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助攻
    房间

    一个拉上窗帘的房间,一道突兀声音骤响起。

    “喂……什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手中拿着一份资料,正仔细思索的大野沢隆志,接到了一个电话,眉紧皱,不自自主抬高了声调:“要获得荒木赏、大冈赏以及小川赏才进行继承仪式?!”

    “要不就等到十八岁?”

    大野沢隆志接听着电话,站了起来,手将刚才一份资料握着,很不快的问着:“你们神社,不能把它提前吗?”

    对面电话中,芹生一男用嘶哑且带一丝阴冷的声音说:“咳,是,按照规定,尽川神社继承人必须先元服,这是祖传来的规矩,从未改变。”

    而这一条规则,之前从未被人注意。

    武道修行,自然有本身规律,要大成必须成年,尽川神社之前历代继承人的年龄,最起码都满了18岁,甚至有30岁才成功继承。

    但这一次,裴子云被选继承人,在芹生一男推动下要进行继承仪式时,却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指出了这一条。

    提出了这个意见的人,即便芹生一男也有所忌惮。

    “元服是可以11岁到17岁,可这就必须山田信一本人意愿了,而现在法定成年是18岁,还有6年!”

    在这个时代的日本,女性十六岁,男性十八岁才可以结婚。

    “不能催促吗?”

    “以前继承人都必须依靠神社,可山田信一之武技,神社对他的教导作用非常有限了。”

    正是这点,所以许多人怀疑是武士转生。

    “钱的话,二次就已经赚到了上亿円,而且还是一个优秀的作家。”芹生一男就事论事的说,即便是自己,也一时无法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它。

    大野沢隆志听到这话,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愤怒,一只手将手中资料狠狠扔到地上,用脚跺了一下,松了松自己领带,平缓了一下心情。

    “八嘎,古代有十二岁元服!”大野沢隆志骂了一句,深呼吸了下,用着平缓的语气对着芹生一男说:“好吧,我知道了!”

    “那就先这样!”

    说完,大野沢隆志就挂了电话,就在房间内缓缓散步,良久停了下来,看着桌子上的日本地图,自言自语:“山田信一,是我想撬动历史而带来的反扑吗?”

    大野沢隆志虽坚信自己必会胜利,并且有着不言而喻的大义,但是也深深明白,在这个历史已经这样的情况下,它已经成为了正统。

    要逆转,就和当年镰仓、室町幕府一样,必须有着“与大势争锋”,与应运而起的敌人斗争到底的觉悟。

    “六年,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既这样的话,你想要,我给你又如何?”大野沢隆志顿时下定了决心,无非就是文学上的三大赏,并不涉及根本。

    对别人来说,难如登天。

    就算对坂东家来说,也有些难度,倒不是力量不足,是破坏了规矩。

    但是对自己一方来说,百年渗透,完成这个不难,想到这里,大野沢隆志拿出电话,拨打着几个号码。

    “喂,喂!”

    “植木利明吧?我是大野沢隆志,接下来你听我说……”

    “小野山咲子,听好了,有件事需要你做……”

    黑暗中,一片暗流在涌动,时间快速流转,一转眼几个月过去了。

    东京偏西,石井超市中,大量人群都在挑选着自己喜欢商品,石井是当地有名的三大连锁超市超市之一,以其品质精良、物品齐全、且有许多日本特色食品而著称,当然,唯一的缺点就是在石井的东西价格有些偏贵。

    肉食区,山田泉美上正认真检查着牛肉。

    在日本,东瀛牛肉很贵,就算是山田家也不能经常吃,但是现在新进入了一笔很大收入,自就买了。

    且山田泉美也想让裴子云尝一尝她做的寿喜烧。

    寿喜烧,是一种牛肉火锅,将切成薄片的牛肉用酱油、砂糖、酒等调味,与蔬菜一起入锅煮熟,如果与生鸡蛋一起吃,则更添回味。

    山田泉美挑选着东瀛牛肉,自言自语道:“嗯,这块不错!”

    “嗯,这块松阪牛肉也挺好!”

    “嗯,这块近江牛看起来不新鲜!”

    山田泉美选定了几块牛肉,检查它们的新鲜,好选出自己最满意一块。

    山田泉美稍微靠近牛肉,闻着牛肉,看是否具有正常的鲜牛肉味,因如果是次鲜牛肉,则其带一点氨味或酸味,如果是变质的牛肉则带腐臭味。

    当然,在石井中肯定是找不到变质牛肉。

    山田泉美又用手按的按几块牛肉,看凹陷处是否会恢复,同时一看手上是否有粘稠感。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声音响起。

    “呀,你也来这买菜啊?”

