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六十章 释放人质
    千户山

    直升机迅速近,内部甚是寂静,只有极微细鸣音和有节奏的机器声。

    裴子云坐在舱内,感受到一种很强的预感。

    未必是凶,是一种大变的感觉,宛是潮水一样,他突然之间想起了在大海中的罗搏岛,以及叶苏儿、祁千叶、廖青叶、初夏。

    ——我不会忘记她们。

    裴子云睁开眼。

    直升机在下降,警察迎接了过来,这时已集中了二三百人了,坂东嫒子才下车,就被迎了过去。

    架起的屏幕上是地图,一个少尉报告:“千户山,只有三条路,都很陡峻,直升机可以上去,但是难以降落,而且还有人质。”

    “不过,同样罪犯无处可逃……”

    听着报告,坂东嫒子望向野州和延:“你是指挥官,就请指挥吧!”

    “嗨,放心吧,嫒姬大人,我们会解决一切。”野州和延只看了山上一眼,就微笑的说着,坐到屏幕前指挥:“释放无人机侦察。”

    无人机飞了上去,渐渐山上一切都拍摄着,坂东嫒子平静望着屏幕变化,只觉手心里微微冒汗,看了一眼裴子云,发觉着他冷眼旁观。

    “山田君才是真正的镇定。”转眼看回去,半山腰一处平缓地势,有一大片人。

    这一片人看上去都是旅客,有男有女,还有小孩子,看上去很不妙,时不时可以听见哭泣与啜泣的动作,但动作很是细微,显是压抑着。

    在周围,手持枪械全副武装的人员,正用枪指着,同时观察着四周。

    这些武装人员,身穿浅绿色作战服,神色坚毅,目光冷淡,即使面对这些人苦苦哀求,眼神也没有丝毫动摇,偶尔转动的眼球中,还可以隐隐看到一丝凶光,显然这些人都是经历过血的真正的战斗人员。

    不远处,靠一颗树木,拿着望远镜小心观察着山下的日浦一夫,眼神锐利,无视了山下不停喊着让他们投降的声音。

    因日浦一夫这一行人行动匆忙,连自己一些必备装备都未准备,这些胁迫的普通人自没有多少待遇。

    这些人不仅缺水,更缺食物,现在在山中,风吹的很冷,可称得上是饥寒交迫。

    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肥胖,衣服被刮破,身上更几处不浅伤口,血淋淋伤疤还没完全愈合,还看到渗出的血。

    这时,忍受不了恐怖,森国浩靖低着头,扑在地上,突抱住其中一位全副武装人员的脚,大声尖叫道:“啊,求求你们,赶紧放了我!!”

    一刹那,几把枪都对准了森国浩靖。

    “我是寺本集团董事长森国秀信的儿子,求求你们放了我,我一定会有重报,父亲会给你们一笔很多的赎金!”

    被森国浩靖抱着的武装人员,眼神中透着不耐烦,使劲甩着脚,发现没有将森国浩靖甩掉,于是“咔咔”打开了保险,将枪口对准了森国浩靖,就要扣下扳机。

    这时,日浦一夫走到森国浩靖面前,对着士兵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开枪,用脚将森国浩靖的头抬起,俯视着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涕泗横流的森国浩靖趴在地上,抬起头望着一脸微笑日浦一夫,瑟瑟发抖:“是!求求你们放了我!”

    日浦一夫听到了他的回答,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转手对人吩咐:“去,给他拿点吃的,和御寒衣物。”

    “嗨!”有人低首应着。

    看见众旅客的脸色好了许多,日浦一夫露出了笑,这可以让旅客认为自己只是求财,自然安心许多,才想着,怀中一部电话震动起来。

    日浦一夫眼神微凝,走到一侧,同时挥手,让别人远离自己,恭敬的问着:“大人,有什么吩咐?”

    “我们已经确定,神降之时,还只有13个小时,你只需要拖延时间就可以了。”对面传来了简短的声音,挂了。

    “嗨,明白了!”日浦一夫精神一震,回答着。

    山下,临时指挥部,突有人大声:“报告,有特殊信号出现,疑似上面的日浦一夫在与外界联系!”

    “解析信号,能否判断出日浦一夫是与何人取得联系?”野州和延立刻问着。

    “抱歉,少佐!”一位人员不停的敲着键盘,同时满头大汗的说着:“这是一组经过复杂加密过的信号,短时间内我们无法解析!”

    “而且只通话了13秒左右。”

    “我就知道,这一群人后面肯定还有人!”野州和延用手敲击木板,让木板发出了“咔”的声音:“谈判专家,武川正章到了没有?”

    武川正章,五十岁,东京人,出生于警官世家,能力出众,创造多次谈判奇迹,被日本媒体称“谈判大师”。

    其中震惊全日本的“上野银行大劫案”与“8·29青森特大人质劫持事件”都是由武川正章亲自出面谈判,从而得到相对良好的结果。

    不仅如此,武川正章提出了一项“反劫战术理论”,替日本培育多位谈判专家。

    “武川正章已经到了,现在正在准备着。”一位人员回答着。

    “如果武川正章准备好了,立即让他前去谈判。”野州和延命令着:“各小组织作好强攻的准备。”

    “嗨!”

