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三十六章 男人的愤怒
    转眼就是樱花季节,在日本,每年3月15日至4月15日被定“樱花节”,看樱花的时间就是所谓的“樱时”。

    春天一到,举国上下,南到琉球,北至北海道,都沉浸在樱花气息中。

    公园中可以看见,三五成群的日本人或在樱花树下席地而坐,或在林荫道下缓缓漫步,总看不厌刹那间辉煌与凋谢。

    家中,裴子云喝着大麦茶,而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坂上三千子神情严肃,低首致礼问着:“山田様,这是不是太快了?”

    一叠厚厚文件在桌上,手中还拿着一份,这些文件都是与裴子云这次小川赏有关的信息。

    “山田様,您的作品,这次小川赏已经提名了。”

    但是裴子云这样得奖的速度,连坂上三千子都觉得恐惧。

    坂上三千子回忆自己所知的信息,在记忆中,从未有人以这种夸张速度得奖,更不谈一举包揽三大赏,实现大满贯了!

    最接近这样传奇的是曲田津夫,是三十年前的一位传奇,19岁时以最后的希望获得当年的荒木赏一举成名。

    又以极快的速度,陆续发表困顿撕扯着他青草公寓中的生活等一些高质量作品,其中公寓中的生活获得了大冈赏,其时25岁,改编为电视剧。

    而关于罪恶复杂性再见,我的爱人得到了提名,可惜没有得到小川赏,终身引为遗憾。

    现在裴子云才多少岁?这样得奖速度,实在太令人恐怖!

    想到这里,坂上三千子忍不住说着:“山田様,您这样得奖速度,太超过常理了,会引起很大的质疑。”

    “放心吧,三千子!”裴子云看了看坂上三千子,见她一脸担忧,沉默了会,自信笑了一笑,安慰说着:“不要紧,我想要的的就是这个!”

    自己可不是日本人,对别人的看法有着病态的执着。

    只要突破了这关,就算千夫所指又怎么样?

    再说,自己的作品虽是搬运工,但完全配得上三大赏当然配不上不一定能得奖,可既能配得上,又何必担忧。

    裴子云用手指按按太阳穴,稍揉了一揉,对着坂上三千子命令:“现在,你就可以发动水军,让他们到处散播谣言了!”

    “让这些水军质疑,为什么山田信一从不亲自领奖,是不是有内幕,是不是有人代笔?”

    的确,裴子云已获得了荒木赏与大冈赏,但是这两次奖项都没有亲自去,而是让坂上三千子代领,这样情况非常少见,令人怀疑。

    荒木赏还罢了,大冈赏已是日本文学至高荣誉之一,极少代领,或者说,基本上没有。

    唯一一例,还是大作家田沢太志卧病不起。

    可裴子云现在两次都是让别人去领奖,这样情况太少见了,概率极低,极不寻常,第一次还可以说得清,第二次在别人眼中,再也说不清了。

    “当然,还需要一部分水军对着质疑进行反驳,带动读者。”裴子云淡淡笑了笑补充:“我的目标,就是让全国都讨论我!”

    说实际,在这时,裴子云已感觉到了倒幕军能量,毕竟坂东家说了,推动夜行之鬼拍摄和上影的并不是它。

    小川赏提名也不是,坂东家认为要缓几年。

    就可确定一股强大的社会能量介入,这必是倒幕军了。

    裴子云明白,他和倒幕军处于敌对关系,现在这一时助力,应该只是因别的因素所导致,预料的不错的话,就是迫不及待要求自己元服继承有关。

    而一旦裴子云获得小川赏,恐怕就是与倒幕军正面对抗之时,既是这样,此时不尽量利用,又到何时?

    裴子云想了想,接着说:“还有,那些有良心的记者,我们也应该给予利用,既是正义,那丢个似是而非的消息,就可以让他们追着咬,加入炒作的过程里,还是完全免费。”

    “可是……”坂上三千子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没有可是!”

    “这次领赏,我会自己去,此此来反转舆情。”

    “根据未成年保护法的有关条例,我未成年,本来报道就要化名,遮挡面目等回避,之前二次代领就理直气壮。”

    “至于这次小川赏,实在太隆重了,所以亲自出动,向全体国民诚惶诚恐道歉,难道国民还不接受吗?”

    “就算还有着质疑,也不能拿我不领奖来攻击,只能从书的质量的角度来。”裴子云露出了充满着自信的笑容:“难道你以为,我的书撑不起三大赏?越是质疑,越需要买我的本阅读吧?”

    “盗版在这个国家,可是不小的罪过。”

    “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一炒作,现在卖的十万本,二十万的单本上限,至少可以变成五十万本吧?”

