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田殿
    “不!”相对弱小的武士灵魂已经被吞噬,剩余的是一个中年人的面孔,他顽强的进行最后抵御。

    “上野慎之介?”裴子云只是一看,就发现这个面孔是尽川神社记载的最强大的武士——上野慎之介。

    因继承仪式的原因,尽川神社给予裴子云相当高权限,能阅览大部分的典籍,裴子云自然不会浪费这机会,借此阅览了所能阅览的全部资料。

    在这些资料中,裴子云记得有几份文件是尽川神社建立到现在,所有武士的资料以及事迹。

    在尽川神社的文件中,上野慎之介排名第二,资料记载,上野慎之介不仅是武士,更是当时有名的刀豪。

    最辉煌战绩,就是以一己之力,斩杀别的神社七个武士,只是上野慎之介死后,尽川神社就极少出现过这样的人了。

    神像面色冰冷,直视裴子云的眼睛,突然抽刀,刀身在抽出一瞬间,由慢到快,接着斩了下去,似乎空气中突亮起了一道电光。

    裴子云一见寒光,刀尖就要刺到胸口,这是蓄势一刀,不管速度,力量,还是技巧,刀术明显都已达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地步。

    “拔刀术?”

    “这一刀,已有着宗师的水平了。”

    在裴子云感应中,看的十分清楚,他木刀一点,只听着“叮叮叮”三声,每一刀都点在侧面,传出金铁相交响声,清脆而悦耳,神像的这一招绝杀顿时就斜了。

    “拔刀术虽有些门道,但也就是将拔刀和攻击合一,此刀术的创始人后藤贤助,因父亲被高手所杀,当时刀法不行,力量不行,为了复仇才弄出这招。”

    “说是以弱胜强,其实就是出其不意,或者说欺诈出千。”

    “只要有了防备,本身几乎毫无价值,后世从没有听说有高手死于拔刀术。”裴子云淡淡说着。

    神像根本没有回应,没有任何犹豫,手腕自然一转,倾斜的刀身一转,寒光几乎凝成一片弯月,对着颈部大动脉一抽,精妙极伦。

    “好,似云之形,忆风之变,或无所思。”面对神像的这种刀术,裴子云心里暗暗称赞一声:“果然一切刀法都无所差别。”

    对裴子云来说,武道是繁到简的过程,开始时千百种,及到了宗师,就会发觉所有刀法剑法,都相互暗合,不存在独一无二。

    似云之形,忆风之变,或无所思,本是沈家三十七式最高造诣,这神像不可能知道,但这一刀,隐隐有着相同的神髓,这就是明证了。

    要是神乎其神,怕是学无可学,旁无所旁,别无差别了。

    裴子云身子一靠,神像的刀尖紧擦脖子掠过,可就在这时,刀尖一低,向着裴子云的肩斜划下去。

    这一刀似瀑布飞落,并不致命,但中了一刀的话,就会负伤,负伤的话,自然就会削弱。

    所谓的一击就杀,对同样的宗师高手来说,不能说扯谈,也是外行人。

    附身深松光希的神像,一瞬间变成最精锐的武士。

    “果然,你付出力量,然后收割,历代武士变成你一部分!”裴子云看到这一幕,自然都明白了,对此倒也没有任何愤怒。

    加入组织,获得组织的提拔,自然要为组织而死。

    军队更是典型。

    每个组织都这样,公司不过是缓和点,只收割钱,但公司给的也少,神灵这举动,本来光明正大,无懈可击,又有什么值得愤怒?

    获得力量,交出性命,天地公理。

    “只是单单有着肉体,有历代武士之魂,刀法突入了宗师,这还远远不够啊!”裴子云微微一低头,脚尖一点,身形侧突,不但避开了这一刀,而且突入了神像的身侧。

    一瞬间,整个肉体的每块肌肉都贯穿统一,木刀一闪,没有任何花样,不过就是恰到好处,只听着“噗”一声,神像肩上已经多了一道血口,空中飞溅着点点血雾,形象可怖。

    “死……”神像受此一刀,不进反退,刀光一转,这一转,脊背伸缩,重心挪移,起落间反斩。

    “燕返斩!”这一招是刀法之中的绝招,利用背、筋、肌肉的力量,以及冲力,飞出最快一斩。

    这招并不算是尽川神社所创,是五条堀良三的武士所创,这名字虽普通,可却在刀道有着天赋与悟性。

    这一招能斩下飞过的燕子。

    “燕返斩!”几乎同时,裴子云一模一样的姿态,一道圆弧划过,取意自然之理,临机应变,对敌人动作采取自然反应。

    两人身影交错,裴子云脸色一沉,只见当世具足斩开,但是没有斩入肌肤,不过一点刀气透肌而入,却只留了一个白痕。

    而被神像附身的深松光希此时更惨,一刀斩开半个胸口,鲜血正肆意喷出。

    这时,深松光希似乎醒了过来,感受着浑身伤势,强忍疼痛,对着裴子云高喊:“山田君,救我!”

