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原子弹
    雨渐渐停了,天空依然乌云密布。

    一片黑云流连于山天之间,不时还落下雨丝,几根落在早川直美的脸上。

    这是黄泉之水。

    在早川直美的脑海中,隐隐感觉到了这个名词。

    “直美!”

    有人叫她,早川直美才醒来,四处张望,原来是山田信一:“雨停了,既要送人回去,就上路吧!”

    “对,对,还要山田君提醒,真是太惭愧了。”早川直美说着,回过来拉着姐弟又上路,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雾越来越浓了,而且握的手也越来越凉了,直美打了个寒颤,转过身看看裴子云。

    “没事,跟着。”裴子云拍了拍她的肩,到了现在,才有点警觉吗?

    路到尽头,一行人在一处公馆前停下。

    这是一处洋馆。

    “咦,你家是这样吗?”早川直美神情有些不安,结结巴巴问着。

    这个世界,由于没有洋人入侵,没有快速西化的明治维新,因此日本人很少建洋馆,早川直美对此很惊讶。

    “是啊,这就是我们家!”姐姐这时有了精神,推了推门,只听吱嘎一声,双扇铁栅门缓缓开启。

    “酷!”裴子云轻轻吹出一声口哨,眼前的一切很有规模,墙内种着灌木和树木,遮挡了外面的窥探,并且洋馆三层,带着一股浓厚的哥特风。

    这不是一般日本人能建起,看起来很有德式公馆的味道。

    “是名门华族?”

    明治维新,1869年6月17日开始颁布,而到1884年7月7日《华族令》则大成,废除原来的“公家”、“大名”等称呼,将其统称为华族,分公、侯、伯、子、男五级。

    其中,旧公卿家族根据家世,授予子爵以上爵位。

    旧大名家族,根据石高和戊辰战争中的表现授予男爵以上爵位。

    公爵在叙从一位者之上,侯爵在叙正二位者之上,伯爵在叙从二位者之上,子爵在叙正三位者之下,男爵在叙正四位者之上。

    “按照道理来说,此处不可能有很高华族,但是也说不定,毕竟不是真实。”

    回到家,姐弟十分高兴,蹦蹦跳跳进去,院子虽大,却一个人都没有,裴子云一行三人跟着穿过院落,进到一处屋内。

    虽外表是洋馆,但屋内布局很明显还是和式,屏风内外遮蔽,地上铺着地板,地板精心涂油,南墙上悬挂着日本刀,还有东洋的装饰,似乎时代已是近代。

    “你妈妈呢?”早川直美这时再迟钝,也发觉不对,问着。

    就在这时,突响起了尖锐的警报。

    “警报,有警报!”冴子第一个跳起来,日本人幼儿园就有着防灾常识及应急避险训练,中小学更是必修课,当下跑到窗前,只见天空中一架飞机飞过,一个东西落下。

    “这是什么,空袭?”早川直美张大了嘴。

    “卧倒,闭上眼睛。”裴子云只望了一眼,突然之间色变,接着,木刀对着地面一插。

    “轰”两个同心圆出现,堪堪护住了三人,而早川直美和冴子早闭上了眼,下意识卧在圆内。

    接下,强光一闪,白色到刺眼的光射入,接下来是剧烈抖动,感觉洋馆都飞了出去,接着周围云反射出蓝绿色的光,紧接着,大地剧烈抖动,一朵蘑菇一样的云,不断翻滚,刺破云层,撕碎了方圆数百米。

    爆炸的瞬间,似乎遭到无形攻击,白光和蓝绿光冲入,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尖锐声,裴子云倒退一步,闷哼一声,口中喷出了一道血雾,看着蘑菇云遮掩的天空,就在这时,沉淀在心底的无数回忆升起,一瞬间自己仿佛回到了车祸前。

    赚点钱,真的是这样艰难的事么?

    裴子云忍不住想要愤怒的呼喊,暴戾引燃了怒火。

    但他终于没有呼喊,良久,裴子云缓缓挥了挥手,气流吹开了弥漫的雾尘,不远处是两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看着两具残缺的身体,裴子云的眉跳了一下。

    “山田君?”早川直美喊着,她试探着睁开眼,正对着外面,看见是房屋没有了,墙塌了,一阵阵灼热空气让肺难受。

    往外看一下,发现什么都没有,原来场地变成了焦土,设施变成废墟,还有一些附近房子的碎片。

    巨大的烟柱不断向上,偶尔看到一些人走过,但没有几步就又倒下,有的爬了起来继续行走,有的再也没有爬起来。

    到处是尸体和人群,一些人面目全黑,甚至失去了双眼——难道是陨石撞到地球了?

