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章 文豪?
    长a县衙正堂。

    五品长安令周傅端坐堂上,面色严肃,正气凛然,心里却是直骂娘!

    纨绔什么的,最讨厌了!

    整天混吃等死,为了鸡毛蒜皮的一点小事就喊打喊杀,特么有能耐你去西疆,跟着卫国公杀土谷浑去啊!老子堂堂一县之令,雪灾的事情都急的快要火烧眉毛了,谁有那闲工夫搭理你们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儿?

    依着他的意思,这帮子正事儿不干的纨绔子弟不是好惹事爱打架吗?索性就让他们打个够,打死一个少一个……

    当然,腹诽归腹诽,事儿还得办。

    正好那位幕僚从马周那边回来,到他身边耳语几句,周傅顿时放心。

    事情捅上去了,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自己把程序走完,等待上头的意见便可,左右不会得罪人。

    想到此处,周傅咳了一声,问道:“齐王殿下,你且将事情经过道来,但不得有一字妄语,殿下可知晓?”

    然后示意身边的文书,将齐王的话记录下来。

    李佑憋了一肚子火,便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当然期间加油添醋是免不了的。

    比如说到房俊进门,“一脸狠戾”冲上来就打,自己的亲信燕弘亮是忠心护主,反受其害;说到殴打自己,用了“置吾于死地”这样的词语……

    周傅听得心里肝儿颤,心说若是按你这么说,房俊砍头都不为过。瞥眼去看房俊,却现这货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盯着下的人证醉仙楼的丽雪姑娘猛看个不休。

    周傅心里叹息:这个夯货难道真不知道自己这次闯的祸有多大?

    那个燕弘亮已经被齐王府的侍卫接走,回府治伤,虽说看似血流满面却只是皮外伤,但好歹那也是皇亲国戚啊!

    自从长孙皇后去世之后,最受陛下宠爱的就是燕德妃!

    更何况居然把齐王殿下也一起打了?

    大家都知道齐王不受陛下待见,可再怎么着,那也是陛下的亲儿子!

    自己的孩子自己打得,别人打不得!

    按照周傅的设想,此次房俊承受处罚是一定的。

    打板子事小,谁又不会真的把宰相的公子打死,可是听闻陛下可是刚刚将自己的十七女高阳公主指婚给房俊,怕是陛下定会心生悔意,这门皇亲估计结不成了。

    在周傅看来,娶个公主那就意味着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人生一步就迈至巅峰。

    可惜,可惜。

    待到李佑义愤填膺的述说完,周傅看了看文书的笔录,询问人证丽雪姑娘:“齐王殿下所说,是否属实?”

    丽雪正襟危坐,纤细的腰杆儿挺得笔直,很有一副大家闺秀的气派。

    隐于薄纱后的俏脸看不出表情,只是微微颌,娇声说道:“字字属实。”

    李佑大喜,挑了挑眉毛,对丽雪做出个“干得不错,本王有赏”的神情。

    要知道他的这番说辞,那可是加了料的,一旦坐实,房俊这个混球扒层皮都是轻的。

    周傅又问房俊:“房公子可有异议?”

    房俊笑着摇头:“无异议。”

    打这一架就是要败坏自己的名声,最好是传得长安满城风雨,和解什么的,绝对不行!

    不过他有些好奇,这个丽雪明显是偏帮李佑啊,是因为李佑的身份,还是两人之间有点什么?据说这个丽雪可是醉仙楼新近推出的清倌人,尚未梳拢呢……

    周傅叹口气:“既然如此,就请房公子签字画押。”

    文书将那份笔录放到房俊桌上,房俊接过笔,大手一挥,笔走龙蛇,签下自己的大名。

    文书将笔录转呈给周傅,周傅扫了一眼,心里一惊,这签字……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仅止“房俊”两个字,居然有一种笔圆架方、行云流水的笔意跃然于纸上!

    周傅不仅愕然,不是都传说这个房俊是个木纳夯货、四肢达大脑平滑的二傻子吗?

    这一手字,绝对是名家啊!

    不仅是名家,就这水平,比之王羲之或有不如,可也称得起一句文豪之赞!

    周傅是个爱字之人,捧着这份笔录,心神随着“房俊”这两个字的起笔转折、笔意架构沉浸进去,心里默默临摹,居然有些出神了。

    齐王李佑不爽了,扯着嗓子吼道:“原由已经查明,房俊也已认罪,明府请立即叫来三班衙役,按我大唐律法处置!”

    周傅这才回神,手里拈着笔录不舍得放下,说道:“还请殿下知晓,此事已经上达天听,本官无权处置。殿下稍安勿躁,且在本县稍待,静候天音便是。”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满是纠结:本官要是早得了房俊的字,甭管得罪谁也得把案子在长a县这里结了,因为只要是在长a县结案,所有的文书证据包括笔录都会在长a县归档,这份笔录就落到自己手里。

    爱字之人能得到这么一种新奇的笔体,得罪个把人算得什么?

    唉,都怪自己事到临头就想着推诿,这份笔录转眼就要流入大内,这辈子怕是都见不到了……

    想到这里,周傅猛地醒悟,字没了,可人还在啊!这份笔录上只有两个字,可是写字的房俊却真真切切的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再求一副字不就得了?

    “来人,上茶!”

    周傅大喝一声,名衙役上茶伺候。

    李佑一听父皇都知道了,顿时一个哆嗦,冷汗都冒出来了。

    虽说这件事的确是房俊无理,自己是个受害者,可父皇会这么想嘛?

    肯定不会!

    按照自己一贯在父皇心里的印象,这事儿绝逼是自己的错,甚至有可能会认为是自己欺负房俊这个老实孩子……

    谁让房俊一直给人的印象都是木纳憨厚的老实人形象?

    跟房俊一比,自己实在是太“调皮”了……

    mLgB,这是要完啊……

    李佑冒冷汗,房俊也有些傻眼。

    就这么点事儿,至于惊动翱翔于九天之上的皇帝陛下么?

    这事儿若是放在长a县料想不过就是和稀泥,反正也没啥严重后果,当官儿的犯不着得罪人。

    可处置权直接握在李二陛下手中就完全不同了,虽说本质是一样的,自己“自污”的目的依然可以达到,甚至效果更好,但是谁特么知道李二陛下会不会龙颜大怒,顺手打自己个百八十板子?

    那位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儿!

    “房公子,您喝茶……”

    茶水上来,周傅也不管齐王殿下,亲自双手给房俊奉茶,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温和,笑得跟朵菊花儿似的……

    房俊有些蒙圈:“啊……明府不必客气,我自己来,自己来就好……”

    你别那么客气行不行啊,唐朝的茶咱是不敢喝,会喝死人滴……

    “那个……”

    周傅有些赧然:“房公子,您这一手字写的真的是好啊,不知师从哪位名家?”

    房俊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字?什么字?我没老师啊!”

    周傅哈哈大笑,打死也不信:“怎么可能?您这一笔字,说是开宗立派都不为过,写的真是好哇!您可别说是您自己练出来的,否则整个长安城的读书人怕是都得羞愧致死!”

    房俊眨巴眨巴眼睛,这才恍然。

    感情是被咱的签名给镇住了?便有些傲然,当初上大学的三年书法社没白混,赵孟頫的那一笔“赵体”自己临摹的绝对有模有样,要知道“赵体”具有丰富的点画造型、精熟的笔法技术,还须体会结构上的天才构思与临时创造,是公认最难临摹的。

    房俊还曾靠这一手“赵体”在全市的书法大赛拿过奖!

    可是得意之情刚刚泛起,念头一转,就暗叫一声不好!

    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