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五章 20亿円
    一间略幽暗侧殿中,三具尸体躺在青黑色地坂上。

    其中一具尸体身体完整,心脏处浸透血液,可以看见血淋淋的伤口。

    而又一具尸体显得残破不堪,不仅一只手被削断,连头颅与身体都分开,鲜血将地面染红一大片,显得可怖,还有一具尸体放在远一点地点,伤口也很惨,脑门穿透,后脑炸开了脑浆。

    围着尸体的人,看着两具尸体,亀山木敦没有丝毫顾忌,表情严肃,抿着唇,双眼全神贯注,直接戴着手套翻弄着尸体,检查情况。

    亀山木敦检查完伤口,说着:“山田殿,你看,芹生温树尸体上的伤口只有一处,那就是心脏。”

    “这说明杀死他的人,是一刀致命,实力远在他之上,没有丝毫反抗机会,否则的话,无法解释唯一伤痕的情况。”

    “而芹生一男情况更复杂,从伤口上判断,应该先是用刀的手被砍断,再被一刀枭首。”

    “两人伤口来看,杀死的人应是同一个人,且实力极强!”

    “至于这具尸体,检查了监控,发觉是外面潜进来,身上还有记者证,名字是深松光希,他有二处伤痕,但致命的一处是大脑。”

    “刀刺入了额,穿透了坚硬的头颅,并且在后脑炸开,脑浆飞溅,这可以得知,杀他们的人,刀极其锋利!”亀山木敦用震撼的语气说着,但对着深松光希本身,有点冷淡。

    亀山木敦说出检查结果,小笠原秀步用十分歉意的语气,对裴子云鞠躬,说:“抱歉,山田殿,让你看见这样不幸的事!”

    裴子云没有说话,只微微颔首。

    面色消瘦的小笠原秀步转过身,对着赶过来的川竹孝浩和长井暖司,也微微鞠了一躬,说着:“非常抱歉,两位大人,没想到在山田殿举行继承仪式时,发生了这样的事,还请见谅!”

    “又是窥探神社的吗?”长井暖司理解点了点头,他已经没有穿戴风折乌帽子、悬绪、狩衣等,穿着正常衣服,看上去是一个稍胖的男人,身材不高,头发也非常稀少,稍有些秃顶,整体形象看起来就是普通的上班族。

    但长井暖司背景十分强大,长井家在幕府时代,有二万三千石,属于诸侯中的一员,进入了民主社会,领地已商品化,更取消了行政和藩兵的权力,但长井家历代家主,几乎世袭担任议员,势力盘根错节。

    并且别看长井暖司样子不出众,能力不错,擅长人际关系,与各方面的人都有着联系,在幕府中地位不浅。

    故,见识也很多。

    而今天这样的事,虽不多,但川竹孝浩和长井暖司也见过了几次。

    因每次每当神社进行继承仪式时,总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或是神社敌对势力前来干扰,而这些人有外贼,也有内贼。

    当然,神社也会对本殿严密防范,一般出现事故的几率不高,但也有。

    长井暖司用着圆润的嗓音说:“只可惜了芹生先生。”

    长井暖司也曾与尽川神社打过交道,自是认识芹生一男,他们关系虽不深,但也不算很浅。

    看到这情况,长井暖司还是有些惋惜。

    而川竹孝浩对着裴子云,郑重的说:“山田殿,请放心,这些事对您没有多大影响,神道厅会帮忙处理!”

    长井暖司也补充说:“三日内,晋升您成士族的公文就会下达。”

    民主社会,士族已不如以前,在民众眼中更只是荣誉了,但实际上还有很大的影响力,这看下英国就行。

    而按照制度,幕府掌握着晋升士族的权柄。

    说完了这些话,长井暖司与川竹孝浩就直接告辞,裴子云带着一群人恭敬的送着出去,抵达鸟居时,坂上三千子鞠躬,取出二个白信封,低头双手奉上:“长井殿、川竹様,两位辛苦了,实在添麻烦了,请收下这个。”

    这是贡金,别看白信封单薄,里面是两张支票——神道厅是3000万円,幕府是9000万円。

    这些贡金是400年前就流传下来规矩,从未改变,只是数字有所变化。

    神道厅是辛苦费,而幕府的标准是继承的话,当年产出的三成进贡,到了民主社会,一般年利润是总资产的3%,三成就是1%,因此就上交9000万円。

    这是规矩,两人并没有推辞,都坦然收了,回去还得交帐,也微微鞠躬:“放心吧,山田殿,一切都交给我们了。”

    上了轿车,川竹孝浩和长井暖司虽在不同的车内,都几乎同时吩咐:“给我仔细的查一下芹生一男和他的儿子,这段时间的详细行程!”

    “都见哪些人,与哪些人有过联系,还有把通信记录给我调出来!”

    “深松光希这个记者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所在的媒体,被渗透控制了吗?”

    “仔细调查,每次突发事件,都可能调查出倒幕这些孤魂野鬼的行踪。”随着命令说完,有人深深鞠躬说着:“嗨!”

