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当世具足
    士兵端枪,枪口对着一人,不言不语,扑面而来的压迫,就带着森严的杀气,裴子云几乎立刻就明白,眼前是精锐之军。

    世界上总有人认为,敌人都是八嘎,因为它自己就是八嘎,不幻想下敌人是八嘎,怎么能获得安慰?

    但裴子云的知道,任何人成功都必有因素,国家更是这样。

    千锤百炼,仁人义士,从来不少。

    只是立场不一样。

    裴子云面对这样多枪口,脸上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当真精锐,我听说死而有军魂,今日得见。”

    这叹息凉薄,裴子云摇首:“如果我是普通武士,也许别无选择,只有死或跪,可我不是。”

    裴子云笑了一下:“系统!”

    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传奇之匙灵力的潮汐已经复兴,但也并非普通人能打开大门,请尽快成为传奇33”

    三大赏已凑满了3个传奇。

    可惜,再给裴子云一段时间,让把巡游全国这目标完成,就更好了,可以超额完成了。

    只是面对现在这情况,也可以了。

    只是一点,听见“轰”一声,一点红光在身体闪了出来,这点红光看起来不多,却让人悚然而惊,给人一种极特殊的感觉强大、恐怖、庄重,更带着威严冷酷,似乎颠覆自然的暴怒。

    这红光一出现,对面的大佐就大惊,倒退了一步:“这不可能,你是谁?”

    “这是神的力量,难道你是幕府的比天津神?”

    才喊了这声,大佐就立刻反应过来,命令士兵:“射!”

    “砰砰砰”士兵立刻扣动了扳机,子弹雨一样扑至。

    不远神社的墙后,深松光希目瞪口呆,本来对着突然出现士兵就感到了不可思议以及恐惧。

    深松光希终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一个非常普通记者,即便曾经遇见过一些血腥场面,但是都是在警察监护下远远的看着。

    而面对突然出现士兵与大佐,丝毫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深松光希,面对士兵带来的恐怖煞气,连原本一直珍藏摄像机,此刻都因过于紧张而摔了地上,忘了捡起。

    让深松光希感到更不可思议的,就是密密麻麻的枪口对着的山田信一,没有丝毫的恐惧。

    接着,看到了令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一幕。

    随着大佐的命令,士兵毫不迟疑的执行,没有犹豫。

    “砰砰砰”只见子弹枪齐射,打在了一人身上,却只有火星,等子弹全部落下,就出现了一个穿着当世具足的人。

    当世具足是日本一种盔甲,由仏胴、草折、佩楯、立挙、臑当、甲悬、袖当世袖、笼手筱笼手、手甲摘手甲、兜钵日根野头形、腰巻等多种部件所组装而成。

    裴子云感受着身上所穿当世具足,最直观感受,就是感觉到了力量大增,速度更快。

    而仅仅是这些直接效果,真正的效果就是,本来紧锁在身体内的神力,获得了一个小小的渠道,倾泄而出。

    面对袭来的弹雨,在当世具足中,却依然无惧。

    “再射!”大佐怒吼着,它知道,就算是神,也有着灵力的消耗。

    挨打不是自己风格,裴子云身形一侧,往前一扑,快速跳了两步,灵活躲避着袭来的枪弹。

    即便是因为子弹的数量太多,裴子云有些躲避不了,也不再避让,让子弹直直击在当世具足上。

    只听“叮叮叮”碰撞声,当世具足对应地方稍凹一点,微微一暗,又迅速恢复,而在这时,裴子云已冲入了士兵中。

    “杀!”与此同时,十几个士兵大吼一声,端着枪往前就刺,这正是标准刺刀术。

    许多人不明白日军的刺刀术的传统,其实这非常简单,就是别说是一战,就是二战,大部分人东亚军队的步枪都不是连发和自动。

    开一枪拉一下的方式,使得一旦面对面接触,很可能没有第二枪的机会。

    这时,就是刺刀术的时间。

    现在十几人一起刺过,就算是真的武士,也不得不退让。

    可裴子云身影一变,狸猫一样,一个变向,不仅仅避过两颗子弹,紧跟急窜,直掠数米外,迎面碰上,插入缝隙。

    刀光一闪,噗噗两声,对面的士兵只擦着一点,立刻轰一声,化成了火炬。

    解封之后,哪怕只擦着一点,无论信仰何国何族的军魂,立刻变成了燃料。

    如果意志有用,还要神力干什么?

