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十章 朝会(上)
    纷纷扬扬下了多日的大雪终于在满朝文武的怨念中停了,然而灾情并未缓解。

    李二陛下连续第三天在太极宫召集群臣上朝,商讨救灾事宜。

    关中灾情已是极为严重,每一天都有百姓冻死饿毙。

    然则由于运输困难,江南运来的救灾钱粮不能及时抵达长安,一众朝臣各个焦头烂额。

    “渭水冰封,黄河塞川,现如今运输钱粮之余6路一途,纵然大雪封道,也请陛下下旨,敦促各路府道不畏艰险,早日将钱粮运抵关中……咳咳咳……同时派出御史监督,若有畏难不前、贻误灾情者,重惩不贷!”

    房玄龄出班奏道。

    老宰相连日操劳,体力早已不支,加之天气严寒、内心担忧灾情很是焦灼,已是病了多日,却始终不肯回府静养,坚持处理救灾事务。

    李二陛下连忙说道:“玄龄之言有理,朕这就下旨,爱卿这身子可有大碍?回头让御医给你瞧瞧,可耽搁不得。”然后冲大殿内的侍卫喊道:“给房相加把凳子。”

    房玄龄心里感激,躬身道:“多谢陛下……”

    李二看着颤颤巍巍的房玄龄,心底颇多感慨,是真心实意的担忧房玄龄的身体。

    一干为他劈荆斩棘、角逐天下的秦王府班底之中,现如今还在朝堂上的,属房玄龄身体最弱,就连长孙无忌也比他的情况好多了。

    杜如晦早亡,称得上“股肱之臣”的,也就是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了。

    李二是个大气的人,也是个念旧的人,老兄弟们撇家舍业舍生忘死的跟着他夺了天下,难道学汉高祖那样,一朝登基立马就翻脸,怕老兄弟们造他的反?

    李二既不相信这一干老兄弟会造他的反,也不怕他们真的造反。

    既要共患难,还要同富贵。

    所以当日后侯君集造反,按律当诛九族,李二却只是杀了侯君集,他的儿子配岭南了事。

    对亲兄弟如冬日般冷酷无情斩尽杀绝,对手下如春天般温和爱护优容有加……

    大殿上的众臣都能感受到房玄龄的感激和陛下的爱护,都是心潮起伏。

    得如此仁主,怎不呕心沥血、全心付出?

    此时一位大臣出班启奏:“房相所言甚是,然情况如此,即便再是敦促,救灾钱粮一时半刻也无法到达关中。眼下最急之事,乃是尽快安抚关中日渐不平的民意,否则一旦民心不忿,社稷危矣……”

    李二抬眼一看,却是治书侍御史刘泪。

    这刘洎早年曾效力于萧铣,担任黄门侍郎,后率军南攻岭表,夺取五十余座城池。武德四年621年,萧铣败亡。刘洎此时尚在岭南,便献表归唐,被授为南康州都督府长史。贞观七年633年,刘洎被拜为给事中,封Qy县男。

    贞观十一年637年,也就是去年,刘洎改任治书侍御史。

    并针对当时尚书省政务堆积的现象,以贞观初年魏征、戴胄担任尚书左右丞时百官不敢懈怠为例,建议唐太宗精心选任尚书左右丞及两司郎中,以此提高工作效率,被唐太宗任命为尚书右丞。

    算是李二比较看重的朝臣之一。

    李二说道:“刘卿有何良策,不妨说来听听。”

    那刘泪高举手中勿板,说道:“臣闻天子重德,而万民敬服。陛下乃九五至尊,不可立危墙之下,何不遣使一位皇子,代表陛下巡抚关中诸县,视察民情、整治贪鄙,则可体现天子之德,安万民之心。”

    此言一出,满堂皆静,大家的目光唰的一下都集中到李二脸上。

    刘泪此人,乃人所共知的魏王铁杆嫡系,每每为替魏王争夺权力而上书,此时提出这个皇子巡抚关中诸县,内中算计不言而喻。

    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民心!

    太子在陛下心中逐渐失势,这是不争的事实,然则若是有朝一日太子被废,哪个皇子会被立为储君?

    毫无疑问,陛下同文德皇后的嫡子、太子同父同母的兄弟、才思敏捷固宠于陛下的魏王李泰,是最大的可能!

    同太子相比,魏王李泰不缺陛下的信重、宠爱,不缺朝臣的支持,不缺经济江山的能力,唯独缺少在百姓中的威望。

    百姓不管你是什么王,他们只知道谁是太子,谁就是未来的皇帝!

    这是要将魏王宣示在天下人眼前,争夺威望!

    大家心里都明白,陛下一直都有易储之心,接下来就看陛下定夺了。

    若是不允,则境况不明,此时还将含糊下去。

    若是答允,则可视为陛下心意已决,易储之日不远矣!

    如此关键时刻,有可能决定未来皇位归属,谁敢多言?

    这刘泪胆子真够大的,平常你私底下支持谁,大家心知肚明,那也没什么,谁还没点政治述求?

    可拿到台面上来说,拿到太极殿来说,这就是拿自己的身家前程当赌注了。若是魏王顺利登基自然是从龙之功,荣宠无上,可若是魏王没能成功上岸,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不将其视为眼中之钉肉中之刺,除之而后快?

    大家一面静听陛下决断,一面心里暗暗乍舌,这个刘泪,为了匡扶魏王上位,也是蛮拼的……

    李二一脸阴沉,谁也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大殿里落针可闻。

    半晌,李二才说道:“依爱卿所言,应该由哪位皇子代朕巡抚关中?”

    此言一出,众臣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难道……陛下这是真决心易储?

    房玄龄大急,顾不得双腿酸软,噗通跪在大殿上,大声说道:“陛下三思,此举太过草率,恐怕惹得朝中动荡,天下不安……”

    自古以来,易储之事牵连太广,莫不惹得人心慌乱,眼下正是政治关中灾情的时候,贸贸然传出此等风声,天下人会怎么想?若是被有心人趁机利用,鼓噪民意,那可就真的乱了套!

    长孙无忌也出班奏道:“陛下三思……”

    当即又有多人站出来,奏请陛下三思。

    李二却面无表情:“诸位爱卿稍安勿躁,朕自有计较。”

    殿中纷乱这才稍止。

    刘泪眼见机不可失,遂朗声说道:“魏王殿下德才兼备,在民间风评甚好,又是太子殿下的亲兄弟,不仅能代表天子恩德,更能代表太子仁爱,微臣以为,魏王殿下乃是最佳人选。”

    房玄龄大声说道:“太子乃国之储君,此等巡抚天下之事,自应太子出面,若按你说,由魏王带太子,岂非故意引起天下非议?刘泪你到底安得什么心,才出得如此乱国之策?”

    房玄龄倒不是非得要支持李承乾,也不是多么讨厌李泰,他只是天然的站在太子一边,谁是太子,谁就是储君,我就支持谁。

    放着太子在一边,你让李泰满天下代天子巡幸,这部明摆着告诉全天下人,陛下要易储吗?

    不乱都怪了!

    御座之上的李二,看着吵吵闹闹的朝臣,面沉似水,一言不,仿佛置身事外。

    谁也不知他到底想什么。

    此时,一个蓄着三缕长髯,文静帅气的大臣出班奏道:“微臣有一言,启奏陛下。”

    众人安静了一些,一看,是中书侍郎岑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