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三分钟到了
    “増田真由美,你且留在这里。”裴子云见着滚了一地的骨骼,说着。

    “嗨,祝您武运长久。”増田真由美认真行礼,目送着裴子云深入其中,她清楚,经此一事,自己不适宜跟着了。

    “不好,藤木武雄出现问题了!”

    冈山城一处地下幽暗房间,三个黑袍人看着地图上一个巨大红点消失,顿时面色一沉,相互对视一眼,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藤木武雄再弱,也是四大天王之一,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死了!”一个叫松旭斎久司的人站了起来说着,重山利次也感到震动。

    “山田信一有这样强吗?”左边的远田美里也不敢置信说着,问着:“如果你要解决藤木武雄会花多长时间?”

    重山利次面色凝重,慎重说:“如果我全力出手,恐怕最短也必须半个时辰才能斩杀。”

    “但是现在才过了半刻时间。”重山利次郑重的说着:“算上赶过去的时间,以及必要的时间花费,恐怕山田信一解决藤木武雄不超过五分钟!”

    “真是这样的话,山田信一的实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松旭斎久司也重重的说着。

    “那怎么办?”远田美里神色懊恼,四大天王中,单论正面作战,她实力最弱。

    “没办法了,现在只能用结界!”重山利次厚重声音响起,眼光似乎穿透墙壁,望到了隐藏在深处的城主久鹿都志。

    “城主现在忙于转化仪式,无暇分身,但只要我们撑过这时间,完成了就行了!”

    “那时,无论山田信一有多强大,也无论是什么来历,都可以解决!”重山利次站了起来,露出暗红的身体:“这样的话,接下来,松旭斎久司,就靠你了!”

    松旭斎久司用手在地板上擦拭一下身上流出来脓液,嘴里咀嚼几条蜈蚣,点头,虽有食物导致说话有些含糊,但郑重的说着:“放心吧,没有问题!”

    “本来这个结界如果由我们四人组成,再加上士兵,就会形成一个没有破绽的结界!”

    “现在因藤木武雄身死,这个结界就有了破绽,进入者实力超过我们三倍,就可能击破!”

    “但想来山田信一不可能到这地步!”

    “真的有这实力,他就是神,也不会进入我们陷阱中。”松旭斎久司吞下了蜈蚣,镇静分析着。

    “的确如此。”重山利次示意了一下。

    “嗨!”远田美里涌现出葱绿的枝条,将重山利次与松旭斎久司包裹,身影一闪,就此消失不见。

    城墙上几道植株突浮现,主干裂开,远田美里、重山利次、松旭斎久司浮现。

    松旭斎久司对重山利次点头,掀开了黑袍,露出浑身上下长满了疙瘩且不停流着绿色的脓液的身躯,口中也发出了低嚎:“吼、吼!”

    随着松旭斎久司呼唤,城门大开,地下数不尽的行尸与妖鬼汇聚过来,在声音的指导下划分六轮,形成一个图形。

    重山利次的黑袍落在地下,整个身躯化成了风。

    远田美里也手一挥,密密麻麻的细长藤蔓出现在城墙地面,藤蔓上隐约可以看见闪着异常光的细小倒钩。

    裴子云刚过了哨塔,就发现了不远处异常明显变化。

    望着地面上不断蔓延的藤蔓,看着不远处行尸妖鬼组成的阵型,看着空中渐浓的黑云,微微皱起眉,握紧了手中木刀。

    “这雨有问题,带着尸气,这是恶雨,能使草木稻谷不生,使人生病,也会削弱敌人的战斗力量。”

    雨丝下着,整个城显得格外安静幽静,连雨丝落地声音都能听见,裴子云提刀继续向前,迎面而来的雨滴渐渐密集,但落到了三尺内,就反弹了过去。

    “可笑,装神弄鬼。”裴子云没有说话,扑入其中,带起片片血花。

    “杀”一个妖鬼才进攻着,木刀贯胸而过,喷出一片黑红。

    才扑上去的行尸,转眼化成了一堆骨渣和碎肉。

    妖怪愤怒尖叫着,不断跳跃,试图攻击,但转眼砍杀在当场。

    可是落地雨化为一道道细流,尸体缓缓蠕动着,相互结合着,企图化成一个巨大的怪物。

    裴子云抬手:“风雷斩!”

