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恶鬼还是恶神
    神社整体看上去很大,单是裴子云进入这一个内部空间,目测了一下,占地就有300平米。

    “看上去很像本殿,但目测放大了三倍。”

    整个神社摆设非常简单,没有过多东西,同样也没有看见窗口,略显幽暗,唯一有亮光是神像,神像高两米,供在一座木龛中。

    神像背后靠着一面木墙,木墙上贴一层黄布,布上画着符咒,面积稍比神像大一点。

    而地面上是深黑色地板,地板上有着很多灰烬,堆在地面上,因光线原因,模模糊糊的看不清。

    在裴子云眼前的神像穿着红衣,躯体诡异,面色狰狞,看其材质,有些是红木,但又不全是,裴子云也不能判断。

    与家庭供奉的神像干净肃穆不同,这不知是因颜色不配,还是太过狰狞,给人一种混乱感觉。

    在裴子云进入神社内部时,这一尊神像就睁开了眼,亮起了红光。

    “武士,你办的不错,助我杀掉了反贼!”

    裴子云对这一幕,没有丝毫的惊讶,反问着:“反贼是谁?他们说什么明治天皇,以及天津神下降,这些是什么意思?”

    “不要相信那些鬼话!”神像立即说着,口中发出低沉带金属质感的声音:“那些反贼都是恶鬼,这些都是胡言乱语!”

    “你知道,自长保七年大将军起兵,削平天下,天下得以太平,却有着恶鬼作崇,残害生人,屠戮乡村,无恶不作!”

    “所以才有我等奉大将军之命,镇压恶鬼,保护人民,造福天下。”神像缓缓的说着:“不过这些恶鬼屡次逃脱,在庆忠将军时更纠众叛乱,四处征伐,形成所谓倒幕。”

    “所以才有你们这些武士代神镇压。”

    裴子云有点理解了。

    “但这次,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本被我镇压的恶鬼逃脱出来,再次作恶,甚至反过来侵蚀我的权能!”

    “你助我杀掉这些反贼,非常好!”神像脸上似乎也露出一丝愉悦。

    “是吗?”裴子云想着神像所说的话,配合历史,似乎有点明白了,据历史所知,长保七年(1551年),新川大将军起兵。

    当时大敌是安东家,安东家在镰仓时代就受幕府之命担任虾夷地管理,分裂成凑安东家和桧山安东家,而新川大将军在多年经营下,一举打垮了安东家,又击退了趁机进攻的南部家。

    修养了二年,第三年初起兵打垮了南部家,以后一发不可收拾,连连卷席,击败了伊达家,最后和名门佐竹决战获胜,统一了东北。

    新川大将军夺得东北,迅速以此基,吸收人才,完善了武家制度,并且进攻关东,占领了些地盘。

    当时武田家才和上杉家打完了合战,心中震怖,与北条家联合起来对抗,而今川家也给予支援,就连长尾家(上杉谦信)也暗里呼应。

    新川大将军遇到了最强的对手,武田和北条,都是强藩,虽武田家在五次川中岛合战中损失很大,也不可小看。

    因此转移目标,攻打上杉家,采取了利用水路,定点切割的原理,把所谓的军神上杉谦信打的连连失败,夺取了越后半国。

    为了战局,就算是生死敌人都会联合,武田和北条两家悍然支援,不想这是调虎离山之计,等着大军调去,新川家就第二波袭击关东,又逼着武田和北条军不得不回援,而被埋伏歼灭。

    此一战,武田和北条元气大伤,奠定了胜局,以后数年灭亡了武田家和北条家。

    之后大将军一路势如破竹,轻松灭了织田家上洛,已占有天下大半,再也没有人能抵抗,余下四国九州不费吹灰之力,三年尽平。

    恶鬼作崇,难道是原本历史反扑?

    而且长保七年也不是1551年,这世界历史改变,早有年号的预兆?

    裴子云有些疑惑。

    庆忠将军时倒幕,按照这描述,就是一次大反扑,只是那时被镇压了?

    裴子云这样思索着,才想着,神像迫不及待催促着,用低沉的声音说着:“武士,还不快快上来,我与你一体,才能镇压恶鬼,恢复太平。”

    神像这话说着很光明正大,而地面墙上同时闪过点点红光,裴子云也似乎有一种想要向前去的冲动。

    其实这符合规矩,裴子云之前从坂上三千子以及尽川神社中的资料中得知,想要拥有斩杀恶鬼的力量,按照规矩,裴子云必须下跪,与神合一。

    只有这样,才可能真正的获得斩杀恶鬼的力量。

    当时裴子云看着这资料,心中就有怀疑,因亲身经历来看,被恶鬼控制的人不少,但真正斩杀恶鬼的寥寥无几。

    与神合一,这种说法,也让裴子云失笑。

    裴子云力量来自自己,来自梅花,来自系统,如果要与所谓神融合,是不可能的事,自己就是神。

    “与神合一?”裴子云感觉到了神像的目光,似笑非笑。

    在这个世界,裴子云力量还没有发挥出来,只刚刚完成传奇之路,解封了部分力量,但不相信这鬼神看不出来。

    “就是看出来了,所以才特别贪婪迫切。”

    “吞噬了我,不,哪怕是使我臣服,都会获得我许多力量——这是大礼包。”

    “可我,是大礼包吗?”

