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坂东佐知子的奉钱
    东京

    一群人下车。

    “哼哼,回来了!”下来的远山幸太打了一个哈欠,惬意伸了一个懒腰,抖动身子,大声说着:“终于不用坐船了!”

    “嗯,的确,终于回来了,真累死我了!”村田诚一郎也揉揉自己的脖子,口中不大声的抱怨。

    在回来的旅途中,村田诚一郎不知道是因睡觉的姿势不对,还是别的原因,一不小心就落枕了。

    现在村田诚一郎脖子处非常难受,稍动一下,就让疼痛不已。

    不过除这点小事,整体而言,这一次在北海道的神社之旅,不得不说,的确非常值得。

    有着坂东家的支持,裴子云一行人不仅参观了整个北海道神社(十一个),还品尝了当地特色美食,欣赏当地特有的美景,拍摄了整整一集的北海道风光。

    这次的北海道神社之旅,所有人都非常满意。

    但其中有几个不太和谐因素,一个就是远山信太会晕船!

    来回两趟的旅途,因为都是坐船,头晕脑胀,胃部恶心等等各种不适感,这个让远山幸太真的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感觉,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直直的瘦了两斤。

    这情况让在早川直美与冴子肚子都笑疼了。

    裴子云说着:“现在大家都检查一下,看东西有没有落下,都收拾好了,那就各自回家吧!”

    “虽有着电话报备,但都要一个月了,各位的家长想必也急了吧。”

    “大家回去休息下,等待开学,我们再举行社团汇集活动,想必一定可以汇集成册吧!”

    “嗨,嗨!”日本国中第一学期是4月7日-7月18日,第二学期差不多是9月1日-12月20日,现在8月25日左右,还有几天就是上学了。

    早川直美小手扯了扯衣袖,望着裴子云,有些羞涩,也有点兴奋,这北海道之旅,有着坂东家的支持,已经系统的学习了厨艺。

    北海道有特色菜,但大体和整个日本是一样,可以说,现在她才算得上厨师了,她心中很想表现一下。

    “上学了,就可以吃到直美酱的饭团和寿司了。”福冈麻矢说着,目光在早川直美一留,又避开了,脸色微红。

    裴子云听着,不由笑了,转身说:“福冈说的不错,直美,我把你的厨房再扩大点,放点饮料。”

    “虽不能饮酒,但可以喝点饮料,毕竟锻炼还是很消耗水和体力。”

    说来奇怪,现在整个社团的成员,都有些迷恋早川直美所做食物了。

    这不仅仅是因早川直美的厨艺越来越好,最重要的是她的食物中,能感受到更多奇妙的滋味。

    裴子云感觉就和荞麦面一样,原本荞麦粉黏性很差,味道不好,但是有一天在荞麦粉中加入小麦粉,产生了一种神奇反应,味道、弹性、黏性都加强了,因此风靡全国,演成习俗。

    而早川直美就似乎有这本事,经她的手,各个原材料的味道就搭配起来,形成了某种神奇反应,谁也说不清为什么,但感觉的确非常美妙。

    还让人诧异的是,就是早川之美越来越漂亮了,以前,她不过是普通的少女,但现在变得越来越美,有时就连裴子云有时都不免忍不住多看几眼。

    冴子嘟着小脸,有些郁闷,对着裴子云说着:“啊,欧尼桑,冴子不能陪你了!!”

    “冴子也要回去了!”

    “妈妈已经打了几次电话,今天知道我回来,叫我先去她那里和她一起下班。”冴子有些恋恋不舍。

    “哈哈,没事,反正你住的近,晚上回来有空就又可以来玩了!”裴子云摸了摸冴子脑袋。

    “是这样!”冴子想了想,连连点首。

    相互一番道别,社团成员都各回家,裴子云乘着电车刚到家门,就看见了山田泉美和怯生生的妹妹山田奈奈子。

    “欢迎回家。”山田泉美首先接过了背包,问着:“信一,你们这次旅行玩的开心吗?社团活动怎么样?”

    裴子云看着山泉田美这样问,将行李箱推进去。

    “这是?”山田泉美记得走时没有这个。

    “是几套和服。”裴子云并不很是重视,随手打开,但山田泉美一看,就忍不住吃惊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振袖和服,这礼物太昂贵了。”

    一套完整振袖和服造价不菲,而里面有四套,每人一套,连奈奈子都有。

    “妈妈,这是媛子送的礼物,我觉得没有必要推辞,而且外面卖的振袖和服的确昂贵,但许多都是忽悠,或者说是品牌效应,而这是坂东家的冈本花之姿设计制作,成本不是很多。”

    “就算这样,也太昂贵了。”山田泉美都没有振袖和服,只是在少女时穿过,还是租着,而且当时提前半年预约,花了25000円。

    要买的话,基本的一套就是几十万円,顶级的百万円以上,平时也就穿穿浴衣(简化版)。

    奈奈子长大了,按照家里经济条件,成年礼才可能会得到一整套,然后作为她的嫁妆之一。

    女人就没有不喜欢这种,就连奈奈子都睁大了眼。

    “不过,信一,媛子是谁?”山田泉美却在眼花中醒过来,立刻问着,在日本,传统的话,直称其名就很不简单了。

    “坂东家的小姐,现在应该是坂东家的家主了吧!”裴子云漫不经心的说着,取出了大冈智史的契书,双手将这契书交给山泉田美,口中说:“妈妈,这个你收下吧。”

    山泉田美一看,手中这一份契书,竟是日本惠子株式会社的百分之一股分!!