    看着长井暖司与川竹孝浩离开,又和两个家臣寒暄了几句,等着离开,才进入了一个雅室。

    一进门,巫女踏着小碎步,弯腰送来木屐,取了趾袜跪坐下给裴子云换了袜子和木屐,又有人奉上了清酒,才静静退了出去。

    坂上三千子亲自给裴子云倒了一杯,笑着:“山田殿,虽你元服了,可现在才十十三岁,只能喝一杯啊!”

    她穿着白衣红袴的巫女服,有宽大的袖子和尽川花纹,腰间系着淡黄色的麻绳,白袜木屐,长发系成一束,整个人显得淡雅,显的非常开心。

    “您现在有空,是不是听取尽川神社的相关报告?”她见着裴子云喝了一口,小脸微红的说着。

    现在山田殿继承神社,她也修成了正果了。

    “说吧!”

    “嗨!”坂上三千子无需翻看资料,就介绍的说着:“山田殿,我们尽川神社,按照古制,领有600石。”

    “到了现在,事实上整个尽川山,都是神社的产业!”坂上三千子有些骄傲,尽管尽川山海拔才80米。

    “而尽川神社得到附近町区的供养,单是信徒捐赠,一月就有七百万円。”

    “企业的话,主要是石丸本株式会社、川名本株式会社,还有在七家占有着股份,总价值高达93亿円。”

    “您直接继承的股份,价值20亿円。”

    20亿円?

    难怪争夺!

    裴子云中闪过这一念,至于说份额,很正常,正常的继承,特别是商业继承,有20%就很不错了,当然不可能全部获得尽川神社的财产,这只有总裁乐虎国际国际里才有这事。

    特别是大财团,一家一人能有10%都属非常强大了,把大财阀等于一家一人之物,这是属于常识都有错误的典型。

    坂上三千子坐直了身子,补充说:“山田殿,虽没有公开,但芹生一男无疑是反叛,他和芹生温树,在家主继承时,通过密道干预,杀了他们,没有人会有着异意。”

    裴子云颌首。

    “芹生家处理,神社处理方法是这样,首先,芹生家将剥夺家臣身份,芹生家价值13亿円总财产,会剥夺一半,余下6亿5000万円,也会由股份变成现金,在五年内退出尽川神社整个系统。”

    “山田殿,您看这处置怎么样?如果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再调整。”

    “很好!”裴子云微微的点了头说着。

    现代民主社会,自不可能赶尽杀绝了,人都死了,得留点余地,要不闹大了也很麻烦。

    可以说,芹生家剥夺了家臣身份,虽还有6亿円,但是已经失去了渠道,这惩罚很严重了。

    裴子云想了想,将一份文件丢给了坂上三千子,说:“你看一下,这价值一亿的股份,你们处理下。”

    “嗨,我明白!!”坂上三千子仔细一看,发觉是立木电器公司千分之五的股份,她并不动容,对着裴子云点点首,说着:“请放心,山田殿,按照规则,一半属于本社,一半是家主,这属于血酬,可能有因果牵连。”

    “我们会通过正常商业来洗白,等洗干净了,就会转移给您的家人。”

    裴子云点首,很认同这种做法,这很有必要。

    因恶鬼的力量真实存在,如果不处理的话,真会影响到家人。

    说完了这些,坂上三千子微微低头:“对了,山田殿,还得跟您说一下,就是那个记者的处理问题。”

    “跟上来记者深松光希已身死,虽是闯入了神社密境而导致,但还得处理下,不然,恐怕有着不好传闻。”

    裴子云才想说话,就听见铃声,有电话过来。

    坂上三千子道了下歉接了,但才听一会儿,脸就变了,转过来,严肃对着裴子云说:“山田殿,不好了,作家四条宮佳行,竟然自杀抗议了。”

    “什么?”裴子云拿着手机搜索了下,也微微一惊。

    四条宮佳行是日本的一位作家,擅长写景,让他出名一本书是《真正的美》。

    这本书是青年时所写,也是成名作,当时一出版就大受好评,甚至获得当年荒木赏提名,但很可惜,最后没有得到。

    大成之作是《山的妖精》,这本书凝聚了全部心血,对美、对景赏析,已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

    《山的妖精》也没有辜负四条宮佳行的希望,成功帮四条宮佳行入围了当年的大冈赏,但还是没有获得。

    最近,四条宮佳行写了《染血的玫瑰》,也入围了小川赏,结果又失败了。

    “四条宮佳行自杀了,关键是在自杀前留下了遗书!”

    “遗书中说,他奋斗了三十年,都没有获得任何大赏,这次却有一个13岁少年,连获得三大赏!”坂上三千子有点紧张,小心翼翼说着,脸色有点煞白:“所以他绝望了,认为这个世界上活着已没有意义,这样人生,连一个孩子都不如,还活着干嘛?”

    日本作家本是高度敏感的人,自杀很多,现在三大赏归一个十三岁少年,三观被破,感觉到绝望自杀,这也是有的,裴子云对这事,也不是非常惊讶。

    “山田殿,四条宮佳行自杀只是绝望了,本身并无太多质问,可关键是现在舆论,把这引导成对三大赏的质问,这对我们很不利!”

    “山田殿,请看,电视台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