    不需要格杀深入,只要擦着一点,这无疑轻松了许多,只一瞬间,扑上去十几人惨叫着燃烧。

    整个扑上的脚下齐齐慢了一下,整个战场一静!

    裴子云可不管士兵的震惊,再掠几尺,木刀一挥,只见木刀又闪过一丝光,一排三个士兵,直直劈成了两半。

    可这些士兵早不惧生死,左右两人见此,突怒吼一声,亡命一扑,死死抱住了裴子云的脚。

    大佐身经百战,见此大声命令:“开枪!”

    “砰砰砰”子弹暴风骤雨一样倾下,瞬间就笼罩在内,连着几个士兵也不例外,而裴子云深吸了一口气,人刀瞬间一体!

    “轰”带着两个士兵疾扑,并且这两个士兵的手,顿时燃烧起来,在半空就化成了灰烬。

    就算这样,还是有十几颗子弹打在裴子云的要害上,当即凹下一点,反弹出去。

    “风雷斩!”一道弧月形自木刀透出,瞬间传过空间,只听一串裂帛声,排队整齐的步枪队,顿时断成二截,喷洒出一片浓稠的黑血。

    只是惨叫才喊出,只剩下半个身体的士兵才发出一声,就轰的一声化成了火焰,这还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余势不减,贯穿三排,还飞出丈许才消失。

    这一击,一口气杀死三十余人,整个兵阵,瞬间撕开一个大口子!

    大佐更看见这场景,不由变色,照裴子云这样杀下去,就算千人也不足杀,当下脸一沉,而深松光希更吓得趴在地上,他真没有想到山田信一是这样恐怖的人!

    不,现在深松光希都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山田信一称人,因没有人能在枪雨中生还,更没有人能一刀斩杀一个排!

    当深松光希看到三十余个士兵一刀两断时,这凶残的场景,让深松光希忍不住吐了出来!

    可是,深松和彦悲哀发现,因忙于跟着山田信一的原因,没有吃饭,想吐也吐不出来。

    深松光希趁此跪在地面,口中喃喃:“不要看见我!”

    但又发现两人偷偷摸摸的靠近。

    这两个人是芹生一男与芹生温树,此刻手中都持有武器。

    芹生温树看着大杀四方的裴子云,心中惶恐,对芹生一男问:“父亲,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办?”

    芹生一男微微的眯了眼,看着裴子云的当世具足没有任何家徽,思索一下。

    武士甲胄都有着明显特征,就是看见家徽,因这个象征着一个家族的荣耀!

    但现在芹生一男在裴子云当世具足上没有发现任何家徽,只能推测,当下说着:“不出意外,这应是春鸟姬神力浸透盔甲。”

    “不过,我们的武器也不是凡铁,是经过天津神的祝福。”

    “乘着我们还是尽川神社的人,以帮忙为名,靠近了,杀了这人。”

    “只要破一点皮,天津神的力量就能杀了他。”

    见着儿子迟疑,芹生一男沉声说着:“温树,我们可无法回首了。”

    “杀!”破开神力渠道不大,一记风雷斩消耗过半,但裴子云毫不迟疑,直接扑入战阵,刀光一闪,就听到“噗噗噗噗”连声,接着一排人,就和稻草一样倒了下去,在地上焚烧起来。

    裴子云继续向大佐的位置扑入。

    大佐脸沉似水,他当然知道神的力量,但真正面临,还是太恐怖了,刀枪不入,所向披靡,但仔细观察,大佐逐渐冷静了下来。

    “子弹,刺刀,其实并非完全无效,只是不能一下破开。”

    “神的力量,也有极限。”大佐是见过某些神灵,它清楚天津神并非完全不可战胜,何况这种野神,当下拔出了军刀,大声呼喊:“皇国兴废,在此一战,诸君,为国尽忠的时间到了。”

    这是决死之令,而这些士兵,全是军魂,常年经历战火洗礼,这时稍一迟疑,就呐喊一声,扑了上去。

    “可笑!”裴子云冷笑,刚才一刀消耗是大了点,但是现在每杀一人,就有一丝微弱力量出现,一分而四。

    其中一份直接消散,似乎归于当前世界,而一份直接没入到自己身体中,还有两份有些诡异,它们既不消散,也不没入身体,而透入虚空,似乎归于遥远不可测之地。

    “难道,去向还是希腊和大徐?”裴子云心中猜测着,刀光所至,又十数人被斩杀,向着大佐逼近十步,就在这时,突后面传来了一声喊叫:“山田君,神社知道出了差错,叫我们前来助你!!”

    裴子云回首一看,两个在迎接家臣里看见的人,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