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五十三章 土著的质问
    丸保居酒屋

    虽处在偏僻地方,但以品质上佳的清酒而闻名,每到黄昏,丸保居酒屋中总是人满为患,很是热闹。

    而现在因是正午,普通员工此时都在上班,丸保居酒屋中只有稀稀散散几个人,顾客更是稀少。

    一处角落的小桌,戴着面纱女子独一人喝着清酒,在等候着谁,而在女子周围,可以看到几个穿便服,但神态有点警惕的人,似乎在守护着。

    这个女子穿蓝白色的裙子,看起来是一个温婉的女人,只是虽戴着面纱,但还可以从她紧皱的眉上可以看出,她的心情非常不好。

    这时,丸保居酒屋外走进了一个穿着一身西服,脸色阴沉的中年男子。

    岩楯政彦,从丸保居酒屋走进来就直接向着女子走过去:“利恵,你久等了。”

    说着坐在了利恵的对面,也没有丝毫生分,口中说了一声:“服务员,请给我拿一瓶清酒!”

    因人少的原因,丸保居酒屋的服务很快就把清酒端来了。

    岩楯政彦坐在利恵的对面,两者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酒到后,岩楯政彦将酒倒入大杯,直接重重喝了一口,抿着酒,看着对面的利恵,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沉默了。

    良久,岩楯政彦还是发出自己声音,用低沉的声音问着利恵:“你看完了山田信一的书《七武士》吗?”

    最近这一段时间,要说日本论坛上最轰动一件事,毫无疑问就是山田信一的著作《七武士》的出版。

    《七武士》一经出版,火爆了日本,收到无数好评,很大程度上扭转了别人对山田信一的偏见。

    而现在,七武士已出了第三卷——菊与刀之卷。

    “看过了。”利恵小口抿了一杯清酒,淡淡说着。

    “这些是真的吗?”岩楯政彦双眼紧紧盯着利恵,郑重问着。

    利恵再次喝了一口清酒,没有说话。

    沉默了会,岩楯政彦又再次重复的问着,低沉的声音中压抑愤怒:“利恵,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真名,但这是真的吗?”

    “一个平行历史?”

    “一个由德川家康夺取天下,建立幕府的历史!”

    “但最后会被天皇得政?”

    “然后入侵大陆失败,给原子弹毁灭的日本?”

    岩楯政彦的眼神中隐藏着怒火,放在桌下的拳更不知不觉紧紧握着,一口气将自己心中所有疑问都问出。

    “不,岩楯君,日本没有被原子弹毁灭。”利恵看到岩楯政彦的愤怒,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真诚的解释。

    “是吗?”岩楯政彦却不信,轻轻摇了摇头,说:“如果不是毁灭,恶鬼怎么会来这里?”

    “他们不是有自己的世界吗?”

    见着利恵沉默,他重重的喘了口气:“平行世界,本世界也有人提出,只是科学理论上不太可能。”

    “每分裂一个平行世界,就意味着单个世界能量缩小一半。”

    “几次分裂,整个世界怕是要泡影化。”

    “就算是按照神学,怕也只有影子才能存在。”

    “你们是想夺取我们的世界吧,就和恶鬼夺取活人的身体一样。”

    “的确,我爱权力,但我更爱生命!更爱这个世界的日本!”

    “如果真要让我以日本毁灭的代价来换取获得权力,那我宁愿不要!”岩楯政彦脸上愤怒的表情已消失不见,转而是冰冷。

    利恵叹了口气,还是解释:“不,岩楯君,你听我说……”

    岩楯政彦伸出手,阻止利恵说话,说着:“对不起!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说着,岩楯政彦叹了一口气,怀中拿出了一张支票,恭敬推到了利恵面前,站起来,鞠了一躬:“这是我最后供奉!”

    “对不起了,我不能支持这样的历史!”

    说着,岩楯政彦起身而去。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利恵并没有阻挡,望着岩楯政彦远去,手不由得紧紧捏住酒杯,苦笑了一声。

    《七武士》的出版,根本打击并不在舆论,而是使许多本来同情倒幕派的人,换个角度,得以正视倒幕派的根本。

    对这世界的许多人来说,天皇是传统,复兴也可以接受,但完全颠覆历史,就不行了,德川幕府、明治维新,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感动和共鸣,特别是最后结果是核武器毁灭。

    至于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不过是小人物。

    这时,利恵后面,穿着便服的裏田毅士过来,对着利恵鞠躬:“夫人,要不要?”

    裏田毅士剃了平头,脖上还刻有恶鬼纹身,对着利恵说话同时,用手在空中,比划着斜砍一刀的姿态。

    但利恵听到裏田毅士这样说,立即站了起来,直接一个巴掌,“啪”一声,打在了裏田毅士的脸上。

    “笨蛋,你要知道,我们本来处于劣势!”

    “岩楯政彦谈不上是财阀,但也是三代议员,在政坛上有不小影响力量,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就立刻惊动了幕府!”

