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大略
    房间不大,可内部构造有点新颖。

    上下分两层,一层稍高,位房间靠墙中央,上面摆放塌塌米,几个人坐在上面,下面稍低,就很正常了,木质地板。

    门外有不少人低头守候着。

    高台上坐着一个年轻人,神色不动,看起来很悠闲自在,不怒而威。

    侧有三人,其中一个同样是年轻人,眼睛狭长,皮肤微黑,头发很短,脸上有一道伤疤,这一道伤疤不仅没有给人带来狰狞感觉,反给将这青年面孔带来一种阳刚之气。

    野崎直政恭敬跪下行礼,这中间的年轻人笑了笑:“里见,哦,不,野吕,这是你的家臣,你来说话。”

    “嗨!”野吕庆诚放缓了声音说:“直政,很好,你的事情办的很不错!坐过来再说话吧!”

    “嗨,主公!”野崎直政起身,恭敬过去。

    “哼!”当野崎直政过来时,刚才对野崎直政发出声音青年,再次冷笑一声。

    神和住健戴着耳环,头发染色,一副不良少年模样,但眼神中透露点点冷漠与神色间不经意流露出来气势,可以看出并不一般。

    此时,神和住健看野崎直政眼光中带着蔑视。

    而野崎直政无视了他,直直在空位上坐下来。

    当野崎直政坐好,坐在中间青年就说话了,话语从容,看上去久经上位:“这是神降以来的第一次会议!”

    “人数很少,但也可以开始了。”

    “由于现在是初次降临,我们身体很虚弱,力量也未恢复!”年轻人的低沉声音在这间房屋中不断回响,而外面的人丝毫听不见。

    “现在大家的原始身份,都是一个起点,非常重要,能不被发现就尽量隐藏。”

    “有些人,都是今天才见到我们,简短介绍一下附身**的情况。”

    “我的附身的叫野吕庆诚,是日本东京极道火山组的若头。”野吕庆诚第一个回应,声音略带低沉,是野崎直政的主公。

    “小野木将彦,小野家拥有一家公司,年收入不过1亿円,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儿子。”坐在野吕庆诚一侧的小野木将彦也快速说着自己的身份:“看情况,一般轮不到我来继承。”

    “前川辅尾,一个大学生,才进入一本目会社,目前还是新人。”

    上面三个人说完了身份,不出年轻人的预料,都不高,这很正常,因为哪怕有种种方法来瞒天过海,但并不受这个世界欢迎,能有现在的起点,已经是很不错了。

    转生成权贵,或者权贵之子,想都不要想,而下面的家臣,虽也有运气好的,但是平均应该更低些。

    “神和住健,一个警察的儿子。”神和住健淡淡的介绍着自己:“不过这前身却和黑道走的更近。”

    “野崎直政,一个普通的高校生。”野崎直政简短的说了下自己。

    “上保雄二,一个被现代称御宅族的人。”肥头大耳的上保雄二闷声闷气的说着,看起来,这开局都很不利。

    “既都说完了,那么就开始说一下正事了。”中间年轻人扫看了一眼,就用手指着小野木将彦说着:“将彦,现在就先由你来发言吧!”

    “嗨,上样!”坐在野崎直政对面的小野木将彦低首,恭敬的说着,对着野崎直政问着:“直政君,这样称呼你,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请只管吩咐。”野崎直政面色平静的回答着。

    “直政君,你能确定山田信一的确是进入海纪村了?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这件事非常重要!”小野木将彦郑重的问着。

    “请放心,这是我亲眼所见,没有任何问题!”

    “不愧是直政君,既是这样的话,看来我们的计划,可以执行了!”小野木将彦脸上露出了笑容。

    “正如大家所知,海纪村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

    “海纪村原本就是此世界空间薄弱处,现在这时,更可以被我们力量渗透。”小野木将彦缓缓说着:“既他已到了海纪村,那山田信一就很难出来了,这对我们的计划大大有利。”

    “我的话问完了。”

    野吕庆诚接着问:“山田信一进去,门户就封闭了吗?”

    “是的,主公,他一进去就封闭了,因海纪村已被我们渗透,我们拥有关门的力量。”野崎直政恭敬地说着。

    “可以,这样的话,杀了最好,不能的话,也可以困住。”野吕庆诚很满意,转身对着年轻人伏首,说着:“那么,我们接下去怎么办?还请上樣赐下。”

    “诸君,接下来我们什么都不干。”中间的年轻人眼中神光一闪,淡淡的说着。

    “什么都不干?”诸人面面相觑,而神和住健听这话,身体动了动。

    中间年轻人把一切看在眼中,把折扇一拍,笑了笑:“这样做,一就是我们处于非常薄弱期,第二就是讲究谋略。”

    “现在,我们是人族,且诸君都曾是大名或家老,为什么一定要正面对抗新川幕府呢?”

