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七武士
    桥木公寓

    这套公寓有5层,总户数49户,附近有小公园,交通便捷,但是建成有着40年了,并且一套才2030平方米,价格相对便宜,适宜一些年轻收入低的普通家庭,以及单人入住。

    初夏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散下来,一阵风掠过,吹散空中的几分热意。

    穿着蓝色工作制服的送货员佐川隆明很是懊恼:“真是霉气啊,是不是假日去神社参拜,以转下运?”

    “混蛋啊,就算要死,也可以选择服药啊,为什么给大家添麻烦呢?”佐川隆明喃喃的说着,他的收入不错,每月50万円,而记者是65万円,日本大学教授月薪也只有95万円,日本号称是世界上财富分配最平均国家其实有点理由,当然资本家不算在内。

    日本社会一个重大的人际交往准则,就是不给人添麻烦。

    可在一个半小时前,必经之路的木町站,一个男子见车来了,突然之间纵身一跃,一个黑色公文包静静立在地上,似乎还等待着主人再次将它拎起,而主人却当场死亡,这事件影响了3万人的行程,佐川隆明也是其中之一。

    自杀的手段很多,若必求一死,跳楼或还有点影响,别的服毒、烧炭、割腕等都是一己自行了断,而跃轨无疑就是要给别人添麻烦,而且是大麻烦这也许算是人生的最后反抗和呐喊,可当事人佐川隆明无法体谅:“这都拖延了3万人1小时时间了。”

    “可不仅仅是我!”

    佐川隆明摸了摸自己额上的汗水,拿着包裹上了楼梯,新式的公寓送到门禁处柜子就可以,这公寓只得敲门。

    佐川隆明看着包裹上信息,对着门牌号,看是不是自己要找的房间。

    这段时间,佐川隆明工作很忙,干送货员这工作已有五年,但这还是第一次感觉累,以往这一段时间,因是旺季,虽也很忙,但也没有这样累。

    不仅仅是不年轻了,事实上才30岁的佐川隆明还算年轻,更多原因是由于最近工作量突然增大,佐川隆明和同事崎谷直人前几天就这个问题私下讨论过,发现这段时间工作量大增的原因是,货物中书籍比例大幅增加,尤其最近一阵,山田信一的七武士系列的书籍很多。

    “想不到山田信一这样成功!”佐川隆明不由感叹了一声,握紧了拳,对着自己打气:“你能行!只要努力,也可以获得成功!”

    当佐川隆明再次看一下门牌号时,发现是703室:“对上了,就是这地址!”

    当下到门前,按了一下门铃。

    门铃响了,一身便服的大野沢隆志开门,剃着平头,面色温和,看起来很普通,一手接过包裹,和平常人一样签了字,同时口中还略带歉意:“这样热的天,还让你赶来,实在感谢!”

    佐川隆明笑了一下,低首鞠躬:“啊,没什么,这是我的工作,您太夸奖了。”

    不过这话也拉近了距离,佐川隆明瞥了一眼大野沢隆志手中的包裹,随口:“啊,您也看山田先生的书吗?”

    “最近山田先生的书可真是火啊!”

    “是啊,我也是一个作家。”大野沢隆志听到这话,微微摇了摇头,面带苦涩的说着:“只是还在努力中……”

    表现的和成千上万的奋斗的普通作者一样。

    “这样啊,您也加油啊!”佐川隆明略产生了些同情,对大野沢隆志说着,转身离开,他没有产生任何疑心,在这种公寓里,自然都是生存有压力的人,落魄作者也是其中之一。

    到了屋里,原本微笑的大野沢隆志面无表情,将包裹拆开,里面是两本书,打开一看分别是七武士之风与雷、七武士之火与光。

    大野沢隆志看着包装精致两本书,手抚摸着封面,缓缓自语自言:“哼,想要用书来平息质疑吗?”

    “山田信一,你的实力我其实认可,但大众审美是软弱的,只要有所诋毁,哪怕是名作都会引导出怀疑!”

    “更何你这样短时间,连出了这么多书!”

    想到这里,大野沢隆志笑了,打开了灯,让房间变得更亮,这居住房子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狭小,整套才20平方米,除了基本生活用品,就是一书柜资料、几副地图与电话。

    而狭小的空间,就是大野沢隆志生活多年的地方。

    大野沢隆志举步前行,在窗子前站着,打开了窗口,让风吹了进来,本人望着远方,伸开了双臂,深呼吸了一口气,口中喃喃说着:“虽帝国集中力量让我复生在此,可现在只能居住在这蜗居中!”

