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三十八章 心灵的震撼
    东京雅史馆

    雅史馆是日本的一处知名场馆,曾被多次用于举行各种盛大仪式典礼,其中包括前十年的日本顶尖音乐团队狂人乐队,在此举行最后的眼泪告别演唱会。

    前二十年,日本顶尖歌手城生公一举行首个日本个人演唱会,日本配乐大鹿治夫也让雅史馆这里奏响了治夫让在馆风雨同渡50年。

    最令这一间馆名气大增的则是,十五年前一流作家、顶尖歌手与作曲家涛崎文明在这个场馆中所发表的引退宣言。

    当时人气盛极、红遍日本的涛崎文明在雅史馆向向数十万计歌友、书友真情道别,最后以自己有些嘶哑的嗓音唱的一首自己原创歌曲不要想念我,扔下了自己白色的帽子,潇洒离去。

    正是这一次次盛大的典礼或仪式让雅史馆声名倍增,也因此在这场馆内举办小川赏。

    馆内馆外一片人潮,而在舞台上,小川上最终人选即将公布,宣布嘉宾八住元纪也已在位。

    与此同时,舞台下响起的是一声的“咔、咔、咔”的响声,是记者在不停拍摄着照片。

    在舞台右方角落的一片记者中,深松光希用手紧紧捏着照相机,同样在选着角度拍着,只是此时如果注意看,身上西服袖口上可看出略带一点油渍,通红双眼与漆黑眼圈显示这几天过得并不好。

    深松光希内心与外表一样,十分不平静,因他已接到了部长最严厉的警告。

    虽不知道部长是什么时知道自己还在调查有关山田信一的消息。

    但这一件事,让部长十分生气,因部长早已下令让他停止调查,但他却违抗了命令。

    在部长怒吼中,深松光希得知,部长也因此事被上面惩戒,顿时觉得自己工作完蛋了,因他知道部长是怎样一个人。

    部长叫平冈右行,即使表面和气,可有几个不听话的记者都被他用手段驱逐,而深松光希亲眼见证过。

    这一次,部长平冈右行连表面的功夫都懒得做了,上午就对深松光希怒吼:“八嘎,立刻停下所有对山田信一的深入调查,且销毁相关资料,这是命令!”

    但深松光希不甘心!

    现在不仅仅是赌债的问题,关键是违反了部长和更上级的命令,更动用了自己本就为数不多的资源和关系,现在这样的事透露出风声,自己离职是必然的事!

    现在只是善后,一旦善后完,肯定被踢出去。

    在日本,被开除的人找工作很难。

    特别是违反上级命令被开除的人,更难找工作。

    单是这一点,整个人生就毁了。

    所以,深松光希出离了愤怒,准备搞个大新闻,因此这几天,深松光希耗尽了各种手段和不少记者和作者串连,准备在今天众目睽睽下,把这事爆光!

    想要我死,我与你们同归于尽。

    正想着,就见着一个老者登上了舞台,这是八住元纪,也是一位超顶尖作家,是一位典型大器晚成的人。

    在四十岁前出过两本书沼泽与猎人、狂欢的盛宴,无论成绩还是文笔都很普通,五十岁后,写出了巨作无人的雪国,一出版好评如潮,获得了当年的小川赏,一举成名。

    以后五年又连续出来两本书,都获得了小川赏提名,最后在65岁,以心魂人最终获得小川赏。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小川赏最终得奖是……”八住元纪用低缓,略带嘶哑声音说着:“是山田信一的紫苑之舟!”

    “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山田先生登场!”八住元纪带头拍着巴掌。

    舞台下,深松光希这时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也会让人代领奖品。

    而深松光希与串连的作者和记者都已商量好了,由深松光希带头走出来,当着直播抗议,制造个大新闻。

    虽这样干的深松光希,必会受到清算,但可以在整个国民面前获得声望,这就是一张护身符。

    “深松,拼命的时间到了。”

    当代领人上来时,就是爆料、曝光一切,破釜沉舟之时。

    深松光希深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捏着照相机,身子稍一侧,用眼神示意着已串联好的同伴新原秀树、石城忠一以及别人。

    新原秀树是一个不甘于平凡的记者,同样也渴望着一举成名,因此深松光希私下多次交流,成功把他绑上了自己的战船。

    而石城忠一同样是一个梗直的男人,认为山田信一得奖背后有太多的黑幕,决心配合前辈,曝光这一切!

    “山田君,山田先生!”舞台上喊着名字,深松光希、石城忠一等着,就在这时,灯光打下。

    台下出来一个穿着黑色和服的人,虽看起来穿着很正式,但是大家都看清楚,这仅仅是个少年。

    “前几次是少女代领,现在是少年代领了吗?”

