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三十五章 不能继续下去了
    荒原太郎居酒屋

    店长是个中年人,,周围稀稀散散坐着几个人喝着小酒。

    居酒屋是日本的一种有特色的文化,与只提供酒为中心的普通酒馆不同,还提供有质量饭菜,但不同于饭店和面馆。

    因居酒屋的连锁化,不仅丰富了酒的种类,也使价格大众化,成为公司下班、朋友会集的地点,就连学生也经常在居酒屋举行简单的宴会。

    乐虎国际娱乐白领下班到居酒屋小聚,一晚上去上两三家居酒屋,喝得微醺回家,这就是他们的幸福生活。

    在一个角落中,深松光希和谷口健一之间气氛却非常凝重。

    深松光希见谷口健一的酒杯空了,就上去倒了酒,日本的话,酒空了,周围或熟或不熟的朋友都会帮忙,而不是自己倒,这是一种社会文化。

    “非常感谢。”谷口健一习惯的感谢了下,咕嘟就是一大口,神色很不好,不仅仅这样,连着深松光希看起来都非常疲惫,烟灰缸中满是烟头。

    现在日本禁烟越来越严,就居酒屋还能自由吸烟。

    喝了一口后,深松光希和谷口健一都没有说话,只相互看了眼,神色很严肃。

    深松光希想了想,还是先开口,声音略嘶哑的说着:“健一,这件事情,看起来很不妙。”

    说完这话,就把手中烟放在嘴里狠狠吸了一口。

    事实上,深松光希和谷口健一在碰面后,就决心一起调查山田信一获得大冈赏背后的真相。

    现在已经是第七天。

    情况的发展,以及调查的结果,都让他们十分震惊。

    首先,查不出山田信一的信息,要知道,在现在日本社会,想要查到一个信息是十分简单,但就是查不到任何山田信一的详细信息,这就有些可怕了。

    深松光希和谷口健一换了一条思路,开始调查谁在支持山田信一,调查出来的信息让两人毛骨悚然。

    单单是两人察觉的蛛丝马迹,就涉及到小田林贵史、菊池原弘则和金久昭彦这些大人物。

    小田林贵史笔名义昭乔,本身虽只是一个顶尖作家,但身份背景不同凡响,其父是已故西武集团创始人、前众院议长小田次郎,同父异母弟弟是曾任西武铁路公司董事长的知久达夫。

    作为作家,小田林贵史代表作包括获大冈赏彩虹天蝎、描写父亲小田次郎的父亲的话更获得小川赏的提名。

    而现在,小田林贵史不仅是一位顶尖作家,更当选为日本“文化功劳者”,在日本整个文学领域,有举足重轻的地位。

    根据深入调查,发现提名山田信一的夜行之鬼入围大冈赏的人就是小田林贵史!

    菊池原弘是一位大企业家,出生日本鹿儿岛,创办京都珠宝株式会社与绯红电信,本身与日本顶尖财产坂东财团有千丝万缕关系。

    根据深松光希和谷口健一的调查,惊恐发现,菊池原弘在大冈赏发布前几天,就拜访了大冈赏的几个评委。

    而金久昭彦是一位著名大评论家与导演,前年作品飞来的不归人荣获日本电影评论家大奖最佳导演奖。

    在这次大冈赏的审核中,金久昭彦就是评委之一。

    深松光希和谷口健一发现他与山田信一有关,是金久昭彦与山田信一的夜行之鬼改编的电影有关。

    深松光希从一个朋友口中得知,上森基之导演的夜行之鬼这部电影,发行方是日野住友影视公司,而金久昭彦是日野住友影视公司一位股东,持有5的股份,这还罢了,关键是金久昭彦非常主动的提名立项,并且推动着迅速进入实质拍摄,连上森基之都是他拜访后才答应导演。

    并且还赶在了大冈赏前发行电影。

    “更可怕的是,多家媒体都淡化了大冈赏的负面新闻,连网络上都不例外。”

    “从目前看,坂东财团、吉田财团、日野财团都介入了。”

    “说不定还有幕府在内。”深松光希和谷口健一相互说着,脸色发青,背心发寒,不知何时,酒杯的酒再次干了,深松光希把手中的烟抽完,用力把烟头往烟缸中一按,吞咽了一下口水,平静一下心情,用急促的声音说着:“健一,不管怎么样,我们虽属不同的报社,但是我们都是同学,都有着媒体的良心,我认为我们要继续调查下去!”

    深松光希用着期待的眼光看着谷口健一。

    谷口健一这时也没有准备直接当逃兵,想了想说着:“你说的对,我们不能现在放弃,我还有个朋友,他应该能给我更深的信息!”

