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你们都是活人
    大厅一个角落,釜原正在蜷缩着自己身子附身在一个花瓶上,这花瓶幽黑,上面有着符咒,但出现了裂痕。

    釜原也是城主久鹿都志手一员重将,是久鹿都志最信任的心腹之一,是四大天王之下实力最强悍者。

    在四大天王有事,不在城主府附近时,由釜原守候。

    刚才带着光的裴子云直接瞬移过来时,釜原立刻化为原形,藏在偏僻角落的花瓶中,以躲避杀劫。

    釜原是一个幽魂,所以才能无视实体,附生在狭小东西中,但也正因此,刚才的光辉,对它的伤害更恐怖。

    不过,转眼釜原感觉到,恐惧的气息消失了,它没有敢动弹,等了会,没有发觉任何动静,这才肯定恐怖的敌人离开了。

    釜原小心翼翼穿过了墙壁,想要看一看,水池中早川直美是否被带走,原因是守护早川直美是自己的任务。

    “嗯,原来还有一只隐藏?”大厅中,裴子云眼睛一眯,冷笑,刚才下降,可不止一只,十数只幽魂立刻灰灰。

    “不,你怎么还没走?”穿过墙壁,看到在原地的裴子云,釜原震惊下,灵体都变得有些黯淡。

    恢复了些精力的裴子云,正查看早川直美的情况,笑了一声:“怎么不可能?”

    说着,木刀一斩。

    釜原看到这一幕,没有犹豫,立刻墙一扑,准备化虚逃走,但才没入墙,一道微光已扑在了釜原的身上。

    “啊!!”釜原顿时发出凄厉哀嚎,整个灵体燃烧了起来,本来一烧就光,但它在城堡内,受到了城堡保护。

    只见着半个身子没入墙壁的釜原,源源不断的黑气涌入修补,但又冒着白光燃烧,发出了巨大的惨叫,这一幕看起来很诡异。

    但裴子云却不在意。

    一时不得死的釜原哀嚎:“不,杀了我们,你也会死!”

    “即便我们消散了,你也出不去,你所要救的那个人,会蜕化成真正美人鱼!”

    “三天,只有三天,她会彻底变成美人鱼!”

    “啊!”釜原在火焰中发出惨笑声:“我诅咒你,最终灵魂堕入地狱!”

    裴子云冷笑,不受这些话语的影响,站了起来,手一挥,还发出凄厉哀嚎的釜原顿时化为虚无,只留下了一颗漆黑珠子掉落在地。

    裴子云拿着珠子,并没有在意,随意放在口袋中,走到早川直美前观察。

    “越来越美了。”

    早川直美越来越美,就连裴子云不经意之间也被她吸引了注意。

    只是早川直美身体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肌肤浮现了点点鱼鳞,双腿已变成鱼尾,可这一切似乎更增添了几分魅力。

    裴子云目光下垂,若有所思,早川直美虽脱离了池,但还有着丝丝力量和她相连,进一步蜕化。

    “是这个世界在促进她变化!”裴子云得出了这一结论,伸手对着她的眉心进行一点。

    “噗”整条人鱼震动了一下。

    “直美、直美,和我融为一体!”一股强烈魅惑的声音在早川直美在心中响起,早川直美觉得忍不住就要与声音主人合为一体时,不知怎么又有了一股力量坚持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坚持了多久,早川直美觉得自己要坚持不住,就要彻底放松自己时,一道暖流涌入了早川直美的身体,一瞬间,一直缠绕在耳侧的声音突然变淡,渐渐消失。

    早川直美睁开了眼睛,一眼就望到了裴子云。

    “啊,部长,你来了,真是失礼,让你看到我这样狼狈的样子!”早川直美说了这一声,心神一松,身体一抖,又昏迷了过去。

    抵抗这样多时间,她实在太疲倦,太累了。

    裴子云看着早川直美再次昏迷了,仔细查看一下情况,皱眉:“现在情况还可以,只是休息,但渗透不能完全杜绝。”

    “这么说,必须迅速离开这世界?”裴子云没有选择把她放下,而是抱了起来,人影一转,就已扑了出去。

    刚才进城,选择了小心谨慎,现在对遮掩没有任何兴趣,恢复了实力,哪怕是部分,自无所畏惧。

    裴子云首先就抵达了天守阁顶楼,站在最高点眺望这一片天地,望着周围被浓雾所包围的世界,若有所思。

    “结界,恢复了实力,我可以感觉到,这是一块领地,被结界切割开了,形成了封闭的圆。”

    “所以无论怎么样走,都会回到原点。”

    “这个结界与大地结合在一起,很难破开,幸亏我刚才来时,已经屠杀了大半的行尸和妖鬼,无意中已经破坏了不少节点。”裴子云转身走入楼下,到了大厅,手中拿笔绘着地图,渐渐整个地图完成了。

    “嗯!这个地点,不,是这个节点,不对,离它还偏离了几分!”裴子云不停的计算着,在一处重重的点下去。

    接着,抱着早川直美原路返回的裴子云,看见了増田真由美,她还在原地,真是一步也没动过,裴子云招招手:“真由美,跟我走!”