    “只是这日子快结束了!只要地震,神代就能降临,我也能生活在白天下!”

    发泄了一下心情,大野沢隆志坐了下来,翻看着书,但才看了五分钟,他突然间站了起来,口中说着:“什么,织田信长家的武士?”

    “虽这绯村家完全是虚构,但里面的经历的历史,以及织田家的人事,都是真实,这里怎么会有人知道这个?”

    大野沢隆志感到难以置信,把书迅速翻着,一页页快速扫过,又将这本书狠狠砸下去,“砰”一声,书也随之变形,口中更是大声地说着:“八嘎雅路!”

    喘息了下,大野沢隆志又将第二本书翻着,这一次虽有心理准备,没有把书再次扔在地上,但心中震惊,手把书紧紧捏着,这本书介绍的是丰臣秀吉。

    这两本书中的两个武士都是中下级武士,见证了两人的辉煌,历史并没有改变,少许差异也属正常范畴。

    翻完了第二本书,大野沢隆志面色狰狞,双目血红,口中大叫:“不可能!”

    “这不可能!”

    “为什么山田信一会知道我们的历史?”

    大野沢隆志喊着,手一撕,第二本书变成二半,站了起来,在这小小房间内不停的踱步,疯狂转着,口中不停喃喃:“怎么会有人真知道我们的来历?难道这山田信一也是我们的人?”

    “不,不会,每个抵达的人都有相互感应,山田信一不是!”

    过了好一会,大野沢隆志才逐渐冷静下来,再次将地上残损书捡了起来,仔细翻看了一遍。

    良久,脸色铁青的大野沢隆志,打了电话,语气生硬:“山田信一的七武士,还有下卷吗?”

    “嗨,大人,有!”

    “七武士有七卷,但现在才出了两卷。”电话对面,小野村昌浩抹着额上因紧张所产生的汗水,小声说着。

    小野村昌浩是大野沢隆志的联系人,但印象中,大野沢隆志一直和善冷静,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强忍着极大的怒火,心中有些紧张。

    “什么?有七卷,还有五卷没有出版?”

    “你们为什么没有把所有七武士都给我送过来?”

    “现在立刻、马上,把稿子给我送来!”大野沢隆志大声怒吼。

    小野村昌浩拿着电话的手,听到怒吼,顿时颤抖几下,口中还是连忙应着:“嗨,明白了,我立刻动用白石学馆的人,把存稿给您送来。”

    大野沢隆志啪的挂了,接着又打了个电话:“寿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电话的对面,坐在一间房屋中,双目紧闭的金多寿树接过电话,以一种怪异声音说着:“嗨,大人请吩咐!”

    金多寿树发出来的声音极奇特,说的话就似是两片金属摩擦的尖锐声。

    但大野沢隆志没有丝毫的不适,继续说着:“现在,不惜代价,继续制造抹黑山田信一的舆论!”

    “同时派人在山田家家门示威!”

    金多寿树是大野沢隆志的一员重将,而他之前就负责有关山田信一负面舆论的相关行动,作家死亡事件,以及游行事件,背后都有金多寿树的影子。

    “还有,把山田信一七武士这本书下架,这本书不能继续流传出去。”大野沢隆志冷冷说着,脸色铁青。

    “大人,这恐怕不可能!”

    “据我们所调查到,山田信一的七武士这本书出版背景很深。”金多寿树缓缓的说着:“背后不仅有着尽川神社的支持,更有坂东财团的大力支持。”

    “有内幕消息,坂东财团要出一大笔钱,想要买山田信一七武士的版权。”

    “而且,最重要一点是,它还进入了幕府的视线!”金多寿树郑重的对着大野沢隆志说着:“据我们的情报人员的情报,山田信一的七武士在出版之前,就曾得到了幕府的关注。”

    “幕府曾派人员与山田信一详谈,想要买到山田信一这本书版权,但被山田信一所拒绝。”

    “即便如此,幕府还是没有放弃,持续对此关注。”

    “我们要是动手,立刻会被幕府抓到线索,这非常被动。”

    大野沢隆志听了,冷冷的说着:“不可能?没有事是不可能,有幕府关注,也得努力下!”

    “必要时,你亲自出动,杀了山田信一这人。”

    “嗨,大人,我明白了!”金多寿树睁开了眼,屋子中闪过一道亮光,将电话放到一侧,缓缓的站起来,打开了灯,只见屋子中一个庞大身躯,屹立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