    尽管身体有向前去的冲动,神像不停催促,裴子云没有丝毫上前的意思。

    相反,裴子云的动作大出神像的意料。

    “可笑!”裴子云冷笑一声,木刀一挥,已摆明了态度,看见这一幕的神像,顿时大怒:“你敢违抗神灵?”

    随着这道声音,神社中本就漆黑的地面泛起点点红光,墙壁上也现出一丝丝血色,整个神像似乎迅速活了过来。

    “哼,神?”

    “你也配称神?”裴子云笑了下,按照希腊标准,最多就是半神的档次:“而且,你还有多少力量?”

    说着指了指地面的灰烬:“这些,就是明治军魂的最后结果,灵魂灰烬——地上满是,你经历了多场激烈的战斗!”

    “现在你还有多少力量?”裴子云说着,拿起木刀逼了上去。

    “百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敢忤逆我的人!”神像声音在神社中不停回响,显得十分怪异,地面与墙壁都变血红,空中也开始弥漫着点点血雾,神像身上颜色更迅速的变化,整个神像变成了一尊浴血而出的血像。

    “区区野神,也敢威风,就算我解封的力量,不足十分之一,也可杀你。”裴子云冷眼看着:“再说,你根本没有肉体,如何杀我,别虚张声势,以为这神像就可充当肉体了。”

    “谁说我没有肉体!?”神像低沉金属音中迸发着吼声,只听着一声惨叫声,一个人跌了进来。

    这个人是记者深和彦松。

    此时的深和彦松一脸惊恐,西装破烂不堪,遍是血迹,心中充满了恐惧与害怕,现在是真的后悔了!

    深和彦松没想到,自己只为了探查一下山田信一的秘密,结果跟随来到了这样一个诡异的地点!

    深和彦松已经不认为这是后山了。

    这样恐怖诡异的环境,不可能是后山。

    特别是在亲眼目睹山田信一恐怖的杀戮,又发现两具尸体在面前突然消失,深和彦松就差点当场失禁,几乎吓死,一瞬间,恐怖感驱使着,迅速向着远方逃去,恨不得立刻回家,永不出门。

    但让深和彦松惊恐到几乎崩溃的事,就是无论深和彦松怎么样逃离,最终还是走回了原处,向一处诡异的本殿而去。

    远远看去,一座暗红色的本殿阴沉,灰暗,没有一点生气,充满不祥。

    在这种情况下,深和彦松自然是心中惶恐,不愿意进入这本殿,可接下来绝望的是,有着不知从何而来点点血雾靠近,即便再怎么闪躲也躲不开,当这些血雾进入后,深松光希感觉自己躯体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一步步,跌跌撞撞向这间诡异的本殿而去。

    当深松光希进入本殿内部时,这时才感觉到自己能稍控制自己的躯体,第一反应就是发出一声惨叫:“啊!不要!”

    又向着裴子云喊着:“山田君,救我!”

    就在这时,已经变成血色的神像一扑,化成了血光,扑入了深松光希身体,接着他的身体颤抖起来,不停的摇摆,而在痛苦的面孔上浮出了黑雾,显出十几张面孔,有老有少,但看上去明显都是武士,距离很近的裴子云,甚至能清晰看到,不断挣扎的石渡诚人的面孔!

    “不用急,慢慢来。”

    “我不会打搅你的融合。”这神灵虽只是一个很低级的神灵,可也是神灵,如果打不过,一闪就逃,有着肉体并且还没有完全解封的裴子云根本追不上,这融合肉体,正合裴子云之意。

    “我觉得有点不对,但又没有立刻发觉,原来是你在控制着这个人跟随,并且给予屏蔽,想必早有利用他的肉体的想法。”

    “已经算得上是未雨绸缪了,不过,这个人身体虽还算强壮,可并不修行武道,为什么你不用芹生父子的身体?”

    “哦,我明白了,他们已经有着别的神的烙印,你占领不了他们的身体。”

    神像并不回应,只是加快了过程,黑雾中一个个面孔在融合,石渡诚人并不是最早,也不是最后,发出了一声惨叫,终于彻底灰灰了。

    “恶鬼纠缠,嘿,真不知道是恶鬼还是恶神。”看着这一幕,裴子云摇首,想必以前说的恶鬼,有些是真,有些就是供奉的神灵的反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