    増田真由美又跟在了裴子云的身后,抵达一座塔楼,一路上,増田真由美一直沉默,直到走这时才问:“原来,我们都是死人吗?”

    増田真由美的眼神中黯淡:“之前我们所做,无论是拯救自己,还是拯救村子,全部是无用功吗?”

    増田真由美的脸上满是苦涩。

    “不,当然不是!”裴子云一笑:“在我眼里,你们都是活人。”

    “还记得,我曾问你,什么叫活着?”

    “啊!”増田真由美有些迷茫,她睁大了眼看着。

    “在我看来,所谓的活着。”裴子云脸色柔和,说:“就是你们有清醒意志,你们有健全身体。”

    “只有那些失去了理智,身体渐渐腐坏,才算是死人。”

    “如果你们有迷惘,请记住我今天的话。”

    裴子云再次重申了一遍,他并不是安慰,是真心这样认为,环顾着周围,铿锵有力地说:“所以,我并不觉得,拯救自己以及拯救村子,是无用功。”

    “不过,你我相交一场,我会给你点礼物,毕竟单纯口头说的话,实在太有嘴炮的嫌疑了。”说着,裴子云对増田真由美的额一点。

    “轰!”似乎听到一声巨响,整个世界崩开,可定了定神,又似乎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她的眉心出现了一颗珠子。

    “我们都活着吗?”増田真由美这样问自己。

    她的眼前闪过一幕幕欢乐,痛苦,悲哀,喜悦的场景,也闪过一个个面孔,有小孩记由,有自己所爱的达也,有自己父母,有武士大人,有许多村民的面孔!

    对,我们都活着,我们耕作,我们生活,我们争吵,我们奋斗,我们抵抗,这些都是鲜明存在着。

    増田真由美的心不再迷茫,直接伏身在地,说着:“嗨,武士大人,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就好,下面就得解决最后的隐患了。”裴子云的面容渐渐变冷:“久鹿都志,你还要逃避到何时呢?”

    话音刚落,远一点处,一队人影出现,前面是手持农具、镰刀的农夫,后面是穿着盔甲的武士,再后面是城主。

    “恶鬼,恶鬼!”农夫愤怒的高喊着,挥舞着草叉冲了上来,这是临时听见有人入侵,而自动团结起来的镇民。

    “我之敌寇,彼之英雄。”

    宣传上当然可以把对方全部贬低成脚底流脓头上生创的反派,但是实际上总有忠心耿耿,受到恩泽的人。

    还是这话,对下面乡村来说,领主的恩泽不多,但是对直属町民来说,领主却是仁慈英明的主人。

    为了领主,他们愿意一战。

    “是听说我拯救了村子,所以让百姓来驱逐和攻打我吗?”裴子云笑了笑,反身一冲,只见着刀光一闪,噗的一声,前面三个农民就腰斩而断,喷出了鲜血。

    “啊!”事实证明,没有经过军事训练,没有经过严格组织的农夫,只是砍翻了几个,剩余的人顿时被恐惧支配,原本对领主的忠义立刻就消失不见,惨叫的退了出去。

    “杀!”剩余的武士,却发起了冲锋。

    裴子云木刀一闪,只是是斜斜一挥,一道光闪过,一个武士的惊恐还没来成形,头颅已冲天而起,鲜血喷出。

    接着,裴子云身影疾动,扑入其中,又是血光飞溅,转眼三人横尸在地。

    久鹿都志大喝一声,拔出长刀,对着一斩,这一斩落下,似乎有重重的压力扑了上去,可裴子云只是冷笑一下,刀上突淡淡一道弧月激射,只听“噗”一声,久鹿都志闷哼一声,骤然两分,生生断成两截,喷洒出一片浓稠的黑雾。

    接着,裴子云对着虚空,重重一斩:“风雷斩——破!”

    就在此时,整个城,以及连绵黑幽阴沉的山林中,响起了同一声惨嚎,这惨嚎几乎是同步,同时一眼数不清的光点炸开,而肉眼可见,一直笼罩迷雾迅速退散,露出了渔村。

    “回到了海纪村?”

    看着眼前村子出现,看着不远处的现代建筑,裴子云脸色还是慎重,因眼前一幕,依然有着几分诡异,整个渔村子,看上去没有一人,以现在的感觉,也感觉不到附近有人。

    “嗯,出问题了,这可不正常!!”裴子云皱眉,难道失败了,一时站着不动,若有所思。

    “不,的确换了个世界,直美呼吸平稳起来,没有进一步蜕化。”

    之前,早川直美身体一直在蜕化,身上鱼鳞也越来越多,本来胸部下有鱼鳞,现在都蔓延到脖子上。

    但现在裴子云看了一下,早川直美脖子处已没有鱼鳞了,这说明早川直美已脱离了那个世界的影响。

    能这样,说明的确抵达了海纪村,裴子云想着,突然之间,他看向了一处,皱起了眉:“不对,有杀气,浓郁而森严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