    “一旦把奖品发给了这个少年,我们就立刻发难。”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有了心理准备。

    上去的人正是裴子云,一步一步走向舞台中央,向八住元纪而去,就在他抵达舞台时,台下一片沸腾!

    “这是怎么回事,又是代领吗?”片村和光也是一位作家,擅长描写细节,以执笔之间而出名,此刻坐在台下,微胖的他望着上了舞台的裴子云,不由得张大了嘴。

    尽管台下一片喧哗,裴子云依然没有任何不适,只是向着八住元纪深深鞠躬行礼,而八住元纪也认真回礼,拿着话筒说着:“山田先生,恭喜你了。”

    “不会吧,他就是山田信一?”

    这一句话顿时使场上鸦雀无声,知名评论家出牛康仪,穿着一身酒红色西服,此刻正右手摸着已经谢顶的脑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说着:“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没有看错?山田会是这样一个少年?”

    不管着下面的静寂,八住元纪在服务员盘子中拿起了小川上奖品一块纯金的精致的怀表,上面刻着“小川”两个字。

    这一块怀表,就代表着日本文学上的最高成就。

    此时八住元纪双手奉上,而裴子云接过怀表,向着八住元纪鞠了一躬,手高高的举过怀表,向四周示意,再次鞠了一躬。

    接着,裴子云说着:“大家好,我很高兴在这个场合与大家见面!”

    “我叫山田信一,是一位作家,也是一名国中生!”

    与此同时,后面屏幕放出了山田信一的全部资料,映着目瞪口呆的人们。

    裴子云深深的用还带着稚气的声音表示歉意:“很抱歉,先跟各位前辈,各位电视前的国民,说一声对不起!”

    “这声道歉,在第一次获得荒木赏时,我就应该说了。”

    “不过获得荒木赏与大纲赏,我都才考入国中不久,有许多事要学习,而且未成年保护协会,也不希望我出现在公共场合上,因此前二次,都是有人代领!”

    八住元纪用这非常好奇的问着:“喔,很有道理,山田君,您现在才十三岁吧,不说十八岁,就算是准成年十五岁都没有到,未成年保护法规定,就算您出场,都得化名,以及打上马赛克未成年保护协会的禁令,非常能理解。”

    “那现在,为什么您愿意出来了?”

    “我本想到十八岁成年再亲自领,但是蒙评委的错爱,获得了小川赏,小川赏是日本文学最高奖项,作为一个作者,就得有着发自内心的恭敬,就算有再多的理由,不过来领奖,就太傲慢了!”

    “为此,我特意向未成年保护协会申报,并且获得了批准。”说着,屏幕上就显出了批文,以及监护人的签字。

    “这样的话,才能在今天,获得公开露面的机会。”

    “对此,我表示非常感谢。”裴子云再次深深鞠躬。

    “原来是这样,有着这样的苦衷。”八住元纪再次用惊讶的语气问:“不过实在是不可思议,您才国中,就能写出这样的乐虎国际国际吗?”

    裴子云笑了笑,回答着:“我知道网络上,舆论上都有许多争议,不过蒲上门之变、谁是第二人,以及夜行之鬼都是我的作品。”

    “这次新书是紫苑之舟,我相信,大家也能在它的文字中,分享我的一点思考,以及我的心情。”裴子云用诚恳的语气说着,接着深深的鞠了一躬:“对我以前隐瞒身份带来的麻烦,实在对不起,请原谅。”

    八住元纪点了点首,说着:“是的,我也看了紫苑之舟,这是一本非常优秀的乐虎国际国际,是毫无疑问的佳作。”

    “凭借这四部作品,山田君哪怕年纪再小,都能切实的站在日本文坛上,代表着日本的一流作家。”

    “不瞒各位,我也算是一个作家,但我翻阅紫苑之舟时,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心灵的震撼。”

    “诸位,山田君是我们文坛的未来希望,对山田君的任何怀疑,我个人认为,都会在一部部连续不断的作品中消除!”

    “最后,为了不打搅未成年人的生活和学习,我恳求大家不要去骚扰,让我们的山田君,能有更安定的学习环境,能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

    “拜托了!”八住元纪深深鞠躬,接着,就有人带裴子云出去。

    这时,所有人都醒悟过来,“轰”一声,每个人都疯狂了,本能向着舞台涌去,而记者更是拼命上前。

    只有本来准备发难的深松光希,却头脑一片空白,此刻都不知道能干什么,只是看一群人拼命拥着裴子云出了大厅,而记者都追了出去。

    “完了!”过了一会,深松光希才缓过神来,如果说搞了大新闻,成为了为了正义而解雇的记者,他还有活路,现在,一切都完了。

    谁都不能说未成年人就必须承担公共责任。

    “不,我不服。”

    “一定有转机。”深松光希一咬牙,捏起自己的拳,无视指甲刺入肉中渗出来的血,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