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鲜明的颜色
    坂东嫒子匆匆在鹿角馆中出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向门口而去。

    这时,鹿角馆早已有一辆银白色轿车在等着,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恭敬鞠躬,又开了门。

    当坂东嫒子进车,中年男子说着:“失礼了。”

    跟着进了去,向坂东嫒子递来一叠资料,坂东嫒子也没有在意,接过了翻看,这人是由口文雄,虽不是坂东家的一门众,但却是坂东财团上任家主坂东匡志的重要心腹。

    以往,坂东匡志很多信息,就是由口文雄负责收集处理,现在坂东匡志已卸任家主,他将相应势力都已交给了坂东嫒子接手。

    由口文雄负责的情报单位,自也交到了坂东嫒子手中。

    由口文雄用手推了推眼镜,神色恭敬,口中说着:“姬樣,按照这条线索,我们已调查清楚了与阪东佐知子相关的情况。”

    “情报全部在里面了。”

    阪东佐知子本来就是阪东家的重要一员,其实情报非常仔细,只是谁也没有那样想而已,现在按照这线索,自全部串起来了。

    看着眼前少女凝神观看,精美发髻上垂下柔顺直发,的确非常美丽,由口文雄犹豫了一下,还是用着轻缓语气问:“姬樣,匡志大人现在身体还好吧?”

    坂东嫒子听了,微微抬首一笑,知道是由口文雄疑惑和担心,毕竟坂东匡志并没有到干不动的时间,而且,就算传位,也应该是儿子,怎么是孙女?

    “不愧是爷爷所看重的人,的确有几分忠心。”坂东嫒子想着,说着:“放心吧,爷爷现在身体还好。”

    “其实你们可以多多拜访爷爷,爷爷不会嫌弃你们。”

    “嗨,明白了。”就算在车内,不能行大礼,由口文雄还是重重低头表示敬意。

    坂东嫒子不再说话,翻看着由口文雄交给她的资料,资料很厚,照片以及信息密密麻麻。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看到这些东西,恐怕在短时间内将这些东西理解,会是十分困难,因东西实在太多了。

    坂东嫒子对此自没有感觉,她眼神微凝,快速翻看着资料。

    很快,车子抵达了一处,缓缓的停了下来。

    坂东嫒子出来,立刻就有一人迎了过来。

    迎接坂东嫒子的人是一个中年人,穿着黑绿色军装,皮肤微黑,整个人很有精神,见到坂东嫒子,立刻敬了一个军礼,口中恭敬问侯:“是嫒姬大人吗?”

    坂东嫒子微微点了点头:“是的,我就是!”

    中年人就微微鞠了一躬,介绍:“嫒姬大人,我叫山内瑛介,东普连中佐!”

    东普连是东京直属普通科连队的简称,在日语里“连队”指“联队”(团级),在编制上定员仅330人,只有正常的1200人编制的三分之一,且很少满编。

    不过成员全是精锐,接受过特种侦察、通信干扰、三栖秘密渗透,以及山地机动、空中机动、岛屿攻防、阵地构筑、突击等,指挥官级别是大佐。

    “东普连”强调快速反应,没有重武器,但有直升机群,挂有导弹,可以说,是强调快速反应,迅速歼灭,主要用来对付恐怖事件的部队。

    坂东嫒子眼神微一闪,立刻就知道山内瑛介身份,震惊日本的“东京葛西赤军案”,就是由东普连处理,当然,东普连处理的案件不仅仅这些,还有更多不为普通人所知的事件。

    山内瑛介微微一侧身,露出了身后两位少佐军官。

    野州和延与善塔俊一立刻对着坂东嫒子行礼,同时也问侯着:“嫒姬大人,我们是秃鹫分队的队长,这次行动我们将配合您!”

    说着,两人深深一躬,真诚的说着:“嫒姬大人,一切都拜托你了!”

    秃鹫分队,这一只部队,坂东嫒子也很清楚,因东普连不多,只有三只分队:秃鹫、雄鹰,以及灰熊。

    而秃鹫是三支特种部队中,最擅长信息战及远程狙击的部队。

    这时一个参谋小跑过来,迅速行了一个军礼,报告着:“嫒姬大人,这是已经整理的文件,请过目!!”