    木刀微微一划,只见一道弧月激射而出,高速飞入空中,“噗”一声,破入了黑暗中,黑暗骤两分,一串裂帛声中,不仅仅是巨大尸体,连着身后十数个行尸生生断成两截,在眼前喷洒出一片浓稠的黑雾。

    只是半截尸体落地,白色火焰燃起,才转眼,就被雨丝扑灭。

    接着,眼前显出毛骨悚然的一幕,断开的怪物爬了起来,接了起来,黑雾弥漫而上,片刻离开,伤口已愈合。

    “嘿,这得有多少污秽怨恨之气。”裴子云并不认为这些妖鬼杀不死,可立刻明白,在这城中,似乎形成了一个结界,在没有耗尽力量前,这些妖鬼杀之又活。

    “山田君,不要挣扎了,这可是我们花费了巨大力量塑造的大阵。”就在此时,看上去阴沉的街道中,传出了声音:“就算是神,也不得不顾忌几分。”

    随着话,雨下得更急,雨点越来越黑,似乎下的是黑雨。

    “就算是神,都得顾忌几分?”裴子云木刀一转,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种,佛门的六道变种?”

    裴子云已看出了些根底。

    死掉的行尸,其实的确死了,但是又在某种玄理下结合产生新的怪物——虽新生的怪物并非原来那个,但并不重要。

    这种怪物本来就是消耗和杀敌,谁在乎它死了几次,是不是原来那个?

    城墙上面的松旭斎久司看着裴子云无可奈何的模样,大笑:“山田信一,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单打独斗,我们四大天王中任一人都不是你的对手!”

    “但我可是松旭斎久司,精通兵法,现在,这种情况,看你怎么抵抗!!”

    说着,结界动了起来,不断蔓延藤蔓也更粗壮,上面倒钩也愈加的锋利,地面上隐约有着深沉的暗色闪过。

    看到这一幕,裴子云一哂:“我还是这话,你对我一无所知!”

    话这样说,他向着里面看了一眼,感觉到一种不祥传递而来,神的感觉,使他清楚,在城下面,发生着对自己不利的事,必须速战速决。

    想到这里,裴子云低声:“系统!”

    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并且迅速找到了需要项。

    “神降——您可呼唤你在别的世界的力量,每分钟1个命运点(13)!”

    “使用!”裴子云重重按了下去。

    彼岸·希腊国度·英国

    “当——当——当”一阵阵低缓钟声在伦敦上空回着,战车而过,后面跟的是一队队的士兵。

    这不是普通的士兵,都穿着战袍,手里拿着长矛,足足五分钟,军队才过完,直接抵达到了神殿。

    “可敬的国王,您来到神殿有什么事吗?”迎接的是卡珊德拉。

    “这是违背神喻,以及王权的叛贼,我将在神坛前处死。”阿斯提阿那克斯神情严肃说着:“并且奉上对神的献祭。”

    十几个狼狈不堪的人押了上去,看上去都和野人差不多,卡珊德拉没有意外,臣服的部落在几年前就是野人。

    一挥手,就有着人拉了上去斩首,杀完,又向神献祭羊。

    突然,神殿中央消失之神神像闪起来一阵白光。

    卡珊德拉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口中大声的喊着:“神降了,消失之神降临了!”

    “阿斯提阿那克斯,我亲爱的国王,我的侄子,你干的不错,神很喜悦。”

    神殿的别人也看到这一幕,也纷纷跪倒在地,歌颂着消失之神!

