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十九章 提前举行
    雨在半夜就停了,坂东本馆中火又渐渐变大了,浓烟滚滚,肆虐的浓烟甚至把天空中都熏红了一片,与黎明相互对应。

    看起来,今天却渐渐开晴了。

    消防队赶到了坂东本馆门口,却没有立刻进去,而一队警卫全副武装急忙忙冲入了坂东本馆,看见坂东媛子,为首一人就立时下了车,长叹一口气,深深鞠躬,说:“救援来迟,还请原谅,姬様!!”

    这人是坂东修司,是坂东财团家主坂东匡志的心腹,也是坂东匡志控制坂东财团的重要人物。

    坂东家开枝散叶两百年,自然有不少分支,坂东修司就是其中之一,按照古代的说法,就是一门众!

    坂东修司也是刚不久前得知坂东媛子是春鸟姬化身的震撼消息,而在得到命令,就全力赶来救援,一路虽有波折,但是还好,现在一切都没事。

    而与此同时,警卫中一人原满头大汗,看到坂东媛子无恙,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是藤平耕治,是坂东家警卫队一员,处于中高层,主要负责坂东本馆这一片区域的安全,不过并不直接住在坂东本馆。

    其实昨天,藤平耕治被邀请聚会,喝了一点酒,就提前睡觉了,对这一片区的安全巡逻也没有仔细安排,没有放在心上。

    坂东本馆本身防御非常严密,负责警戒的人数众多,自藤平耕治负责这片区域以来,坂东本馆从来就没发生过任何事。

    谁就在昨天晚上发生了大事!

    有人武装进攻坂东本馆,还死了不少人!

    听到这消息,藤平耕治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接到相关信息就亲自调动警卫赶来,不过幸好,发现这栋别墅主人安然无恙,这样也就放心了。

    因只要人没事,别的都好说。

    藤平耕治知道,对坂东财团而言,最重视的是人,尤其是核心人物,而不是别的财货,哪怕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坂东本馆。

    当然出现这事故,藤平耕治也有心理准备,这一次自己不被处罚,就算运气逆天,即便自己被撤职,也有几分预料。

    但不管怎么样,藤平耕治还是要来表示下,否则等待他的极可能是极严重的惩罚诸藩对待叛徒的处置让人毛骨悚然,现在虽进入了民主社会,对大部分人来说都免去了这条。

    可对嫡系,享受着别人难以获得的地位和报酬,自然要服从着苛刻的规矩。

    坂东修司鞠躬和道歉,坂东媛子长长的睫毛似乎有千斤重,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努力,才微微睁开了眼。

    她没有立刻回答,看了看黎明的曙光。

    “我的名字还是坂东媛子。”坂东媛子缓缓说着,脸上浮现难以描述的喜悦,毕竟,谁都不想死。

    现在坂东媛子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坂东媛子心情是劫后余生,本以为十六岁以后,就和灰姑娘遇到天亮一样消失,不想却活下来。

    随着活下来,就是对裴子云的复杂感觉。

    当别人攻入坂东本馆,当时坂东媛子表现的很冷漠,因为无论那种,她都只有一条结果。

    不过看着裴子云狙击敌人,大展武功,坂东媛子看着,心中也不由震动,这样的山田信一,要不是年纪过小,几乎是自己理想中的男人。

    正是生死之间,她脆弱的不顾一切,想在消失前寻找些安慰,哪怕很稀薄。

    所以她爱上了山田信一。

    可是坂东媛子没想到,裴子云真帮她活了下来。

    这就很尴尬了。

    “信一,谢谢你救了我。”她摸着自己的额,上面还有着他的吻痕,只是极淡极淡,似乎转眼就要消失。

    就是这力量,使得坂东媛子活了下去,并且春鸟姬的力量在注入了她的身体。

    她微微的眯着眼,眼前浮现出了山田信一的面孔,口中喃喃:“你,到底是谁?”

    坂东修司听到坂东媛子这样回答,有些不理解她的话。

    但是坂东修司转念一想,的确,哪怕是春鸟姬,现在还得叫坂东媛子,这样想就明白了,于是就大声应着:“嗨,媛姬様。”

    坂东修司站直了身子,恭敬向着坂东媛子问着:“媛姬様,消防员在外面,要让他们进来吗?”

