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章 加入我军
    尽川神社一片幽静,远远的鸟居连着一片。

    鸟居有两根支柱,上木材制造,刷上红漆,由信徒或企业赞助建设和维护,据说稻荷神社的鸟居绵延数里,这里相对简单,只有十几个。

    沿着进去,沿途空无一人,大树静静在那里,黄昏的阳光透过树叶散下来,深松光希静悄悄的过去,躲在了树木后面,看着本殿。

    本殿前集中了一群人,举行着仪式,深松光希偷偷拍下几张珍贵的照片。

    “川竹孝浩、长井暖司?”深松光希听着介绍,搜索了下,顿时变了色:“果然是大人物啊!”

    接着,就亲眼看着裴子云进了本殿,当裴子云进入,本殿就关闭了,并且外面围着人,深松光希也不可能靠近。

    “一定要尽可能拿到山田信一的更多信息。”这是唯一的机会,自己能独家得到有关山田信一内幕!

    只要在这次行动中,自己能爆出震撼人心的新闻,这样才能获得更多名声,更多的利益,到那时,什么赌债,什么部长,通通都一边去!

    想着,深松光希就一脸兴奋,感觉自己浑身燥热起来,看着本殿紧闭大门更是心痒不已,在树后伸头探脑,四处观察,看是否能有别的捷径进入本殿。

    “可恶,有人守着。”等了一小时,别人都散了,黄昏都深了,但发现几个人站着纹丝不动,立即认识到这一条路不可行,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在这时,深松光希去突发现,有人在一侧而过,于是抱着试试看这人在干什么的想法,深松光希就再次悄悄跟了过去。

    本殿的不远,芹生一男带着自己儿子芹生温树抵达一处房间。

    芹生一男皮肤深黑,身形消瘦,个子不高,只有1米65,但双眼锐利,十分有神,穿着一身深色的服装,戴了一顶顶尖帽,打开了壁柜,只听喀嚓声,裂出了一个通道。

    一面走,芹生一男对着儿子芹生温树低声吩咐,声音嘶哑中略带尖锐:“听着,温树!”

    “接下来我要说的十分重要,你一定要听好,不能遗漏任何一个字!”

    “从这一间静室可以抵达本殿里面去,甚至能直接抵达神社外围!”

    “现在,皇军已抵达,足可以杀死山田信一!”

    “当皇军杀掉了山田信一,你就会获得了里面尽川神社承认,就可名正言顺继承尽川神社,为天皇尽忠!”

    “还有,你一定要记住,遇到了皇军,就以明治为暗号。”芹生一男用力的拍了拍芹生温树的肩膀,强调着。

    “可是,我曾查历代名号,没有以明治为号,这是怎么回事?”芹生温树有些诧异的问着。

    芹生温树查询过整个日本历代年号,记忆非常清晰,听到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年号,自然非常奇怪。

    “这你就不用管!!”

    “你只要知道,连天津神都承认这个年号就行!”芹生一男用命令的语气说着,芹生温树是芹生一男唯一儿子,眼睛狭长,鼻尖高挺,还有淡淡胡子,整体看起来有点小鲜肉的样子,是被公认为尽川神社中最有魅力武士。

    他也曾想参与尽川神社继承人的争夺,但是芹生一男阻止了,接着就是石城渡人被恶鬼所控而死亡。

    “嗨”有着这例子,芹生温树低首恭敬听着,这时一阵雾气弥漫,周围一切都变得灰蒙蒙,怎么也看不清。

    而在背后,深松光希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密道里怎么有雾气?”

    深松光希,转了转头向四周看去,迟疑了一会,一咬牙,向着阶梯而去,不一会,就消失在雾气中。

    ……

    迷雾渐渐散去,裴子云紧紧握住木刀,扫视四周。

    但是迷雾散去,却发觉了一片树林,裴子云发现不对,环顾了四周,发觉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山脉下。

    抬头望去,能看见高耸入天的雪峰,低首看去,看见的是杂草,还有零星的人骨和破烂得不成样子的胴丸。

    “战死的足轻?”

