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章 妖鬼
    半个小时,裴子云看去,远处连绵山岗,隐隐能看见树木很多,但迷雾弥漫,十几米就看不真切,森森幽幽,奇怪的是,中间最高峰依旧显目,一眼就能看见。

    “咦,产生了变化。”裴子云抽了抽鼻子,低声说着:“死亡和邪秽的味道一下子出现了。”

    才抵达,感觉上就和普通渔村一样,现在这种味道却一下浓郁了十倍不止。

    这次,裴子云不再快速前进,而是转身一步步缓缓向外走去,眼睛密切注视着周围环境的变化。

    当裴子云回行到三分之一路程时,又“噗”一声,极轻微声音,似乎是破开了某个屏障。

    听到了这一声轻响,裴子云就立刻停住,脚步站在这里,向前移动两步,景色变化,向后移动两步,回到了原地。

    果然是一个结界!

    裴子云明白了怎么回事,在任何时间,每当自己穿过屏障时,都会在对面出现,这是一个圆型结界。

    要是自己全盛,这根本困不住,但现在,有点麻烦了。

    裴子云面色肃然,没有犹豫,直直向山峰而去——这很明显,别的都隐藏在迷雾中,只有这山峰显目,目的就是要自己过去。

    而且,隐隐感觉到的早川直美气息,也在那里。

    理所当然,裴子云往山峰过去,就再也没有发生原来的情况,只是发现,从外面来看,这山峰非常近,距离并不远。

    但当裴子云走过时,路程变远了五倍都不止。

    同时,这结界中也别有一番天地。

    其中最明显,就是天色变化,在外面已即将天明,当裴子云踏入其中时,发现这里是黄昏。

    越深入,就越是迷雾弥漫。

    分辨了下,裴子云继续前行,目光一扫,就看见大树背阴处伏是几具尸体,看上去是一家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幼,都死了。

    最前面是个士兵,身上穿着一件腹卷,满面绝望,似乎在抵抗中被杀。

    腹巻组成相对简单,用皮革连缀成甲,是低级武士和足轻所用,但手还死死抓着断刀,这就证明了这尸体是下级武士。

    这些尸体没有腐烂,但似乎缩水了些。

    “怨气,尸气!”裴子云随意扫了几眼,伸手对尸骸遥遥点了点,只听“轰”一声,尸身燃起白色火焰,突然之间,尸体动了起来,发出惨叫,只是呼吸之间,彻底化了灰。

    “有点意思。”尸体灰灰的瞬间,一丝微不足道的力量被吸取。

    “能回本就行。”没有走多远,又见撒落在山地林地的尸骸,武士很少,平民很多,大部分变成骷髅,少数变成了僵尸,有的甚至能稍活动下。

    “噗噗噗”裴子云这次甚至不需要弹指,只是靠近,尸体就燃烧起来,一路净化并不停留,穿过了一个山坡,就隐约听到了惨烈嘶喊声与呼救声,同时伴随着浓烟冲出。

    裴子云略加快了脚步,眼前就出现了血腥一幕。

    一个村子,有着土墙,数百体型瘦小却异常诡异的行尸,正疯狂扑上去。

    而村民在拼死抵抗,少数几个看上去是武士,但这些人依然抵御不住行尸疯狂的袭击。

    这些行尸外表类似人形,身材矮小,挺一个大肚子,浑身上下长着漆黑鳞片,速度不是很快,但力气异常的大,关键是数量太多了。

    “噗”一声,肥土友幸长刀斩下,将一个行尸斩杀,突一阵力竭,眼见着又一个行尸扑来,后面巫女一指,一点黑光没入身体,“咔”一声,肥土友幸用尽全力一斩,长刀斩在眼前行尸的身上,黑红色血在行尸的身上流出,却只在行尸的身上斩出了一道伤口。

    被击中的行尸怒吼一声,往肥土友幸身侧一跳,张大了嘴,直直向着脖子咬来。

    “果是到了绝路了吗?”

    肥土友幸看着扑面而来大口,鼻中闻到一股腥臭,但却没有任何力气躲避,他实在是太累了,也太痛了。

    肥土友幸不知道自己厮杀多长时间,只知道村子原本有一百五十多人,现在连七十个人都不到了,就连巫女大人也已精疲力尽了。

    肥土友幸也不想放弃生命,他想守护村子,守护自己的亲人。

    可实在是太疲惫,身体软绵绵,榨不出一丝力气,刚才那一剑已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斩出来。

    抱歉了,不能继续了。

    肥土友幸闭上了眼,心中给自己默默留下遗言。

    但“呼”一声,一道刀光斩过,扑来的行尸,立即一刀两断,不仅仅这样,断口处突冒出了白色火焰,瞬间将行尸烧尽。

    紧闭双眼的肥土友幸等了两秒,发现自己安然无事,不由睁开了眼,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死!”一个少年武士扑至,动作简单也没有复杂变化,可随手一动,整个人与刀合一,只听“噗噗”两下,两具行尸倾倒下去,连一声都没有发出来,接着就冒出了火焰。

