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四条宮佳行切腹
    裴子云在榻榻米上移动了下。

    对面墙上挂着大大电视,随着坂上三千子遥控,东京电视台正在热播新闻。

    东京电视台是日本的五大电台之一,观看人数众多,收视率非常可观,尤其以新闻精准、时尚前沿而受到喜爱。

    此刻,电台中专访记者正播放一个画面,一堆人对着尸体以及几个人拍摄,整个屏幕闹哄哄,还有着闪光灯。

    警方逮捕了几个人,这几个人,听报道是介错的人。

    切腹是武士自杀的仪式,但过程太痛苦,故很多时切腹者会委托其信赖者进行「介错」。

    介错会把切腹者斩首,让切腹者更快死亡,免除痛苦折磨,这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情,一般而言,切腹者会找一位自己最亲密的好友、家人、兄弟或剑道高超的人来执行。

    专栏记者对着电视面前介绍:“按照法律,介错的人会被以委托杀人之罪判三到五年!”

    转过下一个镜头。

    这个镜头处在一条繁华街道上,看样子是东京银座。

    银座是东京最繁华的商业街,大道两侧高级商店和名牌老铺鳞次栉比,巨大橱窗展出最新流行男女时装、锦秀和服、金银珠宝、高级装饰以及精致的艺术品,是日本人最喜爱的一个购物天堂,因在固定时间内禁止车辆通行,又被称“步行者的天国”。

    但此时,画面上显示的不是购物的浪漫,而有人正在游行抗议,同时不时还可以看见有人在愤怒烧书。

    镜头转进放大,原来烧毁的书是山田信一《蒲上门之变》、《谁是第二人》、《夜行之鬼》,以及山田信一最新获得小川赏的《紫苑之舟》。

    电视的画面中还不停传来一些声音,一位中年妇女,看上去40岁,手中拿着一个横幅,横幅上写着“骗子山田信一”,同时口中还在不停的喊着:“这是日本文学之耻!”

    一个黑色衣服的老年妇女,头发苍白,同样举着手中的横幅,写着鲜红的字:“山田信一去监狱”,同时还在抹着眼泪,用着嘶哑的声音,哭喊:“山田信一必须对我丈夫之死负责!”

    与此同时,游行队伍中,有人大声的喊着:“山田信一,有内幕!”

    “不服,三大赏有内幕!”

    在游行队伍前记者,对着这样抗议,对着镜头论述:“现在民众在抗议,不知道山田信一先生,对此怎么看?”

    石渡家

    这是传统的日式独门独院的住房,看起来有点旧,但面积不错,离着山田家并不远,此时石渡真子正看到了这一段新闻,立即转身看了看庭院里的伢子,看她有没有听到这一段新闻。

    冴子穿着一身锻炼服,空气中不停发出“呼呼”的响声,她正在一刀刀挥舞,练习着裴子云教给她的剑道。

    额上,手上都是汗,锻炼服也被浸透。

    石渡真子问着冴子:“冴子,你没有看到刚才新闻?”

    正在练剑的冴子,用手擦擦额上的汗,继续一刀刀挥砍,对着母亲说:“看见了,怎么了母亲?”

    石渡真子有些担心,审查着她的脸:“冴子,你不是很喜欢山田君,现在发生了这样大的事,你也不去安慰?”

    冴子继续挥舞着竹剑,一劈、一砍,一拨、一返,丝毫不受石渡真子的影响,同时皱着眉,耸了下鼻,口中大声:“妈妈,欧尼酱才不需要安慰!”

    “再说,冴子是武家之女,冴子要努力练剑,才能保护妈妈和欧尼酱!”说着冴子更认真的练习起来。

    早川家

    早川家也是一户建,也算是独院住宅,有2层木造小楼,但是就相对普通了,早川多津子一脸素颜,穿淡蓝色的围裙,正在厨房中处理着菜。

    而早川直美坐在沙发上,惬意躺着,不时磕磕瓜子,喝着茶,正在看新闻。

    最近学习顺利,她一直名列前茅,社团中她地位渐高,获得了大家承认和需要,这种生活太舒服了,她对此非常满意。

    但当早川直美看到东京电视台播出的山田信一新闻时,红润小脸一下变得雪白,嘴唇都在颤抖,就连拿在手上准备喝茶的水杯,都不由松开了,掉在地上发出“啪”一声响,四溅的茶水洒了满地。

    这时早川直美根本顾不上地上散落的茶水以及茶杯碎片了。

    早川直美立刻在沙发上站起来,拿起电话就准备出去。

    而在厨房中听到动静的早川多津子,听到茶杯碎裂响声,出了厨房问着:“直美,你是怎么回事?”

    “这样毛糙,以后怎么主持家务呢?”

