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章 天天爱找茬
    为一人锦帽貂裘、身材瘦削,略显阴柔的气质配上一张白玉也似的脸庞,帅的令人指!

    特么大唐怎么到处都是帅哥?

    鸭梨好大,容易自卑……

    这人房俊当然认得,当今皇帝陛下李二的五子,敕封齐王的李佑。

    “过来人”的房俊知道,这货可不是什么好鸟……

    房俊皮笑肉不笑的拱拱手:“我道是谁,原来是齐王殿下。还是殿下知我,在下粗人一个,人粗鸟也粗,姐姐们侍寝的时候自然比之殿下要加倍努力,这嫖资翻倍倒也合情合理。”

    一眼既出,满场众人看着房俊的目光都有些呆滞。

    这人到底是傻子没听出齐王殿下的揶揄调侃,亦或是脸皮已经厚到可以唾面自干的地步?

    这是在讽刺齐王殿下某方面的尺寸和能力只有他的一半吗?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齐王李佑,看看一向脾气暴躁的齐王殿下会不会勃然大怒,他身后的几个跟班甚至把袖子都挽起来了,只等着殿下一声令下,就冲下去教训教训这个出口无状的小子。

    然而一向能言善辩的齐王李佑张了张嘴,现自己不知说什么好了,有些无言以对……

    跟个傻子秀智商吗?

    如此大庭广众,说出这番粗鄙的话语,真是让人无语啊。

    这个房二果然是一如既往的缺根筋,难怪父皇指婚之后,高阳妹子在宫里大哭大闹,甚至以绝食相逼父皇收回成命,宁死也不肯嫁这个浑人。

    现在看来,以高阳的骄傲和任性,这个房二的确不是良配,若是强扭到一起,指不定出什么乱子呢。

    这人太特么二了……

    只不过思路这么敏捷,倒是让李佑小小的意外了一下。

    齐王李佑觉得有些无趣,这样的浑人就算是言辞敏捷了一些那也是完全碾压,又有什么成就感呢?意兴阑珊的摆摆手,领着身后一帮子纨绔子弟自去寻乐子。

    他这一走,房俊倒是有点郁闷了。

    自己这番粗话说出来就是要找茬啊,你丫的怎么连句话都不接,直接走掉了?

    印象里这位齐王殿下也不是什么好鸟,性格乖张阴戾跋扈,最是听不得别人阴阳怪气的和他说话,今儿怎么就转了性?

    难道非得指着鼻子骂娘?

    这还怎么找茬?

    齐王李佑不搭理房俊,让这货很是郁闷。

    就连讽刺李佑的尺寸只有自己一半这样挑寻的话语都说出来了,人家还是不搭茬,你还能怎么滴?

    房俊想得到是挺好,跟齐王殿下搞出点小冲突,他身后那群狗腿子一定要在主子面前中心表现,随便出来几个跟自己打一架,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

    “醉仙楼齐王被褥,房遗爱酒后闹事”

    这个话题一出来,可以想象房俊的名声会达到怎样一个低的状态。

    青楼里头跟齐王殿下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这妥妥的氓流做派啊!

    这传到李二陛下耳朵里,怎么可能不大雷霆?怎么可能还要把自己的闺女嫁给这样的人渣?

    至于李二陛下龙颜大怒的后果,房俊完全不在意。

    李二陛下虽然英明神武霸气侧漏,但是对于自己的手下还是相当不错,他的铁血霸气大概都用到了自家兄弟身上……

    “房谋杜断”之一的房玄龄在李二陛下的心目中绝对是左膀右臂一般的存在,别说只是跟齐王李佑生一点冲突,哪怕房俊真的揍了李佑一顿,也不可能就推出午门斩示众了……

    所以房俊有持无恐。

    可现在齐王李佑完全不接招,房俊有些无计可施。

    “三位贵客,可有相好的姑娘?”

