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东京雾海
    裴子云观察四周,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倦怠,情不自禁打个哈欠,就在此时,一声猫叫:“喵呜”

    这一声猫叫很幽小,裴子云移过去,一只猫突然之间出现,绿幽幽的目光看了过来,只是对着一看,一股深深疲惫袭来。

    几乎同时,只听“啪”一声,有人发出了斩击。

    这是刀的斩击,声音还很熟悉。

    裴子云皱眉,没有反击,撞破了窗,轰的一声落下,直美家没有庭院,却也不小,种着一棵桑树。

    “恶鬼,去死吧!”追击的人并不罢休,手握着木刀,又一刀斩下:“下弦月——斩!”

    “冴子,住手。”远一点传来了坂上三千子惊怒的声音。

    “你是找我吗?”几乎同时,一只手悄无声息放在裴子云肩上,手带着一股寒意,使人立刻僵硬一瞬间。

    “蠢货!”但下一刻,“轰”一声,空中突燃起了火焰,猫和后面的人影顿时发出惨叫,几秒时间,就化成了灰烬。

    一阵风掠过,一片树叶落下,木刀斩至。

    “定!”看着冴子一刀,裴子云并不躲避,眼中微光一闪,只是一声大喝,冴子应声而倒,跌在地上。

    “被迷住了?”裴子云拾起树叶,只见着这片树叶,脉络整整分开。

    “山田殿,这是怎么回事?”坂上三千子有点狼狈的直接奔来,冴子怎么会在这里?

    “不清楚,看样子,冴子比我们早来,结果受影响了。”裴子云弹了弹肩,把灰烬弹开:“也许,她看见的我,是恶鬼吧?”

    裴子云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冴子,再仔细看着树叶。

    “冴子,这是你现在程度?”

    “的确了不起,隐隐摸到了宗师边缘了!”裴子云很惊讶,伢子的天赋这样好?

    当初,冴子的母亲石渡真子要自己教冴子学剑,裴子云是发觉她有天赋,但是有天赋的人多的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刚才一刀,却使裴子云惊讶了,冴子天赋这样好?

    自己到达这样境界,花了多长时间,这还是在自己有系统辅助下!

    而现在冴子达到这程度,又用多长时间?

    裴子云心中有些震惊,就算有着自己传授的是顶尖剑术,但短短一年半,冴子就能走到这个程度,剑道天赋实在令人感到恐怖!

    只可惜的是,她并无超自然的力量,所以哪怕有着剑术,还是被恶鬼所迷。

    裴子云心中沉思,就听着坂上三千子检查了下,暗松一口气:“冴子没有事,不过剑技的确不错了!”

    “再长大些,我们尽川神社就会多出一个真正武士。”坂上三千子看着额上满是汗水,昏迷了还抱着木刀的冴子,露出满意的笑容,招呼着司机:“把她扶到车里去,不要留在这房内。”

    “嗨!”司机开门过来。

    坂上三千子目光看着,她一步步见证着冴子的成长。

    冴子刚开始学剑时,错误百出,第一次练剑,因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把自己弄受伤了,但自入门,冴子身上某种特质觉醒了。

    每次裴子云教给冴子一些招式,冴子只看一遍,再请教一遍,最多花费三天,就把裴子云所教的掌握。

    坂上三千子认为冴子的悟性及天赋,远胜过了她的父亲石渡诚人,但是现在,她感觉这评价还不止。

    冴子才几岁,而她学剑又学了多久?

    实在可怖!

    先有山田殿,又有冴子,是神要振兴尽川神社吗?

    坂上三千子内心不禁波涛汹涌,转身对着裴子云说:“您看,是不是对冴子举行武士之礼?”

    裴子云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一下。

    武士之礼,这其实是获得尽川神社的赐予,获得超自然力量,可尽川神社的神已经死了!

    神代降临,单纯**走不远了。

    没有神的赐予,冴子也可以通过剑术抵达宗师,形成所谓的剑心,也可斩杀恶鬼,不受所迷,但是根本不及神力。

    要是宗师就有用,何必修什么仙,成什么神?

    这是能级上的本质差距。

    还是这话,要不是自己,冴子必可以成长为超一流的武士,现在她的机缘给自己截断了。

    裴子云沉思着,见着司机过来,突然之间一笑,伸手在冴子额上一点,接着就收了手,接着神色变的冷酷。

    “那些人是蠢货,刚才要是没有这些恶鬼,我还一时找不到,现在术法被破,对方受了反噬,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去向。”

    “追上去,对方没有走多远。”裴子云快速的说着。

    “嗨!”裴子云进入车,司机就一踩油门,车以最快速度发动,追了上去。

    上了公路,裴子云半闭着眼,抵达了一个十字路口,指引着:“向左拐弯!”