    可是似乎没有多余的地震和飞溅的石块。

    “欧尼酱,你怎么了?”冴子惊叫着,直美转过脸,看见的是两具脆弱的残骸,而山田信一闭着眼,两丝血泪垂下,她不由颤抖起来:“山田君,你怎么了,刚才这是原子弹?”

    “是,也不是,你们不要出去。”

    裴子云说着,三人被圆光球包围,面积大概是原本的洋馆,火焰与烟雾不能靠近,他喃喃着:“真的是不可思议,把原子弹爆炸的场景再现,结合数十万人的怨气同时进攻,还有这样操作,我真是大开眼界。”

    “换成别人,肯定一瞬间被摧毁了灵魂。”

    原子弹爆炸使人心灵失守,数十万人的怨气冲入,就算有人能抵抗怨气,也会信息过多而当机——这种,使裴子云的确“惊喜”!

    “不过,难不到我,下面一波来了——冴子、直美,给我争取点时间!”

    “嗨,明白了!”

    天空燃烧,空气变成红色,飘满浓密滚烫的灰尘,灼烧着肺,能见度极低,只能听到四周渐渐有人动静。

    一具具尸体在从烟雾中踉跄出来,越来越多,个个都显的很残破,沉默的围了上去。

    “杀!”冴子举起刀,轻叫一声,她的动作骤加快,身姿扑了上去。

    “欧尼酱教导给我,战争和刀法异曲同工。”

    “千万不能给敌人掌握了空间,以及主动权,必须自动冲击,和下棋争取气眼,给予击破。”

    “原来这就是我们日本把刀法称之兵法的原因。”

    只听“噗”一声,刹那间,一颗人头飞起,带起的没有血,只有白色的火焰,这个尸体迅速化成火炬。

    接着,一丝力量涌入了她的身体。

    飞舞,和燕子一样飞翔,穿过敌人的缝隙,这一刻,冴子显出了让早川直美炫目的光彩。

    “可我也不差,努力加油啊,直美!”早川直美双手平伸:“水雾!”

    “轰”四周出现又一种水雾,并且迅速弥漫,说来也奇怪,这种雾气,使这些尸体的感觉也受到影响,一时失去目标,慌乱起来。

    “让冰下雨吧!”早川直美举起双臂对天空大叫着,只见天空一片黑色冰雹落下,每个冰雹都和箭一样,只听“噗噗噗”连声,十数个尸体顿时支离破碎。

    “她们干的不错。”

    裴子云眼前一黑,接着又一亮,钢铁混凝土建筑物占据视野,匆匆而过的人,有西装革履的洋装,有一身黑色大扣子服的学生,还有人穿着一身或改良或没有改良的和服。

    维持秩序的警察,头戴大檐洋帽,一身立领黑制服,腰间配着剑。

    在警察面前,人力车夫脚上套着牛胶鞋满地拉客,稍远处,还能看见纸拉门。

    “又回来了,这是昭和?”裴子云略一皱眉,向前踏出一步,对面商店,店主大声叫卖,招揽过往商客,大婶热情招呼着:“大木先生,您回来了?一个人住,没有女人照顾,很辛苦吧?”

    “请买点回去,拜托了,我会便宜些。”

    “那就买些吧!”裴子云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笑了笑,选了一些胡萝卜,大婶往袋子里多装了一些,递给山田,还鞠躬感谢:“感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

    裴子云提着,才行了几步,刺耳的防空警报响起,睁开眼睛,静静看见一架飞机飞过,投下一个物体,太远看不清是什么,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小黑点从头顶正上方落下,越来越大,等到看清时,已近在咫尺了。

    “轰!”

    一朵蘑菇云在裴子云站的地点升起,历史再次重演,只不过这次裴子云是处在爆炸中心,低头看着,已没有地面,只看见自己双脚气化,全身燃烧。

    然后才听见震耳欲聋的爆炸,冲击波扩散,数百米内的城市建筑,瞬间倒塌,一道蘑菇云升上天空。

    “又来了一次。”

    “据说幽灵,会拉着人的体会着惨死的过程,因此摧毁着附体的人的精神和抵抗力。”

    “原子弹爆炸,还有几十万死者怨恨,这手笔很大!”

    “不过,这已经是第七次了吧?”

    “第一次,我几乎全身气化,第二次,保留了头颅,第三次,带着肩和脖子,现在这七次,只有双脚受到了影响。”

    “你还想第八次?”裴子云抬起了眼,不屑的一笑,对着空中:“就算你想,你还有多少力量?”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这是伊邪那美赐福过的符咒,就算你是神,也会沉入黄泉,忘记记忆,成为其中一员,一次次在重复中消磨!”突然之间,一个尸体站起来,尖叫着。

    “为什么,你可以保持清醒。”

    “为什么,数十万人的死亡,也无法悍动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