    香风浮动,一个身段窈窕的老鸨甜笑着迎上来,一双妙目神采闪闪的看着这三个少年。

    房俊上辈子就是一苦逼青年,上学的时候学费都差点交不起,哪里有钱花天酒地?毕业以后奋斗了好几年好不容易当上了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可还没等有机会呢,就两眼一黑穿越了,对象搞了好几个,风月场的经验却是几乎为零。

    程处弼比他好不了多少,家里管得实在太严实,此等红粉阵仗连边儿都不敢沾……

    只有年纪稍长的杜荷神态自如。

    这货就那么大大咧咧伸手往老鸨怀里一掏,嘻嘻笑道:“相好的姑娘倒是没有,不过下次来的时候,姐姐你可就是我的相好了!”

    看看这货轻车熟路的贱模样,明显是此中老手。

    那老鸨被摸了一把,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挺了挺胸前硕大的果实,整个身子都快要挂到杜荷身上去了,一双媚眼水雾缭绕,轻咬着红唇娇嗲着嗔道:“公子占人家便宜……”

    杜荷哈哈大笑,从褡裢里掏出一锭银铤,一探手从老鸨半开的领口塞进去,顺势一阵摸索,直摸得老鸨粉面微红、气喘吁吁着娇笑不依,这才说道:“我倒是喜欢姐姐,不过我这边还有两位兄弟呢,一位是房相家的公子,一位是鲁国公家的少爷,你要好生伺候。听闻你家这醉仙楼有一位丽雪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更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不知可否有缘得见?”

    说着,他一挥手,身后自有家丁拎过来一个鼓囊囊的锦袋,随手丢到老鸨怀里。

    老鸨赶忙接过,入手一沉,就知道这里边的银子怕是不下一百两,这个杜二少爷出手果然大方。

    可是这钱却有些烫手,因为齐王殿下刚刚进了丽雪姑娘的房……

    那老鸨先是略显踌躇,待见到杜荷面露不悦,心里一紧,这位杜二少爷可不是表面上那么清秀潇洒,犯起浑来实在是麻烦,再说另两位也都不是好惹的主儿,得罪不起。

    可齐王殿下今日包了丽雪姑娘的场子,自己又怎么敢拆齐王殿下的台?

    左右衡量,还是置身事外的好,银子虽好,可也得有命花才行……

    便咬了咬牙,心疼的把手里的钱又递了回去,满脸为难的说道:“三位公子见谅,实在不是奴家扫各位的面子,实是齐王殿下刚刚交代今日包了丽雪姑娘的听雪阁……”

    一听得是齐王殿下包了场子,杜荷就有些无奈。

    他虽是横行长安的纨绔,可也不敢去扫了齐王殿下的雅兴,须知道那位虽然贵为亲王,可性情实在是暴戾无端,平日里胡作非为,谁见了都头疼。

    哪怕杜荷转过年就将娶城阳公主,成为天家女婿。

    按说这位齐王殿下年已十五,到了出阁辟府的年纪,去年陛下便已封其为齐王,拜为都督齐、青、莱、密等五州诸军事、齐州刺史,应该即刻赶赴封地。

    可齐王不喜齐州苦寒贫瘠,谎称有病滞留长安,迟迟不肯赴任。

    陛下知其心思,却也睁一眼闭一眼,虽有御史弹劾,也只是任其胡来,不加管束。

    如此一来,世人皆知陛下宠爱齐王,对其胡作非为的行事也只好忍让三分,惹不起还躲不起?

    杜荷实在不愿招惹齐王李佑,便退而求其次,想要换一位姑娘。

    程处弼木纳敦厚,自无不可。

    房俊眼睛转了转,突然问道:“难不成齐王殿下兴致大,想要白日宣淫?”

    那老鸨顿时不悦:“房公子切莫胡说,凭白污了丽雪姑娘的名节。丽雪姑娘虽是委身青楼,却是清清白白的清倌人,尚未梳拢,何来侍寝?”

    尼玛,而已,冠上一个清倌人的名声,就也敢谈名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