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十三章 傲娇的腹黑女
    太极宫气势恢宏,庄严肃穆。

    少了些许雕梁画栋的精致,却多了三分古朴厚重的气度,有种让人不自禁沉默的静穆以及想膜拜的高贵疏离。皑皑白雪覆盖了青砖黑瓦,那一道道朱门红墙便显得极是鲜艳,肃穆之中又多了一丝亮丽。

    几个内侍抬着一个担架,从太极殿出来,直奔承天门。

    房府的“担架”并不专业,只是一个软塌加了两根长长的竹竿,不仅没有顶棚,走起路的时候还随着脚步晃晃悠悠的。

    房玄龄被李二陛下留在宫里,责成太医为其彻底的检查一下,一面外头的庸医疏忽了。

    房俊趴在担架上,并不好受。

    屁股火辣辣的疼,心里也郁闷得不行。

    几次三番的挑事儿效果还是有的,他清楚的感觉到李二陛下的怒火,或许只是差那么一点点,就能让李二陛下愤怒的说出悔婚的话。

    然而毕竟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功败垂成……

    怪谁呢?

    房俊觉得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而是老爹房玄龄莫名其妙的横插一杠,将他抽了一顿鞭子,这才坏了大事。如此一来,就给李二陛下一种“就是让你看穿的苦肉计”的感觉,好像是房玄龄父子联手上演这么一出儿,逼着李二不好意思处罚房俊,悔婚的事情自然更不会提起。

    “哎,还得继续努力啊……”

    房俊嘟囔一句,像蛇一样在担架上扭了扭身子,找到一个比较舒适的姿势。

    “见过公主殿下。”

    耳边传来一阵问安的声音,房俊现自己已经被放在了地上,几个抬担架的内侍则半跪在一旁行礼。

    房俊心里不爽,这天寒地冻的把某就这么扔在地上,不知道某是个病号吗?

    “房俊,你还要不要脸?”

    一声娇吒在耳畔响起,下了房俊一大跳。

    愕然抬头,就觉得天空一暗,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儿出现在他的头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肌肤胜雪,青丝如云,明眸皓齿,眉目如画……

    然而美则美矣,那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眼波流转光芒照人,居然散出不屑、愤怒、鄙视……等等情绪。

    真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啊……

    房俊感叹。

    “你看什么看?”

    高阳公主粉脸微红,被这个土包子盯着看,有点恼火,也有点羞涩。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哪里有这么盯着女孩子看的?没礼貌,没教养……

    房俊见她恼火的时候洁白的脸蛋儿飞起两抹红云,清纯秀丽之中平添了几分娇媚活泼,煞是好看,便勾起嘴角,微笑道:“因为你好看。”

    “我……”

    高阳公主愣住。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这样无礼的话儿,心里颇有一点窃喜,这个土包子还是有些眼光的嘛……紧接着便竖起两条柳眉,大怒道:“大胆!你个色胚子,居然敢调戏本宫?信不信本宫禀明父皇,诛了你的九族?”

    房俊无语,怎么李二陛下的子女都会这么一句话?看起来,无论自己是在二十一世纪还是七世纪,走到哪里都是一个拼爹的时代……

    房俊摇摇头,很淡定的说道:“不信,要不然殿下您试试?”

    开玩笑,你当李二是傻的啊,你说诛谁就诛谁?

    高阳公主粉脸涨红,快要气疯了。

    她就觉得这个房俊可能是上天派下来专门跟她作对的,一点男子汉的气派都没有,跟个娘儿们似的小肚鸡肠,你就让让我会死啊?

    一想到自己将来会嫁给这个毫无风度的家伙,高阳公主整个人都不好了……

    恼羞成怒之下,一抬小脚,就在房俊身上踹了一脚。

    她身娇力弱,这一脚踹在房俊肩头,跟挠痒痒似的,只留下一个浅浅的鞋印,反倒把她自己差点闪了一个跟头。

    房俊大怒道:“你干什么?”

    简直岂有此理,这还是刚刚大殿里头那个端庄贤淑的女孩子?

    前后的差距也太大了!

    高阳公主得意的仰着下巴,哼哼两声,说道:“就踹你怎么了,有能耐你起来还击啊?”

    房俊顿时黑了脸,太无耻了,趁着人家受伤就欺负人?

    撇过脸去不说话。

    惹不起你,不搭理你行不行?

    别说,还真不行!

    高阳公主次在和房俊的直接对阵中占到上风,如何肯轻易放过?

    她一手拈起宫装下摆,一面曳地的裙摆被地面弄脏,露出脚上的绣花鞋。莲步轻摆,绕着房俊的担架走了一圈儿,嘴里还啧啧有声:“哎呦,这被打的也太惨了吧?会不会很疼?房伯伯也真是的,怎么忍心下得去这么狠的手,这天寒地冻的,弄不好染了风寒就死翘翘了,还不如一刀宰了来得爽快……”

    高阳公主的嗓音娇脆明丽,很是好听。听得她说的前半段,房俊还觉得听入耳的,毕竟是关心自己,可是听到后半段,差点没给气死!

    他算是明白了,这个高阳公主就是一个傲娇、任性、腹黑、被宠坏的千金小姐,她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她不稀罕的那就干脆毁掉!

    房俊对于她来说,就是那一类不稀罕的玩意……

    房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否则自己说不定被这个臭丫头气出个好歹,招呼那几个内侍道:“赶紧的,送我回家,度点!”

    几个内侍是领个皇命护送房俊回家的,闻言便齐声向高阳公主告一声罪,站起身,抬起房俊。

    “呵呵,别急着走啊,有好事儿呢。”

    高阳公主笑吟吟的站在路中间,拦住道路。

    房俊没好气儿道:“好事儿您自己个儿留着吧,咱不稀罕!赶紧走赶紧走……”

    他生怕走得慢了,这个丫头再出什么幺蛾子。

    高阳公主也不气恼,向一侧努了努下巴,说道:“呐……来了。”

    房俊狐疑的转头去看,便见到一行人从宫墙的拐角转出来,向自己这边快步走来。

    人群当中,同样抬着一副担架……

    见到房俊不明所以,高阳公主故意咳了两声,清了清嗓,说道:“陛下有旨,房俊身体不佳,臀疾严疴,特赐宫女一人,照料起起居。土包子,看看父皇对你多好,还不赶紧的谢恩?”

    房俊有些犯傻,这审美节奏?

    皇帝老子给自己的女婿赐了一个宫女,还“照料起居”?这不是贴身的小蜜吗?

    这李二陛下可是真够开明的,V587……

    房俊看不透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要一脸狐疑的谢了恩。反正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别说赐一个宫女,就是赐一杯毒酒,也得谢主隆恩……

    说话间,那一行人便来到近前。

    房俊打起精神,扫视一圈儿,几个宫女低眉顺眼的,看着不像是正主儿,便往担架上看去,心说难不成这位刚刚陛下钦赐的“小蜜”是个残障人士?

    然后,便见到担架上仰起一张小脸儿。

    秀美如画,眼横秋波,挺直的琼鼻下一张菱唇形状优美丰润,只是肌肤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却充盈了一种哀怨凄美的气质,让人一瞬间就涌起一股誓要保护她的冲动。

    我见犹怜啊……