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扇腹
    夕阳西下,大野沢隆志看着山田信一,微微的鞠了一躬,将门打开,身子一侧,让裴子云进入其中。

    裴子云面对大野沢隆志的邀请,缓缓踏入房间。

    眼前这人房间异常简陋,除基本生活用品就没有别的东西,当进入房间时,裴子云一眼就看到占据房间最大位置的书架,只是此时书架上零零散散,并没有摆满书架。

    而在书架不远,一个还在燃烧的火盆,引起了裴子云的注意。

    再环顾看下,书架上排列有些异样,书架有四层,下两层布满书籍,且排列得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杂乱。

    上两层已空了一小半,摆放也杂乱不堪。

    裴子云又望了望不远处的火盆,里面还残留了一些灰烬,明白了。

    大野沢隆志见裴子云注意到火盆,眼角微微抽搐,但一闪即逝。

    转而,大野沢隆志有些歉意说着:“很抱歉,山田君,刚才在清理一些文件,焚烧了一些,但还没有处理干净,让你见笑了。”

    “屋子里东西不多,也没有好招待,唯一可以值得称道就是玉山茶了。”大野沢隆志转身向房间一角而去。

    对玉山茶,裴子云有过一些了解,因山田和彦爱好不多,品茶就是其中一样,最推崇的就是玉山茶,家中每年在茶叶上消耗就是一笔不小支出。

    玉山茶是日本茶之一,生产京都府南部的山城,茶树栽培要追溯到镰仓时代。

    其后经过不断改良,在室町时跻身高级茶,起源于将军家,在新川幕府时代,就成了贡品。

    大野沢隆志倒茶,注水,口中说着:“山田君,您请坐。”

    裴子云坐在这房间唯一沙发上,背对的大野沢隆志泡两杯茶,问着:“我很好奇,山田君,你是怎么样找到我呢?”

    “冒昧问我并不礼貌吧?”裴子云问着:“你就是木戸浦茂典上司吧?”

    “最近操纵舆论与民众,想要攻击我与家人的就是你吧?你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不利呢?”

    裴子云双眼盯着大野沢隆志。

    “原来,山田君连我的名字也不知道,却找到了我吗?”大野沢隆志听了,脸上挂着微笑,有些惆怅:“还真是让我震惊啊,能说说为什么吗?”

    “对敌人的话,没有必要告诉底细吧?”

    “说的也是。”大野沢隆志认真的想了想,把茶端了回去:“山田君是我的敌人,自然不必告诉了——请慢用。”

    茶很不错,能听见茶叶展开的咝咝声,裴子云静听着,观察着杯中水色,幽香清冽沁人,说着:“其实我知道你的来历,只是不知道具体——无非是又一个平行历史的人吧!”

    “对这世界来说,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孤魂野鬼罢了。”裴子云开始品茶,只呷半口就觉满口留香,与平常之茶迥然不同,才继续说着——对整个国家,这些倒幕军其实也只能潜伏在黑夜里,就算有着一些盟友,倒幕军也不能成气候。

    听着裴子云这样的话,大野沢隆志眼神变得尖锐起来,闷哼一声表示不同意:“不,山田君,我得过您的情报,对您的武艺和文才非常佩服,的确是文武兼备的武士,不过,我觉得你这点上,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不是孤魂野,我们才是正统。”

    “这世界在的历史,其实是人为扭曲了,历史上本来没有新川大将军和新川幕府,更不可能扭转幕府的失败。”

    “山田君,你有这样的才能,何不弃暗投明,加入天皇的帐下呢?”

    “武士,只有投靠合适的主人,才能拥有价值,要不,就是野狗而已,山田君,请认真考虑下,拜托了。”大野沢隆志认真说着,重重低首表示隆重。

    “哪个天皇?”

    “是本世界的天皇,还是你的世界的天皇?”裴子云耸耸肩问着。

    “据我所知,由于历史变革,历代天皇也不一样吧,你们准备把幕府以后23代不同的天皇,全部抹杀吗?”

    “这也不是人臣之道吧?”

