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十五章 进击吧,房府之二男!(下)
    小院里鸦雀无声,诸人都眼瞅着肥硕不堪的李泰缓步踱进院子。看看那张泛着油光的肥脸,那股子傲视天下的气派,那负手于后腆胸凸肚的体型……

    也是没谁了。

    “哟呵,人还挺齐全,长安城的纨绔可都是到场了,干嘛呢这是,要造反呐?”

    李泰迈着八字步,一脸倨傲,眼睛斜睨着,说话阴阳怪气。

    要说李泰这人,性格是有些分裂的。

    在李二陛下面前,那叫一个恭顺乖巧、彩衣娱亲,亦或者朝中重臣面前,便是敬贤礼士、豁达雍容。可若是在完全不搭界的旁人眼里,则是颐指气使、鸷狠狼戾、不可理喻……

    李二陛下喜其学识渊博,宠冠诸王;不少朝臣叹其性格温厚,忠心追随;然则在长安城一干纨绔眼里,却是视若鬼神、敬而远之……

    李泰浑不知自己在诸人心目中的形象,见到众人不言,自以为是被自己的绝世风采、冲天贵气所震慑,很是得意。

    要知道这帮子家伙可是没有一个好相与的,除了李震是长子将来会继承父亲的爵位之外,余者都是家里的次子、三子、甚至庶子,这辈子吃喝不愁,爵位无望,很是没有上进心,平素天不怕地不怕胡作非为,谁也不能奈何,简直快成了长安城的毒瘤。

    这是这帮人现在在自己面前,却一个个像是锯了嘴的葫芦一样不敢说话,乖得跟小猫儿似的,怎么能不得意?

    李泰便自顾自说道:“看你们一个个的穷酸样,兜儿没多少银子吧?既然如此,就跟着本王吧,吃喝玩乐,都包在本王身上。”

    有谁请客吃饭还能得罪人吗?

    答案肯定是有,魏王李泰便是其中之一。

    正如他所想,这帮子人大多是继承家里的爵位无望,这辈子也就是做个富家翁。既然政治上没追求,家产又足以他们花天酒地一辈子花不完,自然平素里随心所欲、任意妄为。因此也养成了这帮子纨绔桀骜不驯的混不吝性格。

    在他们想来,你请客就请客,摆出一副施舍的嘴脸给谁看呢?咱们吃不起饭、喝不起酒、嫖不起姑娘?

    虽然面子上顾忌李泰的亲王身份,但心里颇不以为然。

    这人太傲了,而且小肚鸡肠,有时候一不小心的某句话就把他得罪了,翻脸比翻书还快,谁受得了?

    这样的性格,还怎么愉快的玩耍……

    没人搭理他,气氛有些冷场。

    李泰面子有点搁不住了,尼玛,老子请客,那得是多大的脸面?你们这群废物点心居然一点欢呼雀跃的意思都没有,咋滴,不识抬举啊?

    他这边脸沉下来,眼瞅着就要飙,身后的刘泪赶紧咳嗽一声,说道:“还不谢谢魏王殿下?”

    在他看来,这帮纨绔虽说不能继承家里的爵位,没有多大的政治资源,可这帮人一个个桀骜不驯,若是能收编旗下,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一旦魏王飙,那可就把这些人全都得罪了。这些人成事也许不足,败事却不容小觑……

    李震心里一阵腻歪,心说殿下你喝花酒就自去喝花酒,又没人拦着你,何苦在这里咄咄逼人,弄得大家都不自在?

    今儿是他的生辰,大家伙给面子来祝寿,他是主家,这时候只能站出来。

    李震拱手施礼,笑道:“今儿某的寿辰,弟兄几个来府上凑凑热闹,花费自是由某开销。殿下有心了,不妨下次再请殿下破费……”

    他这番话算是分寸拿捏得很不错,有理有据。

    大家伙是给他祝寿而来,请客当然由他来,这是礼数,若是李泰请客,那就有些喧宾夺主了,就是让李震下不来台。

    谁知李泰也不知是脑子里那根弦搭错,居然一翻白眼,讥讽道:“猫大的年纪狗大的岁数,还做寿?也不怕折了寿,真是可笑……”

    此言一出,李震一张俊脸“唰”的就成了猪肝色,又羞又怒,居然愣在当场,不知怎么办了。

    若是还一个人,依着李震的脾气,老早大嘴巴抽过去,特么你这说的是人话么?