    “我只是一个普通记者,无意中来到,求求你,一定要救我!”

    说着,深松光希还想跪下求饶。

    “哼,还想诈我!”裴子云木刀一闪,寒光就没入了深松光希的额,只听“噗”的一声,一蓬鲜血在后脑炸开,木刀穿过了脑袋,贯穿前后,破开了一个大洞,在后面透出了刀尖。

    “我……我怎么会死……”深松光希发出了一声惨叫,如果仔细听,这惨叫是合声,接着身体一震跌在地上,吐出这一句话,至死都不相信,自己居会被杀。

    杀掉了深松光希,整个大厅就静寂了下去,裴子云盯着尸体,说着:“怎么,你还不出来?”

    尸体一动不动。

    “蠢货,神灵本来灵体,尸体死了,又不等于神灵死了,但是刚才一下,不好受吧?”

    “这可是妖刀,已经具备了杀伤灵体的力量,更何况还有我的力量。”

    话说着,但尸体还是不动。

    “还不动,真当我诈你?那就去死吧!”裴子云木刀一闪,只听“噗”一声,又刺入了尸体,接着尸体发出了一声惨叫,伤口中就冒着一股血烟,这血烟很是奇怪,白中透着血色,又带着黑气,出来就迅速向出口飘去,想要逃走。

    可裴子云没有丝毫的大意,身影一闪,就拦截在前,向着这烟逼近。

    看着裴子云逼近,血烟惨叫,发出声音:“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神社之基!”

    “杀了我,尽川神社就会崩塌!”

    “晚了。”裴子云一刀下去,血烟一斩两段,它发出了长长的惨叫,突轰一下,又自动变成了四段。

    “不!”

    三股血烟消失,而最后一股还带着狰狞的面孔,不甘心的被吸入,血烟消失,顿时神社就一阵震动。

    但震动下又平息了,接着,就是周围一暗,又迅速转亮,裴子云看去,就看见自己处在密室中。

    眼前是一个石制的走廊,裴子云举步上前,走廊终点是十几级的台阶,沿着上去,就是本殿了。

    本殿100平方米左右,没有和密室那样昏暗,有着微弱的光,并且和刚才的本殿不一样,里面空空,并没有神像,只供了神体(御灵代),不过是象征物,相当的静谧的感觉。

    裴子云只看了一眼,就推开门,出了本殿。

    “啊,山田君,您出来了?”外面是一个年轻人,态度和语气都很恭敬,又露出了一点迷惑的表情。

    不是说,到凌晨才出来吗?

    现在还是半夜。

    “您请等一下,请到对面休息,我这就喊人去,您看怎么样?”年轻人说着,请着进入了一处休息房间。

    一面很大窗户,可以看见到道侧的树,月光透着,又打开了灯:“让你等真的不好意——请用茶。”

    年轻人把红茶放到桌上,退了出去,不一会,外面就有着人声,并且有着连绵的灯光亮起。

    接着家臣带着人赶来了。

    只是一看,两人就双手伏地,叩首:“小笠原秀步、亀山木敦拜见山田殿。”

    其实按照古礼,这还有点不对,不过到底是现在了,在背后,整齐的巫女和武士也一起拜下。

    “咦,这样快就认主,是有什么辨别方法吗?”裴子云想着,就小脸一低,( ̄_ ̄)的问着。

    “山田殿说笑了,您已经获得了神的加持,我们都能感受到。”小笠原秀步叩了首,向周围看了看,就有人递过了酒瓶,他恭敬向替裴子云倒酒:“山田殿,我是石丸会社的社长,以后需要您的大力支持,请多多多关照。”

    “山田殿!”亀山木敦接过酒杯献上,说着:“尽川神社与信众的联系,是由我来处理,您尽管吩咐。”

    这是规矩,裴子云接过酒杯喝了,问着:“我听闻芹生家掌管着神社经营权,现在人呢?”

    两人面面相觑,也有点奇怪,芹生一男掌管着神社经营权,事实上就是三家臣之长,掌握着尽川神社最多的资源。

    刚才还在,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就在这时,有人惊慌失措奔了过来,并且大声喊着:“不好了,芹生先生,以及他的儿子,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