    大野沢隆志再次沉默,身天皇的臣子,对此完全无法驳斥,裴子云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最重要的是,所谓的正统,无非就是占据现实的最大力量。”

    “我之所以说你们是孤魂野鬼,就是因你的历史,你背后的力量,在这世界,根本不被接受,也不受重视。”

    “历代受你们感染影响的,于是说是为了你们正统,不如说与你们一拍就合,共同反幕——毕竟幕府也有许多人不满。”

    “为了共同的敌人,所以联合起来。”

    裴子云早过了因正统历史而重视的中二年龄,历史无善无恶,只认力量。

    就算原本世界的确是正统又怎么样,在这世界,不过是幻影,就拿织田信长来说,战死桶狭间,以尾张的傻瓜,亡国的低能儿流传在世。

    木下秀吉更可怜,没有人知道他,专家研究,搜集史料,也只知道是一个被称猴子的低级武士,随织田信长战死。

    名震日本,德川幕府第一代征夷大将军,享国祚265年,以东照大权现封神的神君德川家康,不过是一个背叛旧主(今川家),屈膝投靠新川大将军的5000石旗本,一点都不起眼。

    听到这样的话,看着对面冷淡的目光,大野沢隆志毫不迟疑地回答:“不得不承认,某个角度来看的确如此。”

    “但是正统就是正统,并非是你们所能否定。”

    “天津神,站在我们这方。”

    “是吗?天津神真的站在你们这方?”裴子云笑了笑,甩甩手表示想结束话题:“不必相互试探了,更不必拖延,这些话应该留给别人——请上路吧!!”

    听着裴子云这话,大野沢隆志虽早有思想准备,但还是眼神一震,手心被指甲深深的刺入,渗出了血,但丝毫不觉。

    “哎,我本以为,我死过一次,就视死如归,但现在不想,还有恐惧。”大野沢隆志苦笑了,神情释然:“山田君,既事情已到了这地步,那么我也没有多余的话说,不过我也是武士,请满足我的遗愿,让我切腹吗?”

    这种态度足让人肃然起敬,裴子云笑了笑:“这个,可以,但是只能扇腹!”

    见着他有话说,裴子云摆了摆手:“楠木互剌,七生报国是杜撰的,当时楠木正成的儿子楠木正仪还南朝北朝两面跑,真追上去,平安末期的武士源为朝勉强算第一个。”

    “以后切腹殉死成了风气,但是多是折扇朝腹口一划罢了。”

    “武士被幕府命切腹,实际都是被介错斩首,谁都没有真开膛破肚。”

    “你就别为难我了。”

    “明白了,非常感谢,那就请山田君帮我斩首吧!”大野沢隆志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自己衣服,仔细的整理了一下仪容,面对东方坐下,果找了个折扇,对着自己腹部一顶,头微低,等候被斩首。

    裴子云徐徐举起了木刀,说着:“你似乎弄错了方向,你现在面朝东方,而按照佛门说法,佛在西方净土,应面朝西方!”

    大野沢隆志缓缓摇了摇头,说:“虽是这样,可我大野沢隆志是效忠天皇的人,天皇是太阳神后裔,所以我等死时应该面朝东方。”

    “是吗?”

    “你在这世界搞风搞雨,干扰了许多命运,还觉得你的魂魄能回去吗?”裴子云不由问着。

    听到了这话,大野沢隆志心中一惊,似乎明白了,望了望山田信一,看着稚嫩的脸庞,喃喃道:“原来这就是世界的反噬吗?怪不得您这样的年龄,就有这样的成就,你就是这世界产生的抗体!”

    但大野沢隆志的话还没有落,一道圆弧闪过,刀光一闪,人头落地,鲜血四溢,而尸体也直直的尸体向东方倒去。

    鲜血、残尸构成了一幅异样的美。

    裴子云杀了大野沢隆志,却没有管这些,低头用手缓缓抚摸着木刀,感触木刀上的质地与纹理,一股异样感觉传入了裴子云的手中。

    仔细的看了看木刀,果然木刀右上角还可以看见一个隐隐是大野沢隆面孔,正在发出无声的惨叫。

    裴子云回首看了看身后倒下尸体,说着:“就算再有决心,灵魂到这处境,还不是一样?”

    “要是决心有用,还要力量干什么?”

    “让我看看,你的上级是谁?”说着,眸子一亮,但这时,忽四周一股凉风,不知从何而至。

    裴子云眼睛一眯,单手提着木刀,一手伸了出去感觉,突一皱眉:“这是迷雾?”

    之前,裴子云就曾几次遭遇迷雾,且在迷雾中遭受袭击,而眼前的迷雾似乎更多是遮掩神的目光。

    裴子云摇首:“这些迷雾很有些作用,只是你留下的痕迹太多了,离开还没有半小时吧!”

    “就算是迷雾,又能阻挡我多少时间?”

    “况且,现在的我可与以前不一样!”

    说完,裴子云打开了门,举步出去,同时身上散发出一股微光,而在微光照下,迷雾迅速退散。

    远处,不快不慢行驶的路上,车中的利恵突面色惨白,闷哼一声,鼻子流血,嘴角隐隐有血丝渗出。

    利恵没有管这些,急忙的擦了擦血,迅速从怀中拿出了手机,一一打了几个电话,接着,她沉吟了片刻,命令司机:“转向,去原宿木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