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章 醉仙楼
    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在宽敞的街道上缓缓而行,任凭车轮在街道积雪上留下几道深深的车辙,转眼又被大雪覆盖。

    车厢里铺着厚厚的毡子,正中放着一张矮几,角落里甚至有一个覆盖着铜罩的炭炉,散着热气。

    矮几上有铜壶,壶中有温酒。

    温酒入喉,虽然酒味酸涩,却也将一身寒气散尽。

    杜荷微笑着说道:“房二,伤处也大好了?”

    房俊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好的差不多,不过隐隐仍有些疼痛。”

    心里却想:好什么呀,都特么摔死了,要不然老子怎么能鸠占鹊巢?

    程处弼有些愤然:“都怪柴令武,当日便是他在给你的坐骑一鞭,才导致你坠马,这人太坏了!”

    房俊一惊,还有这事儿?

    他一直以为坠马事件是个意外,记忆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没在意。

    可程处弼这人木纳憨厚,跟房遗爱最是要好,话语很少却绝不赘言,每句话都是有的放矢,他说有这事儿,那就一定是有。

    房俊心里琢磨着,得空的时候好好问问程处弼都知道些什么,早做防范为好。

    杜荷却道:“令武只是无心之失而已,房二你别放在心上。还有你,程处弼,不要乱说话,你那只眼睛看到柴令武鞭打房二的马?”

    程处弼梗着脖子,面红耳赤:“俺从不说瞎话,就是俺亲眼所见!”

    杜荷还要再说,房俊摆摆手:“此事到此为止,反正我也没有大碍,用不着追究。”

    程处弼这才悻悻的哼了一声。

    杜荷有些尴尬,打个哈哈说道:“听闻醉仙楼新近推出了一位清倌人,名唤丽雪,据说姿容秀丽、身段婀娜,更且冰雪聪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长安权贵趋之若鹜,待会儿为兄带两位贤弟见识见识!”

    三人之中,杜荷最长,房俊次之,程处弼最小。

    论其关系,倒是房俊和程处弼更亲近一些,或许是同病相怜的关系吧,这两人都是憨厚木呐,都是傻乎乎的……

    说话间,马车轻轻一顿,停了下来。

    三人在御者调开车帘之后一次下车,现正是到了一处名为“醉仙楼”的青楼门前,早有门口待客的伙计迎上前来,殷勤伺候着贵客下车。

    宰相公子、国公家少爷,三人地位相仿、年纪相若,平素很是能玩到一起去。

    然而进入大厅之后的待遇,却绝对是天壤之别。

    按说杜荷虽说也是宰相之后,但杜如晦贞观四年的时候就去世,李二陛下的恩荣虽说从未断绝,更将长孙皇后所出嫡女城阳公主指婚与杜荷,但是声势毕竟差了一层,比不得父亲俱都身居高位的房俊和程处弼。

    可事实恰恰相反。

    一进大堂,杜荷那叫一个众星捧月,仰挺胸宛如一只旗开得胜的“战斗鸡”,脚下迈着八字步,得意洋洋。杜荷如此受到姐儿的青睐,绝不仅仅跟他宰相公子身份有关。看看这帮花枝招展的姐儿一个个眉眼带笑的模样,那是一种从心底里的喜欢。

    房俊和程处弼却像是两个跟班,几乎无人理睬……

    中国历史上有一种畸形审美情趣:男女着装佩饰以“阴阳颠倒”为美,女子常着男人装,而男子则“为妇人之饰”,尤其是上层社会的一些名流,过分注重其仪容的修饰与化妆,用面脂、唇膏等女用化妆品粉头饰面,一度成为一种时尚。

    这种畸形审美情趣,在各朝各代中无疑以隋唐五代最甚!

