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水的可怖
    学校·社团

    “下雨了。”现在是放学时间,早川直美走在有点昏暗的走廊中,明明时间还早,窗外天空暗着,乌云密布,空气潮湿,有股寒意。

    “唉,去年到今年,总觉得阴天很多,雨也很冷。”

    “幸亏柜子里的伞还在。”野村枝子说着,向着早川直美告别,她是回家部的成员,一早就回去了。

    “再见!”早川直美挥手,转身去了社团,手中提着大号的便当。

    可能是因下雨,走廊上没半个人,非常安静,直美却没有半点介意,反觉得非常舒服。

    “这雨充满了清凉的气息,又似新雪在舌上融化,使我的心都清净起来,只是很少有人这样觉得吧?”

    早川直美不是不知道自己变化,回来后,她对一切有关水都充满了好感,海洋很好,雨夜也可以。

    转过几个弯,社团部到了,远远就听见了声音。

    “击剑”

    两个少年躬身行礼,刀尖略下垂,微向前倾,积蓄着力量。

    接着一声命令,两人都是挥刀,在空间中对斩起来,并且不断变化——开阔间以斩击为主,到有着廊顶所限的走廊用突刺,两人因地制宜击交着。

    “突刺”

    一人刀朝左一晃,踏上一步,双臂一送,刀应时前冲刺去,对方拦截,而刺术并没有收回,瞬息收回、再刺。

    “换回攻守”

    还没有进社团,竹刀撞击声穿透了附近的寂静,早川直美却露出了微笑:“啊,大家都很努力!”

    裴子云回来后,差不多是国中三年级了,但低迷的社团又恢复了活力。

    远山幸太、村田诚一郎、阿笠智夫、通木浩之等几个人呐喊着交战着,练习剑道需要喊,看上去就是一群全速冲来的野牛……

    道场一个角落里,冴子身穿制服,手持一把木刀,精光闪闪,也许是错觉,也许是环境,只听“哈”一声,冴子目光如电,举起木刀斩下,只见剑光一闪,挂着的草席斩成两半,干净利落,切口光滑。

    “哇,实在太了不起了。”早川直美双手合十捧在胸前,发出敬佩的感叹,她小时还正常,有段时间说她是扫帚,受到了排挤,就变成有点懦弱,常常被欺负,生活中逆来顺受,受了委屈也不知道和谁倾诉,长此在内心落下阴影。

    加入了制霸全国社,常常受到山田信一的照顾,内心也深感歉意,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只会给人带来麻烦。

    只是,就算是直美内心也有一丝倔强,想要勇敢起来,也想获得认可,因此才努力提高料理的水平。

    看到冴子,与生活中自己是多截然相反,这不正是一直向往的力量与坚强嘛,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和冴子一样坚强勇敢,能更多的帮助山田君。

    “散部,休息。”裴子云发出了命令。

    “嗨!”全员都松弛下来,远山幸太直奔过来:“啊,直美,你终于来了,我都饿死了。”

    说着,拿起一个就狼吞虎咽。

    村田诚一郎却有点拘束,也有点忧郁,远山幸太拍了拍:“诚一郎,别担心,经济会好转!”

    “再说,你现在还是国中,上了高校(高中)才能打工。”远山幸太知道村田诚一郎想去打工。

    “我知道了,幸太。”村田诚一郎点了点头。

    早川直美叹了口气,她有点同情,村田诚一郎的爸爸被裁员了,顿时家中的收入减少了一大半!

    这二年来,由于海上遇到袭击,陆上也不安全,各国经济都发生了困难,经济衰退横扫了几乎整个世界,虽政府通过印钞、债券、补贴等手段,但经济寒冬还是来临了。

    最先遇到裁员的就是普通员工,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裴子云也知道了些情况,心里有点感叹,不过不说幕府才送的十亿円,自己文学上的收入也非常丰厚。

    文学其实也受到了很大影响,但七武士发行超过了30万册(整套),版税高达二亿円,可以说,裴子云不缺钱,但是在日本就算是朋友也是很少借钱,当下有了些想法,不过没有说,转身对着早川直美:“直美,别羡慕,你和她不一样,你有着自己的力量,虽和冴子不同,但只要学会怎么样使用,你也可以和她一样厉害。”

    “真的吗?”早川直美惊喜问,能和冴子一样厉害,是她向往的事。

    “嗯!”裴子云点了头,拿出一本册子递给早川直美:“只要照着上面练习,你也可以的,加油!”