    阿斯提阿那克斯更是满怀喜悦,整整二年,神都没有任何回应,要不是卡珊德拉能感觉到神在沉眠,几乎以为是陨落了。

    就是因不回应,所以那些臣服的部落,又蠢蠢欲动,只得以雷霆之势解决,但是也有许多隐患。

    现在,神显灵了。

    “国王万岁!”有聪明人更是欢呼起来。

    “国王万岁!”更多的人附和着。

    回到原来,裴子云背后,突出现一道浑身散发着光的身影,空中雾气退散,大放光明,雨点直接消失。

    “啊啊!”一声声惨烈哀嚎声不断从被光照耀的行尸和妖鬼口中发出,它们浑身上下都在溶解,燃烧起了火焰。

    这次的火焰根本无法被熄灭,数百个行尸和妖鬼瞬间变成了一片片蜡烛。

    城主府深处,念着不知名咒语的久鹿都志,突神情一震,感受到一股气息,他全部一震,不管在水池中的早川直美,立刻踏出了门。

    久鹿都志抬头,看天空的身影,以及下面燃烧的蜡烛,大惊:“这是神,这是什么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

    久鹿都志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而松旭斎久司在光照耀行尸妖鬼的一瞬间,更“噗”一声,口中吐出一大口黑色腥臭的血,神色萎靡,身子也缩小一圈,惊惶失措,口中念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真的是神!”

    说着,松旭斎久司转身就逃。

    地面上藤蔓更快速的收缩,迅速化成远田美里,浑身冒着青烟的她立刻对着地面一扑,消失不见。

    裴子云只木刀一挥,一道刀光闪过。

    正奔着松旭斎久司面色一怔,感到巨痛,低头望着自己,发觉自己半个身体分开,斩成两半,并且伤口也在燃烧着白焰。

    “不!!!”松旭斎久司发出一声惨叫,化成了灰烬。

    在土地里快速穿梭的远田美里听见了惨叫,面孔扭曲,口中:“不可能,山田信一怎么可能是神?”

    “没事,一定没事,我肯定会逃掉!”远田美里对自己鼓气,奋力向前穿梭。

    可漆黑的土地中,一朵白焰闪过,不受任何影响,直直穿过土地,落在了远田美里的眉心。

    “轰”远田美里还没留下任何遗言,身躯化为灰烬。

    重山利次无思无欲,似乎从世界消失了一样,在神像一出现,它就对自己使用了天赋。

    重山利次是一个水妖,如果将天赋对自己使用,自身就会转变成普通的雨水,对外界无法产生一丝的感应,同时自己也不会被任何人察觉,直至一天一夜后才会重新醒来。

    这种天赋,重山利次曾经实验过,就连城主久鹿都志也无法察觉。

    然而,不知何时,又一朵白焰浮现,落在了一个雨点上,“轰”一声,这雨点瞬间变成了一个人,接着在惨叫中,化成灰烬。

    裴子云目光扫过:“在这里,直美!”

    身形一闪,顿时跨越了不知多长距离,出现在城主府深处,这时,大厅中空无一人,唯有水池里有紧闭双眼的早川直美。

    裴子云手一挥,“咔”的一声,缠绕在早川直美身上几道锁链应声而断,没有犹豫,立刻伸入水池,水池的水“兹兹兹”响着,仿佛对外人来说,是硫酸一样,但根本无法奈何此时的手指,一下抱出了早川直美。

    随着这个完成,幻影一闪,暗淡,继而立刻消失了。

    “三分钟到了?”裴子云皱了下眉,随着神像消失,整个城堡越显得黑不见底,更有无数的雾气不停翻涌上来,化成了浓重的黑云覆盖。

    “被激怒了?”

    “也难怪,一下消灭了数百行尸,以及四个看起来很强大的妖鬼,整个冈山城几乎打回了原型。”

    “现在是要和我拼命了?”

    “可惜的是,我花费这三个命运点,也是有着自己计算,我的经验应该凑足了吧——系统!”

    随着呼唤,眼前一梅再次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文学的传奇并不牢固,用妖鬼的血肉,重新塑造传奇之门(100/100)”

    裴子云没有丝毫迟疑,就按了下去。

    “轰!”

    整个人的身体一轻,被风托举一样,再也没有沉重感。

    “特技:风之轻灵恢复——无论什么时,风都与你同在。”

    接着,铜色的光辉慢慢在皮肤上显出,已带上了金属光泽。

    “特技:铁铸铜灌恢复!”

    “完全恢复了铁铸铜灌,我感觉到,比希腊时还有所增强,就不清楚现代武器,能不能伤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