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八意雷现
    芹生一男持刀向前几步,向着裴子云汇集。

    而芹生温树也迅速跟上了父亲,踏着步伐,刀砍着士兵向裴子云而去,心中牢记着父亲提示:“一定小心,小心再小心,在未找到合适机会前,千万不能对山田信一露出半分敌意!”

    不久前,芹生一男与芹生温树到达这片战场,看到使用神器的裴子云所向披靡,以一己之力,杀入兵阵。

    说实话,芹生温树当时心中震撼!

    他实在无法想象,在现在社会上,还有这样可怕的人!

    一直以来,芹生温树认为,史上从未有过千人斩的武士,正因自己受到过武士训练,所以才这样肯定。

    没有超凡力量的武士,格杀十个普通士兵就算了不起了。

    就算有着咒术,也不可能百人斩,因此就算在尽川神社密卷中看到百人斩、千人斩时,都只笑笑,不放在心上。

    这都是古人所杜撰,并不存在!

    据他所知,即便最强大的武士,也只能在极有利条件下以一当百。

    而且不仅仅是自己这样认为,曾问过父亲这一问题:“这世界,是否有着真正的百人斩?”

    当时芹生一男仔细慎重想了两天才告诉:“如果说斩杀积累的话,可能有,但如果是一次性歼灭,现在世界已不可能出现这样存在!”

    “除非,回到平安时代。”

    平安时代,百鬼夜行,妖怪连绵的时代,芹生温树一直以为是笑话,但当看到裴子云在这千军中几进几出,他终于明白,古书上面记载原来不是骗人,世界真有这样恐怖的人!

    芹生一男看到这一情况,心中也十分震撼!

    “可惜,我已经无法回首了。”芹生一男想起了自己所干的事,心中苦涩。

    自己不仅仅是想杀山田信一,更重要的是,早就背叛了尽川神社的神,而石渡诚人之死,就是背叛的结果。

    不杀了山田信一,以及尽川神社的神,活着还无事,死后之惨,他自然心中知道,所以别无选择。

    “不管怎么样,天津神还是最强。”

    “我的选择没有错。”

    芹生一男知道,硬取不可能,以裴子云的恐怖武道,恐怕两人还未接近裴子云就被一刀斩杀了!

    因此,慎重提示自己儿子,要装是裴子云一方加入战场!

    芹生一男从未在裴子云面前泄露过半分敌意,且在之前场合中裴子云也在神社中见过自己,这是非常好的接近理由。

    到时只要刺到一点,哪怕是一滴血,天津神的神力,就能摧毁此人的灵魂。

    “山田君,神社知道出了差错,叫我们助你!”芹生一男再次呐喊着,带着儿子扑了上去,刀法凌厉,顿时几个士兵也被砍杀。

    裴子云点了点首,继续杀了过去。

    “噗噗噗”经历过杀戮的人,对这声音不会陌生,这是白刃快速**,瞬间贯穿人体器官产生的声音。

    双方厮杀,弥漫着惨烈杀气,整个神社上空顿时乌云遮天蔽日,战场阴暗下来,镀上了一层血色。

    裴子云毫不迟疑突进,刀随身转,身随刀动,只见着所到之处,又是十余人被杀,杀伐之盛,简直镰刀割草一样。

    芹生父子才靠近,就心中震怖,甚至步伐慢了一拍,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一人高声命令,语气刚毅,放眼过去,是一个少佐面色肃然:“武士报国,七生七世,诸君,为国尽忠吧!”

    少佐声调沉郁,眉宇刚毅,接着高唱扑了上去。

    “吾皇盛世兮,千秋万代。”

    “砂砾成岩兮,遍生青苔。”

    这歌一出,就算是军魂,都有些震怖,这时感染,都一起唱着:“我皇御统,传千代,直到细石变巨岩,长出厚厚的青苔。”

    眼神中,战意点燃,惨烈决绝之气顿时生出。

    裴子云没有说话,更猛烈的扑了上去,两个才唱着歌的士兵,立刻闷声而分开,化成了火焰。

    接着就扑到了少佐面前。

    “我是大矢大喜,永山见道流……”话还没有落,木刀已到,这少佐顿时闭嘴,军刀一攮,扎向了裴子云的腰肋,刀法又狠又准,是军中刀法的特点。

    军队中的搏杀,尤其是冷兵器的使用,典型的一击必杀,刀刀见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更重要的是有战友配合。

    果然,无需要指示,紧跟着少佐的两人,齐齐前冲,左右交叉,挺枪而刺,划过空气,发出尖锐声。

    再强的武功,能比得配合?

    几乎同时,芹生一男和芹生温树靠近了裴子云,突人一转,对裴子云举刀就刺,配合的天衣无缝。

    裴子云露出了狞笑,喝着:“束缚!”

