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冈山城
    家中

    “别怕,我还活着。”在这里,只有一穗灯芯,还有被灯火照得青白的削瘦脸颊,肥土友幸刚把自己两个女儿哄睡,正和妻子说话,突窗外一片火光照亮,伸着一看,脸色一变,想到些,又有些难以置信,口中喃喃:“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肥土友幸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可那人才救过我们村子啊!”

    肥土友幸不可置信,涌起一阵愤怒,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不顾妻子阻拦与埋怨眼神,安慰:“放心吧,没事,我去去就回!”

    说着,就立刻向外面而去。

    神社

    神社很简单,但面积很大,这世界土地不值钱,这是一个小丘,和民居间隔着几百米,山脚下大部分都是低矮的民房。

    最困难时候已过去,増田真由美含笑,扫着地,她心情不错:“每次袭击,至少会有大半年的空隙,村子里就可以劳动和收割了。”

    “要是这个武士能留下来,村子就有救了,现在我们牺牲太多了。”

    増田真由美穿着单薄的巫女服,清理着石阶上污秽,她小声哼着歌,一级级的清理着,干了些活,她活动了一下有点酸痛身体,不由多了几分期盼,忍不住站在石阶,向神社某个房间张望,可惜……并没有看到武士的身影。

    就在这时,她向下不经意一看,烽火点燃了。

    “……”看到这一幕,巫女増田真由美皱眉,神色大变,立刻想到了什么,匆忙丢下了扫帚,抵达神社里房间。

    “阁下!”増田真由美开了门,正想推醒裴子云。

    可这时,裴子云已睁开了眼,醒了。

    看见裴子云醒了,増田真由美一惊,但还是快速的说:“请快逃吧,城主快派人来了!”

    “嗯,什么情况?”裴子云懒洋洋躺在草席上,草席下面是木板,但木头松软,生了苔藓,色泽黯淡,可这已经是神社里最好的房间了,这时没有震惊,只是问了一句,在打开的门外看了一眼,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此时村庄,一道烽火照得通明。

    “大人,你还是躲起来吧,这事我稍后跟你说!!”増田真由美匆忙说着,就在这时,又有着脚步声,引起了她的警惕:“肥土,你想干什么?”

    上来的是肥土友幸,他快速上来,喘气:“武士大人,你快走吧,札木家点燃了烽火,城主会迅速派人来。”

    “你救了我们村子,我们不能恩将仇报。”

    “……本想大开杀戒,现在看来,算了。”看着两人,裴子云起身,穿好衣服,默不出声下了山丘,这才二十米的山丘,几步就到了下面,就要沿着路而行。

    “站住!”这时,有七八人突将裴子云拦住。

    裴子云望着眼前这些持着武器的村民,眼中有些不耐烦,说:“怎么,你们想要拦住我?”

    带头的札木利明说:“不,大人,我们并没有为难您的意思,因按照本村的习俗,今天是神的节日,只要过了今天,你就可以走了!”

    “现在,只是想让你在我们村庄歇息一会——您也不想冲撞神灵吧!”

    札木利明立刻说出了这一个理由,他人老成精,并不想和裴子云开战。

    “胡说,今天根本不是神的节日,札木,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但是武士大人救过我们,让他走吧!”増田真由美大声说着。

    “混蛋!”札木利明身后的札木庆隆,这时点了烽火,反下了决心,听了这话大怒:“肯定是你这个巫女通风报信,所以他才会突然想到走,你就应该和逃跑的麻上达也一样下地狱!”

    “对,就是你在通风报信!”别人也纷纷指责着増田真由美:“你背叛了我们的村子。”

    “聒噪!”裴子云看着眼前荒诞的一幕,木刀一斩,刀光浮现,站在前面的札木利明还在张口说话,整个人分成了两段,而在身后骂得大声的札木庆隆也出现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啊啊!”喷射鲜血溅射到周围的人群身上,立刻让人发出了惊恐惨叫声。

    “杀人了!”别的村人在看到血腥的一幕时,立刻撒开腿,迅速逃出去,裴子云上前一步,木刀正要继续杀着。

    但増田真由美却立刻求饶:“大人,还请不要继续下手了,这些人也是迫不得已,只是由于城主大人的命令!”

    “他们也没有办法,如果被城主发现他们没有报告的话,村子里的人都会死!”

    “还请原谅!”

    “既是你求情的话,那就暂时这样吧。”裴子云听着増田真由美的话,收回了刀,向外面而去。

    这时,远逃的人发现裴子云没有继续追杀,都暂停了脚步,用仇恨目光看着巫女与裴子云。

    望着那些人绿幽幽的目光,増田真由美露出一丝苦涩,她考虑下,突跟了几步:“大人,您去哪?请让我指路吧!”

