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六十六章 钥匙
    “冷,很冷……啊!”早川直美一声尖叫,在梦中醒来,她睁眼看了看周围,发现一片黑暗,摸索着打开床头灯,发现现在还在夜里。

    “刚才似乎作了个梦,又记不得了。”早川直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噩梦,在噩梦惊醒过来,摸了摸,全身都是汗,湿哒哒的感觉很不舒服,而且这时,头也异常的一阵阵疼。

    早川直美没有多想,起床准备洗澡,这时空无一人,她进了浴室,把门关上,并把牌子翻成使用中,脱掉衣服,开始放水。

    “加点沐浴露。”早川直美闻着沐浴露的香气,用手试了试水温,感觉到很满意,就全身沉了进去,略烫人的水一下传递着温暖,感觉浑身都放松了。

    水似乎有一种神奇力量,正在按摩她的全身,甚至脑袋也不再那么疼了,早川直美赞叹着,眯着眼。

    不知不觉,她恍惚着,感觉到自己不断下沉,越来越暗,满是寒气,而且在水中不断下沉的绝望感开始一遍遍冲击着早川直美的心理防线,渐渐,她的意识有些涣散,整个人飘了起来。

    “哗”突然之间,一阵水花飞溅,早川直美猛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头已沉在水下,顿时连呛了几口,她手脚发软,一阵扑腾才把头伸了出来。

    “呼呼呼……”早川直美下意识大口喘气,刚才差点把自己淹死在浴缸里,这种缺氧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自己怎么了?感觉在床上,我也是这个恶梦?”早川直美一颤抖,双手狠狠揉搓了自己的脸,才有点冷静下来,双臂撑着浴缸缓缓站起来,速度很慢,因感觉自己胳膊有些酸痛。

    艰难站起身,拿一条毛巾,早川直美站在镜子前,擦拭自己身体,突然之间,镜子中里的早川直美动了起来,对着微微一笑。

    “啊!”早川直美一声尖叫,连连后退,在浴室中脚一滑,踩个空,重重跌了一跤,整个人顿时昏迷了过去。

    良久,早川直美醒来,她睁开了眼,动了一下身子,发觉自己在床上,不由喃喃:“刚才,难道是梦?”

    可是早川直美又感觉身体有些异样,她打开了床头灯,露出自己的腿,发现膝盖上有着一块青紫的淤血,这明显就是跌倒导致。

    “这?这是怎么回事?”早川直美一阵恶寒,脑海一片空白,突然间,裴子云的面孔闪现在脑海中,顿时心中涌现一股冲动。

    “不知道部长现在怎么样了?在学校时就没有看见部长!”

    “地震中,部长应该没有受伤吧?”

    早川直美拿起摆在床头不远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此刻已不早了,已经是凌晨五点左右,窗帘微微露出了曙光。

    “这时打搅,是不是有点不好?”

    “不管了,现在发邮件,等部长起床了再接也可以。”早川直美露出了挣扎神色,迟疑许久,还是在手机上迅速敲打,对裴子云发了一封邮件。

    让早川直美高兴的是,她所发邮件,在五分钟后,就被裴子云回了。

    看着裴子云的邮件,早川直美露出了笑容,邮件上写着:“直美,怎么了?我有着事,现在才到家。”

    “你是没有睡好,还是已经醒了?”

    川直美看到这里,心中喜悦,想继续对裴子云说些,于是再次按动手机,写着邮件,但才写了几个字,她的手僵住了,按不下去,眼神中也露着一丝惊恐。

    此刻,屏幕上的早川直美在笑,笑着笑着,她开口说话了:“直美,你为什么抗拒我?”

    “我就是你啊!”

    “不!”早川直美发出了一声尖叫,晕了过去,手机直直落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离着早川家不远一处住宅中,庭院空无一人,只有几片树叶被风吹拂着,在地面不停的打着旋,在点点星光月光照下,树叶、阴影,黑暗、星光构成了一副阴沉的画面。

    此时一片寂静,只有二楼房间,仔细看去,会发现些灯火。

    “嗯!”一个阴阳师打扮的人,手中拿着一块雕刻精美的玉佩,突然之间闷哼了一声。

    “不好,岩清大人遭到反噬了!”

    “茂典大人,你没有事吧?”