    千户山

    一位手持冲锋枪的武装人员,小步快速跑到日浦一夫面前,报告:“大人,幕府方面的谈判者已过来了。”

    “要不要?”这武装人员目中泛着凶光。

    “不!”日浦一夫看了看无人机的拍摄,又看了看下面隔了二十几米的谈判者,微微一笑:“来的正好!”

    “你去告诉他,如果满足了我们这些要求,我们就可以分批释放人质。”

    “首先,让官方给我准备100人三天的粮食与水,同时准备20辆最新卡库尔越野,告诉他们,寺本集团董事长森国秀信的儿子也在我们的手中。”

    “此外,还要十艘小型冲锋艇!”

    “你让他们给我准备30把撒切尔冲锋枪与1万发相对应的子弹。”

    “让他们派来三架直升机,具体来到这里的时间要由我们来定。”

    日浦一夫毫不迟疑的说着。

    “嗨!”有人记着,迅速过去,和下面来的人争论起来,过了许久,武川正章擦了擦额上的汗,看着指着自己的枪,一步步小心从山上退了下来。

    立刻有人围了过去,问:“谈判怎么样?”

    武川正章没有立刻回答,接过一瓶水,喝了一小口,舒缓一下,小步向着指挥中心而去,抵达后,自有着同步,指挥中心已经知道过程,武川正章还是眼睛微眯,对着野州和延说:“日浦一夫这一群人要求很高。”

    “不仅要食物,还要逃生工具,甚至要求了大量武器。”

    “这些要求,我们无法满足,特别是逃生工具和武器。”野州和延并不意外,看着山上冷冷的说着。

    转了几圈,野州和延命令:“既有分批释放人质的诚意,你先将要求食物送上去,督促释放人质。”

    “要不要在水和食物里放下药物?”有人问着。

    “不要,送上去也是给人质使用,不要节外生枝。”武川正章立刻说着:“这会激怒匪徒,制造血腥事件。”

    “好,就这办,立刻去准备这些食物!”野州和延命令着,在现代社会,这些算不了什么,很快,日浦一夫要求的食物与水就被送到了千户山上。

    而让人惊讶的是,日浦一夫释放了7个人质。

    当这些人质从千户山下来时,一大群记者就对着拍摄。

    这一起劫持事件,早已闹得沸沸扬扬。

    日本各大媒体早已派遣了记者等候,想要得到第一手最新消息,其中几家最权威的官方媒体,得到军方允许,就近对几位死里逃生的人质访问。

    释放的人质都被记者包围起来,闪光灯闪着,摄像机对着,不顾人质惊慌或不安的表情问着。

    “请问您是谁,是哪里人,到这里旅游吗?”

    “您被俘虏的话,有没有受到虐待,上面杀过了人质吗?”

    “上面有着女人和孩子吗?您现在有何感想?对上面没有释放的女人和孩子有什么感觉吗?诶……您别走,请说一下您的感想,拜托了!”

    这一片混乱,简直可以称得上闹剧了,野州和延怒吼:“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媒体和记者?”

    “听说上面打了招呼,要新闻自由,允许采访。”有少尉尴尬的说着。

    “混蛋!”民主社会,新闻媒体势力很大,野州和延也只有骂了一句。

    “这是第三批了吧?”这时渐渐入夜了,采访的车子越来越多,裴子云有些疑惑望着这一场景,感觉有些奇怪,因每满足一个条件,对方就释放一点人,这一举动非常诡异。

    大家都知道,人质是会释放完,而对方虽提出要直升机,但并不强硬。

    难道他们不想逃吗?

    裴子云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突有所领悟,迅速拿出了手机,搜索着相关信息,发觉现在网络上暴光全部是人质释放消息,已经成了全日本的头条了。

    “全日本关注,如果匪徒强硬拒绝谈判,可以强攻。”

    “但是现在每隔一段时间,释放一批,整个日本都不会允许警方在这时强攻,只能继续谈判下去。”

    “这,是想拖延时间?”

    裴子云立即转身,到了坂东嫒子的身前,也没有废话,立即说明了心中猜测。

    坂东嫒子一惊,蹙眉:“山田君,你是说,对方在拖延时间?”

    “对,因为满足要求释放人质,虽每批都很少,但导致警方没有理由进攻,国民也不会同意。”裴子云举着手机说着:“网络上制造的舆论也是为了这目的,但为什么就不清楚了。”

    坂东嫒子转了几圈,沉吟:“谈判专家武川正章也有所怀疑,为此我们也有所准备。”

    “现在,有好几支分队已在随时待命。”

    “只要当人质被释放的差不多,就强攻上去。”坂东嫒子眼中露出了一丝冷光:“谁都不可能逃掉。”

    才说着,突然之间天地动摇,坂东嫒子身子一歪,差点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