    离开村子,没有多远,雾气就在林木间隐隐绰绰,十几米外看不真切,裴子云踏步而行,就看见了横在路侧的尸体。

    看上去是个砍柴工,尸身上起着蛆虫,但并没有进一步腐烂,裴子云随意的扫了几眼,面无表情的路过。

    “武士大人,这是僵尸,会变成行尸。”増田真由美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见尸骸突有个光点爆开,接着就在尸身燃起白色火焰,呼吸之间,就化了灰。

    “……”

    “真由美,继续说!”裴子云说着,他一路问着情况。

    ”嗨,原本这里很好,但350年前突然发生变化,大地上出现了行尸,开始时只是少数,可后来越来越多。”

    “不仅仅这样,还出现了妖怪,真正的妖怪。”

    “行尸的头目妖鬼,其实也是妖怪一种,可以说是尸体的妖怪吧!”

    “原本能对抗行尸的村子,就渐渐被妖怪攻破,越来越少。”増田真由美苦涩的说着。

    “350年!”裴子云在意的不是这个,他没有记错的话,恰是大将军崛起时间,也是历史改变的时间。

    这样说的话,那就和大将军有关了?裴子云若有所思,突停下了脚步,指着远处的山问着:“那里是什么?”

    “那就是城主的城!”増田真由美带着羡慕和憧憬,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只有城主的城,才是安全的地方。”

    “大家都想进城,可惜太难了。”

    “是吗?”裴子云的眸子,看见的是别有一番景象。

    城主府处,一股杀气直冲天空,这股杀气是这样强大,以至四周空间都有些扭曲,这是连自己都感觉到威胁的力量,裴子云不由眯着眼,也露出了杀气。

    “啊!”一声轻呼,増田真由美不由捂住了自己嘴,看着裴子云,不敢说话。

    过了一会,裴子云才转过头来,对着问:“关于城主的城,你知道多少?”

    “嗯?”

    “非常抱歉,其实我对城主的城并不特别了解。”増田真由美表情有些羞涩,脸颊红了:“因为我只进过一次城,我所知道,都是从别人口中了解,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从麻上达也口中得知。”

    “麻上达也曾经被城主招揽成武士,住在城中一段时间。”说着,増田真由美的眼睛中严重露出了一丝哀伤和缅怀,又振作了精神。

    “城主的城,叫冈山城,麻上达也说,冈山城存在的时间已非常久了,具体什么年代建造不清楚,但根据他查的资料,冈山城原来是拥有十二万石的主城,最少已经建立了有几百年,很是繁荣。”

    “只是现在领地内的村子,都只剩三分之一,越来越荒凉了。”

    “就算这样,城中还是有着实力非常强大的武士,单手就可杀死恐怖的妖怪,所以附近没有妖怪敢袭击,凡是靠近冈山城十里的妖怪,都会被清理掉。”

    “世上真有那样强大的人吗?”増田真由美望了一眼远处的城,有些难以置信,她又突然想到了裴子云这样强大的武力,以及城主要求各村注意“外来人”,转眼看了一眼,眼睛中冒出了异样,说着:“您和冈山城有关吧?”

    是逃离的武士,还是失败的家主分支?

    増田真由美刚问,就不由想到这个,脸色一白,急忙:“啊啊,抱歉,大人,我不是有意打探您!”

    裴子云听着,无所谓的笑了笑,轻声说了一句:“在前面带路吧。”

    一路在増田真由美引领下,但非常奇怪的一点,虽看着冈山城并不远,但走了半天,发现距离也没有拉近多少。

    増田真由美注意到了迷惑,连忙躬身:“啊,大人,对不起,还有一点,我忘了跟您说!”

    “那就是,冈山城虽看起来,并不远,但实际走起来,却有非常遥远的距离。”

    “以前我们村就有一位武士曾经试过,看到底要走多久才能到达冈山城?只是,他走了两三天,就独自回来了,也没成功,胳膊和腿都受了伤。村子里曾经有人问过,他也怎么没说,只说距离非常远。”

    “以后,村子就再也没有这个想法了。”

    “但是奇怪的是,城主派下的人,却非常快速,往往一天就能抵达,同样,有着城里身份的人带领,也可以一天抵达。”

    裴子云听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观察着,行了半天,看上去,与那冈山城距离并没有变化,但随着不断深入,周围的雾越发浓了。

    “大人,再前面,就是落木村了。”増田真由美却很开心。

    “……”

    “看起来,落木村也不太平。”裴子云说着,静下心,侧着耳朵,远处喊杀,以及惨叫,已能隐隐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