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游行示威
    一间宽大会议厅中坐满了人。

    其中一人坐在上首,余下的人都坐在两侧,气氛肃穆,俨开一场很严肃的会议。

    “大人,已分析出来了!”射水骏介站起来,对坐在首位的坂东护诚说着。

    射水骏介一张国字脸,额上有皱纹,眉稍细,眼睛狭长,看上去有些胖,但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威严,此时神色严肃,手中拿着资料,一字一句清晰说:“我们研究恶鬼来袭,研究许多年,总抓不到真正的脉络。”

    坐在射水骏介前的赤松公雄听到这话,有些尴尬,稍低了低头。

    赤松公雄戴一副眼镜,头有点秃,是情报科组长,是专门研究恶鬼的负责人,这一项目小组总共有几十人。

    但很不幸是,即便赤松公雄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还是没有找到恶鬼袭击的根本原因,既不知恶鬼从何而来,也不知恶鬼为什么要袭击。

    赤松组唯一贡献就是,积累大量有关恶鬼数据,使得武士在与恶鬼作战时,更具有针对性,效率更高。

    因此,赤松组,原来被称作“恶鬼根源研究小组”,现在被戏称“小鬼组”。

    这一称号明显是小觑了赤松公雄,但他也很无奈。

    射水骏介没有理会别人的动作与神情,继续说着:“但山田信一的书,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奇妙参考!”

    “就是,如果说恶鬼并不是我们想象的恶鬼,也不是擅自称帝的(明治)鬼国,而是一个历史可能性呢?”

    “请按照这思路,把我们资料合并下!”射水骏介稍鞠躬一下,对着坂东护诚请求说着。

    这时,赤松公雄站了起来,说着:“我们组也不是没有努力。”

    “这思路得到提示后,我们已经在执行,初步的结论,应该会在一小时内就送上来。”

    坂东护诚一身和服,光着头,戴了一副金丝眼镜,听着赤松公雄这样说,点了点头,用低沉的声音:“这样的话,就先等一等。”

    “都坐下,休息下吧!”

    坂东护诚首先坐下,雪茄盒中掏出一根雪茄,用剪刀精心修剪、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着烟雾,沉思着。

    赤松公雄也取出一根香烟,用打火机点燃,猛吸了一口,眼神迷离。

    整个会议厅,烟雾缭绕,许多人都沉在烟雾中深思。

    也没过多长时间,听见“咚咚”声音,有人敲门。

    门开了,田嶋正躬恭敬跪坐,对着上首坂东护诚说着:“嘿!护诚大人!”

    田嶋正躬是赤松公雄麾下情报科的一员重将,擅长情报整理,曾多次为板东财产立过大功。

    因此这一次有关山田信一的资料整集,就是交由负责实施。

    “这是情报科按照新思路整合的初步结论!”田嶋正躬拿着一堆资料,恭敬说着,奉给了自己组长。

    赤松公雄捧着资料,一一给在座分发下去。

    分发下去,在座各位都没有说话,只听见“咔咔”的翻书,都在认真翻看着田嶋正躬带来的资料。

    坂东护诚也不例外,翻看了良久,用手揉了揉自己眉心,沉着脸问:“这就是说,射水骏介所说的思路,基本符合?”

    “是,大人,我们缺的只是一个思路。”田嶋正躬深深鞠躬:“有了这提示,所有资料都能串起来。”

    “我们面对的敌人,的确可能不是所谓的恶鬼!”

    “而是一个平行的历史空间,这平行历史以1551年为界分点——正是新川大将军起兵之时。”

    “很明显,在新川大将军获得了天下后,这平行历史空间,不甘心消退,而还在我们世界上企图卷土重来。”

    “所以在新川大将军建立幕府以后不到三年,恶鬼就渐渐出现,并且在倒幕时抵达了颠峰。”

    坂东护诚心中震惊,坐直了身:“我明白了,诸君,立刻按照这思路,把资料全部整合!”

    “嗨、嗨!”相关人员,立即低着头答应着。

    “还有,把这结论上报给公方,散会。”坂东护诚没有犹豫,立即宣布散会。

    等散会了,会议上成员全都走光,坂东护诚坐在椅上,喝了一口冷茶,拿出了手机,打电话给坂东嫒子。

    坂东护诚对坂东嫒子郑重问:“嫒子,你亲自接触过山田信一,你觉得,他可能是谁?”

    普通人不可能知道这样周密的历史。

    电话的坂东嫒子听了这个问题,快速说着:“有神力,但是分辨不出是谁。”

    虽这样说着,但坂东嫒子还是不经回忆起了当时与裴子云见面的场景。

    “是这样吗?”