    坂东嫒子接过来了这一份文件翻看。

    山内瑛介也对着坂东嫒子解释:“目前查出的可疑目标有毛呂幸治、日浦一夫、海北健一郎。”

    “其中,日浦一夫的嫌疑最大,我们分析过阪东佐知子最新通话记录,其中两通电话与日浦一夫有关。”

    “尤其我们调查人员发现,日浦一夫最近行动很诡异。”

    “通过多方面信息分析,我们进一步调集了日浦一夫这几个月信息,与以往对比,有着异样。”

    “我们人员已有相当大的把握,可以肯定,他就是倒幕人员之一。”

    “而别的两个人,毛呂幸治与海北健一郎也与此类似,有相当大的嫌疑。”

    “这样的话,先调查布网,随时等候我的命令。”坂东嫒子说着,望着资料若有所思说着。

    “嗨!”三人同时应命。

    早川家

    卧房中,床上摆了几个娃娃,书架上陈列着一本本厚重菜谱。

    早川直美这时双手托着脑袋,眼睛仔细盯着屏幕,认真看着,同时嘴中还不停的自言自语:“恩,这个毛豆裹年糕,看起来不错!”

    “用捣碎的毛豆裹上年糕,是一道甜点,山田君一定会喜欢!”

    “咦,这上面也有深川丼,可是我上次已经学会了,不过说起来,它不错,上次山田君吃时,可赞不绝口!”

    “嗯,这份鳗鱼饭的颜色很有点诱惑,可山田君似乎不喜欢吃鳗鱼!”

    “这个,甜豆沙麻糬杂煮也得借鉴下。”

    早川直美不停翻看着菜谱,分析着裴子云的口味,口中不停的喃喃,说着说着,脑海中浮现了裴子云的影像,她的脸悄悄红了,不知不觉,眼睛迷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这时,突然间,早川直美听到“咚咚”敲声。

    “咦,是妈妈敲门?”

    这时当然不可能是父亲回来了,时间还早,但仔细一听,不是门,是窗口,早川直美吓了一跳,揉揉脸,向着窗外望过去,见着一个人影。

    “谁?”早川直美更觉得可怕了,退了一步观察,日本人平时彬彬有礼很对,可也是盛产变态——主要是压力太大。

    仔细一看,却是裴子云。

    “啊!部长,怎么会是你?”早川直美又惊又喜,不假思考,急忙打开了窗。

    裴子云直接一跳,轻松抵达到早川直美的房间,没有半点声音,口中却得了便宜还卖乖,训斥说:“直美,你这样快速就开窗,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早川直美把部长让到椅上,立刻倒茶:“部长怎么会是坏人……请先喝茶吧!”

    裴子云接过茶,喝了一口,有点满意,喊着:“我的确渴了,直美,我忙了一天,饿了,给我弄点吃的吧!”

    “拿来了,我就走!”

    “嗨!”早川直美立刻答应了,脸不由更红了,心中有些震惊,但更多的是喜悦,部长忙了一天,却专程赶来吃我的料理,这是对我的肯定吧?

    直美,加油,你的修行完成了一半了。

    早川直美出了门,悄悄伸头看了一圈,发现自己妈妈不在厨房,快速过去,等抵达了厨房,发现没有惊动妈妈,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忙碌了起来。

    早川直美一边看着厨房中还有什么食材,口中念着口诀。

    这一次,裴子云来的很幸运。

    因为厨房中恰有着早川直美特意准备的食材,上次裴子云说深川丼非常美味,她这一次还准备再次做给裴子云吃,

    但早川直美没想到裴子云会这样突然闯了进来。

    不过,无论过程怎样,山田君能吃到自己的料理,就感到很满足了!

    早川直美暗暗的想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深川丼,原本是江户时代深川地区渔夫发明的现煮现吃速成料理,但在现在,配上各种美味的海鲜,味道更是非常棒,受到了不少人的欢迎。

    早川直美准备的食材,口中还念叨:“嗯,这次要用蛤仔,口感肯定会更好!”

    “还有,油豆腐,味增汤也是我精心准备,想必这次味道会更棒!”

    很快,早川直美就将深川丼做好了,满意的看着自己作品,小心将深川丼装一个她早已准备好的便当盒中。

    她将便当盒拿到房间中,裴子云接过,说着:“哈,直美,这样快速,你的料理又进步了。”

    “我先走了!”说着,裴子云一个跳跃,从窗户中跳了出去,他身影敏捷,这世界虽不支持某些神秘侧性质,可也身轻如燕。

    “啊!”早川直美连忙扑到了窗,只看着裴子云的人影一下就消失在街道,怔了许久才回过神。

    回到了床上,早川直美躺下,脑海浮现是刚才裴子云身上沾染血红色污迹:“山田君身上的,是血吗?”

    早川直美早隐隐知道裴子云和普通人不一样,但这次是实证。

    想着,就不由得有些担忧。

    “山田君说过,他是武士,三千子桑也很奇怪,就连冴子都每天练习剑道,从不懈怠。”

    “只有我不会,不过,只要山田君喜欢我的料理,我也就满足了。”躺在床上的早川直美想着想着,眼皮沉重了,渐渐沉入了梦中。

    不知不觉中,眼前是一片波光,又似乎沉在了水中,不知不觉,她感觉到,这次似乎更鲜明了。

    以前是梦一样,现在却似乎有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