    胴丸是下级武士的铠甲,是竹、皮所制,少数有着铁片,一看就能看出。

    不远处还有一把断了并且锈迹斑斑的刀。

    面对这一幕,裴子云皱着眉,又扫看下远处,可以看见不远有着烟火缭绕,无疑必有着人,极可能的是一处村庄。

    裴子云握了握木刀,就举步而去,开始时很顺利,能看见农田,以及别的人工物品,但越靠近,反越幽静,等着走到村落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

    “太寂静了。”裴子云走入村中,发现街道上空空,偶有的石板上积满了厚厚的一层灰,显是没有人。

    裴子云没有犹豫,对着最近的一个房间一推,进入房屋中查看。

    房屋中空空,有的只是一个破旧不堪的木床,墙上面还挂着一把千疮百孔的铁质镰刀。

    “式样有点古老啊!”裴子云继续翻看着房屋,经过仔细检查后,有些诧异的发现,这里似乎是冷兵器时代的日本。

    因在这一间房屋中一角,找到一把还未被彻底腐蚀的日本刀,这日本刀和现代其实有微妙的区别。

    “虽日本刀也可能是收藏,但房屋、家具、床,都能看出,这至少是百年前的式样了。”

    裴子云再次翻了一下,没有发觉有价值的东西,就在房屋中出来。

    “咦,不对。”才行了几步,裴子云眸子一扫,盯住了一处,在不远处的墙上,上去摸了摸。

    “是弹痕。”裴子云又走了几步,伸手拿出了一个破旧不堪的粗糙尖头子弹,这一种简易的子弹是原始步枪所拥有。

    裴子云再往前走了几步,转过一个街角,就看见了几把刀,一杆步枪,还有一面满是窟窿的旗帜,但却没有尸体。

    看到这一幕,裴子云皱眉:“虽看上去很陈旧,但感觉这气息很新鲜。”

    裴子云的身体突跳跃起来,步伐如飞,向着远处山冈而去,沿途遇到了巨石,只是一跃就跳过,向着一处迅速靠近。

    ……

    “是个走廊,这密道这样长?”深松光希一片迷茫,四周黑暗,只能听到自己呼吸声。四处看着,感到不可思议,觉得自己处境不妙。

    不过行了一段,远处终于有一线光,并很快扩大,这才看见是一条走廊,深松光希暗松一口气,大步冲了上去。

    一冲上去,眼前一亮,台阶的尽处,是一个假山,接着就看见了一处檐廊,远一点是本殿的式样,只是看起来很大,远比正常的三倍。

    “没有人!”深松光希也不敢乱走,因为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万一自己在此错被别人发现,那可就糟了。

    深松光希才静静走了几步,突紧张的一缩,不远有声音传来,这可是他在这里听到的第一次声音,没有犹豫,立刻侧过脑袋偷看。

    只一看,就看见了远一点空地上,一个少年抵达,声音是因他奔过来落地带出来这是裴子云!

    “找到了,山田信一在这里。”

    “不过这里到底是哪里,难道是后山,尽川神社有这样大后山空间?”深松光希还没有想明白,就听着“轰!”一声,突然间,一处空地涌出了密密麻麻的士兵,围了上去。

    “这是什么?”开始时深松光希还以为是警察,接着又发觉不对,眼前的军队士兵穿着上衣绿色,带着深蓝色的制服,而军官深蓝立领单排铜纽扣,军服袖口有金色山型丝线。

    “这种军服从没有看见过。”

    “而且,拿的武器……似乎很老旧。”

    裴子云转过身正面军队,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一支倒幕军,但仔细看着这一支军队穿着与武器,就感觉不对:“不对,对方是明治军!”

    “这世界倒幕军,没有那样正规!”

    可这世界,根本没有明治的年号。

    在某个时空幕府末期,日本出现了所谓豪商阶层,下级武士中革新力量,和出身豪商的志士,联合与幕府有矛盾的西南强藩和皇室公卿,提出尊王攘夷口号,但最终失败。

    尊王攘夷运动失败,许多有识之士认识到,要想改变日本现状,实现富国强兵,必须推翻幕府统治,于是尊王攘夷运动演变为倒幕运动,斗争渐趋白热化,几度反复,甚至靠着运气,才成功统一!

    但在这个世界中,日本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明治维新根本不存在,正规军也不存在!

    五花八门的衣服和武器,才是倒幕军应有的姿态!

    “瞄准,预备!!”裴子云才想着,只听着一声命令,前排跪下瞄准,后排站立瞄准,最后一排预备,数百支黑幽幽的枪口对着裴子云。

    这时,一个看上去是大佐的人站了出来,他身材不高,但神色沉静刚毅,喊着:“山田信一,你是个优秀的武士!”

    “但是就算你是武士又怎么样,这种情况下,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念在你还年轻,我给你一个机会,立刻效忠天皇,加入我军,把错误的历史拨乱反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