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二章 B-29轰炸机
    裴子云没有回答,带着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只见一朵白色火光冲出,不断有着星星点点的亮光突然之间出,飘到裴子云的身体内。

    “直美、冴子在奋战,每个斩杀的亡灵,都带给我少量灵力,这点灵力也罢了,但就是刺激着我,使我抗拒了伊邪那美的符咒。”

    “这其实,就是神力形成的空间。”

    “就算不沉迷,我单独想打破也不容易,但你已有底牌,我难道没有——降临吧,我的神殿!”

    “轰!”一声,一道纯净的红光瞬间贯穿,一瞬间,四周一片漆黑,但这次不是敌人的变化,而是新的变化。

    整个空间瞬间转移到一片虚空上,虚空中一片广场,有着石墙,里面矗立着二座建筑,一座是神殿,大理石柱撑起台阶,火炬点亮。

    而又一座看上去是道观,又带着堂皇的气息。

    “这……不可能!”

    “难道你是对面大陆的真人,不,更凌驾于上,可真君未满。”尸体第一眼,感觉到的是道观。

    “刚才辛苦你们了,现在,轮到我了。”裴子云手中出现了木刀,接着光衍生而出,有灵性一样彼此缀连,勾勒出轮廓。

    随着光的蔓延,一个黑色威仪的具足穿在身上,杀气顿时喷出。

    “嗷!”受到这个刺激,尸体再不说话,一声而叫,无尽的黑气凝聚,化成了一片云气,随着黑云蔓延,整个广场落入一片幽暗中,接着,无数支离破碎尸体迅速合体,缝合而成一个怪物。

    这怪物不断的流出血并发出作呕的恶臭,有八只大手,手持巨大铁钩和镰刀。

    “在伊邪那美的神力下,聚集了众多在大爆炸中死去的人的尸体而成怪物?可惜的是,这是我的领域。”

    “道君·破龙之击!”

    当年在大徐,逼杀启泰帝,才成就了道君,这时道宫中突大亮,一个身穿冕服的道人,挥剑斩至。

    怪物的脸上浮现一丝惊恐,挥舞铁钩和镰刀反身就是全力一击,但下一刻,轰一声,怪物整个身倒飞了出去,说来也奇怪,本来会撞飞出广场,但一闪,重重落在广场中心,顿时凹下去一片。

    “嗷嗷嗷!”受此一击,怪物的身躯残破,整个人冒出一股股黑雾,数之不尽的恶鬼涌出,分散在广场中,但接着,更多恶鬼涌在伤口,伤口在迅速愈合着。

    “果然不出我预料,要杀死你,就得一口气干掉,要不,数十万恶鬼就会不断给予你治疗。”眼见着道宫黯谈了几分,裴子云大呼:“消失之神·神谴!”

    随着这声,神殿中一轮太阳升起,随后一道耀眼的光直接划破了空间,就见得一个肌肉健美的少年丢出了长矛。

    “轰!”仿佛是整个空间都在震动。

    “不!”

    怪物发出充满不甘的怒吼,光之长矛重重落下,一张卷轴显出,被刺穿了,一个女神愤怒的咆哮了一声。

    下一刻,白光炸过。

    等白光徐徐消退,怪物奄奄一息举手抵抗,全身几乎撕碎,不过没有人给它喘息之机,裴子云闪了一下,人已在怪物身后,只听“噗”一声,木刀刺入某个核心,对穿而过。

    “嗷!”怪物的眼睛凸了出来,紫黑色的脸看来已变得狰狞,却只是站着,既不出声,也不动,就是个还未着色的泥塑。

    “我死了,你也陪葬吧……化成鬼域……”话还没有说完,一点红光炸开,再无声息,接着,“轰”一声,怪物散开,无数冤魂呼号着化成烟雾涌出,无数残肢散落满地,堆积起了一层。

    “镇压!”

    这次非常快速,白光垂下,黑雾中数之不尽的恶鬼,在接触到白光的一瞬间,一部分尖叫化灰,一部分迅速蜕化,变成了一个个身影。

    它们欢呼着褪去了身上晦暗,发出淡淡光芒升空而起,一个接一个扑入某处,瞬间消失不见。

    外面的灵魂和尸体率先净化完,唯有一个破碎的挂画还在抵抗着,它化出了雷光,隐隐有雷神出没,但白光垂下,雷光迅速消失,整个挂画一步步分解。

    接着,原本就有点基础的第三处,一座正红的鸟居浮现,有额束、楔、龟腹(台石)组成,设有注连绳,可以感觉到,鸟居一旦形成,一种结界就产生了,这是神和人的门。

    仿佛突破了某种临界点,净化后产生的力量,涌向了裴子云,似乎在催促着。

    “净化了伊邪那美的符咒,提前形成了?”裴子云并不奇怪,缓缓而行,说来也怪,随着前行,一颗颗樱树产生,一眼看去,有红梅、白梅、绿梅,形成了一片梅林,等到了鸟居,有1000棵梅树。

