去。

    旅馆的碗是黑底红花,色泽典雅,盛的是高汤,她记得裴子云的口味,加了厚厚的肉排。

    面条长长,光泽晶莹滑润。

    裴子云吃了一口,咂了一下,忍不住赞叹:“真是香滑,直美你的手艺可以当厨师了。”

    “您太夸奖了。”早川直美轻轻摇首,她的手艺还差的远,不过见裴子云满意,顿时喜上眉稍太好了,山田君很满意,很好。

    早川直美的食物,的确非常符合裴子云的口味,最重要的是,搏杀一夜,又嫌麻烦,自己一路走回,也的确饿了。

    看裴子云大口吞咽着食物,早川直美又端上一盘,心中更是喜悦。

    而老板娘西浦夏美看着早川直美低首奉上,露出雪白的脖子,这种风情连她也动容。

    说实话,西浦夏美从没有看过这样漂亮的少女,恐怕连大小姐都逊色半分,只是她想起自己才收拾的沾满了血的衣服,不由暗叹:“哎,可惜,你喜欢的人是个武士。”

    “武士的路坎坷艰难,武士的爱也难有多余。”西浦夏美想起了刚才收到的消息,心里一沉,几乎当场落下泪来。

    武士慷慨就死,他还有多少爱留给了女人?

    好气啊,早已完全绝望,早已嫁别人妇,为什么听到这消息,心还是这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