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豆饼
    落木村

    天空乌云密布,不时沙沙带来一阵雨,雨水啪啪落在脸上,也落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上。

    “我跟你们拼了!”浑身流着鲜血,腿也瘸了的中年男子,手中拿生锈的刀,向眼前的一只行尸劈了过去。

    在一侧,一个八九岁的女孩,浑身鲜血躺在地上,脖子处有一个爪痕,用一块布包着,但并没有用。

    女孩身体还在不时抽搐着,血染红了一片,眼神黯淡,眼看就快不行了。

    一个手中拿着木棍的少女,正协助着这个男人,攻击行尸。

    行尸身体矮小,速度相对慢,但十指长出了爪子,非常锋利,攻击都是扑到人身上,用爪撕裂身体,一抓就一个血口。

    这时,行尸一爪,只听“噗”一声,锈刀砍入爪子一半,就卡在那里,一时拔不出,而行尸根本不在乎这伤,又一爪一抓。

    “啊,我要死了……”筋疲力尽的中年人想着,眼前突浮现出父亲和姐姐的身影,以及村里留着的母亲。

    自己死了,她们也活不了,但却感觉不到悲伤,可能在这世界,生存实在太难了,死亡就这样简单。

    就在这时,突一个人影出现,只见黑光一闪,行尸人头飞出,接着就和点燃的蜡烛一样,在切开的脖子口就冒出了白色火焰,一眨眼,就成了火人。

    这火焰无声燃烧,却给着周围的人温暖的感觉。

    接着,裴子云向前挥砍,又一个袭击村民的行尸立即被这一刀砍中,身上冒出白火,化为灰烬。

    “武士大人来了,我们有救!!”看到裴子云割草一样杀着这些行尸,这些村民大叫了起来。

    感受一点点力量涌入身体,裴子云双眼微眯,也没有和村民说话,看了眼不远处的八九岁的女孩,向左稍退,一脚向袭来行尸踢开,砸在女孩身上,接着木刀斜劈,长刀直直插入,随着一拔,行尸整个身体中冒出白烟,冒出了白色火焰,烧到了女孩身上。

    杀了这个行尸,再也不管,扑入战场,没有妖鬼,没有着首脑,裴子云并没有大规模使用“术”。

    “空气中没有多少灵力可供吸取,用术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不值。”木刀所向,十余行尸转眼被杀,火光之后,没有尸体,只有满地的灰烬。

    “武士大人终于来了,太好了,要是豆饼能活下来多好。”中年人想着,就在此时,离五步左右的灰烬中,有一个看似变成了尸骸的身体,突抬起头来叫着:“爸爸!”

    听到有人叫,中年人眼睛从昏死中醒来,四处张望,看清楚是自己女儿豆饼,不由扑了上去:“豆饼,你还活着?”

    话还没说完,行尸被惊动,一群集中,快速而整齐向着那个武士扑了上去。

    中年人睁着大眼,注视着,只见着这个武士毫不退让,刀光扑入:“噗噗噗”连声,行尸不断倒下,直到没有半个留存。

    “多谢您了,武士大人!”等着杀完,一位白发的老年人缓缓出来,对着裴子云了跪下,恭敬说着:“武士大人,请救救我们吧!”

    “这是什么意思?”裴子云看着眼前一幕,问着。

    “刚才行尸其实是山鬼的仆人,虽已经被武士大人杀掉,但山鬼还在的话,就会不断驱使行尸到我们村子!”

    “不知道为什么,行尸每次只吃掉我们村子几个人,现在大人杀了这样多,恐怕山鬼会亲自过来报复,我们村子就会面临毁灭。”

    “求求大人救救我们吧!”

    这时村人也纷纷跪在地上,头磕着:“砰砰砰”不断响起,额都破了皮,血流不止都不在意。

    看着哀求的村民,裴子云看了一眼任务,又望了望,终于说了:“好吧,既这样的话,我就尝试一下!”

    “多谢武士大人!”所有人都感谢着。

    “谢谢您,武士大人。”这时一个细细软软童声,一个小姑娘过来,她看上去七八岁,就是刚才在地上临死抽搐的豆饼,缩在角落一会,发觉自己伤口已经愈合,忍不住小心靠了过来。

    她爱惜的摸出了半只红薯,捧到裴子云面前,小声:“武士大人,给您!”

    乱世的孩子很敏感,很懂事,武士拯救自己,拯救了全村,她要拿出最珍惜的食物给武士大人享用。

    裴子云看了一眼豆饼,认出了她,刚才她要死了,但实际上斩杀的行尸,净化的力量分成了四份,其中一份会散给这世界。

    女孩也是这世界的一分子,因此行尸靠近了燃烧,极需生命的她就吸取了这份而得以活命,现在她面黄肌瘦,看着手中的红薯有些不舍,但还是奉了上来。

    裴子云用双手将这红薯接了过来,将脏的皮稍剥掉,吃了,豆饼看着,“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

    裴子云望了她一眼,问:“你就这一块了?”

    “这是爸爸给妈妈,妈妈死前把它给了我。”豆饼点了点头,这块红薯她一直舍不得吃!

    裴子云没有说话,吃掉红薯,对着増田真由美:“还有饭团吗?”

    “有!”増田真由美拿出一个饭团,裴子云把它拿过来,放到了豆饼手中,豆饼看着洁白米粒做成的饭团,有些不可置信:“武士大人,这是给我的吗?”