    日本女人婚后大多不工作,所有家务是主妇全包,包括一日三餐、打扫房间、清理院落、弃置垃圾、浇花种草、放洗澡水、洗涤衣物、接送子女、辅导子女功课、教育子女等等。

    她们将生活料理得井井有条,将家居安排得舒适妥当,丈夫才得以抛却家事的纷扰,全身心扑在事业和工作上。

    这种对传统日本女性来说,是很重要的修行。

    所以早川多津子才这样说,只是出了厨房一看,看见女儿早川直美面色惨白,准备向外去,喊住了:“直美,你怎么了?你现在去哪里?”

    “妈妈,我去看部长。”早川直美顾不上回答,立即收拾好自己东西,向外面冲了出去,但只冲了几步,又回首拿了便当盒,再次飞速的奔了出去。

    很幸运,奔跑的早川直美刚到街上就碰到了去合适的电车。

    早川直美没有犹豫,直接上了电车,这时不是上班高峰期,不过也没有座位了,当下微踮着抓着吊环。

    她其实已经长高了些,以前没有那样容易,才喘息了下,就听见电车上有人在议论。

    一对穿着情侣装的年轻人,正相互聊着。

    其中的女生穿一身浅白色的休闲服,脸上有着一颗雀斑,虽不是非常漂亮,但整个人显现着青春的活力,她现在正对她的男朋友说着:“志男,你怎么看现在闹的沸沸扬扬的四条宮切腹事件?”

    身高1米7,穿黑色便服的立川都志男摸了摸自己平头,用不屑的语气说:“树理,那还用说吗?”

    “四条宮佳行之死,是由于失去了希望而自杀。”

    “如果不是山田信一十三岁连得三大赏,那么夸张成绩,四条宮佳行怎么会百念而灰而自杀?”

    “四条宮佳行在遗言中就写了,他是因山田信一获奖,自己落选,受不了打击才切腹。”

    “所以山田信一肯定有着责任,他逃不掉!”

    而他的女友生内树理则不满,眉一皱,说着:“这虽和山田信一有关,但四条宮佳行是自己承担不了自杀,又不是山田信一逼着去死。”

    “况且报道说,四条宮佳行自己本身就有赌博问题,说不定就是赌博欠下了赌债,一时想不开自杀了,所谓的遗书只是借口!”

    立川都志男撇了撇嘴,说:“不管怎么说,四条宮佳行用自己的死来抗议山田信一获得小川赏这事,山田信一难道不应该承担责任吗?”

    生内树理坚决站在颜值相对高的山田信一立场上:“山田君的三大赏,是经过权威评委通过,又不是买来的,又有什么责任?”

    两人争论,早川直美听着,小手紧紧握住吊环,默不出声,脸色苍白。

    等她抵达了山田家,她不由张大了嘴,院门外停了几辆新闻车,扛着摄像机的媒体人员把镜头聚焦到院子,还一连串不间断“咔擦”拍照。

    其中就有东京日报、平安日报、今日快讯等多家知名媒体的记者。

    当早川直美发觉这点,她迟疑了下,走了过去,果然几个人立刻注意到了她。

    “你是谁,是山田君的同学吗?”

    “你知道四条宮切腹事件吗?”

    “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这时,门打开了,是山田泉美开门,还拿着手机在通话,大声说着:“直美,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山田泉美虽早有准备,还是吓的脸色苍白,连忙进入了里面,这时周围记者都蜂拥而至,想要挤过来采访,门重重关上了。

    手机铃响了,早川直美从包中掏出了手机,接通了:“喂,是部长吗?我是直美,你还好吗?”

    “我现在您家里,是的,才来,您不在家吗?”

    “对,我现在不在家,在千叶县的尽川神社,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了律师过来,会警告对方!”电话传来裴子云的声音:“因为我和你都是未成年人,按照法律,媒体无权这样采访。”

    说着,一个轿车就开了过来,一人下来就对着记者说话,这些记者退了几步,还是不甘心,不停的拍摄。

    这人态度渐渐严厉,似乎说了重话,记者才渐渐散去,看到这一幕,早川直美心中安了几分。

    “直美,你赶过来,难道不怕吗?”电话里,裴子云似乎知道事态发展:“为了安全,你还是避开些吧!”

    早川直美张了张口,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了勇气说着:“我不怕,我觉得山田桑没有错,这件事情不能由你来承担责任,他们太坏了。”

    “再说,我们是一个部,是同伴,这时怎么能背叛呢?”

    “是吗?”尽川神社中,裴子云接电话的动作一顿,缓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浓绿的树木,片刻后一笑:“明白了,直美,你注意下安全,相信我,我一定会解决。”

    电话挂了,裴子云没有说话,只是喃喃了一句:“同伴吗?”

    良久,他喊了一声:“系统!”

    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你受到了诋毁,这影响着你的传奇之门,请迅速反击,稳定传奇之门(未完成)”

    传奇之门依靠着文学声誉,这并非不可解决,事实上,杀掉了福直明神,他能感觉到,一小块已经永久性。

    但在完全永久化前,余下还依靠着文学声誉。

    “现在是倒幕派看见计划没有成功,就抹黑自己吗?”裴子云一笑,眸子冷淡而带上一丝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