    “是吗?难道是桂谷孝浩?”深松光希咕嘟喝了一口酒,平静一下心情。

    相互之间,两人都知根知底,这点隐瞒不了人。

    “对,桂谷孝浩是我学长,在上大学时,他是我们社团的部长,我是副部长,我和他有三年的友谊!”

    “而且,他是桂谷财团的人,不会比坂东家差多少!”

    桂谷财团也是日本财团之一,拥有与坂东家相媲美的实力,主要经营的是汽车以及机械领域,是一个跨国汽车生产销售集团,汽车产量和规模也名列日本十大汽车厂家之列。

    除汽车车,还有发电机、农机等各种与农业有关的动力机械产品,整体而言,桂谷财团在汽车与机械领域中,是属领导集团。

    桂谷孝浩是桂谷家的四儿子。

    “原来是桂谷财团!”听到这里,深松光希也松了口气,又举了酒杯,才喝了一口,听见“滴滴”的电话声。

    一个电话过来,谷口健一接过电话,开始时用恭敬又不失亲近的语气打招呼,接着就变色:“什么,不仅大冈赏获得,连小川赏都已经开始走提名程序了?这,这怎么可能?”

    “是的,谷口,请放弃吧,要不,我也保不住你。”对面的电话传出了这句,就啪一声挂了。

    两人呆如木偶,相互之间看着,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恐惧。

    要知道,三大赏是日本文学的最高奖!

    迄今为止,谁也没有获得大满贯,而且不亲自领奖就获得三大奖,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全日本都会爆炸!

    谁都掩盖不住,财团不行,甚至幕府都不行!

    这样的风险,对方不会不知道,但还是干了,这只能说明有持无恐!

    有持无恐这四个字说来简单,真的能在社会上办到,背后的能量实在太恐怖了。

    “实在抱歉!”谷口健一干了酒,满脸都是沮丧和惭愧,直接弯腰鞠躬:“光希,我不能继续下去了。”

    听着谷口健一这样说,深松光希也理解,伸手拍了拍肩,笑着:“健一,没有关系,我很理解。”

    谷口健一羞愧更浓了,嗫嚅说着:“光希,我知道你一向性格刚强,可是,这调查下去,实在太危险了。”

    “我的妻子才怀孕,我工作不能丢掉,人更不能出事。”

    “如果我出了事,我的家就全完了,请原谅,对不起!”谷口健一又鞠了一躬,低头收拾自己的资料,这些资料不能留,全部得烧掉。

    接着就深深鞠躬,去付了帐,接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深松光希看着背影摇了摇头,望了一眼门口,深深的吸烟,等着一支烟吸完了,又自己倒酒,把倒满的酒一饮而尽,由于喝的太急,就连酒量很好的深松光希都咳嗽起来。

    等着咳嗽完了,他面色狰狞,用决绝的声音说着:“我不会输,就算是这样,我也要调查下去!”

    现在不仅仅是赌债的问题,关键是,违反部长和更上级的命令私下调查,动用了不少资源和关系,这样的事不可能完全不露风声。

    现在深松光希已经骑虎难下了。

    自己可不是谷口健一,有着强有力的朋友,在这时都可以收手。

    一间隐蔽房间

    大野沢隆志接到了电话:“是吗?连着小川赏都搞定了?”

    电话对面的声音,有些担忧说着:“是的,办完了,但这太容易爆炸了!”

    “如果山田信一承担不住,会粉身碎骨!”对面的人是大野沢隆志一方的一个重要人物,在日本政府中有着不低地位,而且主要是负责教育文学这一块。

    很显然,这人并不知道山田信一是敌人,而由于大野沢隆志花了不少力气来推动此事,还以为这个作者是自己人。

    “说实话,我看了书,书的质量很高,有资格获得三大赏,如果能缓个几年,就算只缓三五年,小川赏都可以水到渠成。”对面的人,继续诚恳的建议:“那就什么风险都没有了!”

    “现在这样硬干,基本上压不住,会爆炸。”

    大野沢隆志听到这里,冷冷打断了话,说着:“非常感谢您的支持,不过这事您就不用担心了!”

    和谷口健一以及深松光希查到这里,自己吓唬自己不同,大野沢隆志才不管裴子云能不能承担三大赏的反噬,也根本没有善后的打算。

    “嘿,你不是要想三大赏吗?”

    “我给你,但是你炸死了,可不关我的事。”把这电话挂了,大野沢隆志反而心情愉快在房间内散了下步,被迫无奈支持山田信一的郁闷,散去了不少,心中还在想着:“到时,说不定我们可以反过来炸死山田信一。”

    “不过,也许用不着这个了。”想到这里,大野沢隆志打电话给芹生一男:“芹生,继承典礼要迅速的完成。”

    “决不能让山田信一,有推辞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