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十九章 追求生活高品质(下)
    当其冲的,就是茶。

    对于大唐的生活,房俊大致尚算满意,唯独对茶之一道很是腹诽。特么的羊油葱姜这些个玩意混在一起煮沸了,那也叫茶?

    好吧,这当然是茶,而且风靡了这片大陆几百年,但是房俊享受不了,他还是喜欢炒茶那种清新自然回味隽永的味道。

    龙井茶的产地房俊记得很清楚,而且地方好找,刚刚已经交代了房四海。

    只是这大红袍成名于明朝,唐朝的时候有没有自己也不知道,但想来那几株悬崖峭壁上的茶树不会是凭空出现的吧?几百年时间对于人世间来说时移世易,但是对于悬崖上的茶树,不过是枯荣转瞬间而已,料想此时应该已有大红袍的母树。

    反正也不用自己出马,万一碰到了,那可就大了。

    “切记,这两处地方一旦现我所说的茶树,周围十里的土地就都给我买下来,先用我爹的印信只会地方官府,签订契约,然后火遣人回来,我自会准备好购地的财物。”

    只要一想到龙江和大红袍即将成为自己的此产,房俊一颗心就跳的飞起……

    天啦噜,那日子太美,简直不敢想……

    交代完房四海,房俊将那地图交给他就把他打走,把另一个下人叫过来。

    同身材修长的房四海不同,五短身材,面容憨厚,更像个农夫。

    呃,貌似高阳公主就是这么形容房俊的……

    这位跟随母亲卢氏陪嫁过来的下人,行事极是稳重,很得父母亲的敬重信赖。

    房俊变戏法似的又从书桌下面拽出几张宣纸。

    “卢成,去寻找几位手艺好的铁匠,再找一个僻静的所在,将此物尽快弄出来。记住,将这份图纸展示给他们之前,要跟他们签订一个合约,五年之内,不得泄露此物的玄机给旁人知晓……”

    卢成一脸怪异的看着房俊,说道:“那个……二郎,何须寻找?我房府自有铁匠,还有一个铁匠铺子,合约也大可不必,所有铁匠都是房家下人,签了卖身契的,根本不会出卖主家的利益……”

    房俊:“……”

    房家还有铁匠铺?

    不是特么封建王朝都是盐铁专卖的吗?

    他不知的是,隋至唐前期,已经取消盐的专税,和其他商品一样收市税。安史之乱后,朝廷财政困难,盐专卖又开始实行。此后的历朝历代,都加强了盐专卖,对铁则实行征税制,不再与盐同例看待。

    也就是说,在贞观初年,朝廷并不对盐铁专卖,而是收取市税。

    更何况房府的铁匠铺只是打造一些农具,又不是炼铁厂,哪里有人懒得管你……

    既然是自家的铺子,那么保密问题就毋须担忧,只剩下水平问题。

    卢成接过那张图纸,眼睛瞪得像是两盏马灯,看了半天却是不明所以:“二郎,这个……是马车?”

    房俊道:“是马车,但却是一辆越时代的马车,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他这一说,卢成脸色都变了,仔仔细细的将图纸收到怀里贴身藏好,又轻轻拍了拍,这才吁了口气。

    不怪卢成如此紧张,自古以来,对于匠人来说,什么最重要?

    手艺!

    一门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可以让子子孙孙世代衣食无忧,尤其是在这个刚刚天下平顶结束战乱的年代里,一门独特的手艺甚至可以让一个家族在兵荒马乱中存续下去。

    为了自家的手艺不外泄,多少人宁可死,也绝不吐露半分。

    房俊哪里知道这个?

    他之所以设计这个马车,实在那天坐杜荷的马车去醉仙楼的时候差点把他浑身骨头颠晃散架,要知道这可是在长安城里啊,要是坐着马车去了城外兜兜风,还不得把蛋黄晃悠出来?

    不过想到自己有个铁匠铺子,房俊脑中灵光一闪,又想到一件对于现代人来说必不可少的物件儿。

    想到就做,房俊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勾画起草图,画了几下,觉得不是太像,就把宣纸揉成一团丢在墙角,再换一张重新画。

    卢成看着墙角那一堆小山也似的废弃宣纸,心疼得眼角直抽抽。这些宣纸可是陛下赏赐给老爷的贡品,就连老爷都舍不得用几张,平素书写都是用普通的黄纸,这个二郎,真是败家啊……

    片刻之后,房俊把草图画完。

    卢成一看,似炉似锅,还是不懂……

    房俊不管他懂不懂:“你只要吩咐工匠照做就是,还有,这个东西要用铜来做。”

    卢成乍舌:“全铜?”

    房俊点头:“必须的!”

    尼玛,火锅不用铜来做,用铁啊?

    唐朝极度缺铜,除了铸钱之外,民间很少用铜打造器具。房俊画的这个似锅非炉的玩意儿,怕是得溶掉一吊铜钱才行。

    卢成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二少爷,心说二郎这家败得,也是没谁了……

    一吊钱,可以买一头膘肥体壮的耕牛了……

    房俊打走了卢成,坐在书房呆。

    茶叶有了,四轮马车有了,火锅也有了,还缺些啥呢?

    牙膏怕是做不出来了,那玩意完全是化工产品,太复杂,房俊这个学农业的完全不会。不过以前好像在哪本书上看过,说是南美洲那边儿没牙膏卖,人们就用桂皮拌蜂蜜刷牙,不仅牙齿洁白而且口气清新,不知道是真是假,改天试试。

    对了,还有香皂。

    这个必须有啊,穿越以来每次洗澡都是用那个圆圆的澡豆,香味儿挺不错的,但是去污能力明显不行,每次搓半个时辰身上还是油腻腻的。

    而且那玩意死贵,据小丫鬟俏儿说,房府主人用的澡豆是最好的配方,“丁香、沉香、青木香、桃花、钟乳粉、真珠、玉屑、蜀水花、木瓜花各三两,奈花、梨花、红莲花、李花、樱桃花、白蜀葵花、旋覆花各四两,麝香一铢。上一十七味,捣诸花,别捣诸香,真珠、玉屑别研作粉,合和大豆末七合,研之千遍,密贮勿泄……”

    而且关于澡豆还有一个很出名的笑话,东晋丞相王导的堂兄王敦初尚主,如厕……既还,婢擎金澡盘盛水,琉璃碗盛澡豆,因倒著水中而饮之,谓是“干饭”,群婢莫不掩口而笑之……

    尼玛,这玩意拿来吃都行……

    可是香皂是怎么做出来的?若是换个理科生,分分钟搞定,却把房俊愁白了头。

    真真的应了那句话:学好物理化,穿越到哪儿都不怕……

    难不成哥们还要在大唐来一场全世界最早的化学实验?可是好像香皂那玩意做出来之后,有一样附属产品叫做硝化甘油,很容易会爆。

    会不会一不小心把自己交代了?

    房俊纠结了,细思极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