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十八章 直的还是弯的?(下)
    “只是巧合而已,不能说明问题。再说据某所致,那房俊平素稳重敦厚,并不去那烟花之地,偶尔去一次,无伤大雅。”

    李二陛下对高阳公主所说不以为然,去青楼打一次架,就说人家有龙阳之好不喜欢女人,哪里这个道理?

    高阳公主并不气馁,继续说道:“单此一件事,或许不能说明说明,但是您在联想一下他那天在宫里对女儿说的话,什么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时,你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时,你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您听听,您觉得一个正常男人,比如父皇您吧,您会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吗?所以啊,他这不是跟女儿说的,也不是跟任何一个女人说的,在他的想象里边,他是在跟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

    高阳公主粉脸微红,不是羞的,是兴奋的。经过自己一番天才一般的观察入微、深入分析,终于看清房俊这个讨厌鬼的真实面目,那种成就感,简直没治了……

    李二陛下瞠目结舌,啼笑皆非。

    什么想象力是对男人说的……人家根本就是不想要这门赐婚,故意这么说恶心你呢,这个傻丫头,平素看着精明,怎么这方面反而有点迟钝……

    父女两人正说着话,忽闻“百骑”大统领李君羡来报。

    “启禀陛下,魏王在宫外求见。”

    李二陛下随口问道:“可知是何事?若是无甚要紧事,就告诉魏王某要歇息了,让他明天再说。”

    他却是宠爱李泰这个聪明乖巧、心窍玲珑的儿子,可是对于高阳公主也不遑多让,尤其是在现高阳似乎不大满意赐婚,为了打消女儿心里的怨念,他觉得有必要跟女儿好好沟通一下。

    李君羡沉吟了一下,说道:“回陛下,魏王……好像是来告状的。”

    “告状?”

    李二陛下有些诧异,一贯都是大臣们来高魏王的状,今儿府邸逾制啦,明儿生活奢靡啦,没完没了。今儿可是稀奇了,那小子居然告别人的状?

    “告谁的状?”

    “告……房相家二郎,房俊……”

    “房俊?”

    李二陛下好奇问道:“汝可知所谓何事?”

    他建立“百骑”,可不仅仅是为了宿卫宫廷这么简单,若是真的看守闱禁,自有左右羽林卫。“百骑”的真正智能,是收集京中情报,为皇帝耳目。

    若是连李泰为何状告房俊这样的小事都不知情,那可就是严重的失职了。

    李君羡恭声奏道:“乃是因为房俊殴打治书侍御史刘泪一事。”

    李二的第一反应是:房俊又打人了?

    然后才问道:“那又跟魏王有何关联?”

    李君羡苦笑:“因为房俊是当着魏王的面,殴打于刘御史。”

    李二点点头,这就对了,依着自家老四那骄傲的性格,被人当着面打了自己的人,不打回去才有鬼。

    咦……对呀,李泰怎么没有打回去,反而很没出息的过来跟某告状?

    李二有些不可思议,打架找家长,那是很没出息的一件事。得益于当初自己得了天下大肆封赏,天下公卿无数,后果便是长安纨绔扎堆儿,整日里走马斗鸡胡作非为,闹得乌烟瘴气。

    但是有一条,不敢被欺负成什么样,很少有人哭啼啼的跑回家去跟老子告状,那被认为最没出息,被人欺负了那就想法子欺负回去,甭管是套麻袋还是打黑拳……

    李二很是不解,再问:“究竟所为何事?”

    李君羡一五一十的回禀:“魏王殿下今日去醉仙楼宴请刘御史……”

    醉仙楼?

    高阳公主插嘴说道:“醉仙楼,这名字好熟悉啊……”

    李君羡道:“前几日,魏王殿下便是与那醉仙楼,跟房俊起了冲突……”

    高阳公主恍然:“啊,原来是青楼!可是四哥为什么去那里?”

    当然是去喝花酒……

    李军咳了一声,不能这么说,否则流传出去,魏王殿下还以为自己在陛下面前给他上眼药呢,便说道:“魏王大概正是因为齐王殿下与房俊一事,所以对醉仙楼很感兴趣,便去了此处。”

    李二沉声道:“莫说这些没用的,继续。”

    “是。”

    李君羡口齿伶俐的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小到细节的描述都很精准,宛如现场目睹一般,可见“百骑”之中必有人当时在场。

    李君羡话音刚落,高阳公主便一扭纤细的小蛮腰,从位置上一跃而起,娇呼道:“那那那那……父皇你看,我说那房俊余桃断袖、泣鱼窃驾,您还说我胡说八道!您看,那混蛋去一次青楼打一次架,那会是正常人该干的事儿吗?那家伙一定有龙阳之好!父皇啊,您赶紧把我跟他的赐婚取消了吧……”

    说着,高阳公主跑到李二榻前,抱着李二的腿开始撒娇,那小眼神幽幽怨怨的,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儿……

    李君羡听闻高阳公主之言,顿时大汗,房俊有龙阳之好?这话是怎么说的?

    这下子,李二陛下也震惊了。

    女儿刚刚的一番话重新涌上心头,李二陛下居然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似乎房俊的每一个举动,都印证了高阳的猜测。

    难道,那房府二郎居然真的是个兔子?

    李二陛下不能淡定了,这可是关系到自己女儿的终生大事,绝对不能含糊。若是把女人嫁给一个不喜欢女人的兔子,这辈子不知道得承受多少白眼讥讽、吃多少苦,岂不是亲手害了她?

    他是真的有了悔婚之念。

    可帝王一诺,重逾千金,怎可轻易反口?

    而且这种事还不能难道桌面上来说,否则你让房玄龄一张老脸往哪儿搁?自己那位忠心的老臣,怕不是得气死?

    最关键的是,尽管他身为帝王、执掌乾坤,也不能因为一个猜测就贸然行事,容易遭人诟病,也无法跟房玄龄交代。

    李二陛下沉吟一会儿,低声喊道:“王德。”

    旁边偏殿内走出一位老太监,轻声应道:“大家,有何吩咐?”

    这老太监看着年逾古稀,眉皆白,一张老脸上皱纹密布、沟壑纵横,宛如风干的老树皮。但身子骨却很是硬朗,背脊挺得笔直,步履轻快,悄没声息的就走到李二榻前,躬身施礼。

    李君羡一见到老太监,赶紧恭恭敬敬的施礼:“见过王公公。”

    老太监王德面对这位“百骑”大统领、陛下的心腹战将,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嗯了一声,只是当高阳公主甜腻腻的跟他见礼的时候,才宠溺的笑笑,老脸皱成一朵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