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神代降临(上)
    东京·二十间堂

    二十间堂是橼舍隐系列在京都新作,是一栋二层日式别墅,坐落古寺庙原址上,毗邻东子酒店、京都国立博物馆,地理位置十分好,价格非常昂贵。

    它是属于神户铁钢集团家主吉友幸一的资产,神户铁钢集团是日本钢铁企业一个巨头,财力深厚,据说与幕府也有很深的联系。

    此时,二楼会议厅壁灯柔和,有音乐在响,地毯品质绝佳,空气带着檀香,主人在这一场会议中沉默坐着。

    吉友幸一面色苍老,头发花白,脸上隐还看到星星点点老人斑,但眼神有神,偶然还带着锐利的光。

    会议桌上坐满了人。

    细谷英寿正在说着:“幸一大人,请允许我介绍下,山田信一的新作《七武士》以发行到了第五卷,剧情已到了明治。”

    “根据第四卷内容,文章中的倒幕,天皇得了大权,是有特殊原因。”细谷英寿西装整齐,衬衣雪白,微微低着头介绍着:“幕府有个政策,参觐交代,这想必不用说了吧?”

    所有人都没有说声,这是常识。

    参觐交代指各藩大名在一定时间内前往江户觐见将军,并在幕府居住一段时间,然后返回自己领地。

    “一年隔一年到江户,加上路上时间,藩主根本不能在自己家里呆多少时间,只能遥控指挥,家臣渐渐控制藩政,而继承人更住在江户,等父亲死了才回去,更进一步削弱了对藩政的控制。”

    “这政策执行200年,导致倒幕时,倒幕军名义上军队属于藩主,但实际上被家臣控制,而大名又防范着重臣,导致大量中下级武士,甚至新加入的浪人,控制了新军。”

    所有的人都静静听着,吉友幸一眼皮跳动了一下,取下眼镜擦了擦,而细谷英寿的声音在继续:“其实如果靠传统的重臣还好些,与藩主斗而不破,而那些中下级武士和浪人,平心而论,都是白眼狼,这具体还请看一篇——论中下级武士的破产——这个附录。”

    “武士贫穷如农民,晋升艰难,压抑了二百年,对旧体制恨之入骨。”

    “套书中落魄武士关口幸树临死前呐喊——都是大名和将军的错,要不,我怎么就这样落魄?”

    “而天皇并且无实权,不干事,反变成了最完美的君主,于是中下级武士和浪人,都敬爱天皇,集体投奔天皇,故天皇得了大权。”

    “可以说,天皇能胜利,完全是幕府政策导致的结果。”

    “而第五卷,天皇掌权,大阪商人集体破产,农税增加,武士大下岗,程度比之幕府更凶狠了数倍。”

    “书中五代目,就是在这背景下观察整个政策的延续,并且对旧武士举起了刀。”

    “不看第六卷和第七卷,单纯这五卷,就已经把战国、德川时代、明治时代,交代的清清楚楚。”

    “幸一大人,您对此有什么话说呢?”说到这里,细谷英寿抬高了声音:“历史,是这样演变了吗?”

    “这样演变的话,我看不出德川家康这个神君,神在何处,难道就是靠欺负寡妇幼儿而夺取天下?”

    “明治也并非是英明神武,仅仅是得了历史赠给的礼物。”

    “请恕我无礼,我并不觉得织田信长、德川家康,能与横扫天下的新川大将军相提并论,更加不要说猴子了。”

    “也不觉得明治比和平过渡的幕府更优胜。”

    整个大厅静静没有声音,吉友幸一无视了这个声音,只喝了一口茶,稍微看了看手上的表,沉默着。

    而在吉友幸一的白坂邦昭看了一眼对面墙上钟表的时间,笑眯眯说着:“英寿,年轻人不要火气这么大,伤身!”

    “等你到了我这年纪,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白坂邦昭与吉友幸一身份地位相同,而细谷英寿代表对倒幕军投资集团,现在正在诘问。

    细谷英寿非常年轻,才30出头,剃着短发,整个人看上去很锐气。

    事实上也是如此,细谷英寿虽有着家世,但这样年轻就凭着能力,掌握了所在的千方证券投资公司。

    千方证券投资公司听着非常普通,但在投资圈,千方证券投资公司是一个真正上规模上档次的公司,实际上也是对倒幕军投资最大一个组织。

    现在会议桌上,足足坐满二十几人,如果把会议桌上的人所曝光,那会引起日本的经济上一次地震。

    因在座的无一不是各行各业的顶尖人物,或是巨头,或是大鳄,或是财团领导。

    细谷英寿的诘问,实际上就是不少投资者的心声。

    的确,以前不知道内情,对德川和明治,都有所憧憬,但是迷雾散去,给人的感觉就是“不过如此”。

    这是非常恐怖的打击。

    因此看着白坂邦昭漫不经心的模样,又一个投资者虎岛毅士忍不住了,他此时声音略显低沉:“邦昭大人,您这样说话,也太无礼了吧?”

