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章 房遗爱拳打镇关西(下)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一个锦袍青年自李佑身边长身而起,戟指房俊,怒喝道:“身为臣下,不知尊卑,房遗爱你可知罪?”

    房俊看了看这人,不认识,问道:“你谁呀?”

    锦袍青年先是一愣,接着仿似受到奇耻大辱一般,对着房俊怒目而视。

    房俊有些诧异,哥不认识你,你就这么大火,难不成你还是个名动天下的人物?

    旁边便有人说道:“房二你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这位英雄便是大名鼎鼎的镇关西燕弘亮,一双铁拳打遍关西无敌手,更是当今天子宠妃燕德妃的胞弟……”

    听到“镇关西”这个诨号,房俊差点喷了……

    若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搞不好会以为自己穿越到宋朝了,还尼玛“镇关西”,难不成还有水泊梁山?

    但是这货既然是燕德妃的兄弟,又怎么跟齐王李佑搞在一起?

    不过房俊懒得管这些事儿,他今天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来找茬的!

    “镇关西”又怎样,燕德妃的兄弟又怎样?

    正好拿你开刀!

    房俊低头四顾,顺手拿起身边矮几上一个青铜酒樽,劈手就丢了出去。

    那青铜酒樽在空中翻转,划出一道抛物线,洒落几滴残存的酒液,精准的落在燕弘亮的额头。

    燕弘亮在关西一带的确名声响亮,身手很是不凡,再加上身份地位尊崇,平素很是眼高于顶。性情浮躁的他恼火与房俊居然不晓得自己的名号,正要讽刺两句,却打死也想不到这个房二居然一句话不说突然动手,猝不及防被酒樽正中脑门。

    那酒樽虽不大,但好歹是青铜所铸,只打得他眼冒金星,伸手一捂,滚热的鲜血流了下来。

    满堂哗然。

    齐王李佑又惊又怒,指着房俊叫道:“你……你……房二,你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跟他同来的这班人一个个奋起指责,污言秽语群情激愤。

    房俊哈哈一笑:“咱房二打遍长安无敌手,也不敢叫自己一声镇关中,这个家伙也敢大言不惭,叫什么镇关西?今日就让房二会会这个镇关西!”

    说罢,整个人猱身而上,动如脱兔,两个箭步就冲到燕弘亮身前。

    那燕弘亮正自捂着额头,听得耳畔风起,讶然抬头,却是房俊斗大的拳头已至眼前,吓得惊呼一声,躲避不及,被房俊一拳击中面门,惨嚎一声,鼻血长流,仰天跌倒。

    要说这燕弘亮原本也非如此不济,是真有几分身手,力气也大。

    可他身份显贵,平素里与人交手,大家都有些忌讳,不敢下死手,自是束手束脚,再加上这厮拳脚确实了得,往往都败下阵来。

    一来二去,燕弘亮浑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自己给自己起了“镇关西”这么一个霸气无双的诨号。

    可房俊哪里管你什么前隋世家、皇亲国戚?一向信奉“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信条的房俊不出手则已,出手就必是雷霆万钧,一板砖撂倒你再说!

    这边燕弘亮被房俊一拳击倒,大堂里顿时惊呼四起。他们不晓得燕弘亮伤势如何,可这满头满脸鲜血奔流,着实太过吓人,原本坐着的也都悚然而立,带起一阵桌椅板凳相碰的混乱声音。

    房俊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有些无奈的嘀咕:“就这也特么敢自称什么镇关西,真是日了狗了,早知道就留三分力,也不会打得这么惨……”

    众人一阵无语,也有些后怕,这房二武力居然如此强悍?

    幸好刚刚没有出言热火这厮,否则挨上这么几拳头,上哪说理去?

    齐王李佑早已气得浑身乱颤,面红耳赤。

    李佑称病不去封底赴任,舅舅阴弘智以陛下多子为由,劝他招募壮士以自卫,并推荐自己小舅子燕弘亮谒见李祐,李祐热情的接待他,并赐给他许多金钱布帛,让他招募死士,以图大志。

    现如今这位被自己视为肱骨的手下被别人当着自己的面如此暴打,与扇自己的耳光又有何异?

    李佑盯着房俊的目光精芒暴闪,怒不可遏,大吼道:“一起上,打死了我顶着!”

    此言一出,与他同桌的这帮青年大呼小叫的涌上来,将房俊团团围住,矮几胡凳碗碟茶壶一股脑的往房俊身上招呼。

    杜荷面色惨白,双腿战战,心说我滴妈呀,这个房二傻子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眼见对方人多势众,杜荷脚下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再退一步……慢慢的推到门边儿,就等到形势不妙溜之大吉。

    程处弼却和他的反应截然相反,见到房俊被众人围住,想都不想,大吼一声就冲入战团。

    李佑满脸通红,神情亢奋,在一边大呼小叫:“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折他们的腿!mLgB,敢打我的人,老子要好好教训你们……”

    房俊和程处弼虽说都是武力值惊人,等闲时候放翻三五个大汉不在话下,但毕竟年幼力短,对方又人多势众,且着实有几个好手,时间一长,便顾此失彼,吃了不少亏。

    房俊一见这样下去不行,虽说自己“找茬”的目的已经达到,但也不能傻乎乎的等着挨打啊!一边奋力抵抗,一边寻找战机,不经意间一瞥,就见到在战圈之外像一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大呼小叫的齐王李佑……

    心底盘算一下,若是把齐王揍一顿,会有什么后果?

    只要不弄出伤,应该是没什么大事儿!

    主意打定,房俊硬挨了两下胡凳,后背被砸得差点背过气去,趁势往地上一倒,一个懒驴打滚滚出了战团,直奔李佑冲去。

    李佑眼见己方已将房俊和程处弼完全压制,心里大喜,不过也有些心有余悸,这个房俊实在太能打了,等闲两个人抓住他,被他一晃膀子就摆脱了,简直像条活驴!

    那个程处弼也不简单,身上挨了无数拳脚,硬是一声不吭,揪住一个对手就往死里锤!眼瞅着己方一个家伙被他揪住头一拳一拳往脸上砸,砸得像是面条一样软乎乎的,若不是被抱住腰把这凶神拉开,保不齐就给砸死了!

    李佑虽说跋扈,可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话说得狠,真要是闹出人命还真不敢。

    心里一股股的冒着凉气,心说我特么闲的没事儿干,招惹这两夯货干嘛?

    不过又一想,我特么也没招惹啊,是他们找上门招惹我的!

    李佑一边给战友大气,一边气得咬牙,真特么以为本王好欺负吗?

    今日就给你们好好教训。

    心里正忿忿,面前突然光线一暗,有人大叫“殿下小心”,李佑没等回神,眼前就出现一张似笑非笑的黑脸。

    李佑愣住。

    这货不是正被自己的手下按住了狂锤吗,怎么跑自己跟前来了?

    下一刻,就见到一只拳头出现在自己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

    狠狠的砸在自己眼眶上。

    李佑“嗷”的一嗓子,鼻涕眼泪涌一起出来……

    一边观战的杜荷腿都软了,瞠目结舌的看着房俊狠狠一拳就把齐王殿下撂倒再地,还狠狠的扑上去踹了两脚……

    尼玛,那是齐王啊!

    当今陛下的亲儿子!

    天潢贵胄、金枝玉叶!

    房二傻子!你特么这是要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