    “并且还使我们盟友寒心,让现在本来就有些怀疑的盟友立刻与我们划清界限,对我们保持警惕!”

    “我们的事业,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马鹿做事,才才进展缓慢!”利恵愤怒地说着。

    裏田毅士被打了个耳光,立即立正,低头鞠了一躬,口中说了一声:“嗨!夫人说的是!”

    利恵正在气头上,被裏田毅士这一说,更激发了怒火,她跺了跺脚,还准备继续说点,这时却响起了“滴滴”的声音。

    利恵深深吸了口气,这电话号码是秘密,只有少数人知道,每次电话肯定有重大的消息,立即接接电话,没有再管裏田毅士。

    只是听着电话传来的声音,利恵虽有准备,还是脸色一沉:“什么?近江启太和上野宗一郎打断了腿,而铃木凉太被杀死在洗手间?”

    “是的,对方很有针对性,都是每一环节的关键人物,别的人都没有杀伤,按照作案的逻辑,现在明显是指向更上一级骨干了。”

    “平山,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谁泄露了秘密?”利恵问着:“而且尽川神社并不具备这力量吧?难道幕府插手了?”

    近江启太和上野宗一郎都只是临时雇佣的人的中下层人员,他们的损失,利恵并不在意,但铃木凉太是组织吸取的正式成员,只要经过了这事,就可能获得提拔成干部。

    在幕府眼皮下发展人,并不容易,这是个损失。

    况且就利恵所知,现在铃木凉太可正在负责处理着攻击山田信一的舆论事件!

    “夫人,我们情报人员并没有发觉幕府或尽川神社的异动,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避免受到更大的打击。”

    “如果可以的话,请通知主持这事的更上级,让他尽快转移吧!”电话对面的平山大辅用手摸着自己额上的汗水,小心的建议着。

    平山大辅刚知这消息,就打出了电话,就算这样,还是冷汗直流。

    平山大辅是情报人员,专门负责一些情报,但这还是第一次,所知的专门针对组织的袭击!

    他也没有犹豫,立刻就向自己上级利恵报告。

    “恩,我知道了,你继续监督。”

    利恵口气稍缓,神色变化:“这事,我没有直接插手!铃木凉太后,现在目标是木戸浦茂典,接着就是大野君?”

    “不行,等不及了,我立刻就得去!”利恵站了起身:“快,按照这个地址,立刻去,不得有任何耽搁。”

    “嗨!”

    片刻,路上一辆轿车向某地飞奔而去。

    桥木公寓

    利恵从轿车中出来,没有犹豫,立即向楼上跑去,不过这套公寓建成有着40年,并没有电梯,直奔了上去,看了看门牌号,喘了一口气的利恵用手机急促的敲着门。

    听着“咚咚咚”敲门声,在房间中的大野沢隆志打开门,一看见门外是利恵,很是震惊。

    大野沢隆志一边让利恵进门,严肃问着:“你怎么来了?按照规矩,我们不能见面,除非有紧急的大事。”

    利恵沉声说:“是!大野君,有紧急的事!!”

    “山田信一的《七武士》第三卷已出来了,是菊与刀之卷,讲述的是神君的故事,这些你想必都知道了,并且都阅读了。”

    “但是我给你看的,并不是书本身,而是它产生的变化——这对我们很不利。”

    说着,利恵从口袋中就拿出了U盘。

    大野沢隆志产生着不祥的感觉,铁青着脸,急忙把u盘插到了自己的电脑上,打开U盘,发现里面都是一些视频。

    视频里面则是编辑的视频片断,显示是一些谈话,每次时间不长,不过十几分钟。

    利恵对着大野沢隆志说:“大野君,这些视频是编辑过的视频片断,显示是一些人看见了山田信一的《七武士》的谈话,多余的废话,我已经删除了,只留下了关键的片断。”

    “每个片断时间不长,不过几分钟到十几分钟。”

    “你,打开一个看看!”

    大野沢隆志打开一看,其中切出一段就是稲峰直人观看山田信一的书,正皱眉,口中说着:“德川家康,这人是谁?”

    稲峰直人是一位著名的评论家,以评论尖锐具有针对性,而闻名,他最出色的评论则是曾对日本文学大师岩片雅一的《时光不再》提出的批评。

    视频中,稲峰直人一方面观看山田信一的书,一面用笔在稿纸上写写画画,口中喃喃:“德川家康以后的历史,很有意思,推演起来,也无懈可击。”

    这仅仅是不起眼的一个人,大野沢隆志又切出了另一个片段,是大庫靖彦正在观看和讨论着这书,这是一个社长,身价上百亿円的资产,神色疑惑。

    而下面,一个个人,身份更高,许多未必有钱,但是却在政府和警察机构担任要职,影响很大。

    大野沢隆志看着看着,渗出了冷汗,这样多暗里的同情者,支持者,产生了疑惑,这是很要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