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入夜祭
    雅史馆外面,一辆轿车正等着裴子云。

    坂上三千子本在车内,转眼下来了,她虽穿着和服,行着小碎步,但动作就和滑行一样,为裴子云开门,并且把手放在上面,以免碰头。

    “山田様,这车以后就是您的专车了,如果有事,尽管吩咐。”坂上三千子低首说着,这一辆车是尽川神社为裴子云特别安排,附带专职司机一个,因现在裴子云已经有资格去举行继承仪式。

    出了雅史馆,裴子云没有犹豫,立即上车,躲过后面拥来的记者。

    如果裴子云的动作不快,恐怕就要被团团包围,暂时无法离开了,因这件事实在是太轰动了。

    轿车内饰豪华,还有个小冰箱,随手打开,发现没有酒,全是饮料。

    司机开车很稳定,注视前方路况,朝尽川神社开去,而后面,还有车子跟上,坂上三千子看了一眼,笑了:“山田様,您喝酒实在太早了点,雪茄也是。”

    “不过,您元服继承的话,我们内部就可为您供应了。”

    按照古代规矩,哪怕只有十三岁,只要元服,也视同成年了。

    裴子云一笑:“酒我喝点,烟不抽。”

    东京一片繁华,高楼大厦连绵,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裴子云随手就打开汽车内小电视,屏幕上顿时放出了电视台新闻。

    “史上最震撼消息,日本文学历史上,目前唯一的大满贯得主山田信一,竟然只是国中生!”

    电视上,一堆记者有的放弃了追赶未成年人(出事就是大麻烦),返过身围追着小川赏的评委,以及别的参与作者,闪光连连,声音叫嚷。

    “八住先生,八住先生,您也是小川赏得主,您真的认为山田信一的作品,可以得小川赏吗?”

    “这里面有没有内情,民众有权知道真相,拜托了。”

    也有人对着作家说着:“片村先生,中村先生,你们都是有名作者,您对山田信一得奖,有什么看法?”

    “十三岁得大奖,这合适吗?”

    本来日本对作家是很尊重的,但是这时,记者们已经疯了,纷纷冲了上去,只想得个大新闻。

    看着电视台直播有关山田信一的消息,裴子云不由摇了摇头,转了台,但转了几个,发觉这些台,此刻一概播放的都是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坂上三千子听着汽车内电视传来的消息,说:“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这一次恐怕要真正的成为日本的传奇吧?”

    裴子云有点头疼,把小电视关闭,打开手机搜索。

    而毫不意外,此时小川赏和山田信一的消息,也已成了热搜榜上第一名,各种板块的头条都是这条震撼信息,网络中的讨论已沸沸扬扬。

    正躬直播室,一个涂着发蜡,脸色微黑,双眼有神的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个话筒,背后是一个屏幕,上面显示是山田信一的所有作品的信息。

    他是青江正忠,一位有关电影及乐虎国际国际的主播,及时关注与评论最新乐虎国际国际以及最热电影,聚集了大量粉丝与人气。

    青江正忠现在这个直播账号拥有20万粉丝,每个月可以给他带来上百万円以上的收入。

    此刻,青江正忠正与粉丝互动着,讨论着山田信一。

    一位叫‘宪司终将崛起’的粉丝问青江正忠,“青江桑,你认为山田信一所说的是真的吗?”

    青江正忠现在30多岁,快速回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信息肯定是真,这是在小川赏这样的隆重场合公布的信息,都能出现错误,那就太不可思议了,也太把国民当儿戏了!”

    “所以,山田先生所说的一切,应该都是真的!”

    ‘信弘有道理’也在问着:“青江桑,那他是怎样做到?在国中就写这样优秀的作品,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世界太可怕了。”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我在国中时,还只是一个向母亲要零花钱的孩子,连一封完整的情书都不会写!”青江正忠用惊讶的语气回答:“恐怕,山田先生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吧!”

    不仅仅青江正忠,有不少人表示了支持,而日本人很顺服权威和精英,顿时舆论大体上反转。

    当然,日本并不是机械社会,更不是二十年前,就算有着多位精英和权威承认,还是有许多人对这一消息震惊的失去了理智,在疯狂谩骂这肯定有阴谋。

    温树论坛此时置顶一篇消息是:“日本历史上惊天骗局——山田信一的得奖史”

    温树论坛是一个文学论坛,这贴首先介绍了山田信一身世背景,说山田信一只是一个国中生,家庭也是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但山田信一出版《谁是第二人》,就以这本书获得荒木赏,那时他才12岁,而后《夜行之鬼》获得了大冈赏,最新出版的《紫苑之舟》获得了小川赏!

    这短短的时间,这样小的年龄,就获得这样奖项,这肯定有阴谋,这是一个惊天骗局!

    而在这篇帖子后,有着许多支持者留言。

    “山田信一,大骗子!”

    “滚下去,不要污蔑文学!”

