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晴邻町
    东京·晴邻町

    脏乱街道上,不时可以看见老鼠,这是日本东京一个贫民区,当然官方在明面上是不承认。

    而这一个町,是东京唯一会发生暴动街道,居住在这条街上的人,没钱、没工作、没家,有的人全部家当只有一个包裹。

    城市光鲜亮丽背后,很难相信,有这样一群面色惨淡的人在艰难度日,此外还有一些因犯罪或别的事,而特意躲在其中,因此这个区虽有许多监控,治安非常差。

    夜已深,不久前还发生过地震,一场混乱才平息,点点月光下,还可以看见墙角暗红色的血污与黑黝黝的不明液体。

    一个醉汉躺在地上,口中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四周摆满了空空的啤酒瓶,依稀还可以看见几只漆黑的小虫爬来爬去。

    巷子深处,一间破旧住宅,老旧床上少年盖着薄薄的被子,突然之间惊醒,面色狰狞,额上满是汗,在月光下可以看见隐隐出现一点阴影。

    “呼!”终于,野崎直政睁开双眼,缓缓抬起了手,擦了擦自己汗水,这才望向四周。

    房间中一片黯淡,狭窄的房间放了两张床,野崎直政却不受影响,眼中闪出了点点红光,他掀开了身上的被子,才发现自己这具身体很虚弱,就连掀开被子都感觉有些吃力。

    野崎直政扶床缓缓站了起来,慢慢移动了几步,差点摔倒,对面传出了声音:“野崎,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还没有好,要喝水吗?”

    “不,佐佐木桑,我感冒好多了,我去下卫生间,打搅您了。”野崎直政说着,他从小住在这里,这房间是父母留下的唯一遗产,总共十五平方米。

    对面床上的是佐佐木平二,46岁,据说原来是一家健康器材生产商的总务课长,但不知何故惨被解雇,无颜面对妻子和邻居,也没有勇气自杀,选择了“人间蒸发”,现在在贫民窟里,以一天500円租了一张床。

    野崎直政到了卫生间,用水擦了擦脸,拉开了有些破旧的窗帘,望着天上点点星光,一时出了神。

    半晌,野崎直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神迷离,叹着:“又回到世上了吗?”

    “实在是无法想象,真和梦一样!”

    野崎直政闭上了眼,缓缓接受着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原来是这样?”

    “是一个高中生?”

    “福也高中?”

    “而且现在,称之科技的造物这样发达了,拥有上天入海的各种工具,这真是一个神奇的时代!”

    野崎直政不由感叹。

    “但很快,这就是我们的世界了!”野崎直政喃喃说着,睁开了眼,拿出手机,也没有犹豫,直接迅速按了几个电话号码拨打。

    电话接通了,野崎直政就沉声念着一个和歌:“空蝉浮世间,浪击浅濑沫返跃,飞沫犹乱玉。”

    电话对面也立刻回应:“然其儚渺不得拾,举袖扱之化泡影。”

    在暗号对应完,对面就恭敬的说着:“恭喜,里见大人,欢迎您降临!”

    “不,现在我叫野崎直政。”野崎直政摇了摇头,缓缓说着。

    “嗨,是,野崎大人!”对面低首,对着电话恭敬的说着。

    野崎直政就直接问:“主公和将军,还没有醒吗?”

    “是,将军并不清楚,主公的话,的确还没有觉醒,所以还请您主持大局。”对面立刻说着。

    “这样的话,那就暂时由我主持大局。”野崎直政听了话,立刻当仁不让说着,他是三千石的一门众,有着这个权力:“那么,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立刻加速主公的觉醒!”

    野崎直政的语气中透着一丝严厉:“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你一定要牢牢的记在心中,不能有半点的遗忘!”

    野崎直政郑重说着:“在降临时,神就叮嘱过,降临最要紧的事,就是现在非常脆弱。”

    “虽说我们身份都是秘密,但也不可大意!”

    “为了渡过这个关卡,我们必须获得相对安全的环境。”野崎直政的眼睛中浮现了点点红光:“在这其中,最要紧的就是山田信一!”

    “此人来历不凡,又查不出底细,是最大变数,就连神都对他有所关注!”

    “对付山田信一,你们有什么计划?”

    对面,立刻就用手机发送的邮件,说着:“大人,您请看,这是参谋部的计划,你选定其中一个,我们就会执行!”

    野崎直政看了看手机上接收邮件弹出来的提示,打开邮件仔细看着,良久,就下了决心,说着:“以我们的力量,正面对抗并不理智,执行以2号计划为主!”

    “野崎大人,二号计划是引诱着山田信一离开东京,不能在这最脆弱的阶段干涉我们,但里面有个问题,诱饵是山田信一的女友早川直美,她是天津神的后裔……”对面立刻回应的说着,显不肯承担责任。

    “山田信一继续停留在东京,就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干扰!”野崎直政的语气加重:下意识用手抚摸着手机:“所以必须调离山田信一,而调离的计划中,早川直美这个最佳。”

    “她是天津神的后裔,本身就是打开门户的钥匙。”

    “进入门户,就是我们的主场,不但有着优势,能格杀或劝降山田信一,就算退一步,也可束缚他一段时间。”

    “因此就算有所得罪,也必须用早川直美了。”

    “这是我的决断,就按照这个执行吧!”

