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十一章 本王就知道……
    夜色已暗,天地茫茫。

    穿过千步廊,便是大唐的心脏——以太极宫为中心的宫殿群。

    雪中的大内格外庄严肃穆,这个代表着伟大帝国的中枢禁地,每一块建筑的城砖、每一方铺地的青石似乎都蕴含着一股历史的厚重、权力的压抑。

    房俊也曾到过紫禁城,感觉截然不同。

    再雄伟的古迹,也是死的。

    而房俊穿越了一千五百年时光,置身在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都城、最宏伟的宫殿,似乎耳边回响着四极八荒的赞颂、感受着百邦万国的膜拜!

    飞雪依然,禁宫大内的青石道路上却只有薄薄的一层积雪,沿途不时可见手持扫帚等物清理积雪的太监和宫女。

    房俊不时仰望那些斜飞而起的屋宇飞檐,一重又一重朱红的大门,一座又一座雄壮的大殿,一阶又一阶精致的白石台基,虽然早已湮灭在战火硝烟中,却处处召显着太极宫的王者霸气。

    单从各殿的名字中就不难窥见那君临天下的大气与豪情,千秋万春,太和至极……

    这座千古传奇的宫殿、千古传奇的城池、千古传奇的国度,凝聚了千年的悲伤与喜悦,跨越了一千五百年的时光,出现在房俊眼前、脚下。

    造物主是如此的神奇,神奇到令人类的思维难以置信……

    雪中的太极宫极美。

    红墙白雪,殿宇巍峨。

    楼阁间点点灯火透出,于这清冷静寂的雪夜平添几分暖色。

    白雪镶红墙,碎碎坠琼芳。

    一行人行至一座宫殿之前,方才停住脚步。

    房俊抬头,就见殿门正上方的匾额上写着“神龙殿”三个鎏金大字。

    一个身穿黑甲盔顶红缨的中年武士卓立殿前。

    那“百骑”队率快步走到殿门前,对那黑盔武士行礼:“将军,人已带到,劳烦入殿通禀。”

    那黑盔武士面容方正,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眸淡淡扫视了房俊等人一眼,只是在见到李佑的时候才点了点头,说道:“陛下早有口谕,人到即刻进殿,毋须通禀。人交给我吧,你去换防值守。”

    “诺!”

    那队率应允一声,将一干“人犯”交给黑盔武士,带领手下兵士自去换防不提。

    黑盔武士面无表情,说道:“诸位,请跟我来。”

    言罢当先入殿。

    房俊等人紧随其后,一向聒噪的李佑此时也默不作声,老实了许多。

    大殿宽敞高阔,两侧各有直径一尺左右的朱红柱子十几根,灯光昏暗,并没有龙椅陛阶什么的,只可见光滑的地面。

    黑盔武士并不停留,引着众人径直穿过大殿,来到旁边一处偏殿。

    偏殿内灯火通明,几根儿臂粗细的牛油大蜡火苗跳跃。

    殿内装饰很是简洁朴素,地上铺着厚厚的毡子,靠墙是一溜儿书架,上满整齐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书籍,几张宽大的胡床摆成一个半圆,中间放着一个玉石茶几。

    四角各有一个青铜炉鼎,鼎内燃烧正旺的香炭飘出淡淡的香味。

    香炭金炉暖,然而没有娇弦玉指清,只有几个大老爷们儿……

    胡床上盘膝坐着几人,大概正聊着什么沉重的话题,面容都不苟言笑,气氛有些凝重。

    房俊偷瞄一眼,自家老爹房玄龄赫然在座。

    不过这个时候他才不搭理自家老爹,他关注的是主位坐着的的那个,千古一帝李世民!

    即便房俊不认识,也一眼就看出哪个是李世民,那身明黄色带着暗花的袍服,就算有人敢穿也绝对不敢出现在这里!

    李二陛下刚入不惑之年,正值巅峰状态,整个人神华内敛,只是端坐在胡床之上,伟岸的身躯就予人渊渟岳峙的气魄,俊朗的容颜古井不波,却能令周遭的空气陡然增压!

    帝王之尊,霸气侧漏!

    而且是个绝世帅大叔!