    山田泉美抬起头,发现这人是四日谷美那子。

    四日谷美那子原名是上元美那子,嫁给了四日谷敏彦改姓四日谷当上了全职太太,而四日谷敏彦是一家公司的中层管理,本来两家的收入差距不是很大。

    并且四日谷家是山田家附近住户,因两个都是全职太太,所以经常相互来动,彼此间相当熟悉。

    四日谷美那子带了一个眼镜,脸上稍画了一点淡妆,手中提着菜篮,高兴对着山田泉美说话。

    “嗯,是啊,这么巧,竟在这个地方碰见你!”山田泉美也对四日谷美那子打了一个招呼,说着:“我来挑一挑牛肉,你呢?”

    “我就是随便看看!”四日谷美那子笑了笑,补充说着:“嗯,买牛肉的话,我来帮你参考参考!”

    说完,四日谷美那子就走到了山田泉美跟前,看了看她想要挑选的牛肉:“嗯,这块牛肉非常新鲜!”

    “你看,牛肉的肌肉色泽鲜红有光泽,且整体呈色均匀,上面的脂肪洁白色或呈乳黄色,一看就是今天刚送来!”

    “而这块牛肉则肌肉颜色稍暗一些,且虽切面有关泽,但脂肪无光泽,说明这一块不是今天刚送来!”

    四日谷美那子指了指两块牛肉说着,心中略有点羡慕。

    韩国和日本都一样,进口牛肉便宜,而东瀛牛和韩牛就非常昂贵,其实对裴子云来说,品尝过后,觉得只是方法不同导致的结果。

    美国牛肉是粗放性,就是规模饲养,而东瀛牛和韩牛就是针对性饲养,要说味道好点,可以这样说,但好很多就未必了。

    更多是文化和心理角度上才这样昂贵。

    可四日谷美那子和山田泉美就吃这套,四日谷美那子看了一眼,心里想着,真是好肉啊,可惜的是,今天还没有计划买。

    买东瀛牛肉,是得隆重纳入计划。

    山田泉美笑了笑,说:“啊,多谢四日谷太太!你这一下子,省了我这么多的功夫!”

    四日谷美那子摇了摇手:“这没什么,我们去那边逛逛吧!”

    山田泉美提了选好的牛肉,跟着四日谷美那子挑选着食物,她们一边挑选着一边聊着,说着说着,四日谷美那子就说:“我最近发现了一本非常不错的乐虎国际国际,这是我老公推荐。”

    “夜行之鬼你看了吗?这本书真的不错!”四日谷美那子转头,惊羡语气说着:“听说卖的很多,而且最近已经在拍电影了!”

    “不过,说来也怪!”

    “夜行之鬼作者名字是山田信一,可和你家儿子的名字一样,真巧合啊!”四日谷美那子摇了摇头。

    日本的姓有十万个,再加多半取二个字的名字,因此重名的概率不高。

    这的确是巧合了。

    山田泉美听了这话,心中开心,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儿子的作品,竟会有这样高的知名度,连着邻居都看了。

    同时,山田泉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因她总不能说,这就是我儿子的作品,只好小声说着:“是啊!真是巧!”

    四日谷美那子点了点首,说着:“真是羡慕啊!”

    “这样的话,恐怕这作者的收入很高吧,一年能有上千万円吧?”

    四日谷美那子随口感叹,使得了山田泉美有点尴尬,不由看了看牛肉,山田家倒不是吃不起东瀛牛,但的确有着信一的收入,才相对来说更随意。

    幸亏四日谷美那子感叹了下,就忽过了这话题,经过长时间挑选,两人都购买完了所需要的东西。

    而出了超市,山田泉美就与四日谷美那子分开,山田泉美把菜送回家去,心神突然一闪,就去了本屋书店。

    在日本因为各种原因,书店非常多,所以在山泉甜美家附近不远处,就有好几座书店。

    此时,书店中人不多。

    山田泉美进入其中,就在书架上翻找,很快,就找到了儿子山田信一的作品《夜行之鬼》。

    说实际,要不是儿子作品,这名字她不会翻,拿着这本书,山田泉美问着书店前台的服务员:“夜行之鬼,这书很畅销吗?”

    “是的,这书非常不错,这可是我最近最喜欢的书了!”

    “它很畅销,全国数据已破十万了!”书店前台服务员用肯定的语气说着:“并且,据说这本书电影已经拍摄了,要是上影的话,会进一步带动销售吧?”

    “说不定今年的大冈赏也能提名呢?”

    这位服务员拿过了书扫码,她当然也看过这本书,在看完后,她就被夜行之鬼这本书吸引住了。

    “大冈赏提名,作者虽写的非常不错,但出道才一年吧,这样真的行吗?”山田泉美有些怀疑的问着。

    “提名的话,说不定还是可以!”服务员再次用着肯定的语气回答着:“谢谢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