    “嗨!”早川直美高兴地接过册子,翻看起来。

    这册子是裴子云根据自己实战经验编写的一本教程,并不算道法,道法其实每个世界规则不一样,不能直接搬运。

    裴子云也没有破解完毕,自己都不能直接使用。

    但早川直美身体内有着力量,不需要学习怎么样积蓄力量——主要论述一些理论,详述一些使用的方法。

    裴子云的这本册子很薄,但里面每人只要使出来就很强,默默背熟后,早川直美迟疑的抬起头看着裴子云。

    “你的力量是水,你身体内有很强的力量,只要把它使用起来。”裴子云压低了声音对早川直美说着:“你上次已经本能的使用过水雾了,它很好用。”

    “册子上教你的还有别的方法,你先对着冴子使用一次。”

    “嗨!”早川直美郑重摆出手式,闭上眼,对着冴子一指。

    站在正前方的冴子身形微一晃,眉皱了起来,很疑惑的四处看看。

    “呀!”早川直美惊喜而期待看着冴子,没有考虑到如果冴子知道拿她做实验会是什么后果。

    “哎!”早川直美惊喜瞬间转成失望,只是片刻,冴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练习。

    裴子云一笑:“很好,作初学者,你已做得很好了!”

    “真的吗?”早川直美有点没有自信:“可为什么没有效果?”

    裴子云解释:“你的力量是支配水,水有许多力量,上次本能使用的迷雾,虽是无意中使出来,但其效果和威力都看见,能屏蔽一定范畴内的感知,甚至连电子信号都受到影响。”

    “这一招是水之干预。”

    “你要知道,人体有65%是水分,你只要稍微干扰下,对方就会恶心、呕吐、昏迷,从而达到制敌的效果。”

    “你做得不错,但你毕竟是初学者,威力还有待加强,且效果除了你施放的威力,受法者承受力也是很重要,相同法术施加在不同的人身上,效果不一样,冴子灵力很强,一般法术对她根本没有效果,这次连她都有点不适,可见你还是很厉害的嘛。”

    “真的吗?”早川直美很是美滋滋。

    “不信,你可以换个人试试。”

    见早川直美有些迟疑,裴子云说:“放心,你目前法力并不强,最多就是使他们有点恶心,不会导致昏迷,更不要说死亡了。”

    “并且,虽说凡人没有灵力,但是也有生物场,你能影响的水很少,很难直接致死——再说,你可以决定着你想要的效果。”

    其实这种以现代科学原理形成的法术,非常可怕,组成生命体元素中水占很多,如果真的完全控制了敌人身体内水分,只需用意志一抽,敌人就可变成干尸。

    或者依照施法者的意愿稍改变一下,在敌人大脑血管内凝出一个血块,就可脑溢血或中风死亡。

    种种妙用匪夷所思,十分危险。

    早川直美点了点首,再次施法,不过这次施放的范围是整个社员。

    “啊、啊哟……”社团里顿时一片鬼哭狼嚎,诸人都纷纷捂着肚子向厕所跑去,法术还能这么用,这是裴子云都没想到,两滴汗挂了下来,而早川直美高兴得吃吃地笑。

    “现在进行下一项!”人走得差不多,空出好大一块,只剩下了冴子,反方便裴子云和早川直美放开手练习。

    早川直美手指一点,面前一个杯子炸裂,玻璃碎一地,杯中水凝成一个水球,浮在空中。

    “很不错,对于水,在人体内,你只能影响,但在人体外,你就能谈得上控制,很明显高了几级,这就是冰块了。”

    “如果你把它塑造成矛或箭,就是冰箭或冰矛——试试看!”

    “嗨,明白了!”五分钟后,早川直美用意念控制一支冰箭,抬起手轻轻一挥,这冰箭就向一张桌刺了过去,只听“噗”一声,扎入了半寸。

    “这个杀伤力不大!”早川直美说着。

    “那是你没有掌握技巧。”裴子云伸手一指,一个冰屑变成了一滴水,只是一拉,水球就变成一张几乎看不见的“水膜”,向下一划,水膜瞬间在桌上横切而过,桌子一动不动,转眼“啪”一声分开,已被水膜斩断!

    “看见没有,如果你能把一滴水化成一张超薄水膜,甚至可以轻松切断装甲。”裴子云渗出点汗,其实这个得不偿失,他动用了有限的神力才办到,但这是给早川直美指明方向。

    就不期待她能几年内完成了。

    “嗨,我这就去练习。”

    裴子云暗自思量:“通过冴子和早川直美练习,我已收集了不少的数据,道术的使用,也许可以一试。”

    “滴滴”才想着,电话响了,裴子云掏出手机,按下接通键,听了几句,眉一皱:“行动组有了第一个目标了?我知道了,会立刻解决。”

    挂了电话,对着两个少女:“走吧,我们出去,有任务了。”

    说着,带着两个人出了社团,又出了学校,同学纷纷侧目,一个少年后面跟了两个少女,其中二个还带着木刀,好不奇怪。

    才到门口,就看见一辆车驶过来,裴子云无视着同学的诧异目光,钻进车里,转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