    司机没有犹豫,方向盘一转,向左路口驶去。

    “不用管,直行!”又是一个岔路口,裴子云同样命令着,司机没有开口,默默的执行着。

    “向左拐弯!”裴子云继续说着。

    “嗨!”司机把方向盘转了一大弯,奔入了一处分叉口。

    渐渐,公路上有点看不清了,司机按了一下车刷,发现没有效果,仍看不清,仔细一看,外面不知不觉升起了迷雾。

    看着这些淡淡的雾,坂上三千子觉得眼熟,她仔细想了想,面色一变,立即对裴子云说:“山田殿,有些不对,外面起了雾,和您上次在神社继承仪式上出现的雾有些差不多。”

    坂上三千子有些担忧。

    “放心,三千子,没事,让司机继续开吧,一切有我!”裴子云神情不变,缓缓的说着,坂上三千子只遇到一次,自己可遇到了多次了。

    看到裴子云镇定的神色,坂上三千子也不知怎么,原本紧张的心,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坂上三千子其实跟着裴子云很久了,在她看来,山田信一其实并不是多有野心的人,过去有多次机会,与权贵加深联系,别的不说,坂东嫒子其实就大有可为,但是都可有可无了。

    但这些都掩盖不了山田信一,偶然流露的“万物不萦于心”的冷漠与霸气!

    这让坂上三千子心悦诚服。

    司机打开了雾灯,依旧按着裴子云指示开着车。

    当掠过一个山道时,裴子云突睁开了眼睛,喊着:“停下!”

    其实山道是不能停车,但司机还是一个急刹车,稳稳停住了。

    “山田殿,怎么了?发现了敌人的踪影吗?”坂上三千子立刻问着。

    “不是!”裴子云并不解释,出来后跳上了一块岩石,往东京看了过去。

    整个东京笼罩夜中,灯火通明,本来看上去不夜城一样,宛是灯光的大海,但仔细看去,丝丝迷雾在蔓延,虽才薄薄一层,可整个东京都笼罩了。

    不,不仅仅是东京,整个日本夜中都出现了。

    裴子云眼中闪着异样的光。

    再进行下去,恐怕就是活人治昼,恶鬼治夜了,看到这一幕,裴子云若有所思。

    坂上三千子却什么都没有看见,有点迷惑不解,裴子云没有解释,想了想,对着坂上三千子说着:“三千子,你回去吧,下面不是你能介入了!”

    “记住,回去遇到了危险,就进尽川神社。”

    虽尽川神社的神已经被自己杀了,但还留有自己的神力。

    “嗨!山田殿!祝你武运长久。”坂上三千子看着裴子云郑重表情,躬身说着,她受到过训练,清楚恶鬼场景,自己不能拖后腿。

    何况车上还有司机和冴子。

    裴子云笑了笑,就转身离去,沿山道向对面而去。

    直至裴子云背影消失,坂上三千子才起身,上车离去。

    不远处山坡,双眼微眯的野崎直政手中拿着望远镜,看裴子云进入,终于暗松了口气:“山田信一,你终于进去了!”

    就在这时,“滴滴”声音响起,是电话来了。

    本来漫不经心的野崎直政看到手机上的电话,立刻身子一震,按了接听,口着恭敬的应着:“嗨,主公,您醒了?”

    野崎直政不由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嗨,是诸位大殿的会议?是,我立刻就到。”下面接到了很重要的消息,野崎直政平静了一下心情,向前跃去,跨过了几米,一辆车子停在了隐蔽处。

    “佐佐木,我们下山。”司机赫然是佐佐木平二,他的车技不错,很快,野崎直政就赶到一处住宅中。

    这栋住宅普通,没有特别,但是夜中,在这一片区域中,这栋住宅显得特别深沉与黑暗。

    当野崎直政到门前时,就有一个人鞠躬,打开了门,请着入内。

    野崎直政不觉得意外,直直向屋内,还没等野崎直政入内,就有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传来:“野崎直政,你肉身的名字是叫这个吧?”

    “你来晚了!”

    “准确的说,你是我们中来最晚的人了,这实在太失礼了吧?”一位少年,戴着耳环,冰冷的说着。

    “哼,我可比某些刚觉醒过来,什么都没做的人强多了!”野崎直政露出一丝冷笑说着。

    “你?”戴耳环的少年正要反驳,一个声音传来,“都不要闹了!”

    “嗨!”少年恭敬的低着头,不敢有任何声音了。

    野崎直政直直跪了下去,朝着发出这道声音的人禀告:“主公,幸不辱命,山田信一已引去了海纪村!”

    屋子几个少年都端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