    裴子云连杀数个,没有停留,“噗噗”连声,腥臭黑色血液溅射,木刀微闪,一点点黑烟向木刀聚拢,隐可以看见几个狰狞面孔想要扑出,但又被限制,继而木刀上浮现一层火。

    现在能幸存的人,都是能搏杀,肥土友幸甚至学过刀道,搏杀经验丰富的他,自认为已经不逊色武士了。

    但是现在,眼前这个少年武士,却重重的打了所有人一个耳光,只见着所到之处,行尸就和稻草人一样,噗噗噗跌下。

    于是,整个村子,蓦为之一静!!

    人群中央巫女増田真由美面纱下脸色苍白,看到行尸连连斩杀,安心下来,对突然出现解围的武士说着:“多谢阁下的救命之恩!”

    “阁下请小心,这些行尸是妖鬼下位一族,杀之不绝,只有杀了首领,袭击才能暂时停止!”

    “首领已经是妖鬼,有不浅的智慧!”

    “阁下杀了这么多行尸,必会被妖鬼记恨,务必小心,不要一人冒进,请退到村中来,共同防御。”

    増田真由美语气真诚对着裴子云说着,同时补充:“还有,非常抱歉,阁下,我的巫术,只能对有信仰村民施展,对你恐怕无能为力!”

    増田真由美解释,有些担心裴子云就此离开,不再帮助。

    裴子云却没有在意増田真由美的话,感受着,眼神中露出一点惊喜:“行尸隐含的力量更大些,虽单个很少,但数目很多,积少成多,我就能更快恢复力量。”

    至于说杀不掉行尸,这是由于行尸被杀,污秽之气散出,又会养出新的行尸,但是给自己杀掉,就干干净净了。

    想到这里,裴子云对着増田真由美略微点点头表示感谢,但却不退回去,而是化作一道残影扑入了行尸中,几次呼吸,就听着传来连绵的尖细而短促的声音,这是木刀刺入后,行尸濒死前最后的哀鸣。

    “咔”一声,裴子云木刀一横,挡住一位行尸正面突击,木刀回斩,白光掠过,后面直扑的行尸一刀两断,一道白色火焰闪过,迅速化为灰烬。

    转眼之间,又杀十余行尸。

    这时,远处一个行尸对裴子云怒吼了一声,顿时,原本继续向村民袭击的行尸,转身向裴子云扑来。

    “这个行尸就是所谓的妖鬼了吧?”

    一只比普通行尸大了几倍,浑身上下不仅有黑色鳞片,脸上更有凸起黑色疙瘩,看上去异常狰狞丑陋的行尸,裴子云自语自言。

    看着行尸越来越多,集中着上百只,巫女不由再次喊着:“阁下,行尸集中了,快退到村里来。”

    “这里不但有围墙,还有着神社的保护。”

    “这巫女心倒不错。”

    “可我,可不是单纯的武士,我感觉到这世界规则松了许多——那就试下吧!”裴子云手中木刀一指,雨一样白光落下。

    白光其实并不多,但每一点落下,落在了行尸身上时,上百只行尸同时都发出凄厉的哀嚎,由内而外喷涌出白色的火焰。

    “轰”白色火焰释放,顷刻大亮,随后,行尸焚烧着。

    妖鬼正继续号令着,准备自己手下消耗裴子云的力量,再进行袭击,但看到眼前这一幕,妖鬼毫不迟疑,转身就逃,速度非常快,只是一点白光也落下,袭击在它的身上。

    “轰”白光在它身上炸开了一个洞,但并没有继续烧起来,妖鬼受到这击,逃的速度更快了。

    裴子云看着妖鬼迅捷逃去,没有犹豫,化成一道影子追了上去,也没有多话,手中木刀直直斩下。

    “不!”妖鬼看直劈而来的刀光,眼神恐惧,发出最后诅咒:“杀了我,你也得死!”

    诅咒才出口,只听“噗”一声,妖鬼分成两片,这次白光就不再熄灭,众人都能清晰的看到伤口深处发光冒烟,转瞬白火燃烧,变成火人,看起来,比普通行尸,烧的更旺盛、更持久。

    一丝看起来细微,但比行尸粗大数倍的力量,涌入了身体内,传奇之门,又结实了点。

    裴子云才感觉到这个,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文学的传奇并不牢固,用妖鬼的血肉,重新塑造传奇之门(2/100)”

    “用妖鬼的血肉,重新塑造传奇之门?”

    “果然它们的超自然力量虽微弱,但也可以吸取,百分之二的话,一只妖鬼算一个,还有就是行尸一百抵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