    看到契书的文字,山泉田美就急忙拿出自己手机,搜索了下,发觉日本惠子株式会社的百分之一,至少价值3000万円。

    用手机查到相应结果,山泉田美手有点颤,山田家并无多少底子,山田和彦是自己奋斗,考入了名校,当上了部长,年入九百万円,这已经是非常成功的典型例子了。

    但是就算这样,一年积余不过200万円,单是两个孩子念书,就可能去掉四分之一的支出。

    以前,山田信一上交的200万円,就让家里非常满意。

    现在,又上交3000万円股分,这已经是山田家所有积蓄,这太了不起了!

    了不起的程度甚至使山泉田美吓坏了。

    “信一,这是怎么来的?”

    “啊啊,好困!”裴子云打哈欠,伸个懒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声音懒散:“妈妈,这你去问坂上三千子,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路上有点累,我去睡会。”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拿出一亿円的原因,太麻烦了。

    “好吧!你先去睡吧,房间我已经给你收拾好了,直接睡就行了!”山泉田美只得这样说着,心中忧喜交加,看着人进了房间,连忙打着电话:“孩子他爸,下班快回来吧。”

    “信一交了张契书,竟是日本惠子株式会社的百分之一股分,您赶快回来看看。”

    说着,又打电话给坂上三千子。

    裴子云的确去睡了,等着一觉醒来,觉得精力充沛:“十二岁的身体,实在有着极限。”

    “不过恢复起来也快。”

    穿好了衣服,一出门,就在大厅看见了父亲山田和彦,母亲山泉田美,还有坂上三千子,正在桌子上聊着。

    裴子云感觉口渴,用杯子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这时山田和彦用低沉声音对着裴子云问:“信一,这是真的吗?”

    山田和彦,用手举着大冈智史所给的契书。

    裴子云虽不知道坂上三千子如何跟自己父母解释这一笔钱的来源,但他说:“当然真的——父亲,您在公司不也有九百万円一年?”

    “这份契书的股份,其价值也不过三千万円,不过您三年薪水,您这样吃惊干什么?”

    “这怎么是一回事呢?”田和彦把契书放在桌上,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儿子,实在不敢相信,儿子才十二岁,就获得这样多财产。

    要知道自己工作十几年,才有九百万円一年的薪水,而这是山田和彦努力奋斗的结果,并且还有不少巧合。

    “奇迹的山田。”这就是公司内部对他的评价。

    但从现在儿子表现来看,山田和彦感觉以前的半生白活了一样。

    但即便这样,山田和彦也不想在儿子面前露出震撼表情,保持着威严面孔,用着严肃的话:“你才几岁?”

    “而且,这可是很有成长价值的公司,一年分红就超过一百万円,而且是可以长远给山田家年年供血,价值完全不一样。”

    “父亲,那你就处理吧。”裴子云说:“我还要读书,还要写书,实在没有精力,拜托了。”

    山田和彦听着儿子这样的话,神色复杂,想说些,又说不出口,叹了一声去打电话了。

    而在山泉田美笑着:“肚子饿了吧,我给你们弄点丰盛点的饭。”

    看着个个远去,坂上三千子就说着:“恭喜山田君了!!”

    “除了这个,因上次坂东的事办非常不错,坂东家代表坂东佐知子给尽川神社送上了三千万円。”坂上三千子露出了惊叹。

    这一笔钱算不错的报酬,但并不足使坂上三千子动容,只是山田信一才12岁,就足以惊叹了。

    “有了这笔钱,举行继承仪式的奉钱有了,神社的意思,就让你直接元服,继承神社,这样就名正言顺了,您觉得怎么样?”坂上三千子用期待的眼光看着。

    裴子云沉默了会,想起了坂东媛子的话,坂东媛子已经给了报酬,为什么坂东佐知子还送上了三千万円?

    “坂东佐知子,坂东媛子,刺杀,倒幕军。”

    “这真很有意思了。”

    裴子云若有所悟,自己所料的不差的话,坂东佐知子或有点不对,而这继承仪式看起来也可能有问题。

    想着,突然之间一笑,说着:“三千子,我才十二岁,虽古代有十二岁元服,但是现代,总不能这样了。”

    “这样吧,假如我能获得荒木赏、大冈赏以及小川赏三大赏,我就提前元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