    “我们和新川幕府对抗许多年,都知道底细,现在虽还政于民,可幕府还有着巨大的力量。”

    “正面对抗,在现在并不明智。”

    “雄二,你素有些谋略,就给大家说说。”

    “嗨!”上保雄二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周,他身躯庞大,却异常肥胖,只有1米6的身高,足足有200斤体重,但此刻在身上,看不出一丝因肥胖的尴尬,反给人一种久经沙场的气势。

    “正如上樣所说,如果我们直接和幕府对抗,只会把我们立刻暴露,并且变成反面!”上保雄二直接说着:“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想必大家也都知道,随着神降,最先降临,就是那些饥饿几百年的饿鬼!”

    “当这些恶鬼降临时,它们就会前赴后继的冲撞着此世界幕府的防线!”上保雄二的眼睛中闪烁着红光。

    “如果我们在这时间对抗,很容易就被辩认,并且归纳成一党。”

    “这将使我们再难获得民众的支持。”

    “当然,我们并不会坐等时机,饿鬼冲击幕府,一方面削弱幕府的防线,消耗其力量。”

    “一方面,在这种情况下,幕府肯定自顾不暇,没有时间和力量来查我们。”

    “那个时候,我们就有了真正行动的时机!”上保雄二扫看着四周:“以救世主的状态出现。”

    “或掌握民众,或掌握黑道,甚至伸手到军队去,不断掌握实权。”

    “并且,这样情况下,那些不受控制的饿鬼也会被消耗掉。”

    “要知道,哪怕对我们来说,饿鬼也是累赘,甚至会反噬。”

    “把我们世界的饿鬼,全部赶入这个世界,让它们和幕府拼的你死我活,再由我们以正义之名,收拾大局,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听着这话,野吕庆诚点点头,神和住健、小野木将彦、野崎直政眼神中都若有所思,暗暗佩服。

    “诸君,雄二说的很对,这才是神所赐予的计划!”中间的年轻人站起来,折扇一合,说着:“这世界终将是我们所有!”

    “这世界终将是我们所有!”余人也神情肃穆,一起拜下,异口同声。

    海纪村

    此刻看起来和外面没有不同。

    当裴子云一步步进入海纪村时,已过了一段时间,星月散去,但并没有天亮。

    具体的时间,似乎还是熹微,裴子云抬头望了望天估测着。

    现在虽有些光亮,依旧有些暗,村子很冷清,在外面也看不到多少人。

    只是在靠河处,裴子云还可以看见,有人正在捕鱼。

    裴子云目光一闪,没有发现危险,靠近去看了一下,这人拿着一只鸟,用细绳将这只鸟脖子扎起来,让这只鸟潜入河里去捕鱼。

    裴子云看了几眼,发现这人捕鱼效率不高,大半天才捕到一条,也就不再关注,转身准备离开。

    但当裴子云转身准备离开时,眼角发现了这人衣服异常。

    “现在还有这样的衣服卖吗?”裴子云看着那人非常怪异有异于现在服饰,心中不由想着,又驻足在看了一会,这时才发觉,捕鱼的鸟是鹈。

    鹈,裴子云自然知道它是用来干什么,它是日本几百年前的捕鱼方式,现在几乎不再使用。

    只有日本的极少数地方,渔民们还在用这种方法捕鱼,但一般都是用来给观光客人欣赏。

    裴子云皱眉,眼神一凝,意识到些。

    现在这海纪村村子小,位置又偏僻,自不可能是旅游之地,但还有人用这样的方法来捕鱼,这有些奇怪……

    裴子云心中闪过一念,想了想,哑然一笑,不再管那人,继续向前,行了十分钟,朦胧天色渐渐白了,就看见一个山峰,但看到这山峰,裴子云一怔:“不对,我刚才来时,没有这样高的山峰。”

    想了想,就反身向着原来路而去。

    裴子云快速奔着,河道上已经没有人了,可路还在,当下穿了过去,只听着“噗”一声微小声音,似乎穿过了什么。

    裴子云没有没有停下,继续向前,但走了一段,面色不善,抬首而看,对面还是那个山峰,只是似乎是不同侧面。

    看到这一幕,裴子云深深的望了山峰一眼,转身又朝一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