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五十章 疑惑
    “啊,部长不在家吗?”进门的早川直美对客厅中的坂上三千子说着。

    开门的坂上三千子手中拿着一份资料,这一份有些厚资料是最近的资料汇集,自裴子云通过尽川神社的继承仪式,她就尽心负责他生活起居,以及杂七杂八的事,而其中最重要一项就是专门整理相关信息,存档归纳。

    听到了早川直美的话,坂上三千子抬起了头,说着:“是啊,山田殿今天有事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山田奈奈子拿着一份薯条吃着,看到早川直美后很兴奋,立即就跳了下来,小短腿直奔,说:“直美姐,又带好吃的来了啊?”

    山田奈奈子两只眼直勾勾看着她的手,条件反射的含了下嘴,口水都顺着流出了一点点。

    早川直美低下首,把便当拿了出来:“嗨,奈奈子酱,我带来了,今天是寿司和天妇罗。”

    山田奈奈子很是满足的接过,抱着早川直美的腿,高兴说着:“直美姐姐,你最好了!”

    “欢迎你,直美。”一家主妇山田泉美转了出来,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容颜越来越美丽的姑娘,最重要的是她性情温和,懂得礼貌,且还能照顾人,有一手好厨艺,对她是很欢迎。

    不管是男女,初恋对象很重要,这样的少女可以接受。

    即便将来分手,也不会给人生留下遗憾。

    想到这里,山田泉美脸上的表情又热情了三分,看了看抱着腿的山田奈奈子,笑着:“你带来的便当,奈奈子太爱吃了,有可能变成胖子。”

    “信一刚走没一会。”

    “直美,你就坐坐吧,聊聊天,看会电视,说不定就会回来。”

    早川直美想了想,就低首答应了,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山田泉美并没有冷落她,问着:“直美,你这手艺在哪学来,说实话,你做的东西很有滋味,感觉就是大酒店的厨师了!”

    早川直美很羞涩,连脖子都红了,低着首,轻声回答:“啊,请不要这样说,太夸奖了,我先跟妈妈学习,后来在北海道,有幸跟着几个旅馆厨师学习,我学的还不到家,只是味道稍微好一些罢了。”

    早川直美说着:“那也很有天赋了啊!”

    聊着聊着,不知怎么,早川直美觉得很困,不知不觉睡着了。

    而山田泉美发现早川直美睡着了,笑了笑,轻声说着:“肯定是昨晚没有睡好——奈奈子,轻声点,去别处玩。”

    整个客厅就静了下去,早川直美突发现自己处于一片水域,一股思绪出现心灵中,她似乎不觉得害怕,反感觉水域带着凉浸浸的舒适传到身体中。

    这片碧波水中,一片红珊瑚,水草飘拂,小巧扇贝在其中缓缓蠕动,水中鱼虾,在周围游来游去,早川直美动了一下,用手轻轻触碰了鱼虾,手却摸了个空,自己无法真正接触到它们。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有一处微光,早川直美就顺着光而去,一路前行,没一会,她发现光源是什么,那竟是一座发光的宫殿!

    而宫殿看上去是一个巨大的神社,规模非常大,从未见过,整座宫殿散发一种淡淡的白光,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

    内心的渴望更强了,早川直美迟疑了下,推开了宫门,发现没有任何阻挡,她就进入了这宫殿中。

    令早川直美有些惊讶的是,宫殿内部很简单。

    一位模模糊糊看不清的人,低着头,似乎正在看书,周围只有坐的椅子与桌子,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而这时内心的渴望更冲动了,早川直美遵从自己的内心,走到了看书的人旁,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看不清面孔,能看见只有头上似乎露出了一个尖尖的角。

    即便是不知道真面目,但冥冥中,有种声音告诉了早川直美,这就是神。

    这位神正在看着书,有时还在沉思,最后还露出了迟疑的神色,虽看不清面孔,但就是这样表露出来。

    早川直美低下头,想看清楚这是什么书,但一眼望去,一片模糊。

    等到她睁大了眼,想再仔细看时,突然就从梦中醒了。

    梦中惊醒的早川直美,一下看了看四周,发觉自己还在沙发上——她还沉迷在梦中,一脸疑惑,接着就反应过来。

    太失礼了,自己怎么就睡着呢?

    还是在山田桑的家中,要是他回来正好看见了,就无地自容了。

    这时,坂上三千子过来了。

    “坂上桑,能麻烦您一下吗?”早川直美此刻非常想知道梦是什么意思,就鼓起了勇气说着。

    “早川,什么事?”坂上三千子微微一怔,迟疑了一下,才问着。

    早川直美查觉到了她的不自然,柔声说着:“我刚才在沙发上,作了个梦,梦见水中一个宫殿,还有着一个神。”

    说着,她仔细把这过程说了,同时描述了她看到了神的模样。

    坂上三千子听到了描述,若有所思:“是这样吗?”

