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入手大冈赏
    时间快速流转,转眼冬天了。

    雪从天而降,落在树木房顶街道上,染成一片白,路上的行人少了些,但新湿川酒店此时还是聚集密密麻麻的车辆,围绕着众多的记者。

    如果近了,可以听见,这些记者讨论大冈赏的声音。

    无疑今天是一个盛大日子,即将揭晓大冈赏的最终得主,而这一次盛典,也在上次举行过荒木赏的新湿川酒店举行。

    记者深松光希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得体西服,手中拿着装备,脖上还挂着一张通行证,是日本大报社《走进生活》报刊中一员,这一次负责大纲赏的采访。

    这一张白色卡片并不起眼,但这张通行证很重要,如果没有它,不能在这一次的大冈赏会场中随意进出采访。

    而通行证发放非常严格,只有日本几家顶尖报社与媒体才能免费得到,别的通行证需要严格审核。

    深松光希在报社中经过巨大努力,才迎来了这一次采访大冈赏的机会,他之所以一定要获得这机会,是因最近惹上大麻烦。

    前几天,深松光希被朋友带去赌博,结果中了圈套,不慎欠下巨额赌债,而现在想要还掉赌债,唯一方法就是向社里借款。

    而要向社中借款,仅凭现在的地位是不够,只能最近做出杰出表现才有机会,最近的大新闻,无疑就是大冈赏得主了。

    深松光希是消耗了不少人脉关系,才抢来这一次采访机会。

    “一定要搞个大新闻。”深松光希喃喃念着,进入了会场,很快,盛典就开始了,各种各样的节目和程序在进行,许多人聚精会神,而深松光希无心观看这些,翻看资料,听着同行及知名评论家和作家,讨论谁能获得大冈赏,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搞个大新闻。

    不远贵宾席上,北原邦昭喝了一口茶,润润自己的喉咙,声音有些嘶哑:“这次大冈赏的得主,虽河毛博文也不错,但是我还是最看好大庭孝太郎。”

    北原邦昭是一位知名的评论家,以锐利的眼光和惊人的直觉而著称,曾在一次节目中当着上百万观众面前,成功预测到了一次大冈赏得主,以此闻名。

    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村冈雅一用手稍扇了扇自己茶杯,吹了一口气,缓缓说着:“是吗?我可不这样认为!”

    “大庭孝太郎最近《小人的札记》的确非常不错,既有思想,又有内涵,深刻批判了社会上消极腐败的现象。”

    “但是,河毛博文的《疯狂的渔夫》据我所知,可更受欢迎!”

    “《疯狂的渔夫》在上一周,可是销售量超过两万本,这样成绩即便在历史上也绝无仅有!”村冈雅一说着自己不同意见:“大冈赏讲究艺术性,但是作为成名作者的肯定,他同样讲究销售量,因为这代表着作家的影响力。”

    三大赏,荒木赏提拔新人,可以说是新人王的意思。

    大冈赏肯定成名作家,可以说意味进入了一流作家的行列。

    而小川赏虽只重视艺术性,但在成名作者中选举的制度,就继承了人气方面的考虑,挑选的是超一流,未来可成日本大作家的作者和作品。

    村冈雅一是一位导演,以拍艺术片而闻名全日本,而他所拍摄作品《孤儿的一生》,前年获得日本电影最高奖项,因此说话也十分有分量。

    而此时,光着头的早田良三,翻看着资料,看到了一处,也不由赞叹:“山田信一被提名了!”

    “啧!啧!啧!!”

    “这山田信一,出道才一年吧,真是大黑马!”

    “上次获得了荒木赏,还可以说是提拔新人,但现在被大冈赏提名,真不可思议!”早田良三摇着自己光光脑袋,诧异说着:“这样的话,不消几年,文坛又会出现一个一流的作家吧?”

    早田良三是一位大型出版社总编,可能是因工作过于繁忙,或别的原因,导致头发稀疏所,于是干脆就剃个光头,一直保持这样形象。

    而穿了一身深黑色西服的高臣优二接过了话,客观说着:“山田信一的《夜行之鬼》,这本书的确相当不错,有资格入围大冈赏。”

    “无论是口碑,还是销量,现在已卖了十五万本!”

    高臣优二也是一位知名作家,擅长写长篇,最著名作品是三年前写的《黑狐之死》,这本书也曾入围当年大冈赏,可惜并未能得到最终得主。但即便如此,这本书也让高臣优二声名大噪。

    “的确,山田信一这本书,还第一眼被大导演上森基之看中,拍成电影!”