    “嗨!”有人承担责任,对面爽快的答应了。

    “还有,现在我一具身子非常柔弱,你立马通过渠道给我安排一下,让我休养一下身体。”

    野崎直政伸出了自己手,照镜子,看着面黄肌瘦的自己,冷冷的说着。

    “嗨,请放心,大人,虽我控制的力量还不多,但这点小事非常容易,我先在您的卡上打20万円。”

    “余下的事,我们也会安排,不会让幕府闻到破绽!”对面没有犹豫,立刻答应,见着无话,电话搁断了。

    卫生间一片静寂,野崎直政想起了往事,神色变幻,喃喃:“神君,虽有着身份和位格的差距,可未必还是您德川家的天下。”

    “里见家不能重新走老路了。”野崎直政默默想着,本家先遭秀吉斥责,被没收上总,关原之战中虽属于德川家康的东军,跟随德川秀忠出阵立功,但庆长十九年(1614年)减封到四千石。

    三年后更全部抹收,里见家就此断绝,馆山藩只维持了2代。

    想到这里,野崎直政喃喃:“必须建立自己的势力。”

    想到这里,他回到了房间,见着一点火光在亮着,知道佐佐木平二没有睡着,他突然之间有着念头,问着:“佐佐木桑,听说您有几个同被解雇的部下,也在晴邻町?”

    “……野崎,你问这个干什么?”对面传来了苦涩的声音。

    “佐佐木桑,这你不用问了,我只想问下,您难道不想恢复男人的尊严吗?”野崎直政单刀直入:“我有极道的渠道,能加入,需要人手,您想不想加入?”

    佐佐木平二的呼吸顿时粗重了起来。

    在日本,许多公司维持着终身雇佣制,中年男性一旦失业,很难再找到同等工作,甚至很难再找到工作,没有了工作,日本男人的尊严荡然无存,变成了一只毫无价值的丧家犬。

    以佐佐木平二来说,排队等待“工头”安排工作,一天结束领一天薪水,没有工作就去领取救济粮,有一次差点被妻子撞见,只有仓皇而逃……

    恢复男人的尊严,回到家里,这是梦寐以求的事,佐佐木平二坐了起来,在床上磕了下去:“野崎,不,野崎桑,如果你有着渠道,我们愿意跟随,拜托了!”

    “行,那就跟着我吧!”野崎直政露出了微笑。

    早川家

    早川直美躺在床上,发现自己睡不着。

    今天发生了地震,且震感明显,就连学校都受到影响,有几栋房子出现了受损,而且据说学校还有老师因此而受了伤。

    今天是周三,不是节假日,但因地震,学校紧急放了五天假,要求学生回家,保证安全。

    一路上,早川直美发现,地震比她想象要严重多,不仅看到四处奔跑、相互协作的日本民众与军队,同时发现了不少惨状。

    被震垮房子,被飞来石块压扁轿车,横在路中树木,不远的呻吟,点燃房子,都让早川直美感觉到非常陌生。

    而让早川直美吓了一跳是,在家不远处,她发现一位被广告牌压住的行人!

    这位被广告牌压住的行人,在一个房屋一角,因早川直美感觉有些不对,不顾母亲早川多津子的警告,走了过去。

    当她走过去时,在隐蔽角落,发现了这人。

    被发现时,这人已快不行,石块裂缝间可以看到身上衣服破烂,满是凝固的血,嘴角也渗出血。

    他的手还在推着压在他身上的广告牌,但显然没有多大作用。

    当早川直美发现这位被广告牌压住的人,这人也感受到她的存在,他费力转着头,睁开血泪模糊的双眼,对着大声:“救我,求求你救我!”

    早川直美被这面孔吓了一大跳,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还好母亲早川多津子赶到,将她扶住了。

    早川多津子看到这一幕,没有犹豫,立刻大声呼喊求救。

    很快,一大群人赶了过来,将这位伤者抬上救护车。

    当这人被抬到担架上时,早川直美看见,这位伤者左脸,被广告牌一块铁皮深深的割开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虽快要凝结,但还在不停流血。

    惨白的骨头与血红的肌肉,加上一点点掉落的鲜血,差点就让看到这一幕的早川直美吐出来。

    还好,早川多津子及时用手将她的眼捂住,不让她看到后面更恐怖的场景。

    即便这样,早川直美眼前还一直浮现着这让她恐惧的一幕。

    随意应付完晚饭,早川直美躺在床上,发现一时间无法入睡,眼前还闪现过恐怖的面容。

    不知不觉,似乎有些迷雾散开,一切都恍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