    “我不得不考虑对倒幕军的投资,是不是合适。”

    “虎岛,你想背叛天皇?”又一个倒幕军的人阴沉的问着。

    “哼,我效忠的天皇,是长禄天皇,可没有听说过明治。”虎岛毅士冷冷的说着:“而且当初说协议,我们有合适的理由的话,有权力终止投资!”

    “现在,我的企业,因你们的倒幕军,已损失了1/3,这理由已经很充分了吧?”

    虎岛毅士的财团已被幕府盯上了,虽没有找到准确的证据,但蛛丝马迹总难掩盖,因此在相关产业上遭到幕府打压,损失惨重。

    “是啊,当初你们可说好了!”第三个投资者柄谷康英微闭眼睛,缓缓的说着:“现在,请体面的结束吧!”

    “莫非,你们想违约?”隈本元纪冷笑,他是重工业方面的财团,有两家军工厂,与幕府关系密切,但是谁都不知道,掌控人暗中对倒幕军投资。

    “吉友大人,白坂大人,请不要自误!”隈本元纪低沉的说着,倒幕派的力量,在熟知底细的财团面前,并不可怕。

    在隈本元纪发言,整个会议上足足有三分之二人都提出要终止对倒幕军的投资。

    吉友幸一也没有生气,只是站了起来,再微微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表,说:“既这样的话,就请大家稍等一会。”

    “我现在让人去,把终止的手续拿过来。”

    虎岛毅士神色一冷,感觉到不对,立刻大声说着:“幸一大人,你不会想耍花样吧?”

    “我们只是来表明态度,并不需要你们所谓的手续!”细谷英寿此时冷静,意识到了什么,也赞同着。

    白坂邦昭依旧笑着,只是笑容更深邃。

    就在这时:“砰”一声,突然楼阁摇摆,一阵巨大晃动,诸人都是变色。

    “这是地震?”

    隈本元纪冷峻的脸,不由变得惨白,想使劲往外跑,可却发现自己手脚无力,怎么也动不了。

    “快跑!”细谷英寿大喊,同时冲出会议厅。

    虎岛毅士在晃动中摔倒,砸到一把椅子上,坚硬木头重重砸在头上,不由发出一声痛哼。

    但虎岛毅士强忍着疼痛,迅速爬起了。

    “毅士,快下楼。”细谷英寿大声喊着,一把手伸过来将虎岛毅士扶了起来,带着下去。

    “我们也下去!”明石治夫、波島秀和、前角地健一就要离开会议厅,却看见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只见白坂邦昭、吉友幸一为首倒幕派,根本不管着震动,一起对东方跪下,而不知何时,会议厅打开了一个对着东方的巨大窗户。

    这个会议厅非常大,二百平米,而其中除本就参加会议的人,还有一些服侍的人员,而这些人员都是吉友家所提供。

    现在这些人都默不作声,隆重的跪下。

    与此同时,不知不觉间,一股雾气浮现,笼罩着楼梯。

    吉友幸一站了起来,本来苍老的他,似乎年轻了几分,大声说着:“诸君,你们不要惊慌。”

    “这些年,感谢你们的支持,现在回报时候到了——神降来临了!”

    吉友幸一稍停歇了一口气,脸色变的有些狰狞:“对支持我们的人,我们并不吝啬,但对背叛我们事业的人,同样毫不宽恕!”

    “现在,正义降临了。”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细谷英寿惊慌的喊着,只见两个服务人员起身,一把抓住,按了下去,无论细谷英寿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

    “不!”

    “你们怎么敢,千方证券投资公司会给予报复!”

    话还没有落,刀光一闪,血淋淋的头颅跌了下去,滚入迷雾的楼梯不见,而虎岛毅士也变了色,看着一把刀刺来,连忙求饶:“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支持倒幕,我加入你们!”

    但是这没有意义,只听噗一声,长刀刺入,在背后透出了刀尖,虎岛毅士发出了长长惨叫,在二楼翻滚跌了下去,重重砸在地上。

    两人被杀,余下的人吓的脸色苍白,连声:“这是误会,误会,我们还会为倒幕贡献力量。”

    这时,白坂邦昭来到面前,微笑说着:“这样就最好了,诸君,相信我们,合作才是你们的生路——去,打电话给日浦一夫,时间到了!”

    白坂邦昭知道在场的人愤怒,也相信一旦离开,就会雷霆报复,可他们并不清楚神临的意义。

    对许多人来说的社会规则,都为之改变。

    “嗨!”服务人员应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