    “迄今为止,票房已有25亿円,打入了日本今年本土电影的前十名,这个票房可以说是很不错,有鉴于这个影响,提个名也是可以接受。”村冈雅一听着他们这样说,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再说,看情况还可以拉动些票房,也许冲下第六名可以。”

    本年度第六名票房是30亿円。

    “说的是,山田信一,真是幸运啊,恰有着上森基之看中。”诸人都感叹的说着,不过在村冈雅一、高臣优二、早田良三眼中,虽山田信一《夜行之鬼》已经入围,但最终得主并不属于他。

    这太年轻了,大冈赏的审查团,除非疯了,才会选山田信一。

    日本真的会爆炸!

    而在这时,前面的程序走过,高氵朝来了,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谈话,聚精会神的看着,因大冈赏揭奖嘉宾也已来到了会场上。

    北守健三郎是日本最顶级的作家,曾是小川赏的得主。

    北守健三郎很早就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而成名作品是《奇妙的人》和《最后的奢华》,但让他成最为顶尖的作家,则是最著名的作品《灵魂的剖析》,这本书中提到了一种对立意识,那就是徒劳——墙壁”意识居于主导地位,因有“墙壁”意识,所以产生了“徒劳”意识,又因有“徒劳”意识,所以加强“墙壁”,二者相互作用。

    这样一种奇特的意识的提法,让当时这书一出版便好评如潮,影响非常广泛,甚至可以说影响了一代人。

    而《灵魂的剖析》也成功的帮北守健三郎夺得当年的小川赏。

    北守健三郎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在会场上,用着沉稳声音念着:“女士们,先生们!”

    “让我们用最热烈掌声欢迎最终大冈赏的得主——山田信一的夜行之鬼!!”

    顿时场下掌声如潮,而这时坂上三千子也缓缓上台,替裴子云拿了奖杯。

    当坂上三千子领奖时,许多人震惊了。

    北原邦昭睁大了自己的眼,口中喃喃:“怎么可能,大冈赏会被这样一个刚出道一年的新人作家所拿下?”

    高臣优二用手握住了拳,尖锐指尖刺入了肉中,似乎还是没有感觉,只在心中疯狂的呐喊:“不可能,不可能!”

    早田良三用手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不可思议摇着头。

    这时正在会场的深松光希同样也非常震惊,但震惊余,油然产生着喜悦,他立刻意识到,大新闻来了,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部长。

    “部长,太不可思议了,大冈赏被一个刚出道一年新人作家拿下!”

    “这肯定有着巨大的黑幕!”

    “请让我带队调查下去吧,这肯定是大新闻,拜托了!”深松光希说着,眼中露出兴奋的目光。

    如果这是真的,深松光希相信,挖掘出这件事真相,他就能凭此一举成名!

    这样的话,深松光希不仅可以轻松还了赌债,还有更高地位与金钱!

    但这时部长的声音传来了,泼了冷水:“深松,这件事不要再继续调查下去了!”

    部长命令着。

    深松光希听到这话,满脸不甘心,不顾尊卑问着:“部长,这样大新闻,为什么不深入调查?”

    但是电话对面的部长,用更冷冰冰语气说着:“深松,你听清楚了,这是上面的命令,难道你想违抗吗?”

    听着这话,深松光希极度不情愿,双手握的紧紧,因愤怒而充血的双眼睁的大大,脸色血红,但日本社会的长期教育,使得他立的笔直,应着:“嗨,我明白了,部长!”

    等挂了电话,深松光希松了松领结,重重是喘息,看着四周议论纷纷,许多作者都露出了不甘和意外的表情。

    “山田信一,怎么可能得大冈赏?”

    “可真是上面下了命令,继续调查下去,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深松光希明白这点,又很不甘心。

    这不仅仅是赌债的问题,而是丢掉了这机会,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下一次机会,难道就这样庸碌的当一辈子社畜吗?

    就算是日本人也有着梦想。

    深松光希心中十分难受,见着典礼结束,慢慢出了门,没想到看见了人谷口健一。

    谷口健一是自己大学同学,但他投入了《日本明报》,与深松光希所在的报社《走进生活》是敌对的关系。

    但这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私人交情,虽说处在不同报社,在工作中是对手,但因能力出众,彼此相互钦佩。

    深松光希一出门,就听见了谷口健一涨红了脸抗议:“什么?让我放弃对山田信一获得大冈赏的情况进行深入调查,为什么?”

    “好吧!”谷口健一还是泄了气,不得不服从。

    听到了这话的深松光希,闪过一念,靠了上去:“健一,你也是这样吗?”

    “啊,啊,难道你也这样被要求放弃调查?”谷口健一则立刻反应过来,两人对看了一眼,都是震撼。

    两大媒体规模巨大,影响巨大,并且从属不同的财团,现在接到同样的命令,这事情就大条了!

    东瀛只有少数媒体直接受政府部门管理,大多控制在财团手中,现在有这个情况,除非是几个财团联手,要不就是幕府出面了。

    “走,我们去喝一杯!”深松光希立刻说着,眼中精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