    心中很是惊讶。

    她很早就知道早川直美有着人鱼血统,而人鱼可上追到河神,但是根据描述,坂上三千子发现这位神不符合所知道海神中一位,而有一些特征依稀符合着古书中所记载的那位。

    理论上比幕府更高的是天皇,第一代天皇向上追溯三代,其实都是海神,也就是天皇母亲及祖母均是海神之女,且日本海神神形特征是海蛟。

    坂上三千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用不确定的语气说:“或许,你在梦中看到的是龙神吧?”

    蓝田神社·房间

    几个武士正在拿着一本厚厚书阅读着。

    自裴子云继承了尽川神社,不少神社都密切关注着他的信息。

    这一次,裴子云最新作品《七武士》发表了后,这几个武士要求把这书拿来研读。

    其中一个短发,双目精光四射武士叫若羽黒佑一,是这几个武士中首领。

    又一个跪着着,看起来一脸憨厚,是仙亭健一。

    最后一个脸上长着麻子,有几个凹坑,鼻尖略弯,整个人看起来有点阴沉,是史野茂典。

    此刻都没有说话,正在默默的阅读,阅读完,大家还是一阵沉默,只有若羽黒佑站了起来,摸了摸头叹着:“这书真太了不起了!”

    “把武士写到了极致了啊!”

    有人开口说话,史野茂典点了点头,也用嘶哑的声音补充:“不仅仅这样,我还有别的发现。”

    史野茂典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做任何事都会考虑再三,注意细节,因此看这本书时,他花费了不少功夫去查询资料。

    “现在二卷书中的人物,我去查了一下。”

    “现实中的织田信长,是织田信秀嫡长子,六岁就成为那古野城的城主,而此人自小放荡,丝毫没有把礼仪放在心上,对读书更不屑一顾,经常游手好闲,四处寻衅滋事。”

    “因此被称尾张的大傻瓜,就连生母土田夫人都不喜欢他,而喜欢他的弟弟织田信行,织田信秀死后,身为嫡长子的织田信长继承家督,可在父亲葬礼上,竟然对父亲的祭坛投掷抹香。”

    “为此,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平手政秀为劝谏而切腹自尽,重臣联合起来想废黜掉信长,而立织田信行,结果被信长打败,还杀掉了弟弟。”

    “但是这样的人果然是败坏家族的祸根,大将军卷席半个天下,他还敢顽抗,想趁雨奇袭,结果身死族灭。”

    “此人不过是一个守家之犬,而丰臣秀吉更不过是一只猴子!”

    “我特意查了下,木下秀吉这个人的确存在,但随着织田信长袭击大将军本阵中阵亡。”

    “由于木下秀吉是个不起眼的下级武士,因此历史上没有记录,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查到一些资料。”

    “至于德川家康,原名是松平家康,幼名是竹千代,原本也不过是一个小大名,在今川家灭亡后,屈膝投降,保留了5000石,成了一个名不见传的旗本而默默死去。”

    “但是在这两卷中,织田信长和木下秀吉,却成了天下人。”

    “作者完全是虚构历史,但令人十分敬佩的是,他将这些写的栩栩如生,每个人物都似乎和真的一样!”史野茂典不由感叹。

    “每个家族,每个动作,每个人都鲜活着,仔细想想,都合乎逻辑,真的不可思议!”仙翁亭健一也赞同点了点头。

    若羽黒佑一听着众人的看法,暗暗低语:“不,最可怕是,它不是栩栩如生,是可能真的……”

    想到这里,若羽黒佑一站了起来,说着:“稍告退下。”

    说着出去,似乎去洗手间,但走到了角落,就手机打了电话,恭敬问候:“嗨,我是若羽黒佑一,我有重大事情想汇报下!”

    坂东财团

    虽入了夜,还有许多员工习惯性加班,到处能看到咖啡机以及冰箱,冰箱中有着饮料和饭团供应。

    “中根的董事刚刚来过,唉,为什么我这个少女就要承担整个财团的工作呢?”

    “不过,终于把预订的工作办完了,然后可以把最后一段看完了。”坂东嫒子喃喃的说着,她悠悠叹了口气,随即苦笑,拿起了书翻看最后一段。

    其实最后一段不多了,才十页,看完了全卷,她沉默了下,抵达了玻璃幕墙,看向了下面的灯光连绵的夜景,拨了电话。

    “嗨,嫒姬大人。”主编恭敬站起来回答:“是,已经发行,这书销售情况很不错,引起了震动,就算有着诋毁也很遏制。”

    “是的,可以说,已经用作品初步把舆论压下去了。”

    “并且还有不少任支持着山田先生的人写信过来,其中重要的人有下出芳行,柳亭敦志,沼山优二……”

    “是吗?都是武士啊?”坂东嫒子想到,挂了电话,凝神想了想,又向着一处发了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