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章 五品县令
    房俊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矮几之上,齐王李佑软到在他面前,被他揪着衣领薅住,一只眼眶乌青,脸上涕泪横流,也不知是疼得还是吓得,一张原本英俊的小白脸一片狼藉。

    厅中俱是李佑手下,见到主子被擒,投鼠忌器,纷纷住手,对着房俊怒目而视。

    唯有程处弼不依不饶,举着胡凳对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一下一下的狠砸,嘴里还喋喋不休的骂道:“你娘咧,踹我蛋蛋?老子砸死你,你倒是特么起来接着踹啊,打死你个王八蛋……”

    那挨打的家伙惨嚎着求饶,一旁众人看得眼角直抽抽,太特么狠了……

    房俊扫视一圈,见到原本站在门口的杜荷已经不知去向,心里不屑的哼了声,软骨头,没义气!

    刚想让程处弼住手,楼梯口一阵脚步杂乱,一群人急慌慌的冲上来,看那服饰打扮,却是长a县的衙役。

    长安城太大,人口繁杂事物众多,已朱雀大街为界,城东属长a县城西属n县西万年,东长安”,据说有“万年长安”之意……

    醉仙楼所在的平康坊位于东城,自是由长a县管辖。

    众衙役手持铁尺哨棒一拥而入,见得厅内打斗已然歇止,却也不敢大意,都知晓此件俱是贵人,默然守立,并不呵斥。

    又有人上得楼来。

    一名中年官员身穿浅绯色官袍,腰间系着一个银鱼袋,方面大耳,面容白皙,三缕乌黑的长髯风姿飘逸。

    这人清亮的眼神扫视一眼大厅内状况,心中有数,略微放心。只是在见到房俊薅着齐王殿下衣领子的时候,眼角微微一抽……

    他躬身施礼,朗声说道:“下官长a县令周傅,见过齐王殿下。”

    居然是个五品县令,话说房俊一直以为县令都是七品,七品芝麻官嘛……

    房俊对于唐朝的官制并不了解,他前身那位二傻子更是不明所以。

    唐朝的县令并非都是“七品芝麻官”。

    县与县不同,或根据区位地理划分,如都附近的重要县域曰“京县”,又曰“赤县”;或依地域条件的优劣美恶而有“畿县”“望县”“紧县”之别;但更普遍的是根据版图面积、人口、财政税收的多少而分为若干等次,如划为上县、中县、中下县、下县四个等级。

    像万年、长安、hn洛阳、太原、晋阳等大县,谓之“京县”,县令为正五品,相当于深圳、厦门、大连、青岛、武汉等副省级市的市长。

    京兆、hn太原三府所管诸县谓之“镇县”,县令为正六品,相当于地级市的市长。

    诸州上县县令为从六品,相当于副地级市的市长。

    中县县令为正七品。

    中下县县令为从七品。

    下县县令为正八品,估摸着也就相当于一个乡长镇长……

    所以,唐朝的县令并非个个都是“七品芝麻官”。

    周傅不等李佑回答,径自抬起头来,目光紧盯着房俊。

    心里却是五味杂陈:房相的公子揍了陛下的儿子,哦,还有一位卢国公家的少爷,这特么的真是日了狗了,怎么处理都不妥当啊……

    房俊呵呵一笑,松开手站起身,拱了拱手说道:“某乃房俊,见过明府。”

    周傅见到房俊和善的态度,微微颌,未等言,便听得齐王李佑突然一阵鬼哭狼嚎。

    “房二,你特么死定了!你敢打我?你特么居然敢打我?周傅,给老子抓住他,打入死牢!待我禀明父皇,定要将这个混蛋凌迟处死……”

    却是李佑脱离了房俊的掌控,也不再装死了,连滚带爬的跑到己方阵营,立时破口大骂。

    周傅脸容一僵,口中说道:“本官自会按律法行事,殿下稍安勿躁。”

    李佑大怒:“律法?去尼玛的律法!本王是天潢贵胄,动了本王,那就是造反,就得死!周傅,我警告你,你若不听本王的,休怪本王在父皇面前参你一本!”

    周傅眉毛一皱,断然说道:“殿下自可去参本官,然则本官行事自尊法度,用不着殿下聒噪!”

    差点把李佑气个倒仰。

    nnnd,一个两个都不把本王放在眼里是吧?

    好,都特么给我等着,一个一个早晚收拾掉!

    长a县令周傅沉着脸,说道:“房公子,程公子,且随本官前往县衙一趟如何?”

    话说得比较文雅,但意思很简单:您二位乖乖的跟我走,就不用带锁铐了……

    若是换个人,说不得周傅老早就枷锁伺候了,长安城里斗殴,绝对是重罪!

    更何况被打的一方还是一位亲王……

    房俊知道这是必经的程序,瞅了愤怒的李佑一眼,幽幽说道:“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明府不会只抓某兄弟二人吧?”

    程处弼倒是无所谓,这浑人一脸淡定,摆明了爱咋咋地……

    李佑大怒:“混蛋!本王乃堂堂亲王,谁敢抓我?”

    房俊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傅,看看你到底真是一个强项令,亦或只是表面功夫做得好,实则也是趋炎附势之辈?

    周傅心里也确实纠结,到底是齐王啊,亲王之尊……

    不过还是瞬间下定决心,义正辞严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还请殿下委屈一下,待本官查明原由,自会给殿下一个交代。”

    李佑快要气疯了:“你敢?!”

    周傅微微躬身:“殿下,请!”

    李佑怒极反笑,阴仄仄说道:“好好好!好一个强项令,我特么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给我等着!今日我就随你去一趟县衙,你特么要是不给本王一个满意的交待,本王扒了你的皮!”

    周傅也有些着恼,语气强硬的说道:“本官不需对殿下交代,只需对律法、对陛下交待即可!”

    李佑怒极:“都跟本王去做个见证,本王倒要看看这长a县怎么处置这等殴打亲王、藐视皇亲的混蛋!”

    在一众压抑目瞪口呆之下,齐王李佑率领一众鼻青脸肿的手下,呼啦啦出了醉仙楼,径自前往长a县衙而去。

    待到吩咐衙役将房俊和程处弼也带走,周傅才长长嘘出口气,擦拭一下额头的汗水。

    身后一个师爷模样的跟班走上来,轻声问道:“明府,此时如何处置?”

    周傅一脸懊恼:“处置?处置个屁!都特么是大神,我这个小鬼敢处置谁?这样,你马上持我信物,前去中书省求见我那同年马周,如此如此……”

    师爷侧耳细听,然后心领神会,转身离去。

    周傅这才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又停步,冲着大厅主位那一袭轻纱微微拱手:“可是丽雪姑娘?”

    轻纱后随即走出一个秀丽苗条的女子,身段窈窕,秀如云,只是脸上蒙了薄纱,看不见面容,可仅只是露出的眉眼,便已让人神为之夺、大呼惊艳!

    女子微微一福:“正是小女子,不知是否需要小女子当堂为证?”

    声音娇嫩,荡人心魄。

    周傅略一沉吟,说道:“如此再好不过,有劳姑娘。”

    女子轻声道:“丽雪不敢当,明府才是不畏强权的好官,小女子衷心敬佩。”

    不畏强权么?

    周傅老脸微微一红,有些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