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十九章 武氏女(上)
    李二陛下斟酌了一下,吩咐道:“选一个宫女,赐给房俊。”

    他这是想先验验房俊的“货”,然后再思虑如何处置。

    按说宫里边对于适婚的皇子、公主,都会有女官安排专人“试婚”,就是检查一下王妃或者驸马的身体状况,只是高阳公主年纪尚幼,即便自己赐婚,完婚也得等个两三年,宫里并未将此事提上日程,李二只好“越俎代庖”……

    王德什么都不问,只是恭声说道:“遵旨。”然后就待退下,去选人。

    却又被李二叫住。

    李二面色纠结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说道:“上个月武士彟的次女刚刚入宫吧?就把她赐给房俊吧……”

    说实话,李二陛下心里确实纠结,很是有些舍不得……

    这个武氏女年方十四,正是及笄之年,乃是功臣武士彟之女,生得花容月貌体态婀娜,尤其是以李二御百女的经验来看,此女媚骨天生、千娇百媚,绝对是罕见的尤物。

    男人皆好色,李二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武氏女进宫已有月余,他却尚未宠幸,实是因为心里的一个疙瘩。

    女主武王!

    这是近日宫中流传的一句谶言,不知何时源起,已因此事杖杀了几名宫女太监。

    在这个年代,人们对于鬼神预言之说极为相信,即便是英明神武的帝王也不例外,所以,这句谶言成了李二的一根心头刺!

    因为宫中只有这么一个人能跟“女主武王”这句话贴上边,所以他甚至想要杀了武氏女!

    不过武氏女终究是功臣之后,若是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便杀了,莫说百官御史会找麻烦,便是李二自己也于心不忍。

    既然如此,不如把他送给房俊,只好不在宫里,还如何当“女主武王”?

    一了百了,眼不见为净。

    可是麻烦是送走了,这心里又不太舍得,那武氏女实在是千娇百媚、我见犹怜,若是收入房中,必是床上的恩物……

    高阳公主哪里知道父皇心里的龌蹉念头,不过冰雪聪明的公主殿下当即明白了父皇赐给房俊宫女的用心,眼眸一转,便说道:“那女儿就告退了……”

    李二有些魂不守舍,点点头嗯了一声。对李君羡说道:“去把魏王殿下叫来吧……”

    李君羡领命而去。

    高阳公主也离开神龙殿,却没有回自己的寝宫,而是转了个圈儿,径直往掖庭宫而去。

    古代营建皇室宫城时,都以一条南北向的中心线为主,再向东西两侧去延伸其余宫区,同时在中央的子午线上,除建有君王上朝议政的朝堂,还有帝后的寝宫,而在帝后寝宫的东西两侧,所营建的宫区和帝后寝宫相辅相成,又像两腋般护卫著帝后的寝宫,因此这两片宫区被统称为掖庭,婕妤以下皆居于此。

    掖庭宫西侧一门,东侧两门,北部有太仓,东北高垣上有众艺台。中部为宫女所局兼教习之所,南部为内侍省,有亭名曰紫兰。

    掖庭宫西北角的芳菲苑中,积雪刚刚扫净,青石路面仍旧残留着雪粒冰碴,空荡荡的院子里枯树衰败,一片萧索。

    一个宫女就跪在冰冷坚硬的青石路面上,身上单薄的宫装被被风吹得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纤细的腰肢、刀削一般的肩头,瘦弱得像是一株寒风中飘摇的玉兰花儿。

    如云的青丝绾在头顶,盘了一个髻,此刻却有些钗横鬓乱。

    一张如花似玉的娇靥被冻得面色青,却依旧紧紧的抿着毫无一丝血色的菱唇,倔强的挺起天鹅一般白皙优雅的脖颈,惨淡的花荣一片坚毅之色,一双清冷的美眸紧紧瞪着眼前一个肥壮的女官。

    “不知小女所犯何罪?”

    她的声音娇脆清越,煞是好听,却透着微微的颤抖,不知是害怕,还是冻的……

    只是那倔强的神情,却不曾因为这冷彻骨髓的天气而稍有一丝退缩。

    “居然有罪而不自知,你个贱人可知道,被你浆洗褪色的那件衣物,乃是萧美人的心爱之物,为此,老娘我被萧美人狠狠的骂了一顿,武氏,你还敢犟嘴?”

    这女官身材粗胖,浓眉大眼,看着就是有力气的,此时越说越气,伸出手去,狠狠一个巴掌扇在武氏脸上。

    她这五根手指又粗又短,像是五个萝卜头,武氏那张肌肤胜雪吹弹可破的脸蛋儿顿时泛起红肿。

    武氏疼得闷哼一声,却是死死的咬着嘴唇,直至咬出血来,秀美的眼眸里泪水涟涟,强忍着不流出来,恨声道:“汝这腌臜泼妇,且记得今日之辱,来日必定百倍报之!”

    女官大怒,伸手还要再打,冷不防同武氏的眼神对视,心里没来由的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一巴掌居然抽不下去。

    她被眼前这个娇娇怯怯的小宫女那冷厉的眼神吓住了……

    心里居然不可遏止的浮起一个想法:此女国色天姿,又有如此胆气,焉知没有飞黄腾达的一天?而且对于宫里的女人来说,只要陛下一朝宠幸,飞上枝头变成凤凰简直太容易不过。万一今日把她得罪狠了,有朝一日反攻倒算,岂不要了自己的老命?

    然而这个念头仅仅是刚刚升起,便被她自己否定了。

    为什么?

    因为这个武氏女据说乃是一位功臣之后,可这位功臣死得早,她在家里被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欺负,很是不待见,这就是没有后台了;虽然是陛下亲自下旨将此女选进宫中,但只是看过一眼,便打到这掖庭宫里不闻不问,至今仍未侍寝,必是哪里惹得陛下不满,那就是没前途了!

    一个没后台、没前途的小贱货,在掖庭宫这一亩三分地,自己居然还怕她咸鱼翻了身?

    真是江湖越混胆子越小,想当年自己第一天进宫的时候,就敢把直属上司女官挠了个满脸桃花开,也不过是打了一顿板子而已、挨过那顿板子,自己就在这掖庭宫里畅行无阻。

    现在倒好,被一个小贱货威胁两句,居然胆怯了……

    女官有些恼羞成怒,大怒道:“小贱货,你以为你是谁?在这掖庭宫里,长着一张漂亮脸蛋儿给谁看啊?老实告诉你吧,老娘就算把你打死了丢进井里,都不会有人问一句!你个破烂货,留着这张脸下辈子勾引男人吧……”

    说着,又是狠狠一巴掌打下去。

    武氏被这一巴掌打得脑子嗡嗡响,觉得嘴角有些咸热,伸手一摸,却是嘴角被打开了,鲜血流了出来……

    任她性格再是倔强,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哪怕心比天高,也不得不在这一记狠过一记的巴掌下彻底崩溃,什么忍辱负重、报仇雪耻的决心都犹如这地上的积雪一般消融得干干净净,泪珠儿一串一串的流下来,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