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看在尽忠的份上
    东京作战指挥中心

    山内瑛介在电脑上浏览着一份新发过来的资料,时不时在笔记本上写着,在对面,又平雄二恭敬坐下等着。

    片刻,山内瑛介忙完了事,身子向后一靠,喝了一杯咖啡,稍提了一下神,问:“现在情况怎么样?”

    又平雄二低头说着:“联队长,情况不妙,随着地震,各监督区都发现迷雾,尤其是千户山区,情况更不容乐观!”

    “坂东家新任家主坂东嫒子,因协助调查与作战,现在也被困其中!”又平雄二低首恭敬的说着:“连同秃鹫分队,以及一百余警察在内。”

    “人质和记者呢?”

    “由于第一次地震,人质基本上撤退,没有卷入,记者有十余人还留在原地,同样失去了踪迹。”

    山内瑛介面无表情,轻捏着两眼之间,冷冷说着:“舆论控制令下达了没有?”

    “七分钟前,内阁已经紧急颁布。”

    “那立刻在外界戒备,有人出来,特别是记者,第一时间控制。”山内瑛介冷冷的说着:“现在是紧急状态,不能随便发布信息。”

    “嗨!”又平雄二应着,就在这时,“滴滴”声,山内瑛介腰间电话突响了。

    山内瑛介眉微皱,还是立即接了电话,因他很清楚自己手中保密电话,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个号码。

    现在这个时间打电话,山内瑛介心中闪过几个面孔。

    “瑛介吗?我是坂东匡志!”电话传来苍老的声音,室内顿时沉默,山内瑛介神色严肃起来。

    鹿角馆

    坂东匡志扶着拐杖,一手拿着电话,神色不好,面色苍白,有几个医生待命着,他缓缓说着:“我现在也不多说,请立刻派遣部队,去千户山区域救援。”

    “内阁关系我已打通了,不会让山内君为难,剩下的步骤就看你了!”

    “救援成功,坂东家必有厚报,那时,你的要求坂东家都会竭尽全力满足!”

    “至于晋升成大佐,不过是小事。”

    山内瑛介听着这话,咽了一口水,目光微转,说着:“匡志大人,您放心,我会尽力而为。”

    “是是,我明白!”电话搁了下去,又平雄二连气都不敢喘,只是沉默,而山内瑛介站起来,望着窗口,心中郁闷,本来联队长的位置级别就是大佐,自己只要任满半年就可晋升,不想才当上一个月就出了这事。

    现在,坂东家又施加了压力。

    良久,山内瑛介已经有了决断,命令:“请求警视厅加派人员勘测,让后勤组继续进行穿透性联系,务必和里面失踪人员联系上。”

    又平雄二听到了命令,吃惊问着:“联队长,您不准备调动雄鹰和灰熊?”

    刚才坂东家拜托的可不是警察。

    山内瑛介脸上肌肉一抽,冷冷说着:“我是东普连的联队长,要对我的职务负责,现在,东京安全才是最重要,再说秃鹫武器精良,训练有素,谅想不会有事。”

    “就按照我说的办。”

    “嗨!”又平雄二心中佩服,敬礼后快速拨打着电话。

    鹿角馆

    “咳咳!”坂东匡志沉着脸放下了电话,连连咳嗽几声,周围医生冲了上来,查看情况。

    坂东匡志挥了挥手,说:“放心,现在我还没事,现在能联系到嫒子吗?”

    “十分抱歉,之前有过简短通讯,现在再也联系不上了,在千户山区的人也是这样!”由口文雄擦了擦额上汗水,打开投影,指着资料说着:“家主,地震后,千户山地形已发生了变化,出现几条深沟!”

    “让我们赶过去的人,一时难以到达,最重要的是,一旦深入迷雾区,就失去了联系。”

    坂东匡志没有继续听下去,抬眼看着窗口外面,幽冷的说着:“现在,颁布我的命令。”

    “嗨!”由口文雄立刻应着。

    “迷雾区外面,设立接应站,一旦迷雾消失,立刻接应。”

    “派遣敢死队继续深入探察。”

    这都是很正常的命令,接下去,坂东匡志唇上泛起一抹冷笑:“还有,密切关注着东普连的动向。”

    “如果出动就罢了,要是不出动……”

    “山内不会这样不理智吧?”由口文雄不由目瞪口呆:“其实东京现在非常安全,不但有重兵,还有着最多的武士。”

    “不,山内瑛介啊,其实是相当忠诚的人,就算东京非常安全,这时有七成可能会按兵不动,如果是这样,你与他联系时,务必若无其事,对他的道歉也可以接受——各为其主,身不由己,我还是很理解!”

    坂东匡志笑了两声,但是这笑声顿时使由口文雄毛骨悚然。

    “由口!”

    “在!”

    “可佩服和理解,不等于认同,如果这样的话,你拟个计划,一年半内弹劾,使他失去这个职位!”

    “第三年,就让他‘病’死,看在山内君为幕府尽忠份上,就不祸及家小了。”

    “想必他会充满感激吧!”