    裴子云点了点头,看着衣服破旧、面黄肌瘦的豆饼,说着:“吃吧,是给你的,现在就吃掉半个。”

    豆饼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多谢大人!”

    豆饼将饭团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吃,说着:“我从没有吃过饭团,妈妈死前,说最大愿望就是吃个饭团!”

    豆饼的脸上满是雀跃,吃着,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妈妈,我已经吃到了你最想吃的饭团了!”

    “还有半个,我要给奶奶吃,她也没有吃过饭团。”

    裴子云默默无语,起身:“真由美,我们继续吧!”

    才行了两步,突然身后一紧,有人拉住了衣角。

    “武士大人,你会回来吗?”豆饼眼神中充满了不舍。

    看着豆饼眼神,不知怎的裴子云心里一软,摸了摸她的脑袋,叹了一口气:“不会了!”

    “但是我会杀掉附近的妖怪,一旦杀完,我就点燃浓烟。”

    “没有妖怪,你们就能种田,就有饭团吃了。”

    裴子云说到这里住了口,天下人丰臣秀吉宴请大名是这样菜色:一小碗米饭、一条鱼、一碗味噌汤、一份萝卜酱菜。

    饭团不用精米混糯米完成不了,哪怕是年年丰收,没有妖怪,农民也吃不起,能吃豆饭就不错了。

    这其实和妖怪无关,和生产力和体制的关系更大。

    “真的吗?”

    “这样我们就能平安种田,能年终吃个饭团了!”豆饼没有感觉到这个,她月芽一样的眼,似乎看到了美好一幕,满是期盼的说着。

    “……”

    “大人,事实上就如你听到,这些人愿望非常简单,需要的很少,只要能耕田,有口饭吃,这样就够了!”増田真由美深有感触,走出这个村庄没多远,进入一片迷雾,她感叹的说着。

    她又多了六个饭团,这是落木村拼尽全力的报酬,百姓吃的是豆饭,话说豆饼的名字就可能因此而来。

    “行尸也许只是污秽之气,但妖怪的形成,需要村民的‘畏’,因此妖怪不会对村民赶尽杀绝,并且成长也需要时间,至少在十年内,不会出现强大妖怪了。”

    “没有强大妖怪,没有智慧的行尸不会形成队伍,相对容易解决,大人您一路斩杀妖怪,已经拯救了许多许多人!”

    裴子云没有回答,只是嘘了一声,増田真由美立刻警惕的后退几步,在迷雾之下,一只骷髅张开了嘴,仿佛在无声狞笑,不远处是坟场,一处处大馒头一样,上面缠绕着注连绳,还有神符,但是她能感觉到,这些已经失效,而在下面,有着凶煞怨气在流动。

    “……你就是那个到处杀妖怪的武士?”

    “就是你杀了我的仆役?既这样的话,就留下来偿命吧!”一个妖怪突然出现在面前,一脸狰狞对着裴子云说话,无视了増田真由美。

    这个妖怪看起来不是尸体所化,而是一种山鬼,手中拿着巨大枷锁,整个枷锁呈现一片暗红,却坑坑洼洼,隐隐可以看见上面有人类的毛发与骸骨。

    裴子云的眼中微红,看到了枷锁上面有着不断哭泣的面孔。

    山鬼看着裴子云不说话,狞笑:“既不抵抗了,就到我的嘴里来吧,我最喜欢你们这样强大武士身上的肉了,有嚼劲又有口感!”

    山鬼说着,枷锁狠狠向裴子云抛了过去。

    “轰!!”巨大风压将周围的迷雾吹散一片,裴子云没有说话,一个完整的具足已出现了在身上。

    “砰!”木刀一横,裴子云退了五六步,地面划出了深深的沟壑。

    “力量这样强吗?”裴子云感受木刀上传过来的力量,身形一闪。

    “砰!”一个巨大坑出现在地面,山鬼挥舞着枷锁,口中流着绿色液体,一脸兴奋的咆哮:“你逃不掉,死吧!”

    “似乎与山林有着秘密的力量联系,但只会用力量的蠢货吗?”裴子云看着山鬼挥舞着枷锁不断击打,退了几步。

    “轰!”树木不断倒下,山鬼大步追击,突然之间,眼前的裴子云没了踪影,它向四周望着,一脸茫然。

    “噗!”一道白光闪过,裴子云从落下树木中跃起,一刀插入,只听着金属一样的声音,木刀还是刺入。

    “不!”山鬼发出一声凄厉咆哮,整个身体膨胀了一圈,枷锁一挥,想要击杀这个可恶的人类。

    裴子云巍然不动,木刀上亮起一点红光,隐隐有许多面孔,只是一刺,“噗”一声,刀尖直入心脏。

    “啊!”山鬼跌了出去,白色火焰燃起,它的惨叫几乎数里都能听见,裴子云感受一股力量涌入身体。

    果然,只有更强大的妖怪才能带给更多的力量。

    这力量并不大,但贵在数目不少。

    “砰”裴子云的木刀抽出,这具庞大山鬼尸体,化成灰烬,趁着还有火星,他将树叶聚在一起,顿时浓烟滚滚。

    “真由美,你知道什么才是活着吗?”似乎隐隐听见下面村子的欢呼,裴子云看着浓烟,突然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