    坂上三千子也看见了,她沉默了一会,安慰:“山田様,请不要在意这些人的话,他们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裴子云可不是真正的东瀛人,没有这种病态的在意别人评价的毛病,只是想着:“再培养着秩序性,在这时也有许多人,无法顺服了,难怪,这意味着许多人的努力一文不值。”

    当下就打了哈欠,关了手机,静静等着抵达尽川神社。

    尽川神社全殿运用大量檀木,清香扑鼻,且梁柱以相嵌接方式固定,不施钉子,呈現出自然朴素美感,屋顶采用山顶或歇山顶险,呈现出庄严古典。

    抵达了神社的裴子云,踏入了其中,青绿色屋檐与祠前的岛居、石灯笼、水手舍等設施,再加上松柏並立,古树参天,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不由感叹:不愧是传承多年的尽川神社!

    这时,裴子云已换上了传统武士服,这是坂上三千子早准备了,而在车中就顺便换了。

    裴子云抵达到了尽川神社前,就见到了迎接的人。

    “这是神道厅的人,以及您的家臣。”

    为首的正是神道厅的川竹孝浩,穿着一身庄严典雅的神官服,神色肃穆,见着裴子云来了,也不多话,就鞠了一躬,领着裴子云向里走去。

    而隔了五百米,一辆车停了下来,大部分记者都没有追着未成年人,而深松光希却已经走投无路,这时跟踪而来。

    他有些狼狈,整洁的西服有些凌乱,这是因在拥挤的人群中挤开,花费了不少力气,并且冲出人群过程中,因太拥挤,差点摔倒而滑到墙角,手也划破了。

    但看到这一幕,深松光希觉得一切都值了。

    深松光希握紧了拳,口中喃喃:“我果然没有猜错,这其中有黑幕!”

    深松光希想着,就拿起摄像机,对一幕拍摄,已想到了题目——小川赏十三岁得主,在神社遇到了恭敬的迎接。

    这必会进一步引爆舆论!

    深松光希一脸兴奋,轻轻向尽川神社摸去。

    尽川神社很大,深松光希提心吊胆的里面去时,却发现由于大部分人都在迎接着山田信一,没有人发觉,不由暗呼侥幸:“这一定是神在支持我。”

    日本的社会是典型的东亚文明,它对宗教并不狂热,但对神还是表示恭敬,一般有着三分之一是信徒。

    深松光希平时并不算虔诚,但很自然的有着这想法,其实他也知道这相对正常,和平时代,又是半公共场所,谁会戒备森严?

    深松光希一步步向着裴子云走去的方向跟了过去,似乎今天是幸运日,这一路都没被人发现。

    渐渐,深松光希到了尽川神社的深部。

    尽川神社的深处,已经举行了简单又隆重的仪式——元服礼。

    川竹孝浩亲自把乌帽子给裴子云戴上,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现在裴子云戴着舟型乌帽子,悬绪、素袄、胸纽(革制)、小露(革制)、殿中差、袴、腰板、殿中扇,一副武士正式礼服,这就算元服了。

    川竹孝浩退下,向着一人鞠躬,而这人也微微还礼,这人戴的是风折乌帽子、悬绪、狩衣、当帯、袖括的纽、指贯、殿中差、中启,这衣服表明了他在幕府时代,有着一万石以上。

    “这是长井暖司,幕府代表。”

    长井暖司拿起一只木制火把,点燃了一处篝火,庄严走上了台,用慷慨声音宣布着,“现在,请尽川神社继承人山田信一上来。”

    在尽川神社的继承仪式上,有神道厅的川竹孝浩,是因神道厅有着相关规定。

    一直来,神道厅与神社有着非常明确规定,无论是哪家神社,一旦举行继承仪式时,必须有神道厅的人主持与见证,登录在案,才会被正式认可。

    尤其是当神道厅被日本政府渗透,这一项规定更被严格遵从。

    至于幕府代表,是因为尽川神社,有着六百石知行,名义上还是幕府的特殊直参旗本。

    裴子云面无表情登上仪式台。

    尽川神社一群巫女这时出现了,手中拿着一本书,围着裴子云一圈动了起来,口中不停念叨着。

    同时伴随着奇异音乐响起,跳着一种怪异的舞蹈。

    良久,当巫女跳完这一支奇特舞蹈时,她们每人都依次向裴子云眉心胸口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裴子云面无表情的站在中间,似乎对这怪异一幕没有任何的不适,因从坂上三千子得知,在这个仪式中这一口气,象征着祝福。

    “至于家臣团,只有等自己在密室里出来,才会正式拜见。”

    才想着,这时阳光消失,正式入夜。

    川竹孝浩又站了起来,说着:“入夜祭——行!”

    入夜祭是尽川神社的特有仪式,从晚上开始,持续到次日清晨,换句话说,在密室里出来,就是名正言顺的主君了。

    裴子云笑了笑,踏入了神灵居住的本殿,此刻本殿中空无一人,通到里面密室也大大的开着。

    裴子云向这一间密室而去,继而门沉重关上。

    黑暗中,似乎有沉重的压力,以及迷雾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