    房俊一颗心砰砰跳,有些口干舌燥,咱也见着李世民了,还是活的……

    黑盔武士进得殿内,向着李世民单膝跪地:“启禀陛下,卑职前来复命,齐王、燕弘亮、房俊、程处弼四人带到,敬请陛下落。”

    尚未等李世民言,便听得一阵杀猪也似的哭嚎在殿内响起。

    “父皇……父皇,儿臣谨遵您的教诲,安分守己本分做人,谁料想那房遗爱自称什么镇关中,见到儿臣就开打,简直嚣张跋扈到极点,而且下手狠毒,那是拳拳到肉招招要命,根本是想把儿臣往死里打啊……父皇,儿臣是金枝玉叶,是大唐的亲王,是父皇您的儿子,他房遗爱打我,就是不把皇亲国戚、不把父皇您、甚至不把大唐放在眼里,其心可诛!父皇,儿臣憋屈啊……”

    李佑浑没有在外边时候的嚣张气焰,此时就像一个被邻家男孩抢夺了玩具的孩童,跪地膝行到李世民床榻前,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嚎啕大哭,句句泣血声声悲鸣,一把鼻涕一把泪,足以使得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只把房俊看得目瞪口呆。

    话说殿下您也老大不小的了,至于表现成这样?干脆撒娇打滚儿得了……

    最让他佩服的,却是李佑的眼泪哗哗的淌,配上一副悲愤欲绝的神情,仿佛被街头的癞痢地痞拖进巷子里论大米,而且不止一遍,那演技简直神了……

    殿内诸人神情各异,却都很是古怪,房俊甚至见到那位面如石雕的黑盔武士嘴角微微的扯了一下。

    李世民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显然是在极力压制着怒气。

    房俊心里战战,天子一怒血流漂杵……这个夸张了点,但是天子的怒火的确没人能够承担,原本信心十足的房俊这时候也有些慌神,眼看李世民这个状态,一旦作那必是雷霆万钧,几十板子下来,自己的小pp怕是要碎成八瓣……

    “父皇啊,请父皇为儿臣做主,治房遗爱一个藐视天家、欺君罔上的大不敬之罪……”

    李世民终于有了表情,嘴角扯出一丝狞笑。

    “按你所说,房遗爱无故殴打与你,即是藐视天家,更是藐视朕,此等大罪,你说要如何处置?”

    李佑精神一振,父皇终于还是偏向于我的!

    大声说道:“念他乃是功勋之后,权且脊杖三十,充军配岭南!”

    一旁一直打酱油的房玄龄闻言,一个骨碌从胡床上跳下来,跪伏于地,口中大呼:“臣治家不严,教子无妨,死罪!”

    房俊心头一跳,要遭……

    然而下一刻,房俊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之间胡床之上的李世民犹如一头猛虎一般陡然暴起,一个箭步蹿下胡床,一脚就把李佑踹个跟头,然后左一脚右一脚不顾头脸的猛踹。

    一边踹,一边破口大骂:“脊杖三十?充军岭南?好!好一个忠厚仁义的齐王,果然是朕的好儿子!你当朕是傻的吗?啊?!房遗爱从小就木纳老实,性情敦厚,你若不是把他惹急了,他会打你?他敢打你?从小到大你就是这一套,一旦惹祸,必是恶人先告状!”

    李佑已经顾不得劈头盖脸的“龙足”猛踹,脑袋里已经完全一塌糊涂。

    和着说,特么怪我咯?

    简直就是“一日为贼,终身为贼”的典范啊!

    不就是小时候调皮一点么?既没有杀人放火,又没有欺男霸女,儿臣对比史书上那些草蛋王爷,足够优秀得太多了好吧?

    结果呢?

    不分青红皂白,不管什么事儿,先把错误按在自己脑袋上再说。

    还不如就在长a县衙处理这件事呢,起码那样还能沾点便宜,现在到了父皇面前,有理说不出,父皇明摆着袒护房遗爱,恐怕等待自己的不仅仅是一顿狠踹。

    念头刚刚升起,就听得气踹嘘嘘的李世民大吼一声:“不是要脊杖三十吗?来人,给朕打这个孽畜三十杖,然后让他领着自己的卫队,即刻去齐州赴任,朕不想再见到他!”

    李佑吓得魂飞魄散,果然不只是踹一顿啊,本王就特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