    岩清茂典的口鼻渗出了血,他摇摆着,用手擦了一把,手背上满是血,他苦笑了一下:“香高,三森,我没有事。”

    两位阴阳师,香高佳行与三森博之,还是一脸担忧,迅速上前查看。

    香高佳行眼睛狭长,鹳骨突出,身体消瘦,戴一顶黑黑帽子,整个人看起来阴恻恻的,似乎不好相处。

    而三森博之一脸如刀削,五官硬朗,整个人看起来很方正。

    虽三人穿的都是阴阳师的服饰,但香高佳行与三森博之一两人与岩清茂典的有些区别。

    就是香高佳行与三森博之一领口上绣着是红色樱花,而岩清茂典上绣着则是金色樱花,并且花瓣也不一样。

    三森博之一拿出纸巾,交给岩清茂典。

    岩清茂典接过纸巾,将自己口鼻血擦去,又擦了擦手,再接过香高佳行递到手的一杯茶,稍喝了一口,润了一下喉咙,这才缓缓说:“放心,诸君,没有大事,只是预料内的反噬。”

    “只是没有想到,反噬这样大!”岩清茂典神情一变,看着纸巾上面的血,有些心痛的说着。

    “神代降临,神血都在苏醒,有的甚至返祖。”

    “这些人力量都在增强,所以我虽有信物,也受到了反噬。”

    “但是,还好,幸不辱命,终还是完成了!”岩清茂典脸上露出一股兴奋:“早川直美已植入了需要的开启命令。”

    “这也幸亏她虽有着神血,但是她本身的意志并不强,只是一个没有经过多少事的普通国中生。”

    “只要稍有训练,或者就算没有训练,单纯成年了,我就可能失败。”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成功了。”

    “太好了,岩清大人!”香高佳行与三森博之一恭敬的起身鞠一躬,高兴的说着:“既然,岩清大人已经完成了您的任务!”

    “那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香高佳行与三森博之一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着。

    “接下来,我来处置早川直美的母亲早川多津子。”香高佳行从自己包中拿出了一个镜子,眼神中露出异样的光:“这法器早已经积蓄了三天三夜的法力,只要一对面,就可起作用。”

    三森博之一接口说着:“早川直美的父亲,同样有着海神的血脉,但是非常稀薄,也没有觉醒的迹象,就算这样,直接改变还是太冒险了,但是钥匙只要有一个就足了。”

    “既是这样,一个公司任务,调他加班就可以了。”

    “早川直美父亲,就由我来扮演吧。”

    三森博之一露出了一丝爽朗笑容,与口中诡秘的话形成了强烈反差。

    “恩,可以,请记住,一定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岩清茂典慎重的再次强调:“否则,后果你们是知道!”

    “别的不说,武士压制了我们许多年,可我们阴阳师和巫女,才是使唤鬼神力量的人!”

    “是!”

    “岩清大人,请放心!”脑海中想到了一副恐怖画面,香高佳行与三森博之神情微变,身体站得更直了,恭敬的低首,大声应着:“一定会按照计划完成!”

    见着无话,三森博之先拨着电话,对着说了几声,对面传来了恭敬答应的声音。

    这时,天渐渐亮了。

    早川多津子早上5点就起床,她已经忙碌的赶到了厨房,没有一会,香气就渐渐弥漫了。

    第一次到东京,早起的人会发现除了便利商店,没有随处可见早餐店,这是因为日本人早餐一般在家用,太太会一早起来做好全家人的早饭,以及中午便当。

    这个时间,也是一家人,唯一聚在一起的时间。

    当然基本没有,不等于完全没有,还是有少数的早餐店,不过往往要排队,附近的一家六崎店,还因排队的人太多,被邻居抗议,在上月被迫关店。

    忙碌了一个半小时,早川拓真起来了,他打了哈欠,洗脸刷牙,坐到了餐桌前,看着报纸,并且随口说着:“直美,还没有起来吗?”

    “学校放假,让她多睡一会。”早川多津子回答:“今天的早点,是牛丼饭,可以吗?”

    “牛丼饭吗,很不错啊!”早川拓真随口说着,继续看着报纸,日本公司,一般是早上9点上班,但路上可能要一小时,还得提前20分钟到,这时间差不多了。

    早川多津子连忙加快了手脚,不过还没有等她完成,有电话传了过来,本来看着报纸的早川拓真,接了电话,就连忙站了起来:“啊,是部长吗?是是,我立刻就赶过来。”

    早川多津子听这么说,忙把手提包拿来,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公司突然之间接到了个业务,要我立刻去。”早川拓真说着,这在日本是经常见到的事,早川多津子连忙找个饭团递过去,并细心叮嘱:“那么,路上一定要小心啊。”

    早川拓真点头称是,换了鞋,直接出门去了。

    早川多津子躬身送着他离开,然后呆了呆,叹着:“唉,这样忙,连早点都没有来得及吃。”

    才想着,门突然又响了,她以为是早川拓真忘记拿东西,连忙开门,喊着:“来了,您是忘记了什么吗?”

    但是入眼,却看见一个陌生人,戴一顶黑黑帽子,整个人看起来阴恻恻,她才有所警觉,突见他拿出一个镜子,对着一照。

    “轰”她的眼神,顿时呆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