    “单是这一项说不定就能使我进入百万本的超一流作者的行列。”裴子云说着:“把本来要花十年甚至二十年才能抵达的人气差距一下就全部弥补了。”

    “虽这种超一流人气有点虚浮,可浮华散去,也至少有三十万册单行本销量的一流作家水平,何乐不为呢?”

    “而且你也应该明白,最重要的是,就算失败也无所谓,我是武士,并不靠文学吃饭。”

    “一流作者年入不过3000万円,超一流作者年入不过3亿円。”

    “当个真正的武士,难道会比这差?”

    “我可不是八万武士注1,而是真正能斩杀恶鬼的武士。”

    而且其实只要这舆论抵达最高点,让自己打开传奇之门就可以,以后都与自己关系不大了。

    看着裴子云这样放松与自信的神态,坂上三千子担忧终于消散几分,用手挽了挽掉到额前的发丝,想了想:“山田様,既然这样的话,有良心的媒体人,我有名单。”

    说着,坂上三千子从自己背包中拿出一份名单,展开纸,这一份名单中都是坂上三千子借尽川神社关系搜集来的一些相对正派良心的媒体人信息与电话号码,而其中一个,就是记者深松光希。

    深松光希此时正在一家人流有稀少的居酒屋中喝着清酒,可以看出,西装有点不整齐,看得出心中很是苦恼。

    最近一段时间,因山田信一获得大冈赏这件事实在太令人震惊,即便上面有人压下去,但私底下还是涌起了一股波浪。

    而深松光希因性格的原因,也花费了不少功夫,收集些不少有关山田信一大冈赏的相关情报。

    深松光希对于职场来说,过于耿直的性格,吃了很多亏,更多次与提拔擦肩而过,但他并没有改掉这样习性,一直坚持着。

    可在收集这些情报,深松光希却在迟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干下去,因单从这些情报看,这背后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轻易能把自己碾的粉碎。

    “我的坚持,就要到这里为止了吗?”深松光希重重的抽着烟,眼中血红,满是血丝。

    这样的压力,铁打的男人都难承担。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起了。

    深松光希接了电话,电话中传出来一道非常奇特男音,说着:“深松君,有个消息想要爆料给你,山田信一最近得了小川赏提名!”

    听着这话,深松光希手一抖,把烟头重重按熄:“什么,山田信一继续推出了新作紫苑之舟,并且还得了小川赏提名?”

    “是的,这太令人惊讶了。”

    “这样的书,哪个作者能在一年内推出四本吗?实在让人怀疑啊!”坂上三千子用着变声器说:“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是出于义愤。”

    说着,电话就挂了。

    深松光希把手机放下,沉默许久,一口把清酒饮下,火热的酒点燃了这个男人的愤怒。

    “太猖狂了,太猖狂了!”

    “这样的事怎么能让它公然发生,而没有愤怒的质问?”

    说着,深松光希就下定了决心,按了电话,自己朋友若森公雄说:“喂,公雄,我是光希!”

    “山田信一竟然得了小川赏提名,这实在太过分了。”

    “这是公然向整个文学和媒体的公信力挑战,一定要把这事捅出去,拜托了!”

    若森公雄是深松光希的一个朋友,他在一家报社工作,但更重要的是他是宫内论坛很有名声的人,代号三代目。

    同样若森公雄性格也相对耿直,也正因此,与深松光希关系很好。

    “明白了。”电话里传来了沉稳又愤怒的声音。

    下田书店

    包行秀信进入书店,就对着前台的服务员大声问着:“有山田信一最新发布出版的书吗?”

    前台的服务员很是忙碌的扫描着,客气的回答:“客人,您来的太巧了,本店还只剩一本了!”

    听到了这话,包行秀信一脸喜色,拿过了这本,对服务员说:“我买了!”

    就在这时,也有人匆忙赶来,也问着服务员:“有山田信一最新发布的紫苑之舟吗?”

    服务员用惋惜的声音说:“实在对不起,您来晚了一步,现在已经没有了,都卖完了。”

    这人哀叹了一声:“啊,真是可惜,我走了几家书店了!!”

    包行秀信买到书,迫不及待就在街椅上坐了,打开了书,看着就沉入其中,心满意足,口中不时念叨:“不愧是山田大师,实在太好看了!”

    “日本当代新生作家里,我现在只推崇他了,在我看来,除他,日本再无有着成为大作家的人。”

    “一旦喜欢上了山田老师的乐虎国际国际,就欲罢不能啊!”

    这时,电话声却响起,包行秀信本不想理会,但铃声坚持着,他不得不接通,还没有发怒,对面就大声喊着着:“秀信,你听说了吗?”

    “小川赏已提名了你最喜爱的作家山田信一,但网上有人黑,说他是作品是盗窃别人的作品。”

    “什么?有这样的事,山田老师能提名小川赏,就说明了实力!”包行秀信愤怒的说:“山田老师是日本未来大作家,他的声誉不容破坏,等下,把地址发给我,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