    周围的人顿时一呆,芹生一男手中的刀才刺,伸出半米,就见刀光一闪,少佐的人头飞了出去,接着左右一扫,两个士兵顿时分开。

    这动作一退一进,妙到毫巅,芹生一男心知不妙,手中刀上突涌出一股力量,束缚顿去,当下一发狠,直直刺去。

    只是下一刻,刀光一转,一声惨叫,这一只手连刀落下,余势不减,刺入了芹生温树心脏,狠狠一搅就抽出。

    刹那,鲜血飞溅!

    芹生温树惨叫一声,丢掉长刀,双手捂着心脏,口中想要说,但说不出来,双眼中充满不甘。

    这时身受重伤的芹生一男用一只手捂着自己伤口,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指着裴子云说着:“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你心怀杀机,岂有不觉之理?”裴子云面露冷笑说着,说着就举刀。

    芹生一男看着裴子云斩尽杀绝的模样,顿时嚎叫:“山田信一,你不能杀我!”

    “我是尽川神社的家臣,是神道厅干部,杀了我,你当不了继承人,神道厅也会找你麻烦……”

    “不,你不能杀我!!”

    面无表情的裴子云长刀一落,白光闪过,芹生一男的话还没有落,脖子分开,头颅滚在地上,鲜血四溢!

    而这时,士兵们迅速恢复了阵列,枪装上了弹,大佐脸色阴沉,只看了芹生父子一眼,对着裴子云,再次说着:“山田信一,你是个杰出的武士,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投靠天皇!!”

    “在以前,神不能直接干涉,所以才有人所导致的历史错误!”

    “但是随着神的降临,天津神会扭转一切!错误历史必须纠正!”大佐扫看四周,只见一千人,在刚才一会,就损失了三百。

    按照这样的速度,再来二次,全军就得尽灭,虽早有必死的觉悟,但大业未成,不能随便牺牲,因此他尽最大可能劝说,以免打开底牌。

    而且这样的武士,的确有着非常大的价值。

    “神怎么能下降?”裴子云这时好奇问着,日本神道的神,普遍不强,但是也不是随便能下降。

    “山田君,第一次大地震就要来临,地震后,神代就会下降,一切错误都会纠正。”

    “你所以依靠的不过是三百年的新生之神,一旦面临神代,只会迅速灭亡,就宛是秋露一样。”

    “您是杰出的武士,这样灭亡太可惜了,山田君,请弃暗投明,回归正统吧!”大佐诚恳的说着。

    但裴子云无动于衷。

    大佐不再说话,只见退后了几步,对天大喝一声,“军团祭祀,八意雷现!”

    才一喊出,一道红光闪过,周围一半士兵惨叫一声,化着血光向大佐身上蔓延,转眼间,大佐全身血红,身体庞大了一倍,化成了一个血人!

    “山田君,逼我使我这招,就与我同归于尽吧!”双眼血红大佐,目中透出凶光,长刀一举,一股血腥杀气冲出。

    杀气之上,一只巨大深海章鱼出现在天空中,立即引来了天空中的雷霆,接着一道雷电落下。

    这雷电极快,裴子云木刀举起,就重重打了下去。

    “轰”一下,爆出了白光。

    但雷光打下,只见当世具足破烂,可裴子云却丝毫无损。

    发出这雷的大佐欣喜凝固,嘶喊着:“不可能,不可能!”

    “雷霆,呵呵!”消失之神的血脉,有一部分就继承了宙斯血脉,这种雷霆也能伤及?

    这时,大佐已经疯了,发出一声怒吼:“死!”

    手中长刀一个横斩,空气中发出一股诡异“杀杀”呜咽声,但这根本没有用,深松光希只见裴子云只是一刀,就大佐斩首。

    大佐头颅掉下,还在大喊:“你杀了我,你也会死!”

    “里见公会为我报仇!”

    而裴子云毫不迟疑,一脚踏了上去,只听噗一声,声音顿时烟飞云灭。

    “啊啊啊……”随着大佐的死亡,余下数百士兵也受到影响,身体一僵,眼神黯淡,虽没有立刻死,但动作缓慢。

    “让我送你们彻底灰灰吧!”裴子云没有放过这些士兵,一刀刀杀过去,整个空间顿时只剩了脚步声,以及一声又一声令人恶心闷响。

    “这是恶鬼!”躲在一角深松光希强行忍着自己不颤抖,同时用手紧紧的捂住了嘴,生怕发出一声异响,惊动了这个杀戮的恶鬼。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战场上没有士兵了,裴子云向着神社而去,大步踏入。

    “这个恶鬼总算走了。”当深松光希看见裴子云走了,只见遍地士兵尸体,迅速的变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灰。

    深松光希颤抖的用手摸了摸,发现这些士兵尸体真变成了灰!

    只有二个尸体流着鲜血,深松光希大着胆子摸了一把,伸手一看,满是血,顿时惊叫:“这,是真的?”

    才把尖叫压了下去,在面前两具尸体,也突然消失不见!

    深松光希被这诡异一幕,吓的连忙退了几步,转身就逃,但才逃了几步,他突露出了恐怖之色,整个人僵着,转身向里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