    简直就是古代的娘炮、伪娘……

    隋唐五代时期的男子中的确很多“小白脸”。

    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便是典型的“小白脸”。旧唐书上说张氏兄弟是“傅粉施朱,衣锦绣服”,那张昌宗更是被美誉为“人言六郎面似桃花,再思以为莲花似六郎,非六郎似莲花也。”男子弄得油头粉面,扮装得像一个现代“娘炮”,大概跟武则天、太平公主等大唐权贵妇人喜好“小白脸”有很大关系。

    武则天挑选陪侍美少男的标准就是“洁白美须眉”……

    既然上层权贵妇人喜欢“小白脸”,朝野上下就竞相仿效之,男子做美容、化女妆,装饰打扮标新立异,日渐成为一大时髦。

    隋唐五代时期的时尚男子还流行“以香熏衣”。用香熏衣之俗,大抵始于汉代,至唐朝已经十分盛行。

    这一时期的男子还流行戴簪花。簪花本是古代女子将花朵插戴在髻或冠帽上的一种装饰美化,其花或鲜花,或罗帛等所制。杜牧便有诗曰“尘世难适开笑口,菊花须插满头归。”

    你能想象一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满头菊花的场景?

    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看……

    现在虽然是贞观年间,但盛世已现,社会风气渐渐奢侈浮夸,唐初立国时的金戈铁马已是昨日黄花,嬉玩享乐之风盛行,各种稀奇古怪的“潮流”日趋盛行。

    虽然还未到男子戴花的盛况,却也相去不远,最起码在世人的审美中,都以“小白脸”为美。

    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杜荷附和时下的审美观,在房俊看来略显“娘炮”的气质大受欢迎。

    而房俊其实长得不赖,浓眉大眼笑容宽厚,身材虽不高大,胜在结实挺拔,虽说皮肤有些微黑,却充满一种健康的光泽,放在后世那妥妥的一阳光美少年,自晒一张照片,那也能吸粉无数。

    可放在这个时代,就成了乡野村夫、粗鄙不堪、面似锅底……

    程处弼完全继承了他老爹程咬金的基因,五大三粗相貌粗豪,比房俊还不如。

    所以一进醉仙楼的大门,大堂里的莺莺燕燕红粉佳人一窝蜂的嬉笑着招呼杜荷这个小白脸,对面相粗犷的程处弼和笑容憨厚的房俊却是爱搭不理。

    房俊和程处弼家里管得比较严,很少踏足这样的风月场所,人家可不认得你是什么宰相家的少爷、国公家的公子……

    人家杜荷既有显赫身份又是青楼常客,待遇可谓是天壤之别。

    房俊和程处弼难免郁闷,房俊甚至想到,高阳公主看不上自己,莫非就是因为辩机是个小白脸而自己并不符合她的审美观?

    恰在此时,一声讥笑传入众人耳朵。

    “想不到房二也会留恋此等风月场?呵呵,不过你可得备足了嫖资,人家杜二靠脸就可以会账,似你这等粗人,怕是姐姐们过夜的价钱要翻倍了……”

    大堂里先是一静,接着哄堂大笑。

    那些姐儿却一边掩口笑着,一边拿眼睛偷偷去瞄房俊。

    能被齐王殿下出言讥讽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就是不知道这个黑黑的小子到底是那位大人的公子,瞧着长相虽然周正,但是也太黑了点,不过这身板倒是结实,熄了灯滚到床上持久力想必不错……

    房俊皱眉,循声望去。

    一抬头,就见到二楼楼梯尽处,站着一群少年,皆是衣衫华丽、趾高气扬。

    老子正想着怎么找茬呢,这是哪个亲爱的见到哥瞌睡就送上枕头?

    话说房俊为啥变了主意跟着程处弼、杜荷出来?

    目的很单纯,就是要自污名声!

    古代不是很注重名声吗?名声不是都可以当信用卡刷吗?

    那行,哥们儿本来名声就不怎么样,再把仅余的一点儿彻底败坏了,就不信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愿意把闺女嫁给一个小流氓!

    这趟出来,就是要逛窑子、再顺带着找茬打一架!不仅如此,还要把事情闹大,闹得满长安城人尽皆知。

    所谓破坏容易建设难,想要修身养望不容易,自污名声还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