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风雨
    阳光不很大,却有几分暖意。

    “不管怎么样,先把直美安置下。”裴子云再次迅速扫了一眼,看了一下环境。

    不远处有一条公路,就是裴子云过来时的通道,看上去路面上坑坑洼洼,有些破损,公路左右已长着密密麻麻的低矮灌木和野草。

    可以望见远处便利店,门口也是破旧不堪,裴子云有点皱眉。

    日本便利店称“コンビニ”,有特殊地位,就算是中产,逛商场超市银座,但日常生活也离不开便利店,至于普通家庭更是缺少不了,别说这个渔村,就是真正的山内,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小山村,也有便利店。

    牛奶水果,卫生纸洗涤剂,邮局信箱到银行ATM机,便利店应有尽有,是整个村的生活与文化中心。

    可以说,日本的任何地区,如果便利店都停业了,这地区就正式休克甚至废弃了。

    “这村子是彻底废弃了?并且时间还不短!”裴子云抱着早川直美,想要入内找找有没有水,突然之间面色一冷。

    “吱!”响声在寂静村落中格外刺耳,裴子云皱眉,看向噪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着疾行而来的绿色军车迅速驶来,与此同时,伴随着巨大声音,有人在上面对着裴子云大声喝着:“前面的人,立即丢弃武器,举手!”

    裴子云目光幽幽,看着疾行而来的绿色军车,以及上面拿枪指着的人,面色微冷。

    “我是山田信一,你们是什么人?”裴子云将早川直美放在地上,稍稍向前一步,大声说着。

    “停下,退后,立刻跪下,否则开枪了!!”随着声音响起,一片“咔咔”的声音响起,是子弹上膛声音,十数支黑黝黝枪口指着裴子云。

    感受着枪口传出来杀意,裴子云目光一冷,木刀微跳。

    这时有人拿了一个喇叭,再次大声喊着:“前面的人,听好了,这里已经是军法区,全面军管,立刻跪下,否则就行军法!”

    停在远处的一辆指挥所中,几位指挥官看着屏幕。

    指挥所并不大,里面除几位相应操作人员,剩下的就是四位军官,此刻指挥所中的屏幕上,显出前方画面,对面少年的回答也清楚入耳。

    “山田信一?”

    佐和贤治看着屏幕中显示人有些不可置信,当再次凝神看了一眼,发现的确是山田信一,当年为了搜索这个人,可是花费了不少力量,军官都有过少年的照片。

    不谈失踪一年半的山田信一,突然之间出现在眼前,中尉佐和贤治看着屏幕,说着:“这样对待不好吧?是不是打个电话过去?”

    佐和贤治有些担忧,现在这样对待一位享有文学盛誉的作家,并不明智。

    不久前,震惊日本的济源市就出现了这样大丑闻,已经年迈的作家征矢野直人在办相关业务时,因动作过慢,遭到政府人员无理谩骂,甚至对征矢野直人进行殴打。

    此事一经披露,立即引起全日本的震惊。

    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写着夺人耳目的标题,诸如“年迈顶尖作家遭到殴打,人权的保障,究竟在哪里?”“惊天黑幕,政府人员对待民众的不屑态度?”等等诸多夸张的标题,引起日本民众的激烈讨伐。

    因此这件事一发酵,由此产生负面言论以及压力,导致当地政府多人引咎辞职,更有许多人受到牵连,遭到降职处分。

    佐和贤治的表兄炭本利晴就是降职处分中的一员,所以自己才知道内幕。

    当时,佐和贤治只是觉得炭本利晴很无辜,很为他不满,因这件事错的不是他,却要他来承受相应的责任,这很不公平。

    佐和贤治可不想落得这下场,自己是家里唯一经济来源,自己倒了,谁来照顾和菜与女儿春名了?

    一瞬间,佐和贤治心中闪现了这样多想法,知道这问题有些不对,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出来。

    在问题后,望着四周目光幽暗的同事,心又有些紧张,不过,想象中最恶劣的事没有出现,让他大舒了一口气。

    “放心吧,贤治,没事。”岩崎友幸用手拍着佐和贤治的肩,小声安慰:“现在不但日本,整个世界都屡有妖乱,本来就行军法控制,这里更是军法戒严区。”

    “所以,不必对任何人妥协。”

    岩崎友幸说到这里,就在口袋一掏,想要拿出一根香烟,他是一个多年烟瘾患者,没有别的爱好,唯烟才是挚爱。

    可岩崎友幸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掏出来,才意识到现在是工作时间,自己也没把烟带在身上,不由苦笑一声,悻悻将手拿开,随即将这件小事抛之脑后。

    “不错,我们行事,光明正大。”少佐安则弘树说着,看着屏幕中山田信一,眼光带了些憎恶。

    安则弘树已经认出,面前的人正是这一年半内影响扩大的山田信一。

    山田信一失踪后,七武士并没有被冷藏,而是不断发酵,山田信一因此就获得了少年作家第一人称号。

    说到底,自己这支军队,当年就参与负责搜索附近,寻找山田信一,不知道有意无意,后面也没有撤消,长期在此地驻扎。

    安则弘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可一直苦于身份,以及没有途径,得到更好晋升机会,只能在现在位置苦苦煎熬。

    虽现在才30多岁,在外人看来已非常不错了。

    可安则弘树并不甘于现状!