    坂东媛子回头望了望满是烟火的坂东本馆,说了一句:“让他们进来吧。”

    “嗨,消防队立刻进场。”坂东修司立刻发号施令,藤平耕治与警卫,迅速打开了大,让已经赶到门口的消防人员进入坂东本馆,进行救火。

    日本救火还是很专业,加上昨夜本来就有雨,因此一小时后,火就全部扑灭了,有人报告:“经统计,坂东本馆虽整体受灾不是很严重,但因大火原因,但也烧掉了13。”

    这就至少价值十亿円。

    “去报告下吧!”消防车的队长说着,看着人远去,拿着电话在角落中拨打的按键,小声的说着:“嘿!大人,抱歉,任务失败了!”

    “且春鸟姬已经确定觉醒。”

    “嗯?是吗?我知道了。”电话对面这样回答。

    一处遥远房间,并不豪华,甚至有点邋遢,一个穿原本黑白色现在变成了黑色的西服的中年男人皱着眉,拉开墙壁上的一块布,露出整个日本地图。

    他叫大野沢隆志,是一个想要改变历史的人,用自己锐利的目光巡看着地图。

    良久,大野沢隆志摇头叹气:“拨乱反正,是这样的难吗?”

    “也对,对这个错误的历史来说,现在这情况,才是历史大势,有无数力量支持着它!”

    “如果我要改变,自然很难!!”大野沢隆志自言自语说着。

    “但是,无数仁人义士的鲜血,以及天津神都告诉我,我们才是对的!”大野沢隆志捏紧了拳,眼神中露出了慑人神光。

    这时“滴滴”声音响过来,有电话来了。

    大野沢隆志过去,接过电话,听着电话的对面的人向自己报告着最新的情况,一个领导自然不可能只听一方面的信息。

    “是吗?”

    “山田信一,已经被幕府注意?”大野沢隆志听着电话的传来清晰的声音,表情有些严肃。

    “而且,由于这次打草惊蛇,幕府方面在政府中的人,已开始大范围盘查,我们的人已被调查?”

    “暂时放弃行动,保持沉默,让我们的人全部隐蔽,不是必要,不要再随意发出信息!”听着这个消息,大野沢隆志立刻就命令。

    “还有,山田信一,我有办法,你们就不要介入了。”大野沢隆志对着说着,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山田信一,的确武力惊人!

    在那么多人兽围攻下,不但没死,且将那些人全部反杀!

    况且听说山田信一才只有12岁,这样的人,真是鬼神,其武力恐怕已是人间的极限了!

    大野沢隆志低着头,回忆山田信一的所有相关资料,心中暗暗想着。

    如此看来,外部很难攻克山田信一,不耗费大量武力以及人数,恐怕很难把山田信一怎么样。

    但是外部难破,可是内部却未必,毕竟能杀人的可不只是只有武力!

    大野沢隆志露出一丝冷笑,掏出了手机,翻开了通讯录,找到了号码,拨打着:“喂?是芹生一男吗?”

    “让尽川神社,提前执行继承仪式吧!”大野沢隆志没有闲聊,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说着自己的目的。

    芹生一男这名字很普通,但可是尽川神社的家老。

    尽川神社分五大部分,但能执掌尽川神社大权,只有两个,一位就是神社之主或神社继承人,还就是一个团体家臣。

    这些人名义上是家臣,但是哪怕是战国时代,家臣也掌握着家中过半的力量,甚至有大名被家臣流放。

    现代的家臣团,并不是那些直接服务的人,那些人在公司体制里就是临时工和正式工,但是不是干部。

    家臣都是曾经进行过神社继承,但失败或最终放弃的人,经过层层选拔而获得次要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武士,都是神社掌权人曾经竞争对手。

    而,尽川神社设立的目的,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继承人往往活不长,无论是战斗还是别的原因。

    为了保持尽川神社的延续,因此建立。

    同样,也有着为了避免神社掌权人权力过大,想要制约一下,因历史上就曾经就有神社掌权人做出非常不明智的决定,导致神社濒临灭亡。

    还有原因就是,能进行神社传承的人,可以说都是极有天赋,如果他们能从传承仪式中活下来,为了更好吸收与利用人才,才这样一种传承的编制。

    “嗯?既你这样要求,那上次的条件,你答应了?还有,你要怎么解决山田信一的继承条件?”电话的对面传来芹生一男嘶哑的声音。

    “是的,完全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大野沢隆志想都没想,直接说着:“至于继承条件,我让人合理送上。”

    等着电话挂了,大野沢隆志露出了冷笑:“不能通过考验的蠢货,却想通过别的手段来窃取权柄。”

    “贪婪只会使你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