    可面前这位乃是堂堂亲王,陛下最宠爱的儿子,自己能怎么滴?哪怕从未有过如此羞辱,也不得不忍着气咬着牙狠狠的咽下去,只是一双充血的眼眸却狠狠的瞪着李泰。

    其实这个时候,李泰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人家过生日的,你咒人家折寿?这跟骂娘也没什么分别了。不过他一向骄傲自负,自是不肯在这帮子瞧不起的纨绔面前认错。

    诸人都是随李震而来,交情自然不浅,闻听李泰如此辱人的言语,尽皆气氛不平,泛起同仇敌忾之心,却也和李震一样,敢怒而不敢言。

    万万不敢伸手去打……

    可是他们对于一个亲王敢怒不敢言,却有人敢。

    这人不但敢说,而且已经打过一个亲王……

    房俊冷着脸,说道:“殿下,此言过了。”

    除了刚刚在丽雪姑娘面前展示了一下口才之外,大部分之间房俊都是维持以往的形象,并不多言,仍旧予人一副木讷拙言的憨厚形象。

    这样很好,扮猪吃老虎的都是如此……

    话虽少,但是直指李泰有错,很有分量。

    李震心中一热,什么叫兄弟?当你没钱的时候,借给你钱的是兄弟;有难的时候,敢挺身而出为你两肋插刀的是兄弟……

    不过李震尚未被怒火蒙住心智,知晓得罪李泰的结果不堪设想,这位可是很有可能取代太子登基大宝的,急忙拦住房俊,低声说道:“二郎,慎言!”

    谁知这个房二傻子梗着脖子,盯着李泰,一字字说道:“殿下,您应该道歉!”

    李泰先是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还有人敢如此跟他说话,继而勃然大怒:“房二,你在跟谁说话?”

    房俊黑着脸:“当然是殿下你。”

    李泰快要气疯了:“你要找死吗?”

    房俊摇头说道:“不是,某只是认为殿下说话过分,应该道歉。”

    这就是个二愣子啊……

    李泰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是拿这个混不吝的二傻子没辙。

    不但是他,同来的诸人此时都心潮起伏。

    谁也想不到,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却是这个一贯性格软弱、遇事懦弱的房二敢站出来仗义执言。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胆子这么大了?

    大家这才想起来,人家那是揍过一位亲王的……

    然后,大家看向李泰的眼色也有些变了。

    既然房二敢打齐王李佑,而且打完了屁事儿没有,那我们为什么不敢揍魏王李泰?

    虽说李佑和李泰的地位并不一样,在陛下眼中的分量也不一样,但是说到底,那都是亲王,本质是一样一样的。

    大家纷纷在心里权衡,如果揍了李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是不是自己能够承担得起的……

    李泰不知道大家所想,但是明显感受到这帮纨绔废物的眼神有些不同了,心里哆嗦了一下,心说这是要干嘛?

    他看出来了,快成精了的刘泪当然也看出来了,心里吓了一大跳,赶紧站出来挡在李泰身前,冲房俊怒喝道:“房俊,你可真是胆大包天了,居然对殿下如此无礼……”

    话音未落,便被房俊一伸手扒拉开:“你一边儿去,没你啥事儿!”

    房俊那是什么劲头?骨瘦如材的刘泪被他这一扒拉,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个屁墩儿。

    刘泪脸红如血,自己堂堂侍御史,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房俊像是小孩子一样扒拉来扒拉去,一张面皮已经被剥得干干净净,只觉得羞愤欲死,大怒道:“房俊,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房俊看了看他,然后冲李泰呲了一下白牙:“殿下,您听见了?”

    李泰一愣:“听见什么了?”

    房俊笑道:“刘御史让我打他。”

    李泰没回过神:“啊,听见了,难道你……”

    话音未落,就见到房俊矫健的身影猎豹一般窜出去,一个箭步到得刘泪面前,一个冲天炮照着刘泪的面门狠狠的砸过去。下一秒,房俊那铜浇铁铸一样的拳头跟刘泪的鼻梁来了个亲密接触。

    “嗷……”

    刘泪惨嚎一声,仰天跌倒,鼻血喷泉一样涌出来,瞬时间染红了青石地面。

    所有人都呆住了,丽雪姑娘更是长大了一张红润的小嘴儿,满脸不可思议。

    这个房俊,又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