    一个机会,安则弘树被一个大人物接见,并得到了暗示,只要干掉了山田信一,想要什么都会有!

    只是安则弘树等了一年,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

    既有这个承诺,想着大人物的身份,安则弘树的目光更灼热了,的确文名上,山田信一炙手可热,并且据说有财阀关系,还有着幕府某些人的支持,但是他现在孤身一人,在国家暴力机关面前,这一切都是浮云!

    而且,恰前去的小分队长,是自己的人。

    佐和贤治听着默默无语。

    其实军管,哪怕粗暴些,这些并不过线,山田信一这样的大作家,也不可随便折辱,等会请到了指挥部,再私下赔罪就是了。

    佐和贤治才想着,突听着前线的指挥官一声命令,接着“砰砰”枪声响起,子弹齐齐打下。

    “怎么回事?野岛疯了吗?”

    理论上说,不服从命令,军管情况下,的确可以射杀,但面对一个享有盛誉的作家,没有拿着武器(木刀在军官眼里并不是武器),只是没有听从命令“跪下”就射击,这小分队的野岛疯了吗?

    难道野岛想上军事法庭?

    “怎么回事?”余下二个军官也惊了,而听到枪声,安则弘树眸子里露出了兴奋之色,死死盯着屏幕。

    “不!这怎么可能?”震惊的岩崎友幸接着看到不敢置信一幕,眼睛贴着屏幕,死死盯着,只见着屏幕上,随着枪声,山田信一身影一掠,子弹打了个空!

    接着,人影扑入了军车,长刀所向,顿时数个士兵被砍杀,鲜血飞溅!

    “山田信一竟敢袭杀军人?”就连温和派的佐和贤治,也是立刻一呆,接着就是暴怒。

    “哈哈,终于完成了!”

    安则弘树内心发出了一声,他是少佐,自然明白,哪怕国家有错,平民只有束手就擒被打死,或者仅仅逃避说不定还有机会平反,要是反抗,性质就完全改变了——无论对错,都是挑衅国家暴力机关!

    这下可以完成“上面”任务了,要知道为了这任务,自己等了1年!

    “现在怎么办?”安则弘树故意问着。

    而屏幕上,影子一样的山田信一,还在杀戮着,一个军官还想反抗,用手枪射击,才开了一枪,一刀掠过,人头飞出,喷着拍摄上一片血红。

    “八嘎牙路,这种凶徒,应该立刻击毙。”看着屏幕上的惨样,身是军官的岩崎友幸立刻红了眼,下意识就喊着。

    “说的对,命令一二小队出击,立刻将其击毙!”安则弘树立刻沉着脸,快速的下着命令,

    按照日本编制,一个步兵小队领队是少尉,有60人,两个小队,就是120人,还是齐装满员,有各种各样现代武器,山田信一力量再强,也不可能打过。

    少佐安则弘树发出这样命令,这时连着佐和贤治也没有话说。

    因不管有什么委屈,袭击军队就得死!

    这是一条铁则,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

    随着命令,每个小队驾出了一个装甲车,指挥立刻启动,现在的少尉都受到过专门训练,有条不紊的发号施令,只见着士兵穿上战术背心、战术头盔、防弹盾牌,配上了突击步枪、冲锋枪,指挥系统立刻接入。

    按照命令,迅速围了上去。

    指挥部静了下来,只听着不断报告。

    “第一小分队,目前一切正常,没有发现!”

    “第二小分队,已经接管了高处,设下狙击手。”

    “第三小分队,,目前……发觉了原本被袭击的部队。”

    屏幕上放大了视频,只见视频不断轻晃,可以看见,指挥官很谨慎,不但士兵全副武装,就连装甲车上的机枪已启动,只要稍有动静,就立刻发出暴风雨一样的金属风暴。

    “有袭击,开火!”

    突然之间,实地的士兵,不知道看见或听见什么,只听着哒哒哒枪声,接着一处移动视频移了过去,画面上满是一片火光向着一处倾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