    “是的。”坂东嫒子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额,肯定说着,听着对方在说着:“那辛苦您了。”

    坂东嫒子在电话挂后,站起来,沉默了会,又重新拨打号码:“喂,是山田君吗?我是媛子!”

    “你现在在哪?”

    “是的,我看完了你的书,非常不错,你有这样的才能,有关舆论对你的诋毁实在无礼,我们阪东财团,会帮你处理的,你放心吧!”

    在家中客厅沙发上的裴子云正把木刀细看,木刀靠近就觉一股寒气,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花纹,遍布在了上面。

    随手对一个准备的铁块一削,没有声音,铁块就切开了。

    “削铁如泥!”

    现代特殊工艺也确实也能削铁如泥,但不是这样简单,看来,它的确是妖刀了,这时听着坂东嫒子这样说,就说着:“不,已经麻烦你多次了,这次我会自己解决。”

    “放心,我不是逞强。”说着,裴子云把电话挂了,目光冷冷的看着外面。

    山田家外面,有一大群人正在家门口游行。

    这群人手中举着横幅,上面写着“山田信一大骗子”、“山田新一伪君子”“山田信一赔命来”一些诋毁的话,同时还一起喊着口号、唱着歌。

    其中穿黑色休闲服的近江启太,表现得最疯狂。

    近江启太不仅头发染成黄色,脸上也画满了五颜六色的涂鸦,而这些涂鸦内容,就是辱骂山田信一的话语。

    在这一次的游行中,近江启太是领头一位,不仅大声叫嚣,且还把手中拿着的用塑料袋包装好的臭鸡蛋,烂菜叶混合在一起的混合物,丢向了大门。

    这一场恶劣的行为,不仅没有被批评,反得到了游行人一阵欢呼,让近江启太更是兴奋。

    而跟随的小弟五茂敏彦羡慕着看了一眼,在自己的包中拿出来几本书,依稀看出是裴子云的《谁是第二人》《夜行之鬼》,及最新出版的《七武士》。

    五茂敏彦把这些书拿出来后,用力扔在地上,不停跳着,踩踏这些书,嘴中不停的发出:“啊哈!啊哈!哈!啊哈”的声音。

    而在五茂敏彦后面的荊木弥生,一头短发,一个女孩,此时举着“山田信一必须向民众道歉”的旗帜晃动,非常引人注目。

    裴子云站在窗口,看着这群人表演,没有说什么,只冷冷看着,手中再次接了电话:“父亲,您怎么样?休息一周吗?”

    山田和彦是中产出生,但就算考上了名校,又富有才能,当到了部长的职位,其中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还有着不少运气。

    这事件,已经波及到了山田和彦,据说有人去了公司抗议。

    公司已经决定,给予山田和彦休假。

    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祸及家人吗?”裴子云目光冷冷看着下面,这时,也许是时间足了,二是因山田家一直没有出来理会,这些游行的人终感觉到无趣。

    毕竟,除了少数几个核心是拿钱的,那些游行的更多是趁机发泄自己的不满和压力,现在发泄完了,自就要离开了。

    于是围绕着门前游行结束了。

    近江启太用手勾着五茂敏彦的胳膊,脸上露出了得意表情,大声说着:“哈,敏彦,怎么样?今天我的表现不错吧?”

    五茂敏彦伸出大拇指称赞,同时摇摇头,回答:“的确非常好,不过我也很努力啊,就算是弥生今天的表现也非常棒!”

    五茂敏彦稍扭着头,对着荊木弥生说着,而荊木弥生满是笑容,做了一个v型的手势。

    走了一会,近江启太感觉差不多了,对五茂敏彦使了一个眼色。

    五茂敏彦立即整明白了近江启太的意思,于是就拉着荊木弥生向一边去,同时说着:“弥生,走,我们去看看,今天吃什么!”

    “辛苦了一天,总得安慰下自己。”

    近江启太露出了一丝尴尬笑容,对着说着;“实在不好意思,我有点憋不住了,你就和敏彦先去,我稍后跟上来!”

    说着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了难受表情。

    等到五茂敏彦与荊木弥生离开了,近江启太直起了身,在口袋中掏出手机,拨打着电话:“喂,大人!我是近江启太!”

    “是,我今天已完成任务了,围攻了山田家,连山田和彦的公司也去闹了下。”

    “对,不需要几个人,就能使公司让山田和彦休假!”

    “啊哈,您太夸奖了,我们愿意为您效劳。”近江启太不知道听见了什么许诺,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转过的墙角处,一人转出,几乎同时,一根木棒重重的挥了出去。

    “啪”近江启太笑容凝固,怔了几秒,突跌滚了下去,抱着腿惨叫起来。

    这一记,粉碎性骨折。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裴子云大步前去,神的灵觉,沿着近江启太一条线伸向了远处:“让我看看,指挥这些人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