    “嗨!”由口文雄应着,当他到外面传令,明亮灯光洒在身上,但这反使他感到一阵战栗。

    千户山

    “哒,哒,哒”瞄准镜中,对面隐隐的迷雾中爆出一篷篷血雾,立刻有五六个人倒在地上,但接着,一个射击的秃鹫队员眉心炸裂,整个脑盖揭了开来,红白脑浆飞出,栽倒在地上。

    “对方枪打的很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又听见“砰”一声,又一个警察应声而倒,胸膛处破了一个血洞。

    伏在地上的人,立刻呼唤了火力。

    “砰砰”几声巨响,几道炽烈火光肆虐而来,照亮雾一角,只又迅速在这浓厚的雾中消失了光亮

    是几架直升机的火箭弹对着明治时军集合处发射,火箭弹带着长长尾巴落下。

    “轰”一声,火箭弹爆炸,一片明治时军伏在地上,但很快又有大部分重新爬起来战斗!

    裴子云看了看场景,皱着眉问:“火箭弹,就这点威力?”

    “不,应该不是,威力变小了许多。”

    “您仔细观察!”

    “当火箭弹爆炸时,四处雾气有急速向它涌过去!”一个军官眯眼,使劲观察,回答的说着:“当然,敌人的战术素养很高,也是重要原因。”

    就在这时:“轰”一声巨响,一架武装直升机在空中爆炸,肆虐火光一时间闪过了裴子云的眼。

    裴子云在光照耀下,发现了上空的神社。

    在迷雾涌起时,政府军就没有时间再去管日浦一夫的踪迹,因从雾中出现明治陆军数量太多了,稍不小心,就命丧敌手。

    裴子云戴了上红外线夜视眼镜,向后退了去。

    只有十几步,迷雾越来越浓,连前面爆炸和射击的声音都削弱了许多。

    裴子云快步而行,抵达一处,透过夜视镜仰首看着上方——这是一处悬崖。

    裴子云没有再关注战斗,专心一意一步步攀爬,其实离着战斗区并不是太远,也不过是一百米,要是有敌人发觉,结果自然非常危险。

    但迷雾掩盖了一切。

    裴子云猿飞鹰扑一样移动,没有任何辅助在悬崖上攀爬,只见手指一插,必能恰到好处插入山石缝隙,接着一拉,人就和蝙蝠一样翻上去,瞬间又抓住一块稳健的岩石,继续攀爬!

    攀爬不过是三分钟,就翻身上了一处略平的山坡。

    已经到了。

    血腥与腥臭的气味混合,充塞在附近。

    许多人并不清楚,无论是英雄还是懦夫,在死时,随着括约肌失去约束,都会大小便失禁。

    无人可以克服。

    在迷雾中,裴子云立就地一滚,迅速滑到了一人身侧。

    佐京恵士抽着烟,望着不远处正与明治军生死搏杀政府军,喘息着,有点作呕的感觉。

    佐京恵士并非是那些“特殊者”,是日浦一夫招募的土著,他手上有几条命,不得不跟着逃亡,虽早就明白,上了这黑船,自己最终的结果,或被当场击毙,或永远囚禁在监狱中,没有别的可能。

    警方攻击时,他就有了死的觉悟,但他没有想到,雾中涌现出大批的神秘士兵,然后就由警匪片,变成了战场片。

    说实际,虽杀过人,但面对战场上横尸处处的惨样,他还是忍不住有点呕吐感。

    幸亏有着神秘士兵抵抗,自己等人就可退到后方,佐京恵士不得不用香烟来压抑着恶心,享受着吞云吐雾的快感。

    一根烟才抽了一半,突刀光一闪,佐京恵士只感到一阵凉凉,眼前一暗,人头就飞了出去。

    裴子云一刀解决这人,没有耽搁,向前冲去。

    不远,一人几乎凭着直觉,向着裴子云看去,想发出信号示警。

    裴子云人影已至,长刀一一抹,划入咽喉,虽是木刀,但削铁如泥,切开脖子,连细碎肉屑都没有,颈动脉喷出血,撒到空中。

    “有敌人!”周围几个明治军,都是老兵,转身立刻扣动扳机,只听着“砰砰砰”连声,子弹扫过。

    下一刻,一道流光贴着地面,滑雪一样滑至,蓦一起身,一刹那,木刀挥出,所到之处,人体和纸一样脆弱。

    七八段身体抛洒,甚至上半段身体由于冲力而飞出半空,鲜血和内脏四溅。

    枪声蓦一顿,接着就听到一阵“噗噗噗噗”声音连成了一片,这是是肉体同时用利刃刺破的声音。

    每一声都代表了一条人命消失。

    真正是杀人如草。

    一口气杀了十数人,裴子云就地一滚,第二批子弹又打了空。

    对方也是战场老兵,杀红了眼,打了子弹,血往上涌,大吼一声,端枪就冲,这是明治军的习惯——刺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