    大凡神社,周围必有一片绿意盎然的树林,其实这些树林,就是神社最重要的组成,它叫“镇守之森”,是神社中神灵聚集地点,闲杂人等不能随便进入。

    明治神宫地处东京市中心,还占地70公顷,维持一大片森林,是东京市内最大的绿化地——东京可是寸土寸金,目前自己这规格远不如。

    踏步而入,脚下就生出石道,这就是长长的参道,参道是连接人和神的,普通人去神社参拜时必须避开中央,而要走两侧。

    接着,参道两侧浮现出一些灯笼,亮起了欢迎的光。

    接着,出现了一亭,亭有一池,活水流淌,上面还放有木勺,这是手水舍。

    沿着参道一直走,神乐殿和拜殿随之而立。

    神乐殿是演奏表演神乐的地点,节庆或是祭祀神日子,巫女会在神乐殿里面跳神乐舞祭神

    拜殿有神职人员举行祭祀,信众也都面向拜殿参拜。

    向神供奉币帛的币殿和绘马挂也随之出现。

    “力量似乎不足了!”裴子云想着,再行几步,最重要的本殿台阶形成着,果然,只升起了台阶,力量就全部消耗完。

    “也罢,能一步到这步,已经算很不错了。”裴子云回首看去,只见着樱花烂漫开放,整个神社透出了幽静宁静!

    下一刻,裴子云整个人消失了。

    两个少女已稍培养出一点默契,冰雹已经不用了,迷雾还在维持,蜂拥冲入的尸体,进入迷雾,就似乎有些迟钝。

    “杀!”日本武技通常都很注重气势,攻击时往往伴随喊叫,冴子长刀闪过,只听“噗噗噗”,几乎连贯声,三个尸体颤抖一下,流出浓稠黑血,只听轰一声,冒出了白色火焰。

    杀多了尸体,冴子已经知道节省一切体力,则保持着持剑,在很小的范围一闪,果然,又有着几个尸体闻到了声音,扑了上去。

    这一闪,恰到好处,只听噗一声,透出一截刃来,又一团火焰冒出。

    这一套动作连贯、简单,几乎毫无浪费动作,本来需要经过长期和大量训练,日式的说法叫做“心技一体”,天朝描述“得心应手”,技巧和力量统一,且对敌人的伤害都控制在最恰当的力量上,不会浪费多余体力。

    “我又进步了!”冴子想着,但却浮现不出喜悦,眼前密密麻麻的尸体,还不知道有多少,继续蜂拥而来。

    而早川直美,也已筋疲力尽,迷雾也稀薄了起来。

    “不……我还能坚持,我冴子不会认输!”冴子想着,举起了沉重的刀。

    “辛苦你了,冴子、直美!”

    就在这时,后面山田信一,突然睁开了眼,垂下的血泪消失,一双眸子已恢复了清亮,看了看四周:“准备好了吗?”

    此刻,裴子云一苏醒,尸体彻底狂暴起来,它们相互推着,疯狂撕咬一切,无数苍白手臂伸出,直扑过来。

    裴子云一伸手,抱紧了冴子和直美的腰:“别担心,相信我!”

    接着,两人感觉身体一轻,不由自主跟随着飞出,转眼掠过了十数米,落在了一处尚存的高台上。

    下一刹那,手放下腰,刀光穿透,只见着裴子云人刀合一,“噗噗噗”连声,所到之处,高台上的尸体纷纷跌下,顿时一空。

    而在下面,随着迷雾散去,似乎刺激了某种因素,早川直美看了看下面,顿时脸色苍白,干呕起来!

    连冴子都不由倒退了一步,感觉一股寒气从后背直窜头顶,只见着成千上万的尸体,伸直了苍白、残缺手臂,伸向着高台,密密麻麻、前赴后继,似乎是无声的抗议。

    “不要急,你们安息时间到了。”裴子云伸手在虚空一点,就出现了一架飞机,这飞机非常小,只有尺许大,载沉载浮飘在前面。

    裴子云再度抬手:“飞吧,宿命的B-29轰炸机!”

    随着他的话,一阵轰鸣,飞机骤伸展,向着空中飞了上去,说来也奇怪,本来尺大的飞机,随着升空,会越来越小,但现在看上去,它似乎仍旧保持着尺许大,不断升上去。

    冴子听到了风的声音,她看见了飞机飞到了一定高度,突一个黑点落了下去。

    这黑点越来越大,突然之间,她明白这是什么了!

    “别看!”裴子云拦住了她们的视线,手帮着她们捂住:“来源原子弹,也复归原子弹,这是它们的解脱之道!”

    话还没有落,黑点落在了地上,只听“轰”一声,一道白光扫过街道、大楼、小巷、商场、公园……瞬间炸出一团蘑菇云。

    随着蘑菇云的扩散,看上去密密麻麻的尸体海,突然之间化成了白色尘埃,这些尘埃随风飘起,向天空飘去。

    无穷无尽,无始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